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 笛

新华社南宁12月2日电题:广西传承多民族优秀文化打造魅力壮乡

广西是壮族“歌仙”刘三姐的故乡。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广西彩调剧和电影《刘三姐》曾风靡全国和东南亚国家,成为一个时代的美好记忆。在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60周年之际,新编彩调剧《刘三姐》再次进京演出。刘三姐的故事和歌谣,流淌过岁月的河流,在时代的轮回中激荡、悠扬。

壮丽的左江河畔,花山崖画群中,有座罕为人知的刘三姐坟,古往今来,香火不断,此乃人间奇迹.有心者不妨前往一观,有意者可以亲临考查.传说刘三姐早已骑鱼上天,到处云游传歌去了,谁知她却默默地躺在壮乡山水之间……

广西是我国少数民族人口最多的自治区,各族人民创造了丰富多彩的文化。自治区成立60年来,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广西加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力度,推动文化产业发展,民族传统文化焕发出勃勃生机。

从传说“降临”人间

刘三姐传说在民间已经千百年了,千百年来广西各族人民中早已家喻户晓,不少地方都说刘三姐是他们的乡人,其实史无记载,查无出处。

着力保护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

据考证,刘三姐的故事最早见于文献是南宋王象之的《舆地纪胜》。而在壮族祖先布洛陀神话史诗中也有“僚三姐造歌”的记载。现存大部分著作认为刘三姐是唐中宗时代出生的,距今约1300多年。

自古到今,人们都爱刘三姐,究其原因:刘三姐天生乖巧,貌美勤劳,能歌善舞,人才出众。传说她曾与广东三位秀才对歌,唱了三天三夜;一个土民俗女竟把一帮远方名士斗败了!长了民族的志气,灭了文痞的威风;因此,众口皆碑,代代相传刘三姐是个聪明绝顶的才女,于是扬名古今,波及中外。

中国织锦工艺大师谭湘光近日在宾阳县挂牌成立了“非遗传承基地”。基地在传承壮锦纺织技艺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同时,还将开展就业技能培训,帮助更多人通过壮锦纺织和壮锦产品生产增加收入。

刘三姐是整个华南珠江流域多民族同有的“歌仙”,关于她的故事在人们口口相传中,产生了许多不同版本。广西宜州传说刘三姐15岁时为抗拒林氏逼婚,与情人出奔,双双成仙而去;柳江边的柳州人说她遭流氓恶霸迫害,在鱼峰山鲤鱼岩里骑鲤鱼升天成仙;漓江边的桂林人说她和情人白马郎在七星岩对唱三天三夜,最后变为一对黄莺飞去,留下高大的三姐歌台;郁江边的贵港人说她与白鹤秀才在西山山顶对歌七日,最后双双石化,或说三姐坚决反抗财主莫怀仁强娶,乘船飘然而去……

由于历史的种种原因,壮族亘古以来没有文字传承自己的传统历史,只是靠口头文学传播民族文化,发展民族精神。而刘三姐就是这方面的能手,被人们誉为歌仙,四海飘游,到处传歌,立下了不朽的功勋。广西素有“歌海“之称,刘三姐也成了歌海扬波之人,作为各民族理想的化身。

铜鼓、桂派戏曲曲艺、木构建筑营造技艺……广西拥有种类繁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随着时代发展,一些非遗项目使用不多,有的甚至濒临灭绝,迫切需要保护。

各种传说让刘三姐名传四方。而彩调剧、电影、舞剧等以刘三姐为题材的上百种文艺作品,则使她从传说“降临”人间。1960年版的广西彩调歌舞剧《刘三姐》曾五进中南海、四入怀仁堂汇报演出。特别是知名导演苏里执导的电影《刘三姐》上映后,刘三姐瞬时间在国内外火了。

本世纪五十年末、六十年代初,整个广西掀起了铺天盖地的刘三姐歌潮,举行了全区性的戏剧《刘三姐》的大创编,大会演;从而集中了全广西各族人民的智慧,产生了举世闻名、蜚声中外的民间歌舞剧《刘三姐》,并曾做过巡回全国,甚至飘洋过海出国交流演出活动;后来还改编为电影在全世界播放。因而《刘三姐》声震全球,传扬广远,影响巨大,成了中国当代名剧。
文革中,一束正在盛开的香花,竟然莫名其妙地被当成“毒草”加以抨击;致使不少曾经参与过《刘三姐》创编的人,惨遭莫须有的批判和斗争;轻则挂黑牌游斗,身心备受摧残;重则打成“反革命”含冤而死。时过境迁,《刘三姐》毕竟是狂飙压不倒,惊涛冲不垮的香花,依然灿烂夺目开放。动乱过后,全国戏剧评奖,历史地对《刘三姐》作出公正的评价,而授予首届戏剧大奖。为此怪事却又接二连三地发生了,有人争当花主,有人争夺头功,有人争取专利……于是乎一场争名夺利的明争暗斗的风波在翻动。奇怪的是当《刘三姐》挂黑牌时没有人争,而《刘三姐》挂红牌时却大有人抢。诸如:“刘三姐是我宜山下枧河人。”“刘三姐是我柳州鱼峰山人。”“刘三姐是我邕宁刘圩斑峰角下刘村人。”“刘三姐是我百色花寨人。”“刘三姐是我广东连山人。”“刘三姐是我云南文山人。”“刘三姐是我贵州苗家人。”“刘三姐是我湖南湘西人。”……不一而足地争要刘三姐。几乎凡是民族聚居的领地都说成刘三姐是故乡人。多民族都热爱刘三姐,此乃传统的众望所归,这是无可非议的。然而,有些曾一度参与创编《刘三姐》活动的人,也居然兴风作浪地扬言:“《刘三姐》是我首创。”,“《刘三姐》是我主笔。”,“《刘三姐》的成就我是头功。”云云。谁都想成为《刘三姐》的开篇元勋!依我看,《刘三姐》之所以成功,决非某地、某人的功劳;应该说是历代贤人的贡献,集天下之大成结下的硕果。千百年来,我们民族的先人一代传一代,一辈接一辈地发展了刘三姐传说,创造了难以数计的优秀民歌;有个长期积累和发展完善的过程。而今,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振兴民族文化,广泛调动了空前壮阔的积极性,普遍发动了多层博大的群众面,唤起了无比火热的民族心、凝聚了无穷奋发的民族力;开创了刘三姐文化的伟大历史。优秀的戏剧、电影《刘三姐》搬上舞台,投上屏幕,那是集结了历代人的智慧和心力,承前启后,推陈出新的创举,也是各民族列祖列宗,千秋万代大集体的总展现。奇迹般的文明结晶,功归谁属,何必争论。
若干年前,我曾与不久前仙逝,受人尊敬而被人们誉为“壮族博士”的蓝鸿恩先生探讨过有关刘三姐的古往今来,据他说:“五十年代中期,最先由扶绥县文化馆的一位业余作者,写了个壮族的采茶剧本《刘三姐》,投稿到《广西日报》副刊,因功夫未到而没能发表。后有位宜山县文化局长刘自楚到广西日报副刊部走访编辑部某同志(不知其名——刘自楚的好友),编辑部某同志特地向他推荐了那一未成熟的本子并给他带回去改编为彩调剧《刘三姐》上演。”五十年代末,当宜山彩调剧《刘三姐》上演时,蓝鸿恩和我、李淑源、刘式昕代表自治区歌舞团前往观摩,到宜山的当天巧遇柳州市的邓凡平、牛秀、龚邦榕、曾昭文、黄勇刹等人,他们也前来看戏。看完演出后,并曾到过宜山下枧河的故乡,以及罗城的凤凰山(传说也是刘三姐的故乡)等地方观光采访和收集民歌。分道扬镳后,就各自分头组织进行创编《刘三姐》活动。柳州方面一连写了三五个方案的彩调剧《刘三姐》,而我们区歌舞团也写了个山歌剧《刘三姐》,于一九五九年全国举行文艺调演时,带上北京作汇报演出。后来,又由中国剧协著名剧作家李悦之先生、广西著名导演郑天健、田明和我等改写歌剧《刘三妹》参加全区《刘三姐》大会演。会演过后,区党委和政府抽调了区直剧团的精兵强将,组织庞大的创作班子,将全区各地的剧本精华集中起来,产生了代表全广西的民间歌舞剧《刘三姐》。柳州市也在原有方案的基础上,继续加工修改彩调剧《刘三姐》。后来又由中央歌剧院作家乔羽改编为电影,推上了银幕。其他各地的歌舞剧、桂剧、壮剧、粤剧、山歌剧、师公、采茶、牛娘剧……的也都各显其能,遍地开花,甚至全国不少剧种也纷纷移植各种各样的《刘三姐》,漫及万里神州,盛况空前。无论是区、地、市、县、乡、村,形成了百花齐放,争芳斗艳,共同发展的大好民族艺术风气;各有各的创造,各有各的贡献。刘三姐是全民族所爱的歌仙;《刘三姐》也是举国上下喜闻乐见的好戏。刘三姐文化开了一代新风!

近年来,广西完成了壮族三声部民歌、壮族歌圩等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抢救性记录工程,以及侗族木构建筑营造技艺等数字化记录工作,并正开展更多的代表性传承人抢救性记录。截至今年10月,共采集图片约1.8万张、视频资料1400小时、文字素材19.2万字,为广西优秀传统民族文化建立起数据库、基因库。

天下民歌眷恋的地方

曾经为发展民族文化(包括刘三姐传说和各族民歌)的历代贤人们,早已一批一批地作古,就连当代为推出《刘三姐》名剧的创编者们不少人也先后辞世,如:扶绥文化馆最先动笔写出《刘三姐》的某作者,和慧眼识题材发现《刘三姐》粗坯的广西日报某编辑,至今未为人知,谁也不识他们现在在哪里。而当年率先领导抓《刘三姐》彩调剧创编、并最早搬上舞台的刘自楚局长,已在文化大革命那场动乱中,惨遭迫害含冤死去。在此期间,曾为《刘三姐》出过力的知名与不知名的编者、演员、工作人员,乃至提供素材的民间歌手等等,许多人也在不同程度上被害、或伤、或残、或死。众所周知的艺术名流,如郑天健、李悦之、蓝鸿恩、卞璟、刘式昕、刘录也、周游、黄勇刹、曾昭文、宋郡、覃建真、刘淑源、、满谦子……等等也已先后仙逝。更有当年各级领导为组织《刘三姐》尽心、尽力的负责人,如郭铭、甘怀勋、朱守刚、蔡琨……都因之受过冲击,今也已不在人间。而为《刘三姐》作过奉献,受过折磨、至今尚活着者仍大有人在。那么,谁是《刘三姐》的“头等功臣”呢?我说谁都不该去争这一称号。否则将愧对刘三姐,也对不起历代创造《刘三姐》的众多人们。

自治区文化和旅游厅介绍,广西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传承人、传习所、生产性保护基地、生态保护区“五位一体”保护传承体系正在构建,铜鼓文化生态保护区、苗族文化生态保护区等7个自治区级文化生态保护区先后建立起来。

“刘三姐山歌的生命力,源于壮族稻作文化的孕育。”壮族学者梁庭望认为,稻作经济对壮、侗等民族的生产结构、耕作方式、民族风俗、民族性格、民族意识产生持久而深刻的影响。

至于刘三姐是否真有其人?这倒值得我们认真探讨。古代,少数民族无权参与编史,又大多没有自己的文字记录经历;再加上一个唱歌造反的蛮乡民女根本就不可能受到历代帝王将相的重视,而把她纳入史册。所以查古籍经典史料当然不可能有史记载;然而,被历史称为土人的少数民族,却自有他们的办法用口头文学传承各自民族的人文传统。因之,刘三姐成为“野史”广泛流传自今。而流传广远的的刘三姐传说故事,那是上千年不知多少人加以丰富和发展?自古以来的任何文艺作品并不局限于真人真事,而根据一定的实情加工提炼而成。按“来自生活,高于生活”准则断定:刘三姐历史上应该说是确有其人,必有原型才会产生传说。无风不起浪,古人是不可能平白无故地虚构一个刘三姐的。同时既然有刘三姐坟的存在,定有刘三姐其人;这一发现和认识都晚了,但我们必须正视它。

在各方努力下,广西已建立起国家、自治区、市、县四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体系,各项保护工作正在有序开展。截至今年10月,广西共有刘三姐歌谣、侗族大歌等50项国家级非遗项目,618项自治区级非遗项目,1039项市级非遗项目,2561项县级非遗项目。

骄阳下,先民们挽着高高的裤腿,高歌一曲问同伴:“嘿,什么结果抱娘颈?什么结果一条心?什么结果抱梳子?什么结果披鱼鳞?”话音刚落,稻田那头便传来回音:“嘿,木瓜结果抱娘颈,芭蕉结果一条心,柚子结果抱梳子,菠萝结果披鱼鳞。”一问一答间,人们用巧妙的智慧将大自然的秘密糅进了山歌里。

四五年前,我区音乐文学学会举办歌词创作笔会时,曾组织数十名词家到扶绥进行观光采访活动。听说扶绥境内左江岸边,一处名曰“弄雅””为山中谷地,“雅”为妇人)的地方,有座古老的刘三姐坟墓,那是歌仙长眠之地。大家对此初是感到突然惊喜,后又肃然起敬;于是乘船专程前往拜谒:船到“弄雅”,但见翠绿的凤尾竹长满江岸,翠竹丛中有个山岩峭壁,岩里果然有座石垒的大墓即歌仙刘三姐坟也!期间香烟袅袅,不断飘上云端。我们大队人马当即登陆瞻仰刘三姐墓,除众诗词作家,还有不少的过往的船民,也一起烧香鸣炮,不约而同地向刘三姐表示崇敬。特邀前来参加歌词笔会的天津著名词客倪维德先生触景生情,感慨万千的言道:“都说刘三姐只有其名并无其人,那就怪了,这里不是着她的坟墓吗?!”接着众人议论:“是啊!刘三姐原来确有其人,有坟为凭,有墓为证!”“扶绥地灵人杰,刘三姐生于斯,长于斯,扬名于斯,天地山川可以论定!”……大家激动不已,但谁也得不到真正的结论。

传统戏曲展示桂风壮韵

各族民间“诗人”珍爱着劳作中的每一次俯身,每一镐泥土,每一束稻穗,从自然里为山歌汲取了充满生活气息的创作题材。出于对农耕文化的崇拜和丰收的期待,具有“立地成田”农作本领的刘三姐被壮乡先民们送入了“神系”,成为流传了千年的信仰。

过后,我一直在想:传说中主要情节是广东的三个秀才,乘船专程来找刘三姐对唱山歌,结果,斗败而逃。古代交通,多靠水路。而在左江汇入邕江、流入西江、珠江此乃一川之水,便捷通道;广东三秀才逆水行舟,发自珠江,经西江、邕江而达到左江“弄雅”拜会刘三姐,这是顺理成章的途径,因之,刘三姐是扶绥“弄雅”人无疑矣!至于诸如:宜山下枧河、柳州鱼峰山……虽也依山傍水、但毕竟路途曲折遥远古代往来不易;都把它们说成刘三姐的故乡,恐怕是后来人热爱刘三姐的一厢情愿罢了。另外,最早的《刘三姐》剧本是由扶绥作者先写出来的,如果作者不受刘三姐乡情所熏陶,我看是不会有感而发的;这也是合乎情理之中。当然剧作《刘三姐》并非写真人真事,那是理想化的产物,刘三姐其人乃各族人民所爱,《刘三姐》其戏是大众喜唱乐见之作;她和它应为“公有化”而不能归于何地或谁人所有。然而,为了千秋万代纪念壮族歌仙,不妨对刘三姐坟作一番考究,也许对壮族的传统文化:巫术文化,铜鼓文化,花山文化、以及刘三姐文化……等等历史渊源有个正本清源的认识;我想,这应该是现代人应尽的历史使命吧!
左右两江乃古老壮族的发祥地,有着漫长的民族发展史,无论是风光、风物、风俗、风情、风采……都蕴藏着无穷的民族瑰宝。特别是壮美的花山崖画,形成瑰丽的文化摇篮,而刘三姐成长在这片土地,并成为千百年来举世扬名的歌手,且代代相传为歌仙决不是巧合而天成。在众说纷纭,在对刘三姐的来龙去脉说法不一的朦胧中我站在扶绥弄雅的刘三姐坟前,听见四野歌声:

“唱山歌,这边唱来那边和,山歌好比春江水,不怕滩险弯又多。”为庆祝广西壮族自治区成立60周年,广西舞台艺术经典作品彩调剧《刘三姐》11月在北京上演。

久而久之,十里八乡,红白喜丧,山歌成为先民们沟通交流、传情达意的专属工具,也逐渐形成了“歌圩”这一古代文明的集群形式。“三姐骑鱼上青天,留下山歌万万千;如今广西成歌海,都是三姐亲口传。”人们在这个相互交流、倾诉和激励的固定平台里,用喷涌而出的歌才与智慧,使对歌的独特形式越发闪烁光芒。

红棉本是山上开, 人人拿到园中载。 要问谁人是花主? 过去难答待未来!

诞生于1958年的彩调剧《刘三姐》取材于壮族歌仙刘三姐的传说故事。60年来,彩调剧《刘三姐》在国内外演出2000多场次,曾荣获第二届全国优秀保留剧目大奖、第四届全国地方戏优秀剧目奖等奖项。

如今,歌圩在广西人的手里幻化出“万花筒”般的绚丽色彩。每年的“三月三”是壮族传统歌节,也是汉族的上巳节、侗族花炮节、瑶族的干巴节……横县的“夜歌圩”、武鸣的“城镇歌圩”、南宁市区公园里的“城市歌圩”,还有每年举办的民歌盛宴“南宁国际民歌艺术节”,甚至近年兴起的“网络歌圩”等崇尚“以歌会友”的壮乡人民,笃定地用民族的热情和嗓音,把壮乡打造成“天下民歌眷恋的地方”。

广西舞台艺术工作者扎根八桂大地,将传统民族戏曲发扬光大,并赋予新的时代内容。自治区文化和旅游厅艺术处处长邱玉红介绍,不久前举行的第十届广西戏剧展演上,广西近年创作的26台大型剧目密集上演。剧目紧扣脱贫攻坚、乡村振兴、反腐倡廉等主题,山歌剧《股份农民》、壮剧《我家住在铜鼓岭》等作品源自现实生活,富有生活气息,极具民族特色。

不负三姐不负歌

现代桂剧《赤子丹心》总导演、广西戏剧院院长龙倩说,创作人员坚守“用广西自己的地方戏曲演绎广西英雄人物”的初衷,通过独特鲜明的“广西视角”展示广西人民的好儿子黄大年的事迹,桂风壮韵通过剧情得到自然展现。

“多谢了,多谢四方众乡亲,我今已有好茶饭,还有山歌敬亲人!”前不久,电影《刘三姐》中“刘三姐”的扮演者黄婉秋在桂林木龙湖景区唱起经典曲目《只有山歌敬亲人》,获得观众热烈掌声。从17岁出演刘三姐,到年逾75岁高龄,黄婉秋如今仍活跃在舞台上,穿梭于国内外,为各地民众进行表演,不遗余力传唱“壮乡美”。她说:“我一生荣辱都与刘三姐紧紧联系在一起,绝不负三姐不负歌”。

广西通过实施舞台艺术精品创作扶持工程、优秀剧本扶持计划项目等,不断推动传统戏曲剧目创作演出,开展“戏曲进校园”“送戏下乡”等文化惠民演出,为群众献上一场场精彩的文化盛宴,不断提升百姓的文化获得感。

黄婉秋自小喜爱文艺,13岁时,突破父母的阻拦学习桂剧,随后被选为刘三姐扮演者。电影的火爆让这个年轻姑娘一夜间成为人们心中的一朵壮族金花。

民族文化产业蓬勃发展

成名后的黄婉秋没有忘记家乡的培养,长期扎根广西工作,先后担任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广西理事、广西海外友协理事、广西文联副主席等。1992年刘三姐艺术团成立至今,她率团到过10余个国家、地区及国内近30个省份演出。

绣球是广西极具特色的旅游工艺品之一,靖西市新靖镇旧州村有“绣球之乡”的美称,壮族青年男女定情信物绣球成为当地致富的产业。旧州2300多名村民有一半从事绣球制作行业,产品远销欧美、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当地人身着壮族服饰,坐在家门口缝织绣球的场景成为一道风景。

几十年来,在黄婉秋一样的老艺术家们言传身教影响下,一代又一代的“刘三姐”诞生了。2004年,“80后”青年演员王予嘉接演第五代刘三姐。从此以后,她的生活中似乎也只剩下了刘三姐,她坦言:“有时候甚至已分不清哪些是自己、哪些是刘三姐。”

被称为“民间绘画之乡”的桂林市临桂区五通镇有5000多名“农民画家”,他们农忙时下地劳作,农闲时拿起画笔,为国内外客户绘画,全镇农民绘画年销售收入超过3亿元。

时光在传说与现实中流转,在那些像黄婉秋一样热爱生活的壮乡人民心里,智慧勇敢的刘三姐一直活在人们心中、活在人们身边。她用山歌鼓舞人们,唱着,唱着,唱过急流险滩,唱过沧海桑田,从唐代唱到今日,从今日唱到未来,从山水壮乡唱到全世界。

在国际旅游胜地桂林市阳朔县,山水实景演出《印象·刘三姐》每天晚上都会上演,600多名演员绝大多数是当地村民,自2004年以来每年演出500多场。以《印象·刘三姐》为代表的民族文化产业正在日趋壮大。河池市宜州区刘三姐镇下枧村的壮古佬景区主打山歌体验等旅游项目,村民们“唱着山歌把钱赚”。

如同流转不停的春江水,歌声不紧不慢地浸润着人们的心灵,就像春江水抚过石缝一般抚平生活中的不悦和伤痕,吸引着更多的“刘三姐”们绵绵不休地唱下去,流淌成壮乡人新的时代记忆。

自治区文化和旅游厅介绍,广西充分发挥民族文化资源优势,促进民族文化产业多元化发展,扶持南宁国际民歌艺术节、钦州坭兴陶等民族文化和民间工艺品牌,不断提升广西民族文化产业竞争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