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越祭祀文化与壮族歌圩

南宁日报讯日前,由南宁市民族事务委员会组织专家撰写的南宁市第一套民族文化研究丛书通过专家评审并交付出版社,即将正式公开出版。

图片 1

小陆庙旁的三月三古歌圩遗址

经过几年艰苦攻关,由《南宁壮族歌圩调查研究》《区域文化呈现与思考》《壮族稻神祭研究》3部著作组成的民族文化研究丛书完成书稿,评审专家对丛书给予很高评价,认为这是南宁市民族文化研究领域的第一套丛书,也是广西各地市级第一套类似的丛书,为南宁市申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提供了很好的学术支撑。丛书选题准确新颖,属南宁市区域内重大的民族文化研究课题,对南宁市传统文化挖掘研究很深入,对南宁市民族文化发展和文化软实力建设提出的建议具有重要参考价值。

俗话说:饮水不忘源,吃饭不忘田。在世界文明发展史上,水稻栽培技术的发明无疑是一件影响深远的重大发明,因此寻找古稻作文明的发祥地就成为各个国家和民族摆不脱的文化情结。

骆越祭祀文化与壮族歌圩

谢寿球

歌圩文化是骆越后裔各民族特有的文化习俗,对于壮族歌圩文化许多学者已进行了多角度的研究,但鲜有人从骆越祭祀文化的角度进行探究。笔者认为,骆越祭祀文化是壮族歌圩文化的根和源,壮族歌圩文化的研究只有追溯到古骆越祭祀文化才能得到正确的解读。
一、骆越祭祀文化

何为“骆越”?不少学者认为“骆”在古壮语中是“山谷”的意思,也有学者认为“骆”也写作“雒”,意为“鸟”;对于“越”字之义,学者也是见仁见智,有说是“水”,也有说是“人”,更有说成是“树蛙”的。实际上“骆”的表层意义是“鸟”,但其深层意义却是“水稻”的代码,即最早的栽培稻“糯”,“越”的本字为“戉”,是挖土的工具,“骆越”就是用““戉”种植水稻的民族。稻作是骆越民族的根,与稻作相关的祭祀也叫“糯祭”,是骆越人最重要的祭祀。骆越后裔民族祭祀的神灵如“三界神”、“花婆神”、“稻神”、“大王神”、“土地神”、
“龙王神”等多数与稻作生产有密切关系,就是骆越后裔广泛祭祀的始祖神“浦神”也是从“稻神”转世。稻作有关神灵的祭祀贯串于整个稻作生产环节:二月二播种祭土地神,三月三插秧祭始祖神“浦神”,四月八农事结束洗犁耙祭牛魂,五月五求洪水止息祭龙神,六月六招稻魂祭稻神,七月二十丰收祭“娅王”等。“国之大事,在祀与戎”,骆越“糯祭”是中华文明的重要源头,祭祀的傩面、画符、诗歌、音乐、舞蹈深刻地影响了中华文化艺术。

图片 2

新石器时代的骆越标志鸟头钺石佩

图片 3

青铜时代的骆越标志鸟头钺玉佩

图片 4

骆越国标志阴阳鸟天地钺玉佩

二、壮族歌圩的起源
关于壮族歌圩的起源问题,不少学者从壮族歌圩的名称去推测,认为这是“倚歌择偶”的场所,是壮族歌圩起源于对偶婚的证据。壮族歌圩的代表性名称有“很感”、“笼垌”、“圩逢”、“窝坡”等,从表层文化看,这些场所确实私密度较高,很适于男女“野合”,因此形成歌圩。但问题是世界各民族的居住环境都不缺这些场所,世界各民族的社会发展也都经历过对偶婚时代,为什么世界多数民族都没有歌圩的习俗,而只有骆越后裔各民族有歌圩的习俗,看来壮族歌圩起源于对偶婚的推测有点牵强。

实际上壮族先民们“很感”、“笼垌”、“圩逢”、“窝坡”的原意就是祭祀活动,并不是为了到这些地方唱歌、“野合”,而是为了祭祀神灵,所活动的地方就是古祭祀坛。

如以岩洞为标志的歌圩,著名的有田阳县百育镇的“敢壮”歌圩、田东县祥周镇的母娘岩歌圩、田东县思林镇的“感仰”歌圩、龙州县上金乡的紫霞洞歌圩等。田阳县百育镇的“敢壮”歌圩众所周知是祭祀壮族始祖布洛陀的圣地,田东县祥周镇的母娘岩歌圩祭祀的对象是“母娘”(有学者认为“母娘”就是壮族始祖姆六甲),田东县思林镇“感仰”歌圩祭祀的对象是壮族始祖“娅”(有学者认为“娅”也是壮族始祖姆六甲),龙州县上金乡紫霞洞歌圩祭祀的对象是“白马娘娘”(也叫“白母娘”,即龙母)。这些作为歌圩标志的岩洞,都是因为是壮族祖宗神的祭祀庙宇而成为歌圩的。这些岩洞是娱神的圣地,而不是娱人的场所。壮族群众不分男女老少聚集这里的首要目的是为了祭祀祖宗神,其次才是唱歌娱人。至于“倚歌择偶”则是歌圩背后的事情。

为什么岩洞被选择为歌圩的场所?有学者认为岩洞象女阴,到岩洞办歌圩是壮族先民生殖崇拜习俗的传承。这一说法有一定的道理,但更真实的原因是由于这些岩洞传说是祖宗神生活过的场所,所以成为朝拜的圣地,最后形成了歌圩。

如以山坡田垌为标志的歌圩,具有代表性的有马山县周鹿镇的爱吉歌圩、隆安县乔建镇的儒浩歌圩、武鸣县马头镇的敬三歌圩、宾阳县的露圩歌圩等。马山县周鹿镇的爱吉歌圩是祭祀周鹿墓而形成的山坡歌圩,隆安县乔建镇的儒浩歌圩是在雷宏坡上祭祀稻神而形成的山坡歌圩,武鸣县马头镇的敬三歌圩和宾阳县的露圩歌圩都是春耕祭祀稻神招牛魂而形成的田垌歌圩。田垌歌圩也有在稻谷收获时节举行的,如宋代的古籍《太平寰宇记》中就有记载:”壮人于谷熟之际,择日祭神,男女盛会作歌”。总之,以山坡田垌为标志的歌圩也无不与祭祀酬神有关。

至于祭庙歌圩那更是起源于祭祀活动,著名的祭庙歌圩有武鸣马头镇的小陆歌圩、罗波歌圩、上林县的木山庙会歌圩、横县的伏波庙歌圩等。

从田野调查的材料看,有固定场所的歌圩一般都起源于民间祭祀活动,祭祀的对象多为壮族的祖宗神稻神、姆六甲、布洛陀、龙母和骆越大王。上林县的木山庙会歌圩虽然祭祀的对象是土地神,但也和壮族的祖宗神有关。比较特殊的是横县的伏波庙,虽然祭祀的对象是汉族的伏波将军马援,但从伏波滩的原名叫乌蛮滩,过乌蛮滩的习俗是用小狗祭祀水神等远古的信息仍可看出伏波庙在马援没降生前应该是骆越人的祖庙,祭祀的对象应该是骆越人的祖宗神龙母和骆越大王。

壮族是骆越人的后裔,壮族歌圩的起源地或中心歌圩也应位于古骆越的中心地带。据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近年来的田野调查,古骆越的中心位于古骆越水流域的武鸣县,即武鸣县骆越祖山大明山地区,因此最古老的歌圩也即祖歌圩可追溯到大明山下的小陆歌圩。“小陆”意为“骆越王”,祭祀的主神为骆越祖神“佬浦”即“祖母王”,歌圩形成的年代当在骆越王权形成的年代,约在4000年前,这应该是历史上最古老的歌圩。

小陆歌圩的祖歌圩地位从它举行的时间也可看出端倪,小陆歌圩是真正的三月三歌圩,在壮族文化中“三”为阳数,“三三为大”,在沿古骆越水的各歌圩中它是举办时间最早的歌圩,古骆越水沿江以下的歌圩只有小陆歌圩举办后才能陆续举办,如罗波歌圩举办的时间是三月十三,桥包歌圩举办的时间是三月二十,板陆歌圩举办的时间是三月二十六等。连大名鼎鼎的田阳县敢壮山布洛陀歌圩举办的时间也在小陆歌圩之后的三月初七,可见小陆歌圩地位的重要。小陆歌圩地位的重要表现在它举办的规模,清光绪年间的《武缘县图经》载:小陆廖江歌圩“沿江以下,数里之内,仕女如云”。小陆歌圩地位的重要还有一个佐证:清代思恩知府李彦章曾立碑禁歌,禁歌碑没立在思恩府治下的其他歌圩而立在武鸣县的小陆歌圩,可知小陆歌圩在壮族歌圩中居于中心的地位。

图片 5

武鸣罗波庙祭祖大典的巡游活动

三、壮族歌圩承载的古骆越祭祀文化信息
由于大多数的壮族歌圩起源于古骆越祭祀文化,所以壮族歌圩所承载的古骆越祭祀文化信息是比较丰富的。骆越祭祀是骆越民间宗教信仰的重要仪式,也是古生态文化如诗歌、音乐、绘画、文字、戏曲等艺术的重要源头。对于壮族歌圩所承载的古骆越文化信息,学者中关注的人不多,这就导致了壮族历史文化许多误区的产生。如认为壮族历史上没有文字,壮族历史上没有形成统一的国家,因此没有统一的宗教等等。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的专家多年来在田野调查中坚持对壮族歌圩中所承载的古骆越文化信息进行挖掘研究,取得了许多重大的成果,事实证明壮族歌圩是一本骆越历史文化信息丰富的大书,是窥探古骆越历史文化的重要视窗。
歌圩隐藏着古骆越社会重大变革的记忆。

“很感”、“笼垌”、“圩逢”、“窝坡”隐藏着古骆越民族从狩猎采集生产方式向稻作农业生产方式转变、从岩洞穴居的生活方式到田垌山坡定居的生活方式转变的记忆,是对这一社会重大变革的纪念活动。推动这一变革的力量就是水稻栽培技术的发明和稻作农业的勃兴。为了适应这一新的生产方式,人们必须离开世世代代生活的岩洞,迁到田垌边或山坡上,开始新的生活。这么重大的举动当然要敬告祖宗神、祭祀祖宗神。歌圩的这些名称就是纪念和祭祀这一重大变革的活动。举行这一活动的地方就是纪念和祭祀的遗址。如布洛陀歌圩传说是祭祀不愿迁离岩洞生活而老死在岩洞的部落首领布洛陀,田阳县如今还有“布洛陀死在岩洞里”的谚语流传。显然布洛陀没有适应从岩洞穴居的生活方式到田垌山坡定居的生活方式的转变,人们到他生活过的岩洞纪念他也是对这一社会生活变革的纪念。于是纪念和祭祀他的活动就变成了敢壮山歌圩,赶歌圩也就叫做“很感”。

图片 6

朝拜布洛陀

壮族歌圩是探寻古骆越祭祀文化遗址的重要标志。

既然大多数的壮族歌圩起源于古骆越祭祀文化,那么举办壮族歌圩的场所附近就往往是古骆越祭祀文化的遗址。近年来,壮族歌圩与古骆越祭祀文化的遗址的对应关系引导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的专家找到了一个又一个重要的骆越祭祀文化遗址。如从田阳县百育镇敢壮歌圩找到了布洛陀文化遗址,从武鸣县小陆歌圩找到了大明山庙遗址,从消失了的儒浩歌圩找到了湮没在草丛中的古稻神祭祀遗址,从武鸣县马头镇敬三歌圩找到了中府大王庙遗址,从马山县周鹿镇爱吉歌圩找到了周鹿大墓遗址等,演绎了一个又一个壮族文化发现的传奇故事。

关于布洛陀文化遗址的发现经过全国各主流媒体都作过详尽的报道,笔者是从追寻敢壮歌圩祭祀的对象入手而破解布洛陀文化遗址这一千古之谜的。

大明山庙遗址的发现也是体现壮族歌圩与古骆越祭祀文化遗址对应关系的范例。武鸣县马头镇的小陆歌圩也叫廖江歌圩,它因古骆越水流经小明山旁的廖村而得名。对于廖江歌圩所祭祀的对象家住廖江边的清代著名壮族诗人韦丰华曾在他创作的《竹枝词》中有过细致的描写:“胙分真武喜分将,食罢青精糯米香;忽漫歌声风外起,家家儿女靓新装”。在这首《竹枝词》中韦丰华记述了歌圩与祭祀有关,但把廖江歌圩所祭祀的对象说是“真武”神,这是他的附会。“真武”神也叫“玄武”神或“北帝”神,是汉族道教中的一个重要的神灵,壮族人的歌圩绝对不会把汉族的神灵当作歌圩祭祀的主要对象。历史事实是宋朝的皇帝崇拜“真武”神,曾下令全国各地增祀“真武”神,“真武”神就是在这一背景下进入壮乡的。在此之前壮族歌圩祭祀的对象是古籍所记载的土主庙。小陆歌圩所祭祀的土主是“小陆”神,“小”在古骆越语中的意思为“召”,即“王”,“小陆”的骆越语义就是“骆越王”。几经周折,我们终于在小陆歌圩原址旁边找到了“骆越王”庙遗址。这一遗址虽然只剩下几块石盘和柱础,但却是大明山古代最大的骆越祖庙大明山庙。专家们再进一步开展田野调查,终于发现骆越祖庙祭祀的主神除骆越王外还有骆越的祖母王龙母,最后专家们发现了大明山地区是珠江流域龙母文化的发祥地,破解了珠江流域龙母文化的千古之谜。

隆安县乔建镇儒浩歌圩是一个留存在当地老人记忆中的一个大型的歌圩,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的专家根据这一线索肯定儒浩村附近一定有一个大型的古骆越文化遗址,后来进行了深入的文化考察,终于发现了稻神山和稻神古雕塑,找到了世界栽培稻的发祥地,确证了稻神山地区是壮族的“那”文化之都。

有没有歌圩活动也是判断文化遗存是否是古骆越文化遗存的一个重要证据。在大明山管理局组织专家开展西江龙母文化调查时,一些专家曾对广东德庆悦城龙母庙是否与大明山龙母文化有关联产生疑问,后经笔者深入调查,发现悦城龙母庙历史上曾有过歌圩和抢花炮活动,因此断定悦城龙母庙与古骆越文化有关联。并且笔者发现悦城龙母庙歌圩历史上曾有过“博泉庙”歌圩的名称,“博”也写作“波”或“浦”,是大明山骆越始祖王的名字代码,再根据悦城龙母庙周边地区曾出土过大石铲等古骆越的标志性文物,笔者作出了悦城龙母庙是骆越始祖王的祭祀庙,与大明山龙母文化有密切的传承关系的结论。

实践证明许多有固定地址的壮族歌圩其实都是古骆越时代的重要祭祀中心,探究壮族歌圩往往会发现古骆越时代的大遗址。

壮族歌圩是骆越古习俗的传承中心

许多壮族歌圩其实都是骆越古习俗的活化石,隐藏着深沉的历史奥秘,解读壮族歌圩往往能解开许多历史之谜。

壮族的三月三歌圩其真正的文化内涵实际上是骆越始祖王“罗波”的祭祀节,这是几乎是所有的骆越后裔民族都传承的远古民俗,而且一年之中几个最重要的节日歌圩都和纪念骆越始祖王相关。如端午龙舟歌圩传说是纪念始祖母王龙母的生日,虽然龙舟歌圩如今只在龙州县等流传,成为这一习俗的“活化石”,但在历史上龙舟歌圩却在珠江流域普遍盛行。值得研究的是盛行于马山永州等地的七月鬼节歌圩,传说是纪念骆越祖母王的逝世。这是一个国殇日似的祭祀节,从七月十三一直到七月二十祖母王死而复生,歌圩的时间整整延续八天。其他地方的鬼节歌圩虽然已经式微,但鬼节的习俗却传承至今。这一祭祀始祖王习俗的歌圩所传递的远古信息至少有三点:一是在骆越时代已经有了统一的国家和统一的王权;二是当时已有了统一的国家宗教即始祖王崇拜;三是骆越始祖王在珠江流域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威。如今珠江流域流传很广的龙母崇拜民俗就是远古骆越始祖王祭祀习俗的传承。

龙舟歌圩是远古端午习俗传承的主要形式,它隐藏着端午习俗的许多远古的信息。广西龙州、宁明两县的龙舟歌圩是在农历五月初五举行的,祭祀的主神是“白母娘”也即龙母。祭祀龙母是龙舟歌圩的主要目的和主要习俗,传说“端午”是龙母的生日,因此要在这一天赛龙舟办歌圩来祭祀龙母。在珠江流域的许多地方赛龙舟办歌圩这一习俗虽然已经消失了,但龙母生日祭祀的习俗却传承不衰。有意思的是传说龙母的生日各地实际上都不一样,如西江沿岸传说龙母的生日是农历的五月初八,而在贺江流域传说的龙母生日却是农历的五月十三,而在大明山地区,传说的龙母生日却是每年的夏至节。为什么龙母生日各地都不相同呢?原来古骆越人最早实行的是太阳历,始祖王龙母的生日祭祀最早是定在每年的夏至,并且是用狗肉来祭祀,骆越故地现在盛行的夏至吃狗肉就是这一习俗的遗存。后来实行干支纪年的历法,骆越人认为一年阳气最盛的日子是马月的第一个马日,“马”属“午”,“午”是正阳,因此把马月的第一个马日称为“端午”,并把这一天定为办歌圩赛龙舟祭祀始祖王龙母的节日。这就是端午节的来历和它的名字的真正内涵。后来实行阴阳合历,每年马月的第一个马日的日子都不固定,为了便于过节,于是便把每年农历的五月初五定为“端午”节,这才形成现在的“端午”习俗。但在骆越故地,许多地方仍然按马月的第一个马日来祭龙母,这就形成了许多地方龙母的生日各不相同的习俗。“端午”节的习俗实际上来自远古的骆越习俗,蕴藏着深刻的文化内涵。

壮族歌圩承载着古文字的丰富信息

壮族歌圩源于古骆越的祭祀活动,而古骆越的祭祀活动重要的一个程序就是占卜。记录占卜结果的符号就成了文字。原来许多学者都认为壮族历史上没有创制过文字。实际上壮族歌圩就有丰富的古骆越文字遗存。我们骆越文化研究会的专家曾在儒浩歌圩旁的稻神雕塑上发现了刻凿的文字符号,并在祭祀遗址周边地区发现了刻有占卜辞的石片、骨片等文物。在龙州县举办龙舟歌圩的河中捞沙的捞沙船也捞起过刻有占卜辞的石戈。事实说明壮族先民古骆越人曾在8000至4000年前率先创造了文字,骆越水流域是中华民族文明的重要源头。

通过壮族歌圩的研究还可以追溯古骆越时代音乐、舞蹈、古歌等艺术的遗存,可以说壮族歌圩是壮族文化的一部大书。

四、骆越祭祀文化对壮族歌圩的影响

骆越祭祀文化对壮族歌圩的影响是多方面的:

影响壮族歌圩的类型、地点和举办时间。按照祭祀对象的不同,壮族歌圩可分为祖宗神祭祀歌圩、农业神祭祀歌圩和自然神祭祀歌圩。祖宗神祭祀歌圩指的是三月三歌圩、龙舟歌圩、鬼节歌圩等以祭祀祖宗神为主要内容的歌圩。农业神祭祀歌圩是指祭祀稻神、雷神、牛王等与农业生产有关神祇的歌圩。自然神祭祀歌圩是指祭祀天公、地母、蛟龙三界神或社神、土地神、山神而形成的歌圩。由于祭祀对象所在的场所不同,歌圩的地点有山坡、庙宇、岩洞等。祖宗神祭祀歌圩多与祖宗神的生日、忌日等纪念时间相一致,如祭始祖王的三月三歌圩和纪念龙母生日的龙舟歌圩。而农业神祭祀则与农业生产的时序相一致,如四月八为求雨而举办的雷庙歌圩、六月六为招稻魂举办的祭稻神歌圩等。

决定歌圩的内容和形式。歌圩的内容和形式从表面上看是谈情与对歌,但这只是歌圩“分会场”的内容与形式。歌圩的“主会场”在祭祀,祭祀的对象和目的决定着“主会场”的内容和形式。如四月八歌圩祭祀的主要内容是求雨,那就要师公设坛摆牲求雨,念求雨的经文,唱求雨的祭祀歌,然后向观众拨水。这一整套的仪式使四月八歌圩与其他类型的歌圩大异其趣。又如传统的六月六歌圩,要到稻田里设坛祭稻神,插芦苇秆招稻魂,师公巡游田垌驱田鬼。而龙舟歌圩祭龙母赛龙舟就成了主要的内容和形式。

影响歌圩的音乐和曲调以及山歌的形式。歌圩的对歌曲调多起源于远古祭祀的唱腔和曲调,而歌圩上表演的喃嘟喝、波咧、独弦琴、无孔箫、天琴、岳鼓等乐器无不来自巫师祭祀的乐器。据一些专家考证,已经在壮族歌圩上失传的乌猿箫、里咧等乐器也是古骆越的祭祀乐器。壮族歌圩的山歌多为五言的短句,这是祭祀古歌的遗存,而特有的勒脚歌也是源于巫师的唱经。

图片 7

总之壮族歌圩蕴藏着丰富的古骆越文化遗珍,为了挖掘传承这一珍贵的遗产,更好地为我们的文化建设服务,壮族歌圩的研究应开拓视野,才能有新的发现,打开新的局面。
(作者为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会长)

《南宁壮族歌圩调查研究》立足于南宁歌圩点的调查,作品以田野为调查依据,论据充分,观点鲜明,许多第一手材料具有重要的文献价值,对于打造“南宁——天下民歌眷恋的地方”品牌很有意义。历史上,南宁市六县六城区曾遍布数百个歌圩点,但随着时代的发展,大多数的歌圩点已消失,现存的歌圩点因得不到及时有效的保护,也面临着灭绝的困境。因此,对南宁市各县区歌圩点进行一次全面、深入的调查研究,弄清南宁市各歌圩点的起源、历史、现状、节期特点、社会功能、文化内涵、兴衰变化、风俗差异以及传承保护等等,显得极为重要和紧迫。这本书内容翔实,是南宁市第一部研究壮族歌圩的著作。

五年前,当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接受隆安县领导的委托,开展打造隆安文化品牌的调查和研究时,我就隐隐地觉得这是冥冥中的一个安排,一种注定了的缘分。不然的话很难解释为什么我和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的专家团队第一天开展隆安县文化旅游资源调查时就发现了丁当镇的更也古贝丘遗址和大石铲文化的墓葬群,填补了广西历史的一个空白。此后传奇的故事几乎都在每一次的田野调查中演绎,我们先后发现了龙床贝丘遗址和古骆越祭祀潭,发现了直立不掉粒的普通野生稻群落,发现了一万多年前的打制大石铲,发现了稻神山古城和以稻神山为中心的大型稻作祭祀遗址群,发现了远古稻神祭的民俗文化遗存,发现了我国最早的文字,并最终发现了远古的稻神祭祀雕塑群,这一系列完整的证据链证明了这里是我国和全世界稻作起源的胜地。最后的调查结果终于使我们明白,我们之所以如此幸运,这是因为我们的骆越祖先曾在这里演绎了辉煌的历史传奇,我们是进入了祖先留下来的遗产宝库。

《区域文化呈现与思考》是一部综合性的研究著作,全面深入地对南宁市民族文化各方面进行多角度的研究,内容涉及历史文化、民俗文化、民族文化建设等诸多方面,特别是在民族传统文化挖掘整理方面见解颇多。作者视野开阔,以国内、国际文化背景为参照,对南宁市文化发展和文化软实力建设提出许多具有参考意义的意见和建议。作者从宏观的角度、高度的理论层面审视南宁文化、审视南宁的历史,思考得深入、全面,南宁目前这类著作还不多,很有价值。

2009年,我们完成了隆安县政府委托编制的《隆安县“那文化之都”文化品牌打造总体策划方案》,这一成果在学术界第一次提出了以隆安为中心的古骆越水流域是我国栽培稻的发源地,是壮族“那文化之都”的观点,并从稻作文化文物和遗址,普通野生稻基因、稻作文化民俗、稻作文化历史古籍记载等方面做了详细的论证。2009年5月23日,《隆安县“那文化之都”文化品牌打造总体策划方案》通过了广西壮族自治区文化厅组织的专家评审,这为隆安县稻作发源地的学术地位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根据总体策划方案的建议,隆安县于2012年4月28日举办了第一届“那”文化旅游节和“那”文化论坛,实现了古稻作文化与当代文化旅游产业的历史性对接,擦亮了隆安“那”文化的耀眼品牌。

《壮族稻神祭研究》是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名录“壮族稻神祭”的全面深入研究。稻神祭亦叫芒那节,该节庆至今在隆安县民间仍十分盛行,这是一个十分古老的民俗活动,它与六千多年前的大石铲祭祀习俗一脉相承。经专家考证,隆安县稻作文化遗存十分丰富,是稻作文化重要的发源地之一,稻神祭透露出的稻作文化信息十分明显,故可作为研究稻作文化的一个重要切入点。本书对稻神祭的起源、演变、发展和文化内涵等进行了全面的考察研究,以及对该节庆的开发利用、建设文化品牌进行了深入的论证。本书田野调查资料丰富,研究深入,观点新颖,论据充分,成一家之言。

2012年4月28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边疆史地研究中心和中央民族大学壮侗学研究所共同主办的“那”文化论坛对隆安稻作文明发源地的学术定位做了更高层次的研讨,来自全国各地的著名稻作文化研究专家一致认定隆安是我国稻作文明的重要发源地,这一次研讨论坛成果汇编成了一本论文集,隆安县稻作发源地的学术地位得到了全国性的认可。

民族文化权威专家,中央民族大学原副校长、博士生导师梁庭望教授赞誉该丛书为“南宁市区域文化研究的开拓之作”。

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的稻作文化研究之所以有这么一个突破性的成果,其中一个重要的切入点就是民间宗教信仰的文化遗存——壮族稻神祭文化遗存的田野调查。我们之所以选择这一切入点是因为民间宗教信仰的文化遗存这一载体所遗存的古代信息比文物、遗址、古籍等载体更丰富、更不易湮灭。正是稻神祭田野调查的切入,才揭开了隆安稻作文化厚重的内涵,使古骆越的稻作文化显示出它的独特魅力。

需要指出的是“稻神祭”这一名词是我国著名的考古专题片导演许蕾女士提出的壮语意译词,原来我们把民间壮族的稻作祭祀民俗按壮语音译为“芒那祭”,许蕾女士到隆安考察后深深地被隆安县独特的稻作文化遗存所震撼,她认为隆安的稻作祭祀文化是我国最有希望进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民俗,因为隆安的稻作祭祀文化具有世界意义,她建议不用“芒那祭”这个需要再解释才能知道的词语,直接将“芒那祭”翻译为“稻神祭”。她的这一意见得到了专家们的普遍赞成而沿用至今。

雷英章同志编著的《壮族稻神祭研究》是近年来隆安稻作文化成果的一个结集,其中既汇集整理了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专家们的研究成果,并融合了自己近年来开展田野调查所等得到的材料和研究的心得,使隆安稻作文化研究更加翔实、更加细致、更加系统。雷英章同志自小生活在隆安稻作文化的浓重氛围中,对隆安稻作文化有他独特的视野和体会,这也是《壮族稻神祭研究》的一个重要特色。

雷英章同志是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的会员,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组织的隆安稻作文化田野调查的许多活动他都参加了,这些亲力亲为的活动激发了雷英章同志对隆安稻作文化的理解和研究热情,他以令人敬佩的勤奋撰写了一篇又一篇的稻作文化研究论文在各个刊物发表,终于在稻作文化研究方面崭露头角,确实令人可赞可贺。

对于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专家们定位以隆安为中心的南宁周边地区为我国稻作文化的发源地并提出抢占这一文化产业制高点的建议,不少人很不以为然。但是富于戏剧性的是在雷英章同志编著的《壮族稻神祭研究》付梓时,世界权威的科学杂志《自然》于2012年10月3日发表了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副院长韩斌所带领的课题组与中国水稻研究所及日本国立遗传所等单位合作的《水稻全基因组遗传变异图谱的构建及驯化起源》论文,证明分布于中国广西的普通野生稻与栽培稻的亲缘关系最近,表明广西是最初的驯化地点。韩斌并明确宣布这一地点就在南宁的周边地区。这就等于世界学术界最终以基因检测结果认定了以隆安为中心的南宁周边地区为世界稻作发源地,世界学术界多年来关于稻作发源地的争论终于尘埃落定,以隆安为中心的南宁周边地区摘取了世界栽培稻发明权的桂冠,这真是骆越稻神有灵,南宁人民有幸。

然而这并不是学术问题的结束,而是学术问题的另一个开始。既然以隆安为中心的南宁周边地区是世界稻作发源地,那么药食同源,中国的医药文化是不是也在这里发源呢?与稻作为基础衍生的节令历法文化、祭祀占卜文化、文字文化等等文化也同样顺理成章地产生了这样的问题。可以推断,历史的新发现必将证明南宁是中华文化的一个重要源头,是一个令人神往的胜地。

是为序。

谢寿球

2012年11月3日于南宁

(作者为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会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