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日报视点:骆越民俗村四月四祈丰节

南国早报武鸣讯5月16日,来自美国、加拿大及杭州、南宁等地的上千名游客,来到武鸣县马头镇敬三村,参加该村的“四月四”活动,领略当地带有古骆越特色的民俗文化。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1

打水枪求雨,是敬三村流传已久的民俗。如今,这已成为一种娱乐活动。当天上午11时,烈日高挂。村口的一条小溪边摆着几支竹筒制成的水枪,十几个小孩子跳进溪水里,脱光衣服,拿起水枪大战一场。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pull-right” data-tag=”share_1″ >

下午2时,几名村民将一头披挂大红花的水牛牵到小溪边。有人喂牛吃草,有人舀水往牛背上淋,有人用草给牛擦背。不少游客好奇地围了过来。村民说,这是洗牛感恩仪式。牛是人类的忠实朋友,给牛洗澡是感谢牛一年来辛勤的劳作。

今年农历四月初四,新历5月6日,静卧于大明山南麓的武鸣马头镇敬三村雅家屯又开始沸腾了。一年一度的骆越民俗“四月四”祈丰节,在这山环水绕之地上演了好一场热闹的骆越民俗大戏。
马头镇,是骆越古国文化的重要发源地,这里有年岁久远的墓葬群,流传着古老神奇的龙母传说;这里还有古朴的民俗活动,有飘香的壮乡特色美食黄米馍、五色糯米饭、自制卷筒粉以及千人共举杯的“多锅宴”,吸引了众多外地游客纷至沓来。当然,除了淳朴的壮乡美食,还有许多好听的、好玩的……

村中的几棵大树下,摆着石凳、石桌。大家在这里打陀螺、玩壮乡围棋,看当地村民编草鞋。两名中老年妇女现场编织草鞋,吸引了众人的眼球,只见四只布满老茧的手抓起一把草,一折、一揉,再穿到机器上,不多长时间,一双新草鞋面世。游客们很喜欢这些草鞋,希望买回去,却被告知“不卖”。正在大家失望时,?活动组织者一句话让大家喜出望外:“不卖,免费赠送。”

“四月四”,稻作文化的传承

下午4时许,从村里蜿蜒出去的一条水泥路上,村民们正忙着摆放桌子和椅子。这里要摆上近百张桌子,游客们将连成一排,体验壮乡多锅饭。晚饭过后,游客和村民们集中在村里的歌台边,点燃堆在中间的柴火,对唱山歌。

5月6日上午,记者驱车前往武鸣县马头镇敬三村雅家屯,至马头镇附近,便见各式车辆不断往雅家屯方向涌去。狭窄的村路阻挡不了欢乐的人潮和车流,兴奋的农村大婶坐在车上就喜滋滋地唱起了山歌,让记者提前感受到了节日的欢乐。
走进雅家屯,这里已经开始沸腾,原本百来户人家四五千人的小村屯此时已经涌进上千人,而人群还在源源不断涌来。四面环山的村屯里充满了鞭炮声、音乐声、招呼声、笑语声。
家住马头镇上的曾福荣骑了半个小时自行车兴冲冲地赶来了。88岁的他兴奋地说,骑车一点不累,就是想看个热闹。而家住南宁的韦阿姨也带着女儿、外孙女赶来了,她的姐姐住在这里,带晚辈回来是为了让他们感受壮家传统节庆“四月四”———节日里能看到很多传统质朴的骆越原生态民俗文化。
原来,祈丰节在武鸣一带壮家是个重要节庆。实际上,从农历四月初四到四
月初八,各个乡镇过节的时间不一致,为与“三月三”、“五月五”相对应,人们便习惯称之为“四月四”。人们熟知“三月三”“五月五”,却不知道“四月四”对种植水稻的壮家人来说,尤为重要。
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会员何忆玲告诉记者,“祈丰”,顾名思义就是祈求来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在过去,一年只有一个稻季,从时节上讲,农历四月初四前后,雨水丰隆,意味着每年的农忙时节开始了,农民们就要下田插秧。
雨水影响着水稻的生长。于是古代的壮家人便在“四月四”这天祭神祈雨,希望风调雨顺,稻谷丰收,并在祭祀后举行歌圩。后来这一民俗流传下来,演变成了一年一度的节日,即祈丰节。人们在祭神祈雨的同时,还要搭台唱戏,邀请亲朋好友聚宴对歌,享受着节日的欢乐。“四月四”,成为武鸣县马头、罗波等乡镇自古兴盛至今的壮家民俗,也成为当地稻作文化传承的重要内容。

“很有趣。”来自英国的游客托尼说,在英国的一些地方,因为开发过度导致失去特色,他希望这个美丽的小山村不要遭到这样的破坏,原生态才是最重要的。

驱“田鬼”,古老民俗游山村

师公在社坛前跳祭祀舞

上午10时,村民开始前往敬三村伏棚屯中府大王庙遗址进行祭祀。
古壮经里曾提到,中府大王是古骆越时代的七个大王之一,过去书中记载有七大王庙。据考证,这里便是一处遗址。
当地老人们说,这里过去还是一处古歌坡,曾经建有神庙和戏台,是古时候马头镇下片村屯群众遇旱灾和其他灾难时集中烧香祈求龙神“特倔”降雨消灾的庙宇。人们在等雨的过程中,有钱人或大家凑钱请来戏团唱戏,集中在山坡上对唱山歌,于是形成了一处较大的歌圩。
当年水砖为墙、石条作柱、飞檐琉璃瓦为顶的庙宇如今已不复存在,戏台也早被销毁荡平,只留一个周身刻有麒麟和游龙等浮雕的石香炉,但村民过“四月四”免不了在这里祭拜一番。
祭祀完大王庙,村民开始巡村祭田,穿着民族服装的村民在师公的带领下,绕着村里的田地巡游一番,边走边敲锣打鼓。
“这是驱田鬼呢。”武鸣县史志办副主任杜逢祖告诉记者,所谓“田鬼”是指虫害、老虎和野猪等破坏田地和伤害人们的动物。老虎伤人自是不必说,虫害和野猪出来闹一闹,农民的庄稼也会被糟蹋一番。村民恨之至极,所以统称为“田鬼”。过去,每年到了“四月四”,当地农民便要用稻草扎一个人样,代指这些“田鬼”,再由师公带领村民绕着每家田地逐一驱鬼,祈祷不得虫害,不犯老虎和野猪。
师公韦道法说,过去人们还比较迷信,相信田地歉荒、虫害等都是有鬼做怪。如今“驱田鬼”更多的是作为一种传承下来的民俗活动,既寄托村民丰收的愿望,同时也作为节日里的一个表演内容,增加节日气氛。
这不,游客追随着这支“驱鬼队”将敬三村绕过一圈,也将这个山清水秀、民居古朴的小山村游过了一遍,沿途风光尽收眼底。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2

舞水龙,壮乡也有“泼水节”

时近中午,在铿锵的锣鼓声和热烈的鞭炮声中,古老的祭田祈丰仪式开始了。戴着面具、穿着民族服装的师公们用壮语念起了祝语,祈祝风调雨顺、人畜安康、五谷丰收。接着跳起了师公舞,舞起了水龙。
只见戏台上舞龙沸腾,台下的青年男女则拿着长长的塑料“水枪”,伸到水桶里,一拉活塞便在“枪管”里吸足了水,然后高举向台上的“龙”,用力一压。一道道长长的水线宛如春雨一般淋在了“龙”身上。台下的“水枪手”乐此不疲,观众欢声沸腾,台上的“龙”则舞得更劲更欢了。
“这是吸引龙王下来赐雨。水淋得越多,雨水越充足,越是风调雨顺,丰收大旺。”一名老年村民向记者解释道。村民说这样的仪式自己从小便见过。过去是拿一只长长的竹筒,中间打通,一端留节,钻一小孔,另一端则去掉节。再削一根长短差不多的木棍,缠上布条,装在竹筒里作活塞。吸水时将有孔的一端伸入水中,另一端一拉活塞,竹筒里便装满了水。再一压活塞,水便射了出来。过去每当“四月四”,村中小儿最高兴的不是有好吃好喝的,而是拿着水枪打水仗,弄得满身湿答答而大人亦不禁止,因为水淋得越多越是有好运,就像泼水节一般。
传说,举行求雨仪式能感动龙神“特掘”来到潭水边,把水洒向天空,然后飞上大明山,双手招飞云,天上便下起雨来。后来,四月四祈雨的仪式流传了下来,成为当地壮家每年固定的节庆。而打水枪祈雨的民俗活动也跟随着流传下来,有时参加者多达几十人甚至上百人,互相洒射,场面非常壮观。

牛过节,饱食洗浴享祝福

在雅家屯,农历“四月四”不但是人们祭天祈雨、昼夜狂欢的节日,也是牛的节日。给牛过节,这听起来稀奇,但是在壮家却是传统。
牛是稻作文化中的重要角色,在种植水稻的壮乡,一年四季劳作耕田、拉磨、运粮都少不了牛。壮族人民敬牛、爱牛,在壮乡各地,农历四月期间都会选择一天给牛过过节。而在武鸣雅家屯,人们选择在四月四这天给牛过节。
“牛一年四季不得闲,只有今天得放个假。在这一天,屯里所有的牛都不用下地,村民们要给它卸套,而且谁也不许打牛。”村老们说。
中午12时许,别开生面的洗牛感恩仪式在村边水渠进行,吸引了众多村民和游人围观。一头身挂大红花的耕牛被牵到了清澈的水渠边,村老一边将水泼到牛身上,一边用青翠的树枝为牛刷背,而壮家师公则用壮语在旁边唱起了古老的《敬牛歌》:
“牛啊牛,家家都要养,早晚出牛栏,吃一抓草你再走……”歌词简单,却充满了对牛的敬爱和感激,感激牛一年四季的辛劳付出。
牛儿仿佛听懂了似的,低垂着头,静静地享受着人们为它沐浴洗刷。
“过去,家家户户到这一天都要洗牛,每一头牛都要洗。”杜逢祖告诉记者,这一天,村里人放锄、给牛脱轭,各家各户要清扫牛棚,然后在牛栏前烧香,用五色糯米饭和鸡鸭等其他祭品祭祀,就像祭神一样。然后再喂牛米糠。待牛吃饱后,便牵着牛绕着堂屋和家里的供桌走一圈。
洗牛是最重要的仪式,过去给牛洗刷身体的时候还要敲鼓助兴。牛的一生都是勤劳的,而且它是人类的忠实朋友,给它洗澡首先是感谢它一年来辛苦的劳作,祈祷耕牛平安健壮。另一方面是因为过了“四月四”后,农忙开始了,牛又要开始新的辛劳。老人们说,这一天,是绝对不能打牛的,如果打了牛,就会把牛魂惊跑,对农事大为不利。举行敬牛仪式的时候,全家坐满酒席的桌边,由家长牵牛绕桌一周,同时唱起敬牛歌,用米糠和新鲜的干草犒劳它。最后,全家站起来抚摸牛背,表示对牛的祝福。

多锅宴,歌声伴着酒香飘

壮乡人热情好客。这天,雅家屯村民家家户户杀鸡杀鸭,备好佳肴,齐邀各地亲朋前来相聚。在这一天中,谁家来的客人越多,就越是荣耀,村民间相互拉拢客人也就成了一道奇观。
这不,记者来到水渠边,只见村民们正忙着将宰杀好的鸡、鸭以及刚摘下的新鲜蔬菜就着渠水冲洗。村民韦荣正忙着洗第三只鸡,他得意地告诉记者,去年四月四,他家摆了6桌席,每桌8个人,一堂屋的人把酒话桑麻,可热闹了。
“今年准备杀多少只鸡鸭?”记者问道。
“还定不下来,先杀几只先,看等下来多少人再决定杀多少只。”韦荣说罢,转头便邀请记者:“你们也来呀,到我家吃餐饭。有我自己蒸的糯米酒、五色糯米饭,除了鸡鸭还有鱼生……”话音未落,旁边其他村民也纷纷抢着邀请:“到我家来!到我家来!不要客气!”村民的热情令记者难以招架,只好随口应道:“好的,好的,我们忙完就来。”
本以为这只是聊天过后的客套话,没想到,在整个采访中,记者屡次受邀,随便走进一户人家中,便有人前来相邀。村民们的家宴酒香菜美,不过,更吸引我们的是当地举办的“多锅宴”。
“多锅宴”和传统的“百家宴”一样,是当地村民招待外来客人的传统习俗。长凳、木板搭起的长桌在村里的铜鼓广场上排了4排,近百桌饭菜一线排开,土鸡土鸭、醇香的糯米酒、五色糯米饭、黄米馍是席上必不可少的壮家特色。四方来客沿桌而坐,把酒夹菜,一饱口福。
正吃着,一首山歌唱起,引得大家纷纷停箸,寻声望去,原来是席上的一位女山歌手不耐这么闷吃闷喝,举起了酒杯用壮语唱起了祝酒歌,歌声热情嘹亮,尽管许多人听不懂唱的是什么,但都禁不住拍手叫好,举杯相庆。
也许是被歌声撩得心痒痒了,和记者同桌的一位阿叔也忍不住小声唱起了山歌,大家赶紧怂恿他站起来大声对歌。阿叔腼腆一笑:“她唱得这么好,我哪敢应歌。”阿叔不敢,只有敢的人,这边厢歌声才落,那边厢歌声又起,前来参加节庆的山歌队开始用山歌较起了劲,酒杯举起落下,歌声越响,场上的气氛越热闹,不管本村的外来的,认识的不认识的,坐在一起就是朋友,碰杯换盏,欢声笑语,一时间,歌声伴着酒香飘荡在小山村的上空,气氛达到高潮。
酒尽兴未尽,又醇又绵的山歌唱到了日暮,村民们点起了火把,烧起了篝火,继续唱到深夜……

下田仪式

学吹牛角号

洗牛仪式

舞水龙

巡田驱田鬼

多锅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