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寿球提出建设中国—东盟文化产业开放特区

12月24日,崇左市召开2013年民族工作专家顾问座谈会,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顾问谭先进、黄桂秋和会长谢寿球参加了座谈会。谢寿球在会上提出建设中国—东盟文化旅游创意产业开放特区的建议,引起了与会领导和专家的关注。
谢寿球认为崇左市历来被中外学者认定为骆越文化的富矿区,其中最具有标志性和影响力的就是以宁明花山岩画为中心的左江岩画群。近年来许多学者纷纷为崇左市的文化旅游开发支招,花山岩画景区是关注的热点。最近又有学者提出崇左市要打造壮族“灰姑娘”文化品牌,加上前几年打造的壮族天琴品牌,这三个文化品牌实质上都是骆越文化品牌。古骆越文化资源确实是崇左市最具有世界影响力的特色文化资源,历来具有其独特的心理接近性和视觉观赏性,开发骆越文化资源,确有其潜在的价值和前景。但是我们崇左市目前的骆越文化旅游资源开发都停留在传统的文化建设操作层面上,缺乏世界性的视野和战略性考量,没有大创意的文化产业设计和市场操作设计,因此还没有形成大产业,也没有大的市场份额。崇左市文化旅游产业的路子应该怎么走?谢寿球在会上提出建设设中国—东盟文化旅游创意产业开放特区的建议。
谢寿球认为,崇左市具有区位、交通的优越性,历史文化和民族文化资源丰富,崇左文化产业的开发要从更广阔的空间来进行布局。在中国—东盟这一地区,中国和东盟各国都有各自的文化产业中心,但是连接这些文化产业中心的节点是中国—东盟陆路通道中心的崇左市,按照国家新的战略部署,这一地带需要建设连接中国和东盟各国的文化产业的中心,以建立全新的中国与东盟各国的关系。在陆路通道上崇左市处在一个关键的位置上,它是交通的连接中心,也是物流的连接中心,当然也是文化的连接中心。崇左市的这一地位完全有可能把自己建设成为中国与东南亚各国陆路上的文化产业中心。
谢寿球指出,从南宁经崇左、越南北部、老挝、缅甸至泰国的区域历史上是著名的骆越民族历史文化走廊,南新经济走廊就是沿着这一走廊分布的。这是一条新的国际经济开发带,这一开发带的建设将会给沿途地区的经济发展带来新的机遇。崇左是这一国际经济开发带中历史文化资源蕴藏最丰厚的关节点,这一区域的壮族、越南北部各少数民族、老挝的主体民族老族、缅甸的掸族、泰国的主体民族泰族大部分是骆越后裔,历史上骆越民族从水路集聚崇左,再从崇左的陆路向东南亚迁移,崇左因此成为骆越民族重要的历史文化交汇点。是骆越民族及其后裔向东南亚和南亚迁移的主要通道,崇左古骆越民族及其后裔的文化风情的积淀很深,是骆越民族文化资源的富矿区,完全可以建设成为这一国际经济带重要的骆越历史文化展示窗口。
谢寿球强调,崇左在迎接我国西部开发的新机遇面前如果没有大战略、大构想,就不可能引进大投资,也就没有发展的大前景。要在我国文化产业大布局中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就要在我国文化产业大布局中找准自己的切入点,这一切入点就是根据自己的特点打好民族牌、创意牌和产业园区牌,建设中国—东盟文化旅游创意产业开放特区。中国—东盟文化旅游创意产业开放特区的主要功能是筑巢引凤,利用崇左市的区位优势、交通优势、文化资源优势和土地资源优势建设可引八方凤凰的文化创意产业之“大巢”,主要建设项目是利用骆越的历史文化资源建设骆越原生态风情展示博物馆、利用位于交通物流中心的文化消费市场优势建设文化休闲游乐园、利用各国各民族风情汇聚的优势建设中国—东盟民族竞技体育大型比赛场馆、中国—东盟民族歌舞实景演出大舞台、中国—东盟影视拍摄基地、中国—东盟动漫制作中心、中国—东盟工艺品交流大市场、中国—东盟文化旅游创意产业人才培训中心。崇左完全有条件建设这样一个全国仅有的中国—东盟文化旅游创意产业开放特区,建设这样一个特区就能占领中国—东盟文化旅游创意产业的制高点,获得国家文化创意产业政策和资金扶持的先机,打开崇左经济建设的新局面。
谢寿球在会上还提出了建设中国—东盟文化旅游创意产业开放特区的前期工作建议,他说,目前,国家在沿海各地均建立了对接各有关国家和地区的经济特区和开放区,而在对接东盟各国的陆上边境沿线还没有设立相应的开放特区。中国东盟自贸区的建立,加快了这一地区贸易一体化的进程,但是在文化产业的开放方面尚没有实质性的突破,位于中国对接东盟各国前沿的崇左市应在这方面有所作为,应该率先向国家提出建设中国—东盟文化旅游创意产业开放特区的构想,并做好相应的工作:
一是深度挖掘文化旅游资源,打造骆越文化艺术之都的文化品牌。骆越文化是中国对接东盟各国的文化纽带,崇左市骆越文化的标志性资源是花山文化、天琴文化等骆越文化艺术遗产资源,因此崇左市应响亮地提出打造骆越文化艺术之都文化品牌的口号,以抢占骆越文化艺术产业的制高点,以此对接东盟各国的文化艺术产业。不建设这样一个骆越文化艺术的圣地,人家是不会前来“朝圣”的。目前崇左市的现状是对骆越文化旅游资源的挖掘还停留在浅层次上面,即使是对花山岩画这一进入申报世界遗产预备名录的骆越文化遗产的挖掘和研究,也是缺乏应有的深度。崇左市应深入开展骆越文化旅游资源的挖掘工作,以盘清家底,明确开发的重点和突破口。而要完成这一工作必须将深入挖掘骆越文化旅游资源的工作列入政府工作日程并组织相应的专业队伍,有组织有计划地去完成。我建议崇左市成立一个专门挖掘和研究、开发骆越文化艺术的研究院或研究会,组织起自己的专业研究队伍,没有这样一支“敢死队”,是难以取得突破性成果的。
二是开展中国—东盟文化旅游创意产业开放特区建设的可行性研究。建设中国—东盟文化旅游创意产业开放特区是一个事关全局的战略性构想,在国家提出建立全新的中国—东盟关系形势下,提出这一战略构想可以说是适逢其时。为了做好向国家申报建立中国—东盟文化旅游创意产业开放特区的建议,崇左市应组织专家队伍,进行全面的工作调研,写出高水平的可行性研究报告。我们的目的就是要追赶世界文化产业发展的潮流,集中中国和东盟各国的力量,建设一个全新的中国和东盟各国的文化产品生产集中区、展示区和集散区,也就是建设一个永不落幕的中国—东盟文化艺术博览会。这一个特区的中心位于江州区,范围包括宁明、龙州、大新、凭祥等县市,是一个大型的国家级文化旅游产业园区。

图片 1

第二届中国-东盟民族文化论坛14日在中越边城广西崇左市开幕。来自中国、文莱、柬埔寨、马来西亚、澳大利亚、印度、葡萄牙等11个国家的专家学者140余人,对骆越文化、民族文化遗产保护利用与开发等议题展开深入研讨。

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总顾问梁庭望、顾问李锦芳、李富强,会长谢寿球、副会长蒙元耀等骆越文化专家出席了论坛。

本届论坛由广西壮族自治区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崇左市人民政府、广西民族大学和广西国际文化交流中心主办,主题为“民族文化遗产与‘一带一路’建设”。缅甸、老挝、泰国、越南驻南宁总领事馆官员出席论坛。

中共崇左市委书记刘有明在论坛上致辞,他说,崇左是壮族先民骆越民族聚居之地,悠久的历史造就了丰厚的民族文化遗产,崇左成为广西壮族文化、骆越文化、花山文化的代表,尤以花山文化最具代表性。2016年7月15日,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填补了中国岩画类世界文化遗产的空白。

崇左市与越南接壤,边境线长533公里,是中国通往东盟的陆路门户、最便捷的“南大门”。刘有明指出,与东盟各国人文交流、开放合作,崇左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当地将依托自身优势,抓住花山申遗的契机,加强与东盟及世界各国的文化交流合作,积极推动民族文化的研究、传承和弘扬,打造特色民族文化品牌,做好文化旅游发展大文章。

广西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主席沈德海在会上致辞说,中国和东南亚民族文化辉煌灿烂,多姿多彩。在“一带一路”建设背景下,希望通过中国-东盟民族文化论坛这个交流平台,进一步深化对中国-东盟民族文化的认识和理解,共同开展中国-东盟民族文化研究,不断加强学术交流合作,提升中国-东盟民族文化研究水平和学术话语权,推动中国-东盟民族文化发展。

中央民族大学壮侗学研究所所长、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顾问李锦芳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指出,随着中国-东盟互联互通建设推进,区域内以世界文化遗产为特色的国际旅游产业正在起步,双方未来将共同承担着发展旅游经济与文化遗产保护传承的重要使命。他建议中国和东盟国家通过专家学者互访、建立机制等多种措施携手保护区域内世界文化遗产资源。

老挝国立大学中国问题研究中心主任坡西·展明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介绍,老挝各级政府都很重视文化遗产的保护,不仅保留当地文化建筑,还保留文化习俗。他建议中国与老挝利用地缘相近、文缘相融等优势,双方在文化遗产保护、旅游开发等方面加大合作力度。

本届论坛为期2天,与会专家学者还将实地考察左江花山岩画文化景观,并参加在广西民族师范学院举行的中外学者“三月三”民族文化交流晚会,与东盟留学生一起联欢交流,亲身体验广西优秀传统文化。

又讯
15日,以“民族文化遗产与‘一带一路’建设”为主题的第二届中国-东盟民族文化论坛在崇左闭幕。本届论坛通过了《崇左宣言》,提议以中国-东盟民族文化论坛为平台,建立健全交流合作机制,呼吁加强交流合作,设立中国-东盟民族文化论坛秘书处,以增强中国-东盟民族文化论坛可持续发展,共同弘扬、传承、保护中国-东盟民族文化遗产。

图片 2

论坛主席台

图片 3

广西骆越文化总顾问梁庭望先生作骆越的政治中心主旨发言

图片 4

台湾政治大学教授贺大卫作布洛陀经书汉王和祖王研究的发言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座谈会主席台

座谈会场

图片 8

图片 9

会场

崇左市民委主任在会上作汇报

图片 10

图片 11

广西民族大学教授秦红增发言

骆越文化研究会顾问谭先进在会上发言

图片 12

参加会议的年轻学生

图片 13

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会长谢寿球发言

专家学者汇聚龙州就骆越文化传承发展建言献策

新华网南宁4月15日电4月14日,2016年崇左·龙州骆越文化座谈会在龙州举行。与会的专家学者就骆越文化的挖掘保护、传承、发展积极建言献策。

作为2016年广西“壮族三月三”民族体育欢乐节暨崇左花山文化节的重要活动之一,此次骆越文化座谈会吸引了广西区内众多骆越文化研究领域的专家学者汇聚一堂。

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副县长韩日辉表示,龙州作为西南地区千年古城、百年商埠,是通往东盟各国的重要门户和最便捷的大陆通道之一。龙州的历史底蕴深厚,游客如乘船游览于左江之中可欣赏到神秘且非常宝贵的岩画景观。左江花山岩画是壮族祖先骆越先民活动留下的遗迹,是壮民族历史文化瑰宝,研究和传承发展骆越文化意义突出。

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会长谢寿球说,左江流域历史上是骆越人活动的重要区域,沿着左江水道广泛分布的岩画就是明证。他认为,位于明江与左江交汇处的上金古城是左江流域的骆越中心城市,它是一个军事要塞也是重要的交通中心,遗存着丰富的骆越文化遗产,发展旅游的潜力较大。挖掘和开发上金古城的文化对正确认识骆越文化的历史地位和推动龙州乃至崇左市的文化旅游都有重要的意义。广西民族大学教授秦红增等与会专家学者还就如何把骆越文化与旅游发展相结合,加强文化自身造血功能以及古壮字的发展传承等进行了发言和探讨。

广西民族师范学院副教授黄新宇等研究认为,经过不断的挖掘、加工、改进,龙州当地的天琴的形制与功用发生了很大变化,从乐器到礼宾艺术珍品,成为跨境文化传播的媒介与桥梁。“在文化传播上,我们不仅要传承区域、族群、民族独特的原创性作品,还要建设便于国际交流的软实力思想体系,从而增强自身文化自信心、自豪感,努力建构中华民族共有的美丽精神家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