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川俚僚地名考辨

1、吴川

图片 1

雷州半岛究竟什么时候开始出现人?都有哪些人?从哪里来?下面给大家来浅谈几点。

吴川作为建制地名来自吴川水,吴川水即今鉴江。吴川水昔时在梧山岭入海,梧山,吴川话音即是吴山,故吴川或是梧川。吴川在吴川各地的读法亦有不同,吴川水东面人读吴如鱼,而吴川水西面人读鱼如吴。吴川人读川字如村,吴川与梧村读法相同,昔时吴川地有梧村垌,今是廉江梧村垌,位于九洲江畔,通用古代吴川话,廉江人称之为地僚话,即是俚僚话,廉江现在还通用地僚话的村庄有那良、那楼寨等村。

吴川市区

  • 雷州半岛何时出现人

吴川,在广西钦廉地区和平话语系人群中,读法如吴春,吴川在南北朝宋永明六年是为了招抚俚人建的郡,属越州(元徽二年即474年“始立越州镇,穿山为城门,威服俚僚”)。广西钦廉地区和平话语系人群读吴川为吴春之原因是他们先祖是来自吴川,即来自吴春俚郡,故乡音未改,广西钦廉地区和平话语系人群如今言语仍似吴川话。

俚郡千年古,吴川万载春

根据相关记载,雷州半岛在距今5000-6000年的新石器时代中、后期,就开始出现先人在这片红土地上生产活动、生息繁衍,并创造了光辉的历史文化。20世纪80年代,在雷州半岛的遂溪县、吴川的梧桐山岭、徐闻的华丰岭、廉江的丰背村以及雷州市的英楼岭等地方,陆续挖掘出土的古文物、在文化遗址都能证实。

雷州,今有东粤雷州和西粤雷州,东粤雷州在今广东,是俚人首领陈文玉于唐贞观八年奏请设立,雷州即俚州也,俚人自治之地。西粤雷州即是下雷州,宋代设立。无论东粤雷州还是西粤雷州,其首领都是吴春俚郡人之后代,因此言语、生活习俗都近似,平话语系地区的广西壮族自治区宾阳县古辣镇,其言语似今雷州话。

——吴春俚郡建制初考

图片 2

其他地方有古代的雷乡县、乌雷县、湖南新晃乌雷乡、广西雷墟等地名。雷洞有多处,贵州雷洞、广东台山雷洞、高州长坡雷洞。古越语“俚”是“山岭”之义,俚作为部族,本来用做他称时是昵称,用做自称时是谦称。但由于后来汉人对俚人的歧视,俚人一词后来已含有歧义,成为贱称。“俚”字遗留的地名,后人多不用含歧义的“俚”,而用“黎”和“里”等。除此之外,按张声震的《壮语地名选集》一书,含“山岭”一义,是古越人“俚”的译音的壮语地名用词还有很多,有“垒、蕾、磊、内、雷、堆”等。

郭安胤

雷州半岛不管是在政治和文化历史上,还是在经济上,早在秦朝以前,都有与中原的商、周王朝以及长江流域的吴、越、楚等国有交流、交往。

吴川由吴春俚郡到吴川县、雷州、下雷州,这个族群是开放和包容的。吴川人古代多往雷州半岛、海南和广西移民,所以雷州半岛陈文玉设雷州,海南临高多冼、冯等姓氏,还保留有吴川话,如吃饭叫赶粮,广西平话即近似吴川话。

内容摘要:历史书籍对吴春俚郡的记载不多,《南齐书·州郡志》只有很简略的记载,所以人们不知道吴春俚郡在哪里。笔者通过阅读史籍资料、地图和田野考察,从吴春俚郡和吴川县的相关历史,所辖范围,俚僚族群对川读春音来考证,初步得出结论:吴春俚郡就是吴川。南朝宋(公元420—479)设吴川县,齐永明六年升吴川县为吴春俚郡,梁(公元502—557)讨平俚洞改吴春俚郡为平定令,陈(公元557—589)不改,隋(公元589—618)改平定令为吴川县。

  • 雷州半岛先居何族

2、马萧

关键词:吴春俚郡 吴川县 考证 疆域 语音

古雷州半岛为南越之地,半岛上所居住的土着居民,通常被称为“南蛮”少数民族。春秋战国时期,杂居的民族基本以黎族壮族为主,并杂居着侗、苗、瑶、僚族分支。这六个民族,都是属于古越族,他们主要分布在沿海、有河流溪水地区附近,依水而居。当时,人口稀疏,土地广阔,人们过着捕鱼守猎,刀耕火种的生活。

马萧(也写作马肖、马宵、马兆)。最早的马萧村在今吴川塘缀镇马萧岭,现在吴阳镇马宵村是其移民。马萧是吴川最古老的村庄,居民始于三国时代冼傅之冼氏,历梁、陈、隋三朝的冼夫人是此地冼氏后人,唐罗州刺史冯士翙之妻,也是此地人,今吴川各地冼氏多由此出,直到明代之后,所有居民迁走,此村不复有人居住,仅留有马萧岭一名称。洛湛铁路吴川段修建时经过马萧岭,发现埋积层,省文物所考古挖掘队挖掘出很多文物,大多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马萧一词俚越语是大首领居住的村庄。马或者麻,俚越、壮族语言中,本来是指狗,后来其意义是指村庄,萧(肖、宵、兆、诏、朝、嘲、巢、棹、赵)是大首领的意思,所以马萧、马兆都是大首领居住的村庄,而吉兆、博棹(今吴川黄坡镇大院村边,吴川古村落之一)、南巢(今吴川樟铺镇,宁氏居住地,大首领宁巨是第一任罗州刺史,宁巨史称瓯越人渠帅)、南诏(古代云南大理,大理即是大俚,也指俚人的部落)、南哨(贵州剑河县地,附近有久仰乡,多钩藤,久就是藤蔓)、唐朝(广西三江侗族自治县独洞乡,此地乃侗族中心区,唐末后梧州俚人来此居住)、归朝(云南古富宁州驻地,音与吉兆同)。唐朝罗州刺史萧蕃,乃吴川地大首领人,以萧为姓。以马为村名的,吴川还有很多,如黄坡的上马、下马、马台、马容,塘尾街道的塘马,塘缀的麻文。原吴川地今坡头区也多麻字村庄,如麻弄、麻登、麻瑶、麻斜等。贵州独山县有麻尾,麻尾俚语是母亲的村庄,麻尾至今还保留和吴川话相似的语言和口音。

历史书籍对吴春俚郡的记载不多,《南齐书·州郡志》等一些史籍资料只有很简略的记载,所以人们不知道吴春俚郡在哪里,吴春俚郡是中华历史上唯一的一个以俚人族群命名的行政建制,应该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具有特殊的意义。笔者多年来一直研究俚僚文化,通过阅读的历史资料和对俚僚族群地区进行深入的田野考察,比较古今地名、各地方言,尽量去发现俚僚族群所留下的文化痕迹,并比较相关州郡县的疆域范围,对吴春俚郡做了初步的考证。

古代雷州半岛的少数民族,又以黎族、壮族、傜族为主、为多,并且为先祖。据《黎族简史记载》,黎族的远古祖先,大约在新石器时代中期或晚期或者更早一些,从两广大陆沿海地区,特别有可能是从雷州半岛陆续迁入海南岛,其年代相当于中原地区的殷周时期。

江西省万安县窑头镇马肖村。

一、对历史资料记载的考证

图片 3

3、塘尾

历史资料关于吴春俚郡的记载

所以说,少数民族是雷州半岛最早的土着居民。其中最早的是古越族中黎族的先民,再就是壮族的先民,至于瑶族和汉族是后来的。此时,雷州半岛至贞观五年,没出现过贼患,《海康县志续记》曾记载

吴川地以塘尾为名的村庄较多,如塘尾街道的塘尾村,康姓世居;樟铺镇的塘尾村,李姓世居;振文镇的塘尾村,郭姓世居;还有古代吴川,今坡头区的塘尾村,陈姓世居。其他地方也有不少塘尾村,湛江的雷州市、徐闻县、麻章区有塘尾村;深圳市福永镇与公明镇也有塘尾村;东莞市石牌镇塘尾村是个古村落;韶关市也有塘尾村;肇庆的端州有塘尾村;阳江市江城区也有塘尾村;甚至外省塘尾村也很多,如江西省临川市、上饶市、赣州市有塘尾村,广西贵港市有塘尾村,湖南郴州市有塘尾村,福建漳州也有塘尾村。

历史资料对吴春俚郡的记载很少,《南齐书·州郡志》“越州”条载:临漳郡(漳平丹城劳石容城长石都并缓端)、合浦郡(徐闻合浦朱卢新安晋始荡昌朱丰宋丰宋广)、永宁郡(杜罗金安蒙廖简留城)、百梁郡、安昌郡、南流郡、北流郡、龙苏郡、富昌郡、高兴郡(宋和宁单高兴威成夫罗南安归安陈莲高城新建)、思筑郡、盐田郡、定川郡、隆川郡、齐宁郡(割郁林之新邑、建初二县并)、越中郡、马门郡、封山郡、吴春俚郡、齐隆郡等二十郡五十五县。当时越州辖域最大时相当于今北海市全境、浦北县、灵山县、玉林市大部、湛江市全境(吴川市等五市县五区)、茂名市部分、海南省全境,总面积约77800平方公里。汉晋时,岭南地只设广、交两州,据吴增仅《三国郡县志》载:“以南安、苍梧、郁林、高凉为广州;以交趾、九真、日南、朱厓、合浦为交州。”南朝时,刘宋泰始七年于广、交二州辖地之间划建越州。元徽二年,始立州镇、穿山为城门,越州才有了州城(驻今浦北县石埇镇坡子村)。越州是个处在交、广之间与之并列的高级别军事行政区,吴春俚郡是其下辖之地,所以吴春俚郡必然是在交、广之间。比较越州所辖各郡县的疆域范围,吴春俚郡大致是今吴川、廉江地范围。

……诸“贼”皆惧壮、黎等族,归峒远去,自是无“贼”患。

俚越人以尾、米、梅、美称母亲或者祖母,此语来自战国时期的楚国,楚国国姓为芈,音米,楚国女子与俚越人通婚,为母亲,为祖母、为首领,故俚越人尊称母亲或者祖母为芈、米或者梅、尾、美。吴川有米乐、米阳、米朗、米收、米冼等村;坡头区有米稔村;化州长歧镇有个米能村,杨梅镇有个米寨村、米西村,良光镇米冼村。吴川有梅录、梅柳、梅山等村。

梁天监元年,越州废临漳郡及其属县,并入合浦郡,州治所迁入合浦郡(今浦北县泉水镇旧州)。其后又废百梁、安昌和南流等郡。梁普通四年,越州析出合浦、高兴、齐康等郡置番州(后改称为合州,驻徐闻县)。其后大量析置州郡,至梁中大同元年,原南朝宋时的大越州地域,已被划分为越州、安州(钦州前身,今钦南、钦州港区、钦北区及灵山县范围)、黄州(今防城港市防城区、港口区、东兴市及钦州市沿海乡镇)、合州、崖州等州。越州管辖的剩下永宁、龙苏、富昌、思筑、盐田、陆川、齐宁7个郡,辖区范围缩为13000平方公里左右。据《中国历史地图集》载,至南朝陈太建四年,越州仅辖合浦、百梁、封山、龙苏、定川5郡,辖及今北海市全境、浦北县全部、灵山县小部分、博白县等地。在梁普通四年,越州析出合浦、高兴、齐康等郡置番州时,吴春俚郡也析属番州。吴春俚郡地处合浦、高兴、齐康等郡半包围之中,也即在今吴川、廉江地范围。

陈隋时期,海康县境内,也有几个以古越语命名的郡县。《隋书·地理志》记载

塘尾者俚越语乃是母亲居住的水边。塘或者记为腾、覃、荨等,意思是水边或者池塘。吴川之覃巴,俚越语意思乃是鱼塘,广西三江侗族自治县独洞乡岜团村也是鱼塘的意思,岜、巴或者俚越语为鱼,今侗族、壮族皆称鱼为巴。

《南齐书·州郡志》载:吴春俚郡齐永明六年立,无属县。吴春俚郡从建置到没有吴春俚郡这个名称经历多少时间呢?史籍资料没有详细的记载。但载有:梁武帝萧衍梁普通八年诏令“讨平俚洞立高州”。
由此可见,吴春俚郡建置时间大约是从公元488年起到公元527年止,时间不长。至于所谓俚洞,就是俚人的部落,是最小的地方行政建制。在冼夫人时代,史载岭南地区俚人有千余洞,十余万家。史籍《桂海虞衡志》中记载:“羁縻州峒……自唐以来内附,分析其种落,大者为州,小者为县,又小者为峒”。洞也记作峒、垌,俚僚地区的俚僚人部落,由首领管辖,是俚僚人的自治行政建制,现在岭南俚僚族群生活过的地方都保留很多以垌命名的村名。古代俚僚族群居住过的吴川、廉江、化州、高州、信宜等地保留得最多,通过地图考证,以垌命名地名最多的是信宜,有400个之多。公元527年讨平俚洞,吴春俚郡也在讨平之中。讨平吴春俚郡,是当时朝廷最为高兴的事,将吴春俚郡改设平定令,实属歌功颂德之意。所以在梁中大同元年
或者南朝陈太建四年的越州中也没有吴春俚郡的记载,此时的吴春俚郡已经以平定令的名称出现。平定令公元528年由越州改属高州,公元529年升罗州县为罗州,再改属罗州。

平陈,以此为合州,置海康县。大业初州废,又废摸落、罗阿……

塘尾街道的塘尾村在鉴江边,附近出土过汉墓;樟铺镇的塘尾村也在鉴江边,与南巢村相邻,皆是古俚越大村;振文的塘尾在鉴江冲积平原木棉江边,有一棵数百年的古榕树,相邻的下文村有十多棵数百年的古榕、古樟;坡头的塘尾在海边,历史悠久。

历史资料关于吴川县的记载

其中“摸落”、“罗阿”、“抱成”都是壮、黎等族的先民建设、命名的。

1、道光版《吴川县志》云:《元和郡县志》载:吴川汉高凉郡地,南北朝宋(公元420—479)置吴川县,以县东吴川水为名,后因不改。考宋齐州郡志无吴川县。旧唐志环宇记皆云吴川隋置,隋志亦不注置立,或是梁陈时置。笔者认为:如果宋(公元420—479)有吴川县,即是吴春县,说明了吴春俚郡是由吴春县升设,元和郡县志记载无误。为什么说吴川就是吴春,因为俚僚族群中,川读音为春,本文后面有论述,吴川的得名是因为县东有吴川水。

即使是到了解放后的地名普查,还发现不少村落,还保留和沿用古越语的村名。特别是雷州市,在录入的《地名志》的480条村落中,用古越语命名的村庄就有110条,点了23%。徐闻县沿用越语地名的,也有300多条。还有廉江、遂溪也有相当部分。

2、光绪版《吴川县志》云:宋有平定令,属高凉,齐因之,乾隆志谓故迹在今吴川。元和郡县志:吴川汉高凉郡地,宋(公元420—479)置吴川县,以县东吴川水为名,后因不改。就平定而论水在东,如今不是。宋开宝五年廉江、零渌、干水入吴川。干水县。武德五年析石龙、吴川置招义县,天宝元年更名干水县。南越志云:招义县昔为流人营,义熙元年立为县,唐废改为干水,天平兴国五年废入吴川。宋南渡后割属石城,但旧志载属吴川县西。环宇记干水在废县西二百步,招义山在废县西北二里。图经云:昔有谭氏招义于此山聚众讨儋耳。零渌县。唐朝武德五年由吴川析置,太平兴国五年废入吴川,乾道三年复析吴川西乡置石城县,割属石城县。乾道三年吴川西乡置石城。广南西路诸司言吴川地广,民众乞将吴川所隶西乡置石城县,诏从之。

  • 民族演变

光绪版《吴川县志》是在道光版《吴川县志》之后,是后人作了修改,不能证明道光版《吴川县志》的不正确。如果以《宋书·地理志》作为依据,关于平定令的记载是错误的,是因为《宋书》流传过程中之衍讹脱倒与后人补正造成的。清姚鼐《惜抱轩文集》卷二云:“南朝诸史,仅沈约为《地志》。约乏于史才,于地志尤为苟简。考其沿革,淆乱莫分,逮于后世而欲求之,不亦难乎?”宋之平定令应该是梁的平定令,《元和郡县志》所载为实,宋(公元420—479)置吴川县,属高凉郡。齐(公元479—502)升吴川县为吴春俚郡,属越州。因梁(公元502—557)讨平俚郡,改置平定令,先属高州,寻属罗州,以后陈(公元557—589)为平定令不改,隋(公元589—618)改平定令为吴川县。隋朝岭南是冯、冼氏的势力范围,冼夫人势力最盛,电白是冼夫人出生地,但吴川是冼氏的祖地,是冼氏居住最集中、人口最多的地方,恢复吴川县,是冼氏族群的共同愿望。由此可见,吴川县,自南朝宋(公元420—479)设吴川县到南宋(公元1127—1279)的吴川县,经历吴春俚郡、平定令、吴川县等设置阶段。唐时吴川分置廉江、零渌、干水等县,北宋又复归。南宋(公元1127—1279)的吴川县直至中华人民共和国初,吴川县的建制不变,疆域大体不变。

那么,现在的中原汉族是什么时候迁入雷州半岛的呢?在公元前214年,秦始皇派遣赵佗和任嚣来平定南越,赵佗推行郡县制,并没置桂林、象、南海三个郡。现在的湛江市所管辖的地都归入中华版图中的象郡。

3、《新唐书》载:罗州招义郡,下,本石城郡,武德五年以高凉郡之石龙、吴川置,六年徙治石城。土贡:银、孔雀、鹦鹉。户五千四百六十,口八千四十一。县四:廉江,下,本石城,以石城水名。武德五年,析石龙、吴川置南河、石城、招义、零渌、石龙、陵罗、龙化、罗辩、慈廉、罗肥十县。后以石龙而下六县隶南石州,天宝元年更名,大历八年以南河隶顺州。吴川,下。干水,下,本石龙,武德五年曰招义,天宝元年更名,以干水名。零渌,下,以零渌水名。由此可知,罗州由石龙、吴川地组成,石龙即是越州之高兴郡,吴川即是越州之吴春俚郡。今吴川、廉江、化州,皆由吴春俚郡、高兴郡分出设置。

图片 4

4、光绪《高州府志》载:化州,陵水郡军事,本辩州,太平兴国五年改,开宝中废陵罗县。领县二:石龙、吴川(本属罗州,开宝五年州废来隶)。南渡后增县一,石城,析吴川西乡置。属广南西路。由此可知,越州之高兴郡和吴春俚郡地合为罗州,即宋之化州。化州领县石龙、吴川二县,即今化州、吴川、廉江。

这时,历史上首次出现北方中原汉人大迁入雷州半岛,并带着选进的中原文化、耕种工具、劳作技术,或者改造当地生产资料。迁入的中原汉人,和原来居住半岛的六个少数民族,共同生活共同开发雷州半岛。

5、光绪《高州府志》卷十一“冢墓”条载:“唐罗州刺史冯士翙并妻吴川郡夫人墓在吴川县西五十里特思山”《舆地纪胜》。案《通鉴》:武德六年七月冈州刺史冯士翙据新会反,广州刺史刘感讨平之,使复其位。“翽”字从羽,《舆地纪胜》作“士嵗”,当系脱误,又吴川非郡,疑“县”字之讹,墓久废无考。《金石补正》卷三五亦记,误作“冯仁翙”。《地碑记目》卷三《化州碑记》亦载,误作“冯士嵗”。《元和姓纂》卷一“高州冯氏”条云:“高州都督耿国公冯盎代为酋领;窦州刺史合浦公冯士翙代为酋领,兄煜进士。”唐罗州刺史冯士翙妻吴川郡夫人,冼氏,是岭南圣母的冼夫人的本家,冼夫人的丈夫是高凉太守冯宝,冯氏与冼氏世结婚姻。在俚僚族群大首领中,吴川与高兴郡、高凉郡一样,都可以作为郡望,冯氏以高凉为郡望,冼氏以吴川为郡望,所以吴川郡即是吴春俚郡。而今汉化的冼氏主要以高兴、南海为郡望。

公元前112年,南越国的国相吕嘉背叛汉朝,汉武帝派伏波将军路博德和楼船将军杨仆率领10万水师,攻打南越国。胜利后,水师均为汉军全部落籍雷州半岛,加上经闽南、桂东和湘南等地避乱、逃荒的百姓涌入,成为有史以来最多一次,也是第二次汉人迁入雷州半岛

二、对吴春俚郡和吴川县的疆域的考证

西汉时期,雷州半岛在徐闻县港口开辟闻名中国的“海上丝绸之路”,因为港口经贸一度繁荣,过往人急增,不少汉人又从闽南、桂东水陆两路,留入徐闻经商落籍。徐闻县现今还留有伏波庙,“欲拔贫,诣徐闻”的谚语也流传至今。

吴春俚郡的疆域范围

东汉时期,也有过两次小规模的汉人迁来雷州半岛,第一次是公元41年,光武帝派伏波将军马援、楼船将军段志攻打交趾,从徐闻沿海进军,此后大部分官兵都留守落籍雷州半岛。第二次是东汉建安年至南北朝期间,因中原动荡不断,百姓大量南迁,部分开始从浙江、福建等沿海地区辗转进入雷州半岛。

越州为刘宋泰始七年所立,州治临漳(今广西浦北县石埇镇坡子坪)。领临漳、百梁、龙苏、永宁、安昌、富昌、南流、合浦、宋寿九郡。南齐越州领临漳、合浦、龙苏、百梁、安昌、盐田、封山、南流、定川、齐宁、北流、陆川、马门、越中、高兴、永宁、齐康、吴春俚、富昌、思筑20郡。梁天监元年后,越州治所迁合浦县城。至中大同元年,领永宁、龙苏、富昌、思筑、盐田、陆川、齐宁7个郡。

图片 5

在南齐越州所领的20郡中,参照地图,在今广西境内的有:临漳、合浦、龙苏、百梁、安昌、盐田、封山、南流、定川、齐宁、北流、陆川、马门、越中、富昌、思筑16个郡;在今广东境内的有:高兴、永宁、齐康、吴春俚4个郡。据《中国历史地图集》(1974年中华地图学社出版)第四册载:齐建武四年,越州辖合浦(驻今浦北县泉水镇旧州)、临漳(驻今浦北县石埇镇坡子坪)、安昌、百梁、龙苏(驻今浦北县江城镇苏村)、封山(驻今灵山县武利镇安金村)、盐田、定川、南流、北流、陆川、齐宁、马门、越中、富昌、思筑、高兴、永宁、齐康、吴春俚郡。

至此,中原汉人南迁雷州半岛落籍扎根的,大都是政府官员和军队驻扎,当然,也有少量逃难者。

在今广东境内的有高兴、永宁、齐康、吴春俚4个郡,高兴郡所辖疆域是今化州市凌江罗江流域地,包括现在的化州市大部分地和广西北流市部分地、陆川县部分地(唐代南河县、龙化县地);永宁郡所辖疆域是今茂名市小东江流域地(今茂名市茂南区和高州市南部部分);齐康郡所辖疆域是今雷州半岛地,包括今雷州市、徐闻县和遂溪县大部分。而吴春俚郡的疆域范围在今鉴江下游流域、九洲江中下游流域,大致包括现在的吴川市大部分地,湛江市坡头区地、霞山区、赤坎区地,遂溪县东北部部分地,化州市南部些少地,廉江市全境(唐代的石城县、零渌县、招义县地,即宋代的吴川县地)。疆域范围东起今鉴江,南至遂溪东坡岭、螺岗岭,西到广西铁山港海域,北到化州、广西博白、陆川。吴春俚郡地跨吴川水、龙化水二大河流,扼南海至北部湾陆路咽喉,为南朝波斯人经商必经之地,遂溪城(北宋以前鉴江下游流域吴川地,南宋1149年后属遂溪)附近边湾村南朝文化遗址中出土波斯斯萨王朝银币、银碗说明了吴川重要的地理位置。

大规模的中原汉人移民雷州半岛,是从唐代开始至明代达到高潮闽人入雷。唐朝初期,雷州有4324户,共20572人,他们大都是北方南迁的汉族,还有原来居住在本地的那六个古越少数民族。

吴春俚郡作为历史上唯一以俚人族群名称命名的州郡,是俚人势力的强大,朝廷无力控制的产物,所以官方对这些州郡的记载,没有足够重视,给后人留下很多疑惑。史载:南朝时,又在边地民族聚居区设置左郡﹑左县和僚郡、俚郡。当时习称“蛮民”为“蛮左”,左郡、左县即因蛮左而置,有南陈、边城、光城等二十多个左郡和太湖、南陈、吕亭等十多个左县。僚郡、俚郡则置于僚族﹑俚族聚居区,如东宕渠僚郡﹑越嶲僚郡﹑沈黎僚郡及吴春俚郡等。梁大通
时北伐,曾达到河南,后虽败退。仍有淮北之地。又开拓闽﹑越,平俚洞,破牂柯,以旧州辽阔,多有析置。所以梁大通之后,僚郡、俚郡、左郡、左县都不复存在,所以吴春俚郡建制名称也没有了,留下了平定令的名称,到了冼夫人时代,俚人力量空前强大,俚人族群最大的首领冼夫人要求恢复吴川的建制名称,所以吴川的名称得到保留,冼夫人也得到俚僚族群地区人世世代代的崇敬。

黎族人口的锐减

在公元910年(五代后梁·开平四年),居住在雷州半岛的少数民族中,以黎族人中最多,由于当年黎族首领符孟喜带领其部下起事,钦差都知司马陈襄派出12戈船,对黎族大开杀戒。此后,黎族百姓惨遭杀害,幸存者被迫逃往海南、广西等地。至此,黎族人口在雷州半岛锐减。

南宋年间,赤坎埠开始形成,雷州半岛手工业兴起。海康居民创办化铁炉,用生铁制出精巧的茶碾、汤瓯、汤郾等民用食具。对外贸易有较大的发展,雷州生产的瓷器、土糖等商品向罗马和波斯出口,带动了中原人的流动。

此时,南宋被元兵追击的约有20多万人,加上有10多万难民,分别从福建莆田、福州、和潮州等地沿海岸线逃入雷州半岛及其北部地区定居。自始,属于闽南方言的雷州话,也成为本一大语言。这是雷州半岛历史上第三次北方中原汉人大迁入。

图片 6

在雷州半岛东北部的硇洲岛,至今还有南宋南逃时留下的安营扎寨等遗址。所以,雷州半岛很多姓氏,始祖都记载来自福建莆田等地。

至明朝万历四十一年,雷州半岛人口迅速发展并分布各县,吴川有8585人;石城有5357人;海康有23173人;遂溪县有18859人;徐闻县有14756人。

历经几百年历史演变,汉族的闽人逐渐由少变多,以至占绝大多数。而其他少数民族逐渐由多变少,有的也融合于汉族中。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雷州半岛其本没有少数民族聚居的村落。

  • 相关数据

在1982年的人口普查中,湛江市总有人口97多万人,共37个民族,其中有724人来自原古越少数民族,分别是壮、黎、苗、傜族等民族,汉族人口占99.5%。

在1990年湛江市第四次人口普查中,全市5400478人,汉族人口占99.66%。少数民族中壮族有457人,傜族106人,其余人口不上百。

清代中叶,雷州半岛十大姓为:陈、黄、吴、李、林、蔡、梁、王、何、周,祖籍全来自福建莆田。

历代吴川县的疆域范围

吴川县的疆域范围各时代略有不同。隋开皇九年隋灭陈,废高兴、石龙二郡,以州统县。罗州领石龙、吴川、茂名三县。大业三年废高州、罗州,立高凉郡,吴川县属高凉郡。隋代吴川县的疆域范围在今鉴江下游和九洲江中下游流域地,大致包括现在的吴川市大部分地,湛江市坡头区地、霞山区、赤坎区地,遂溪县东北部部分地,化州市南部些少地,廉江市全境。疆域范围东起今鉴江,南至遂溪东坡岭、螺岗岭,西到广西铁山港海域,北到化州、广西博白、陆川。吴川县地跨吴川水、九洲江二大河流,与吴春俚郡的疆域范围完全一致。

唐代吴川县属岭南西道邕管都督府罗州招义郡。招义郡本石城郡,由隋代吴川县、石龙县析置,吴川县析出石城县、零渌县、招义县。此时吴川县的疆域范围大致包括现在的吴川市大部分地,湛江市坡头区地、霞山区、赤坎区、南三区地,遂溪县东北部部分地,化州市南部些少地。

吴川自北宋至清代属化州(化州是太平兴国五年由辩州改称),北宋化州有县二:石龙、吴川。北宋吴川县的疆域范围大致包括现在的吴川市大部分地,湛江市坡头区地、霞山区、赤坎区、南三区地,遂溪县东北部部分地,化州市南部些少地,廉江市全境。北宋以前,吴川尚未包括今吴川市吴阳镇、梅菉、塘尾街道等地,当时吴阳镇大部分未成陆地,只有海边沙堤和少数水中泥墩,土著人以鱼虾贝类为食,吴阳镇那良村宋代土著人生活遗址可以作为证据,梅菉、塘尾街道等地,唐代时先属毛山县,废毛山属潘水县,废潘水县后属茂名县。南宋乾道三年后吴川县的疆域范围大致包括现在的吴川市大部分、湛江市坡头区全部和硇洲岛,包括了今梅菉、塘尾街道和吴阳镇。元明清代吴川县的疆域范围与南宋时期同,还多了鉴江下游冲积平原部分陆地,所以民间谚语云:吴川归大海。新中国后,吴川疆域进行了调整,划出坡头区全部和硇洲岛,划入电白的王村港和茂名的覃巴、兰石、长岐、浅水等地,总面积有800多平方千米。

三、吴川与吴春语音关系的考证

吴川就是吴春,吴川是记其意,吴春是记其声,俚人读川为春,现在广西平话语系的人读吴川为吴春。广西平话语系人与吴春俚郡关系密切,笔者多次到广西平话语系地和廉江地老话语系地区进行田野考察,都得到印证。廉江的地僚话地区那良村、那楼村、梧村垌村等还讲吴川土话,广西龙州县、大新县、南丹县、贵州麻尾一带的壮族土话,也保留有吴川土话音。笔者在2015年二月初二到广西龙州县考察龙元节习俗时,在偏僻的乡村留意到,壮族土话与吴川土话相似度最高,几乎一样。笔者与说壮族土语的人交流时,说吴川土话,他们能听懂。在广西钦州、宾阳等地平话语系中,他们一致将吴川读为吴春,在宾阳古辣镇,还有不少人说雷州话,这里的雷州话,或者与吴春俚郡族群有关。历史上梁大通年间平俚洞时,吴春俚郡俚人族群遭受打击,吴春俚郡改设平定令,吴春俚郡族群不堪凌辱,部分远走他乡,不少人往广西、海南、越南等地。尤其是海南临高县,这个差一些被划作壮族自治县的地方,与吴川更有源源。临高县原是临机县(临机与今吴川过万人口的古老村庄蓝溪读音同,音林鸡),今临高话也有部分类似吴川话。临高一直是吴川俚人移民到的地方,迁徙到临高的俚人冼氏,明代最为显赫,有十二人获得科举功名。

在海南岛,也将川读音为春。隋唐有临川县,因临川水而得名,《元和郡县图志》载:临川县,本汉临振县地,大业六年分置。纪胜吉阳军。《崖州志》记载:“临川水,经豪霸岭,流九曲,出港门村,与三亚水会,入于海。”宋代王存等奉敕撰的《元丰九域志》载:朱崖军(唐振州延德郡,皇朝开宝五年改崖州,熙宁六年废为军)。。。。。户:主三百四十,客一十一。土贡:高良姜五斤。镇二(熙宁六年省吉阳、宁远二县为镇):临川,藤桥。临川即是今海南省三亚市的临春河,由于俚人族群都将川读春,以前的“临川”如今都成了“临春”。

与越南交界地靖西,也将川也读音为春。发源于靖西县的归春河,古称归川,因流经古代归淳州(唐开元二年,即公元714年设)而得名。治今广西靖西县新靖镇旧州村,隶邕州都督府。元和初归淳州更名归顺州,黄洞蛮首领黄少卿为归顺州刺史。俚僚人黄洞蛮首领黄少卿后代都汉化了,成了汉族平话语系人,将川读音为春也得以保留。

《舆地纪胜》载:“唐罗州刺史冯士翙并妻吴川郡夫人墓在吴川县西五十里特思山”。根据俚人族群的读音,吴川郡就是吴春郡。吴春俚郡族群是以冼、冯、宁、庞、陈氏为主的俚僚族群。有三国吴高凉尉钱博、梁罗州刺史宁巨,陈罗州刺史陈拟,隋朝罗州刺史庞靖,唐朝罗州刺史冯士翙。吴川俚僚人族群历代首领所在地或者在马萧岭、或者平城、博棹、黄村,皆在吴川水之西。唐李吉甫《元和郡县图志》逸文卷三载:吴川县,本汉高凉县地,宋于此置吴川县,以县东吴川水为名,后因不改。吴川水,在县东三十里。根据俚僚人族群读川音为春的记载,《元和郡县图志》的说法是成立的。自元代,吴川县土官居住地迁宁村巡检司(原来在塘尾街道办的川滘村,明代后宁川守御千户所在吴川城),明代吴川县筑县城,县城在今吴阳镇,所以光绪版《吴川县志》记载:吴川县,吴川水之东。

四、结语

吴春俚郡,世人多有不知,作为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对俚郡作考证是义不容辞的事。笔者已经是几乎把所有业余时间都用在俚僚文化研究中去,由于前人关于俚僚文化方面的资料不多,因此只能以田野考察为主,从相关的地名、方言中去研究。对于吴春俚郡的考证,主要根据史籍资料、地图和田野考察,考证吴春俚郡和吴川县的相关历史,所辖范围,俚僚族群对吴春、吴川两者的读音,得出的初步结论是:吴春俚郡就是吴川。南朝宋(公元420—479)设吴川县,齐永明六年升吴川县为吴春俚郡,梁(公元502—557)讨平俚洞改吴春俚郡为平定令,陈(公元557—589)不改,隋(公元589—618)改平定令为吴川县。吴川之名此后历唐、宋、元、明、清延续到如今不改,已经有一千多年了,正是:俚郡千年古,吴川万载春。

参考资料:

1、《南齐书·州郡志》

2、《三国郡县志》

3、《中国历史地图集》

4、道光版《吴川县志》

5、光绪版《吴川县志》

6、黄立廉《越州史考》

7、《新唐书》

8、光绪《高州府志》

9、《舆地纪胜》

10、《崖州志》

11、《元和郡县图志》

12、《中国历史地图集》

13、《逛网地图》

14、清姚鼐《惜抱轩文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