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族报报道关于《瓦氏夫人 》的诉讼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中国民族报国5月21日发表关于剧本《瓦氏夫人》诉讼的报道文章,全文如下:

2005年,《千里走单骑》热映,地戏这一独特古老的民俗文化也吸引了国内外观众的眼球。但在影片中,由于没有特别说明,许多人都认为影片中的地戏在丽江。今年1月底,安顺市文化局将导演张艺谋、制片人张伟平及出品人北京新画面影业有限公司推上被告席,讨要署名权。昨日,这起被称为“中国非遗保护第一案”的著作权侵权纠纷案在北京市西城区法院开庭。(相关新闻详见本报昨日A11版)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1

争夺民族文化,还是捍卫民族情感?

这是一起让人新奇的官司。当然,并不仅仅因为张艺谋成为被告。更令人关注的是,这是一起因在电影中使用非物质文化遗产而引发的官司。因被告的名人效应,因这是中国非遗保护第一案,此案的审理结果无疑备受关注。而这起案件所传递出来的一些信息,亦应当引发我们对于非遗保护的深层思考。

地戏脸谱。

□ 本报记者 王婧姝

其一,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文化自觉。非物质文化遗产显然不是仅作为一种“化石“来保护的,保护非遗的更重要意义,其实在于唤起社区成员对文化遗产的重视,催生他们的文化自觉意识。只有当这一社区的人们对于自己的文化拥有足够的自知之明,整个文化共享族群对于自身文化拥有足够的自信,了解它的来历、形成、特色,明白自身文化的趋向,才可能使非物质文化遗产得以有效传承。我们注意到,出庭作证的地戏艺人说他们感觉到特别委屈,因为他们在电影中的演出最后成了别的戏,他们被屯堡人骂为“卖祖宗”。从他们的委屈中,我们看得到,地戏是让屯堡人骄傲的,他们对地戏是有着充分的自知和自信的。这种自知自信是一种可贵的文化自觉,它将使传续了600多年历史的安顺地戏,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得以发扬和传承。

岁月如白驹过隙,一转眼2011年即将落下帷幕,回首这一年中五花八门的著作权纠纷,我们不难发现除了传统的著作权纠纷案外,还出现了许多新类型的著作权案件。权利人的多样性在这一年中尤为突出,不仅有前些年经常出现的作者、出版社为图书维权,还出现了一些传统艺术作品的权利人到法院讨说法的现象。而网络的迅猛发展,当然也吸引了更多权利人的关注,许多网站这一年中都在被各种网络著作权纠纷所困扰,著作权自然也成为网络经营者不得不面对的现实问题。现选登一些在这一年中曾引起社会关注或引发多方争议的案件,希望能给更多的侵权人敲响警钟,也能坚定更多权利人维护自身权利的决心。

最近,因文艺作品而打官司的新闻特别多,尤其是5月11日这天,受社会各界关注、涉及到文化界名人的两起官司同时如火如荼地审理着。
5月11日上午,舞台剧《瓦氏夫人》第一编剧张淳诉张声震、梁庭望、梁越、廖汉波、黄军侵犯名誉权纠纷案在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进行了最后一次公开庭审;无独有偶,贵州省安顺市文化局诉张艺谋、张伟平、北京新画面影业有限公司著作权纠纷案也同日同时在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进行了公开庭审。
巧合的是,两起官司的主角和焦点都是以民族文化为素材创作的文艺作品,当事人张淳不是第一次因为《瓦氏夫人》而起诉他人,张艺谋也不是头一回因为自己的作品而饱受争议,或许他们都已经深谙此道,越来越善于高举法律的大旗;又或许我们的文艺市场亦越来越离不开法律的保护。
文艺创作本身是件好事,难得文艺工作者们对民族文化有这样的积极性和热情,但面对创作中必然涉及到的利益、民族情感等诸多因素,民族文化也招来不少是非,甚至闹上法庭。是非背后我们不得不承认:作为文艺作品素材的民族文化现在是越来越热,越来越抢手。

其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权利主张。在庭审中,文化局是否可以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当然权利主张者,引发了激烈辩论。被告方认为属行政法规范畴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法律,不会自然生成民事权利,所以安顺文化局无权主张署名权。法院最后是否采信此说,判决后自会有分晓。公众更为关注的或许是——非特质文化遗产是作为一种公益需要而存在的,当非物质文化遗产受到威胁时,是否可以引入公益诉讼?就如同环保公益诉讼一样。不仅文化主管部门可以,就是公民个人,亦应当有权利作为原告,主张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在文化遗产保护的司法实践中倡导公益诉讼,对于促进全社会的文化遗产保护意识,极具现实意义。

民间文学艺术寻找法律保护

《瓦氏夫人》引发一场纠纷德高望重的学者走上被告席

安顺地戏参演《千里走单骑》,最终却被张冠李戴,屯堡人的愤然是理所当然的。不管《千里走单骑》剧组在署名权上当时是如何考虑的,出于非遗保护这样的公益倡导,亦不应当在公众中造成对非物质文化遗产认识上的混乱。我们期待这场非遗官司的宣判,能从公众认知层面和司法实践上,推动非遗的保护,同样,我们也期待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和他们所依存的文化社群的合理诉求,得到充分尊重和保护。

民间文学艺术作品是《著作权法》保护的重要客体,也是我国民族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对其进行立法保护是一种需要,也成为一种趋势。面对保护传统的民间文化这一世界性课题,我们要利用现行知识产权制度,在传统知识和知识产权相结合方面作出应有的努力。

梁庭望教授是广西壮族自治区马山人,曾任中央民族大学副校长,出版过《壮族风俗志》、《壮族文化概论》等著作40部,可说是一位毕生致力于保护壮族文化的知名学者。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壮族老人,5月11日上午,却坐在了北京东城区法院的被告席上。
当天上午9时,备受各界瞩目的张淳诉名誉权纠纷案在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进行了最后一场庭审。由于作为被告之一的梁庭望在学界以及在壮族同胞中有一定影响力,中央民族大学有许多师生都来到法院要求旁听,希望能现场对案件一探究竟。
原告张淳系广西壮族自治区壮剧团离休导演,曾在1988年创作舞台剧《瓦氏夫人》,并且于1990年、2001年作为第一作者创作《瓦氏夫人》的第二、三个版本。20多年来,张淳的《瓦氏夫人》斩获过不少奖项,然而这次使他与梁庭望牵扯进同一场官司的也是《瓦氏夫人》。
事情的起因是:2007年9月,梁庭望与张声震在给当时的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书记刘奇葆、自治区主席陆兵、副主席郭声琨的信中指出:“舞台剧《瓦氏夫人》违反历史事实,胡编瓦氏夫人老年情爱和壮族的所谓‘性风俗’,把一个严肃的题材游戏化,严重伤害了壮族人民的感情”。梁庭望认为,历史上的瓦氏夫人是壮族古代一面光辉的爱国主义旗帜,为了保卫祖国的领土完整,她屡立战功,曾在58岁高龄时请缨抗倭,是一位民族英雄。然而,张淳等人3个版本的舞台剧《瓦氏夫人》中却有肆意丑化壮族,侮辱民族英雄的成分。随后,信的内容被张淳得知,便引发了这场官司。

案例 安顺地戏状告张艺谋侵犯署名权案

张淳:不仅仅是不忍名誉受辱

案件回顾:2010年1月21日,贵州省安顺市文体局以侵犯著作权为由将导演张艺谋、制片人张伟平及出品人北京新画面影业有限公司诉至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安顺文体局诉称,《千里走单骑》在拍摄时,安顺市8位地戏演员应邀表演了“安顺地戏”,后被剪辑到影片中,但影片却称此为“云南面具戏”。安顺文体局认为,张艺谋等人将特殊地域性、表现唯一性的安顺地戏误导成云南面具戏,这一做法,歪曲了安顺地戏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和民间文学艺术,侵犯了其署名权。

本报2006年9月曾报道,在北京举办的第三届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的舞台上,由广西壮剧团根据张淳1988年所著的《瓦氏夫人》改编的壮剧《瓦氏夫人》曾为首都的观众展开一幅波澜壮阔的壮民族抗击倭寇的历史画卷,并在该届会演上获奖。如此优秀的剧目竟然遭到梁庭望等人的非议,张淳自然不能忍受,遂以侵犯名誉权为由将其告上法庭。
张淳不是第一次打官司了——2002年,张淳曾起诉中国戏剧家协会、广西壮族自治区壮剧团以及宋安群、谢国权、常剑钧侵犯其著作权并胜诉。所以今次,在他认为张声震、梁庭望等人将他人作品混同为张淳作品,进行负面和否定性评价,使自己名誉受损的时候,他选择了诉诸法律。只是因为有人对自己的作品提出一些不同意见,就上法庭吗?不完全是,张淳还认为,梁庭望等人写信的目的是为了争夺《瓦氏夫人》电视剧的拍摄权而对张淳进行恶意诽谤和污蔑。说到这里,则引出了名誉权以外的另一件事——本在意向中的根据张淳《瓦氏夫人》改编的电视剧《瓦氏夫人》因为上述的那封信产生的影响,投资方目前已经动摇。

法院判决:2011年5月,西城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法院认为影片虽将“安顺地戏”改称为“云南面具戏”,但这种演绎拍摄手法符合电影创作的规律,区别于不得虚构的新闻纪录片,而且张艺谋等人主观上并无侵害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故意和过失,故法院驳回了安顺文体局的起诉。一审宣判后,安顺市文体局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2011年9月,一中院作出终审判决,法院认为安顺地戏属于民间地戏作品,但至今为止对于民间地戏作品国务院没有相应的规定出台,因此只能适用《著作权法》。由于安顺地戏不是一个作者,也不构成作品,所以不享有署名权,最终驳回了安顺文体局的起诉。

梁庭望:不堪民族情感被伤害

点评:该案被称为“中国非遗保护第一案”,曾一度引起社会和业内专家的广泛关注,为了审理此案,一审法院专门邀请多位著名法学专家、学者对该案进行分析,该案的发生也给法律界提出了新的课题。尽管2006年,文化部出台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管理暂行办法》,该暂行办法基本上是从行政管理的角度对非遗保护工作进行了明确,但对于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民间文学艺术的权利主体、权利的内涵和外延以及保护的具体方式等,都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

对于争夺电视拍摄权的说法,梁庭望在法庭上给予了否认。他称自己不认识张淳,写信是对事不对人,是为了捍卫壮族的爱国主义光荣传统,捍卫瓦氏夫人这面爱国主义的旗帜,捍卫壮汉民族团结。
梁庭望一再强调,张淳创作的《瓦氏夫人》的确有伤害壮族情感的成分。他举例:原文出现的“古老的铜鼓和壮家抒情的婚礼情歌起,这是出征前的‘群婚’之夜”这样的说法肆意污蔑壮族“群婚”淫乱,损害了壮民族的声誉;原文中瓦氏夫人有一段唱词是这样的:“岑忠,我的好兄弟!多少情,多少义,历刀枪,经风雨。我怎不知茶叶泡久才出味,我怎不愿青藤缠树永不离!”——“青藤缠树”是壮族民歌中常用的传统名句,是专门用来形容情人或夫妻的缠绵关系的,用在出征时已58岁的瓦氏夫人身上,未免有些无中生有,污蔑民族英雄……
总之,在梁庭望看来,张淳等人1988年、1990年、2001年的《瓦氏夫人》本子,都存在严重问题,使其不堪忍受民族感情被伤害。

案例 《皆大欢喜系列》雕塑被仿制案

愿看到电视剧《瓦氏夫人》不是奢望

案件回顾:福建雕塑艺术家黄先生潜心创作了弥勒佛《皆大欢喜系列》等雕塑作品,并进行了版权保护登记。2009年起,黄先生发现福建某公司擅自大量仿制并销售其上述雕塑美术作品。黄先生认为,该公司的行为侵犯了其著作权,遂于2010年10月12日向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要求该公司停止侵权,赔偿经济损失49万余元。后泉州中院判决被告公司应立即停止侵犯原告黄先生《皆大欢喜系列》美术作品著作权行为,销毁侵权产品,并赔偿原告黄先生经济损失10万元。一审判决后,黄先生不服,于2011年9月向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明朝嘉靖后期,瓦氏夫人因主动请缨赴东南沿海参加抗倭而载于史籍文献,其事迹记载简略,直到新中国成立前都未得到史学家的重视。可喜的是,新中国成立后,其抗倭事迹开始见于一些专题著述中。再后来,随着“瓦氏夫人”专题研究的深入展开,?“瓦氏夫人”由学术研究进入文学创作领域。
如今,听说《瓦氏夫人》要拍成电视剧,许多观众尤其是壮族观众甚是期待。记者在网上见到有网友在博客上撰文说:“一直在企盼电视剧《瓦氏夫人》早日面市,近日盼来的却是《瓦氏夫人》引发的诉讼风波。当时我确实颇感诧异,在查看过相关博文后虽不再诧异,但心情颇为惆怅——案件还没有最后宣判,无论谁胜谁负,惟祈能看到电视剧《瓦氏夫人》之愿不是奢望。”

法院调解:2011年11月,福建高院经过多次调解,最终被告公司自愿多补偿黄先生1万元,黄先生也谅解了被告公司,双方握手言和。

安顺地戏向张艺谋讨说法

点评:此案是一起典型的民间艺术家为艺术作品维权案件,由于作者著作权意识强,在其创作完成雕塑作品后,就为其作品进行了著作权登记,为其后来维权提供了强有力的证据。此案不仅让更多民间艺术家明白了要用法律维护自己的权利,同时也让更多民间艺术家理解了为作品进行著作权登记的重要性。

为了给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贵州“安顺地戏”争署名权,贵州省安顺市文化局将电影《千里走单骑》导演张艺谋、制片人以及出品人告上了法庭,5月11日,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
安顺文化局认为,张艺谋2005年执导的影片《千里走单骑》,作为故事主线贯穿始终的“云南面具戏”实际上是安顺独有的“安顺地戏”,2006年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但是,张艺谋在各种公开场合都未说明“云南面具戏”的真实身份,误导了观众,错误诠释了地方民俗,严重侵犯了“安顺地戏”的署名权。
据了解,在《千里走单骑》的拍摄期间,安顺市詹家屯的8位地戏演员应邀前往丽江,表演了“安顺地戏”传统剧目中的《战潼关》和《千里走单骑》,他们的表演也被剪辑到影片中。三被告没有在任何场合为影片中“面具戏”的真实身份正名,以致观众以为面具戏起源地、传承地就在云南。这种行为侵犯了“安顺地戏”的署名权,伤害了安顺人民的情感。
法庭上,被告的共同代理人表示,《千里走单骑》本身是一个故事片,而不是纪实片。电影当中的人物、故事情节都是虚构的,不能对号入座。影片中也没有“安顺地戏是云南面具戏”这样的直接表述。作品不是宣传“面具戏”的片子,而且面具戏在云贵川一带都有传承表演,并非安顺才有。
目前,案件虽然没有宣判,却在学界引发了一些争议。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南京大学教授徐艺乙认为,现代艺术家在使用任何“非遗”资源时,都应该在“尊重”的前提下进行合理利用。就这部电影对一般观众造成的影响来说,的确有“张冠李戴”之嫌。由于历史的原因,传统民俗作品的著作权一直没有得到特别重视,大家并没有意识到这些作品也是劳动人民的创造。其实,它们并不是无主之物,应该得到尊重。民俗民间文艺作品是中华民族文化之根,现代艺术家在面对这些资源时,应该怀有敬仰之心,充分尊重作品内涵。
而深圳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办公室主任王程太则认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全人类、全世界共有的财富,每个人都有享受并使用的权利。艺术作品中使用民族民间文艺作品,既能使自己的作品更具中国味道,也能推动传统文化的广泛传播,引发人们对中国文化的兴趣,这是好事。在张艺谋的电影中,众多被遗忘的传统文化题材再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他对发扬传统文化还是有一定贡献的。
另外,此案还让我们看到:民间文学艺术作品以及非物质文化遗产还存在法律保护盲区。《著作权法》第六条规定,民间文学艺术作品的著作权保护办法由国务院另行规定。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著作权则根本没有提及。虽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法》中涉及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署名权问题,但目前也只是向国务院报送,并未颁布实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