中国“土司遗址”申遗成功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1

湖南永顺老司城遗址

唐崖-荆南雄镇牌坊

7月4日(当地时间),在德国波恩召开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39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中国土司遗址通过审议,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至此,中国世界遗产总数已达到48项,继续稳居世界第二位。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2

土司是13-20世纪中国国家职官体系中,由中国中央政权委任西南多族群聚居地区族群首领世袭管理其辖区的职官制度。通过土司制度,中国中央政权实现了对中国西南地区的长期、有效管理,保持了族群文化多样性传承,推动了各族群对统一国家的理解和认同,促进了中国长久的和平和统一。

海龙屯

本次申报的土司遗址包括三处:老司城遗址位于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永顺县,是湖广地区土司体系中的最高职级机构宣慰司的治所遗址,永顺宣慰司土司为彭氏家族,属民以土家族为主。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3

唐崖土司城址位于湖北省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咸丰县,是湖广地区土司体系中较低的职级机构长官司的治所遗址,唐崖长官司土司为覃氏家族,属民以土家族为主。

老司城—祖师殿建筑群

海龙屯遗址位于贵州省遵义市汇川区,是播州宣慰司杨氏土司专用的山地防御城堡的遗址,与播州宣慰司治所穆家川土司城配合使用,是战争时期播州土司的行政中心,其属民以仡佬族、苗族为主。

中国“土司遗址”申遗成功

土司遗址申遗成功标志着湖南、贵州两省实现了世界文化遗产零的突破。

央广网北京7月4日消息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北京时间今天下午,在德国波恩召开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39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中国“土司遗址”通过审议,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入选原因

此次申报成功,表明“土司遗址”的突出普遍价值、真实性、完整性以及我国政府为保护这些珍贵遗产付出的艰苦努力,都得到了世界遗产委员会各成员国和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等国际权威专业咨询机构的一致认可。

体现古代中国管理智慧

至此,中国世界遗产总数已经达到48项,继续稳居世界第二位。

世界遗产委员会认为,土司遗址反映了13至20世纪初期,中国在西南群山密布的多民族聚居地区推行管理少数民族地区的政治制度。留存至今的土司城寨及官署建筑遗存曾是中央委任、世袭管理当地族群的首领土司的行政和生活中心,其中湖南永顺老司城遗址、湖北恩施唐崖土司城址、贵州遵义海龙屯是相对集中于湘鄂黔交界山区的代表性土司遗址,在选址特征、整体布局、功能类型、建筑形式、材料和工艺等方面既展现出当地民族鲜明的文化特色,又在此基础上表现出尤为显著的土司统治权力象征、民族文化交流和国家认同等土司遗址特有的共性特征,是该历史时期土司制度管理智慧的代表性物证。

世界遗产委员会认为,“土司遗址”反映了13至20世纪初期古代中国在西南群山密布的多民族聚居地区推行管理少数民族地区的政治制度。留存至今的土司城寨及官署建筑遗存曾是中央委任、世袭管理当地族群的首领“土司”的行政和生活中心。

土司遗址系列遗产见证了古代中国作为统一多民族国家,对西南山地多民族聚居地区独特的齐政修教、因俗而治的管理智慧。

其中,湖南永顺老司城遗址、湖北恩施唐崖土司城址、贵州遵义海龙屯都是相对集中于湘鄂黔交界山区的代表性土司遗址,在选址特征、整体布局、功能类型、建筑形式、材料、形式和工艺等方面既展现出当地民族鲜明的文化特色,又在此基础上表现出尤为显著的土司统治权力象征、民族文化交流和国家认同等土司遗址特有的共性特性,是该历史时期土司制度管理智慧的代表性物证。

入选影响

“土司遗址”系列遗产见证了古代中国作为统一多民族国家,对西南山地多民族聚居地区独特的“齐政修教、因俗而治”的管理智慧,这一管理智慧促进了民族地区的持续发展、有助于国家的长期统一,并在维护民族文化多样性传承方面具有突出的意义。

遗产地民众生活将获改善

申遗成功后,正在德国世界遗产大会现场的国家文物局副局长童明康接受了中国之声的越洋专访: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童明康在代表中国政府的发言中表示,土司遗址申遗成功,使生活在中国西南山区的土家族、苗族和仡佬族第一次拥有了自己的世界文化遗产。

童明康:刚刚获得通过,心情非常激动,结果非常的好,一共大约用了20分钟左右讨论获得通过。通过了之后,大会主席向我们表示祝贺了以后,有四十多个国家代表团的团长,到中国席来向我们致贺,盛况空前,真的特别高兴。这次土司的那个申遗成功,表明了世界遗产文化会和专家组织对中国政府保护文化遗产所做出的艰辛努力的充分的肯定。

据了解,在历史上,土司遗址周边因民众聚居逐渐形成了几处村落。根据家族族谱记载,部分居民还是土司的后裔,是土司制度的活态见证。这些村落的居民一直保持着对土司的历史记忆、对土司城遗迹的尊重,以及对本土传统文化的深厚感情,长期对土司墓、土王祠、宗教建筑、石牌坊等珍贵遗存进行祭拜和维护,自发传承本族群古老的传统习俗如织锦、摆手舞、茅古斯等。

这次的申遗成功应当说是水到渠成、意料之中的。这个是我们国家第48处世界遗产,也是我们国家文化遗产的连续第13年申遗成功。因为这个土司遗址涉及了湖南、湖北、贵州三个省,特别是对于湖南、贵州这两个省来讲,还实现了世界文化遗产零的突破,也是世界遗产保护里面的得到了广泛的传播。这个是这次土司申遗非常重要的。

目前,政府及文物行政管理部门把周边村落居民作为遗址传统的保护系统的一部分,鼓励、引导他们继续参与到遗址的保护管理工作中,保障遗产的可持续保护与传承。

明年我们申遗的项目,仍然是一个少数民族地区的文化遗产,广西壮族自治区的左江的花山岩画,这个花山岩画我们申报的是文化景观。所以明年的这个文化遗产也很精彩,让我们共同期待花山岩画明年的申遗成功。

谈问题国家文物局副局长童明康

申遗成功的“土司遗产”,对很多人来说有点陌生。那么土司申遗的意义在哪里?申遗成功,对湖北、湖南和贵州三地在文化、旅游等方面又有哪些长足的影响?

通过申遗立刻吸引大批游客不现实

“中国土司遗产”申遗项目包括、湖南永顺老司城遗址和贵州播州海龙屯遗址。三处遗址多分布于多民族聚居的湘鄂黔交界地区,包括土司城、土司官寨、土司衙署、土司庄园和家族墓葬群等,是现存最具代表性的土司遗址。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建筑历史研究所所长陈同滨负责此次申遗文本:

童明康说,中国国内包括世界遗产在内的不少遗迹都存在过度开发问题。一些地方将历史建筑改造成豪华酒店,为收取门票不限制游客数量,打着文物保护的幌子,实际算的是经济账。

陈同滨:这次申遗有一个特点,就是土司遗产本身它在物质上就建筑艺术、建筑技术上的形象,并不是很突出。它不像西湖山水,大山大水的那种,也不像元大都城址在草原上,形象也很突出。它包含的意义是什么呢,它不在于建设和技术的水平,而在于它承载着当年一种管理模式的信息。

谈及申遗问题,他说,国家文物局一再向计划申遗的中国地方政府明确,通过申遗立刻吸引大批游客并不现实,而且申遗理念一定要正确:申遗第一是为了保护,第二是为了保护,第三还是为了保护。过度开发利用只会加快文化遗产的消失。

“土司”是中国古代由中央政权委任西南多族群聚居地区族群首领世袭管理其辖区的职官制度。它形成于宋代、繁荣于明代而结束于清代,有着1000多年历史。通过土司制度,中央政权实现了对西南地区长期、有效的管理,既保证了族群文化多样性的传承,也推动了各族群对统一国家的理解和认同。而土司遗址,正是这种制度的珍贵文物。中国文化产业研究会秘书长刘洋认为,申遗成功,将对三地的文化保护、旅游开发具有重要意义:

对于一些遗产地申遗后涨价的现象,童明康说,如果适当收取门票是为了限制人数或用于遗产保护可以理解,但绝不能以保护的名义设立地方小金库。遗产带来的经济效益应回馈遗产保护,或通过促进就业让遗产地民众直接受益。

刘洋:我想第一个对当地土司文化的保护是很有帮助的;第二个对三个城市的旅游开发也有好处;最后拿到这个荣誉的话,对当地文化资源的保护是非常有必要的,因为单纯靠国家输血或社会力量推动还是有限的。有世界的荣誉,对当地的传承人和当地老百姓,都是一个极大的推动和极大的鼓励。

童明康说,文物保护还需要民众的理解、配合与支持。游客需注意自己在参观过程中不要对遗址造成破坏。发现有人在文物古迹上乱刻乱画,其他游客应上前制止,因为每个人都有保护遗产的责任。

地方对保护文化遗产应心存敬畏

为什么要保护文化遗产?它能留得住乡愁,童明康回忆说,一位80多岁的美国老华侨曾经对我说,少小离家的他对家乡的印象已经模糊,唯一记得的是家乡的小庙,临行前他在庙里磕头,走的时候也是一步一回头。

童明康说,虽然他后来得知老华侨提到的小庙早被拆除,但文化遗产留下的记忆却可能影响人的一生。文化遗产的作用或许能让人了解一些知识,但更重要的是能为人类带来一种身份认同。

中国很多文物古迹失去了才懂得珍惜。童明康认为,现在中国人的文物保护意识正逐渐增强,但仍面临保护什么和怎么保护的问题。有些地方官员认为拆除重建就是保护,搞仿古一条街,其实是在破坏文物。他希望地方官员对文化遗产存有敬畏之心,多听取专家意见,不要总是太任性,自己说了算,这样才能将文化遗产保护得更好。

探访遵义海龙屯土司遗址

700余年的军事城堡

贵州遵义海龙屯土司城堡作为中国西南地区历史最久、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土司城堡之一,始建于南宋宝祐五年(1257年)。

3日上午,记者驱车来到位于遵义市汇川区高坪镇的海龙屯村,探寻这座建于孤峰耸峙、东南北三面皆为悬崖陡壁处的军事古城堡,由于地势险要,《明史》称其飞鸟腾猿,不能逾者。

海龙屯曾是宋、元、明时期西南播州(遵义古称)杨氏土司文化的重要遗存,辖区内以仡佬族、苗族群众为主。1600年,播州第29代世袭土司杨应龙反叛朝廷,在24万明军100多天的围攻下,海龙屯城堡最终湮灭在战火之中。

沿着木道栈梯拾阶而上,坐落于海龙屯东部山腰北侧的铁柱关犹如铁柱一般,巍然不可撼,这座修建在坡面度四五十度的雄关险隘,是游人由东北方向入屯的第一道关,在铁柱关拱门左右角柱上,凿有对称圆孔4个,有专家认为这是铁柱关曾设有吊桥的遗存。

顺着蜿蜒曲折的屯道,再往上走四五百米,一座巍峨的飞虎关横亘在海拔近1000米的山口间,在飞虎关关隘前,一座总斜长51.5米、整体坡度30度,共有36个步梯的天梯,成为飞虎关险、绝的标志,而每一级天梯高约0.5米,步径宽约1.5米,全部由上百斤乃至上千斤的条石斜砌而成。

过了飞虎关,依山而建的飞龙、朝天、飞凤三关龙盘虎踞,这些由糯米汁与石灰黏合巨石构建的古关隘,雄伟壮丽,每一道都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险扼。

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李飞说,海龙屯上的众多关隘、城墙、屯道都由石块构成,这些石块轻则上百斤、重则数吨,没人统计过修建海龙屯耗费了多少石材,这些石材是怎么运上山,并征用了多少人力垒砌起来的。当地相传,播州末代土司杨应龙有根赶山鞭。每到晚上,杨应龙挥舞鞭子,驱赶巨石、巨木,自行往山上跑。

花费一个多小时后,记者终于登上了1300多米的海龙屯城堡核心区域,沿着数吨重条石铺就的台阶而上,纵横相连、规模宏大的新王宫遗址映入眼帘,厚重感让人惊叹。

1999年与2012年,文物考古专家曾两次对海龙屯进行挖掘,出土建筑构件、碑刻、瓷器、铁锁、瓦钉、钱币等文物上万件。

作为中国封建王朝羁縻、土司制度重要实物遗存的海龙屯,完整见证了我国古代少数民族政策从唐宋时期的羁縻之制,到元明时期的土司制度,到明代改土归流的变迁。李飞说,海龙屯厚重的历史文化、丰富的历史遗存,特别是它背后蕴含的齐政修教、因俗而治的土司制度,是它能成功申遗的关键。

10年间曾三次游历海龙屯的湖南株洲游客吴定基说,每一次来都被这里的关隘、台基、屯道震撼,这些石砌的雄关、古墙、栈道在崇山峻岭间,屹立数百年不倒,具有非常高的艺术观赏性和历史考证性,凝聚着古人的军事智慧和建筑艺术结晶,非常的神奇与不可思议。

为更好地保护开发海龙屯,遵义市汇川区已投入近3亿元资金,搬迁核心区居民86户,征地1523亩,实施文物保护、水电改造、民居改造、园林绿化、安防监测、环境整治等项目29个。

下一步,我们将继续加强对海龙屯关口、城墙等遗存的修缮保护,聘请高水平、熟悉海龙屯的专家学者,定期或不定期把脉文物安全、开展价值研究等工作,依法利用与合理开发好海龙屯,守护好人类共有的文化遗产。遵义市汇川区区长郭正勇说。

据京华时报记者张然新华社

(原标题:土司遗址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