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金古城:左江流域的骆越中心城市

图片 1

图片 2

2011年4月3日,南宁市和武鸣县各界民众将在骆越祖山大明山下的骆越罗波祖庙举行隆重的祭祀仪式,纪念骆越祖神祖母王。

广西骆越文化高端论坛学者论点选登

2016年10月28日,广西骆越文化高端论坛在崇左市举办。中国边疆历史地理研究中心原主任、博士生导师、中国历史文化著名专家厉声,中央民族大学原副校长、博士生导师、中国骆越文化研究著名专家梁庭望,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会长、广西骆越文化研究和旅游策划专家谢寿球等29位专家就自己的研究成果进行发言。

本站选取专家中有代表性的论点予以登载,以飨网友。

万辅彬:花山岩画地属骆越地,岩画中所绘铜鼓应为骆越铜鼓的俯视图。骆越铜鼓均有骆越人铸造,且就地取材,经铅同位素考证,“冷水冲型”“灵山型”和“北流型”铜矿料来自北流铜石岭,越南不少铜鼓是从桂粤地区传播过去的。

罗世敏:大明山一带是龙母文化的原生态发源地,龙母文化是珠江流域的主要文化,珠江龙母文化成为骆越祖神崇拜,在全国、东南亚乃至其他国家的海外华侨华人中都有广泛的影响。

图片 3

广西保健养生协会会长罗世敏发言

刘亚虎:岩画画面的意蕴清晰:岩画每一组人像正中或上方位置的巨人,当为组织活动的部族酋长兼巫师;众人像辅以铜鼓、钟等图形,当为部落成员击鼓弄乐、纵舞狂欢。其中,多通过模拟与雷王积极通融、互动。

谭先进:左江是崇左市地表河系最主要的河流,是沿江两岸人民的母亲河。骆越人开辟了左江骆越古代水上交通要道,古水道蕴育了左江骆越历史文化带,在历史上发挥过重要作用。继续发挥其作用,对于崇左市经济和社会发展,巩固和加强国家文化安全,推动建设文化强国,实施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具有重大意义。

图片 4

崇左政协原副主席谭先进发言

罗宾:崇左市环西大明山有一个长寿文化圈,得天独厚的自然地理环境和深厚的长寿人文传统是形成这一长寿带的主要原因。崇左应利用这珍贵资源,因地制宜,大力开发休闲养生类旅游度假项目开发绿色生态作物产品。

李富强:左江流域岩画的主题其实就是一种稻作文明的宗教信仰表达,其内容是骆越人围绕两种基本生产——稻作生产和人的生产而举行的宗教祭祀仪式场面的图画。骆越是最早驯化和栽培水稻即最早发明稻作农业的族群之一。为了稻作丰收和种族的繁衍,骆越人通过举行各种祭祀仪式,左江花山岩画即是这些祭祀仪式场面的图像。

图片 5

广西民族大学教授李富强发言

韦英才:针灸技术起源于南方的骆越故地,是古骆越人对中华医学和世界医学的重要贡献。右江谷曾发现大量的3万多年前的砭石,是我国目前发现的最早砭石。医针灸的许多重要名词都起源于古壮语,只有古壮语才能解释它的意义,名随主人,说明针灸技术是古骆越人的发明。

梁肇佐:崇左市申请设立国家级左江流域民族文化生态保护实验区,保护以花山岩画为核心的的民族文化遗产,不但具有可能性,也具有必要性和可行性。设立文化生态保护区,对于花山岩画将起到系统性、整体性、可持续性保护的作用。设立左江流域民族文化生态保护区,对于花山岩画及其左江流域丰富的文化遗产的保护将产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蓝日春:骆越古药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是中华多民族用药的重要源头。骆越最早发现和使用的主要药材有:肉桂、薏苡仁、珍珠、玳瑁、象牙、犀角、青蒿、铁冬青、金银花等。

图片 6

广西国际壮医院高级药师蓝日春发言

滕红丽:骆越故地是我国百岁老人密度最大的地区,长寿与骆越壮族的稻作文化、干栏文化、龙母文化、青铜文化、崖画文化、药市文化等相对应而形成的“食养、居养、心养、气养、筋养、足养、医养、药养”是壮族人民在长期的生活实践和医疗活动中形成的独特的养生方式。

图片 7

广西民族医药协会研究员、医学博士滕红丽发言

上金古城:左江流域的骆越中心城市

谢寿球

关键词:骆越古水道 临尘 上金古城、左江岩画 婆王
丝绸之路骆越区域性中心城市

内容简介:左江流域是骆越岩画的主要分布区也是骆越人活动的重要区域,它必定有一个骆越中心城市,这一中心城市就在明江与左江的交汇处的上金古城,它是一个军事要寨也是一个重要的交通中心,遗存着丰富的骆越文化遗产,是古丝绸之路上的一个重要节点城市。

左江流域在骆越故地中是一个位置独特的地理单元,它扼中国珠江流域和东南亚红河流域两大流域水上交通走廊的咽喉。历史上就是骆越人活动的重要区域,沿着古水道广泛分布的骆越岩画就是明证。这一区域必定有一个骆越人的中心城市。由于珠江流域和红河流域是骆越人最重要的稻作农业区,连接这两个稻作区的中心城市其崛起的经济动力不会是稻作生产而是交通贸易。这个中心城市应该是两河交汇的交通中心,而不是稻作生产的中心。龙州县的上金古城位于左江最大支流明江和左江的交汇处,是左江流域最大的水上交通中心,它应该是左江流域最大的骆越中心城市。本文试从骆越人选址建城的规律、古籍记载、文物遗存、民俗传承四方面对上金古城的左江流域骆越中心城市的地位作一个初步的探析,以就教于方家。

一、“娅浦巡兵地”理念:骆越人城市建设的风水宝地理念

2013年6月,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央民族大学和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的一批学者在中央民族大学原副校长、博士生导师梁庭望先生和中国社会科学院边疆历史地理研究中心原主任厉声先生的主持下开展了国家社会科学重点项目《骆越方国考》的研究,2015年9月25日这一国家重点项目通过了国家审核。《骆越方国考》首次对古骆越城市建设的遗产做了较全方位的扫描,发现古骆越人城市建设特有的“娅浦巡兵地”风水宝地理念。这一理念的主要特点是:一、城市建在两河交汇处。二、城市位于山河阳面。三、城市山河护卫,藏风聚气。四、城市以骆越祖神庙大王庙或龙母庙为文化标志。五、城市名称有骆越名称遗存。

壮族古籍布洛陀经诗记载:“在三条河水汇合的地方,一定有神社;在三条路汇合的地方,一定有神社”。1

壮族先人骆越人认为两河的交汇处一定有神灵,水陆交通方便而且阳气充足的地方,是天、地、水三气同步的风水宝地,壮语叫做“地娅浦巡兵”,简称“浦地”,汉译为“龙母点兵地”。这是岭南风水学派“龙母点兵地”风水宝地概念的来源。大明山的骆越古都就是严格按照这个风水格局来建造的。骆越古都的中心城罗波古城就建在罗波潭河与大明山流下来的达娅河,与马头镇流下来的可滤江这三河交汇的地方,其文化标志就是骆越祖庙罗波庙。岭南的大部分城市也是位于两河或三河交汇处。如古南宁城石埠在可利江和邕江的交汇处,其文化标志是大王庙、古邕宁城在八尺江和邕江的交汇处,其文化标志是蒲庙。贵港城建在小江与大江交汇处,其文化标志是大王庙。古桂平县城建在黔江和郁江交汇处,其文化标志是龙母庙。梧州城建在桂江与西江交汇处,其文化标志也是龙母庙。广东德庆悦城建在悦城河与西江的交汇处,其文化标志也是龙母庙。广州城建在东江和珠江两江交汇处,其文化标志是南海神庙波罗庙。合浦城建在南流江与北部湾交汇处,其文化标志是妈祖庙。如此等等。这个古骆越建城选址的风水文化理念深刻影响了整个岭南城市的选址和建造。

左江能够通航的主要支流是明江、平而河、水口河和黑水河,在这四大支流中,明江是最大的支流,明江与左江的交汇处龙州县上金乡驻地连接左江流域两个最大的稻作农业区明江盆地和龙州盆地,交通地位十分重要。按照骆越人建城的理念探析左江流域骆越中心城市的位置,最符合其要求的地点就是明江与左江交汇处的龙州县上金乡驻地。

二、骆越祖神庙:骆越城市的文化标志

骆越人每迁到一个新的城市,都要修建骆越文化的重要标志:骆越祖神庙。在左江流域的四大支流交汇处只有上金有骆越祖神庙:紫霞洞庙,其余的支流交汇处都没有骆越祖神庙的文化标志。

左江流域有一种古老的祭祀水神白母娘的习俗,据著名学者游修龄在《龙舟、端午节和屈原》一文中考证,“靠近河边的壮族,举行龙舟活动,龙舟用长竹扎缚而成,约七八个人一组,竞赛的情况和汉族地区一样。值得注意的是,广西宁明县当地传说,古时候的蛟龙叫“图额”,是壮族的雌性水神,宁明县五月五纪念的不是屈原,而是白母娘。当天先在室内祭祀祖先,然后换衣,化妆,打扮一番,去看龙舟赛。在竞赛时,还要放鞭炮和地炮,炮声和呐喊声此起彼应,十分热闹。与他们祖传的《端阳节歌》所唱的一致:‘划船恭敬白母娘,鞭炮地炮响连天。’壮族地区龙舟的演变,更为明显地说明端午纪念屈原是后来受到汉族的影响,他们最初祭祀的白母娘才是与古百越族同源。”2

这里所指的水神“白母娘”壮语叫“妑蒲”,意即祖母。壮族的祖母神源于骆越的始祖女王,也是能驯服水中蛟龙的女神。在骆越后裔的两广汉族、壮族、侗族、水族、仫佬族、黎族等民族中,她都是至高无上的祖先神,两广珠江流域骆越后裔的汉族称她做“阿嬷”或“龙母”,壮族叫她做“娅蒲”、“妑蒲”或“娅王”,侗族称“萨玛”或“萨岁”,仫佬族叫“蒲王”或“婆王”,黎族叫“黎母”。显然,在骆越故地的“祖母神”具有崇高的地位。龙州紫霞洞自古以来就是古骆越祖母神“妑蒲”的祭祀圣地,是骆越祖母神“妑蒲”的祭祀中心。每年的二月十九,红河流域、左江流域的数万群众都汇集紫霞洞祭祀骆越祖母神“妑蒲”,并举行隆重的抢花炮和歌圩活动。

既然上金有骆越祖母神庙的文化标志,那它附近肯定有一个骆越人的古城。

三、汉临尘县驻地考

临尘县和雍鸡县是汉武帝征服南越和骆越后在左江流域设置的两个县,学者多认为临尘县是象郡的驻地,在现在的江州区。这一观点有许多可商榷之处。

我国最早的地理古籍《禹贡》把古华夏地分为九州,崇左市的地域在九州之外、荆州之南即徼外,尚未归属中原直接管辖。自从秦始皇派五十万大兵征服岭南后,左江流域才纳入中央版图,属当时的三十六郡之一的象郡管辖。这时左江流域出现了一个县级地名叫做“临尘”,《汉书·地理志》对“临尘”有这么一段记载:“临尘,硃涯水入领方。又有斤南水,又有侵离水,行七百里。莽曰监尘”,3这段话的意思是说:“临尘县内有一条河流叫硃涯河,流入领方县,又有两条分别叫斤南江和侵离江的河流,流程七百里。临尘县王莽主政时改叫监尘县。”

汉朝经略岭南时所设的行政区名,多以当时的山川名命名。如现在的贺州市古叫“临贺县”,也叫“大贺县”,就是以贺江命名的。“临”在壮语是水的意思,“大”是江河的意思,“临”就是“大”,也即是江河。《汉书·地理志》记载的这些汉代的行政区名,保留了许多骆越古地名的信息。汉代所建立的临尘县是当时骆越人居住的中心区,也是当时左江流域最重要的交通中心。

《汉书·地理志》所记载的“斤南水”是指那条河呢?“斤南水”在一些不同版本的古籍中也写成“斤湳水”,“湳”和“临”在壮语里都是水或江的意思,在古汉语中“尘”与“斤”音近。“临尘”就是“尘江”或“斤江”、“勤江”,也就是左江。有意思的是在龙州县上金乡的左江边也有一个名字叫“勤江”。

“尘”、“斤”、“勤”都是壮语的音译,意思是“上面”或“天上”。壮语“天”字的音译也写作“乾”,这就是八卦中的“乾”卦,八卦的“乾”就是天。至此我们已经清楚地知道,左江在壮语中有一个名字叫“临尘”或“斤南”,也就是上面河流的意思。

骆越时代左江流域的政治经济中心“临尘”在哪里呢?作为左江流域古骆越地的中心“临尘”必须符合以下几个条件:

滨临左江并且位于左江与其重要支流的交汇处,水上交通便利。

有丰富的汉代以前的文化遗存,特别是青铜文物遗存。

有丰富的壮族民间传说的古记忆遗存。

有壮族古地名的证据支撑。

有古骆越宗教民俗的遗存。

按照上述的条件,左江流域只有龙州县的上金乡政府所在地符合上述条件:

上金乡政府所在地位于左江与其最大的支流明江的汇合处,自古以来就是左江流域最重要的交通中心。

上金乡及其附近的宁明花山和棉江花山一带是左江流域崖壁画的中心区,这里古骆越的崖壁画最多最密集;上金附近有铜矿分布,可供炼铜。

上金乡民间有骆越古城的传说记忆。记者在上金乡河抱村采访时,乡村父老们都说上金的中山村和河抱村一带是“贼军”驻守的古城寨,后来“贼军”与官兵在这里发生大战,死了很多人。这些战死的“贼军”都安葬在紫霞洞山附近,因此紫霞洞山壮语叫“岜伤”,即战死者山。“贼”在古壮语中是军队或士兵的意思,青铜时代的壮族军队显然是骆越军队,骆越军队驻守的城寨当然也是骆越城寨。

古临尘县在汉代王莽主政时改为监尘县,“监”在壮语中是山洞的意思,“监尘”就是“岩洞上面”的意思,上金滨临左江而附近又有重要的紫霞洞文化遗址,在左江流域只有上金称得上是岩洞上的县。

上金乡的紫霞洞是左江流域最大的古宗教民俗文化遗址。古代这里是骆越祖母神的重要祭祀地,远在越南北部的岱侬族和南宁市的壮族群众都到这来烧香求雨求子祈福。紫霞洞歌圩也是左江流域最大的壮族歌圩,历史上每年的农历二月十九都举行隆重的歌圩活动。这些民俗活动都说明上金是古代壮族先民的重要圣地和纪念地。

四、上金古城遗址:骆越中心城市的铁证

2009年12月,龙州县文物部门开展文物普查,在明江和左江的交汇处的上金乡联江村舍巴屯发现了一个古城遗址。笔者曾和广西博物馆原馆长蒋廷瑜先生、崇左市政协副主席谭先进先生对遗址进行了深入的考察,最后断定这是一个骆越古城遗址。遗址有土夯城墙,城为四方形,每边长约为60米。城墙内到处可看到印纹陶板瓦的残片。印纹陶板瓦是汉代前的官衙用瓦,一些考古专家据此认为这是一个汉代官府修筑的古城。但从当地的壮语名称“舍巴”分析,这个城在汉代以前的骆越时代就已形成。“舍”在古壮语中意为寨城,“巴”是河口的意思。“舍巴”就是河口寨城。如果这是一个汉族官府筑的城,是不会有古壮语即骆越语名称的。在“舍巴”古城的明江对岸,还有一个地名叫“思达”,“思”在古壮语中的意思是“城”,“达”的意思是“河”。 “思达”的意思就是“河城”。显然在明江河口处除了“舍巴”寨城外还有另一个骆越古城。这两个城分扼明江河口,可能是护卫性质的军事寨城。

明江和左江汇合口的古城遗址远眺

舍巴古城墙

舍巴城发现的古印纹陶板瓦残片

“舍巴”和“思达”两城所护卫的地区叫中山村和河抱村。河抱村东面就是著名的名胜景区紫霞洞,是扼守河抱村的东面屏障。从“紫霞”的壮语语音和洞中所供的骆越祖母神分析,“紫霞”的“紫”字很可能是古壮语“思”即“城”的另一音译,“霞”很可能是“娅”即“祖母”的另一音译,“紫霞”的意思可能是“祖母城”。

中山村和河抱村扼山河城寨之险,显然是一个大型的聚落中心。随后的田野调查也验证了笔者的推测。村民们向笔者反映,他们的祖先世代口传,中山村和河抱村隔明江相望,但是古代却建有一条铜链桥相通,河抱村的村名就叫做“等荡”,意为铜柱竖立的村子。中山村是古圩场所在地,整个圩场的建筑格局就像一艘两头尖的大船,保留着骆越人的水事文化元素。河抱村中还发现过古老的石棺墓,周边的山洞中还出土过众多的岩洞葬青铜文物。这些文化遗存都表明这是一个大型的骆越古城。

五、丰富的文化遗存展现上金古城的繁华

上金古城位于左江流域最大的花山岩画和第二大的棉江岩画之间,这两处岩画正当上金古城的门户,而且是处于江流湍急的拐弯险要处。这也表明在这两处大型岩画的中心地带的上金古城是左江流域重要的骆越文化中心。

近年来,明江与左江交汇处的民间捞沙船曾在江中打捞出一批高等级的青铜器。如鎏金青铜戈、鸟喙形青铜大戈、鸟头船纹青铜桶等。

这些高等级的青铜器不但在广西就是在全国也是绝无仅有。高等级的青铜器集中于上金古城附近江中出水,说明上金古城的骆越居民中有一批地位显要的贵族,并且有一批制作高级工艺品的工匠,这都表明上金古城文明的发达和繁华。

图片 8

鸟喙形青铜大戈

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的专家曾发现在上金古城的江中出水的文物中有一批刻有古骆越文字的文物,如文字纹青铜戈、文字石圭等。我国著名民族文化专家梁庭望称赞这是“石破天惊”的发现,改写了中国文字的历史。

一代繁华的上金古城虽然已沉埋在荒草之中,但是仍有不少的非物质遗产流传于世,如紫霞洞庙会、上金龙舟歌圩、骆越古乐器波咧、造船技艺、陶器制作技艺等。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已进入了各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得到了传承和发展。

上金古城地区丰富的历史文化遗存也从另一个角度传递了上金古城历史上是左江流域骆越中心城市的信息。

图片 9

骆越古乐器波咧

六、结论

上金古城是南方丝绸之路上的重要区域性中心城市,也是创造了左江岩画的骆越文化艺术中心,它是古临尘县驻地,在历史上曾繁华一时,在左江流域中是目前惟一有遗址发现的骆越古城。上金古城扼两江汇流之险,格局宏大,文化遗存丰富,发展旅游的潜力较大。挖掘和开发上金古城的文化对于正确认识骆越文化的历史地位和推动崇左市的文化旅游都具有重要意义。

2016年4月12日于南宁

(作者单位: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


1张声震,布洛陀经书译注,广西人民出版社,1991年9月,第一版,243页

2《寻根》杂志,2001年,第3期

3班固撰,汉书,中华书局,2007年08月第1版

“骆越”古壮语读做“rokwet”,最早的骆越故地是大明山下的以武鸣陆斡为中心的地域。骆越因“rokwe”而得名,骆越人是最早居住在骆越地以鸟为图腾种植水稻的族群。

骆越族群最早在“骆越”地兴起后,沿着“古骆越水”(今武鸣河、右江和郁江)向南、向东和向北扩展,形成了百越族群,后来大部分北上和东进的百越族群又融合氐羌族群形成华夏族群。骆越民族是百越民族的核心,也是中华民族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的分子人类学的研究成果证明,岭南的大部分族群包括汉族、壮族、侗族、布依族、黎族、傣族、仫佬族、水族、毛南族都有古骆越人的血脉,都是骆越民族的后裔。

夏商时代骆越人在大明山下建立了骆越王国,古骆越人在中国岭南创造了灿烂的文化,其中稻作文化、棉纺织文化、航运文化、花山文化、铜鼓文化、针灸文化、龙母文化对中华文明及至世界文明都影响深远,成为我们中华民族和世界的重要文化遗产。

因为骆越人最早的祖居地在大明山下,所以骆越后裔民族把大明山叫做“岜虽”,意为祖山。罗波潭旁的罗波庙古壮语叫“miaolaubu”,意为祖母王庙,是骆越祖母王的纪念庙。所以大明山是骆越后裔民族的根,武鸣罗波庙是骆越文化之源。

在南汉朝前,珠江上游的西江流域的每一条支流的河口处几乎都建有骆越祖母王庙,而且都按照武鸣祖庙的名称叫做“罗波庙”或“蒲庙”。后来兴业县的罗波神被南汉皇帝封为“龙母夫人”,因此西江流域的罗波神庙多改称龙母庙。武鸣县罗波镇的罗波庙是是天下龙母第一庙。

作为一代文明的开创者和代表人物,骆越祖母王所创立的伟大功绩受到古骆越人及其后裔民族的世代追思和纪念,形成了岭南特有的稻祖崇拜文化、龙母崇拜文化和大王崇拜文化。历史上遍布珠江流域的大王岭、大王滩、大王岩等地名和大王庙、龙母庙、蒲庙、罗波庙等祭祀遗址以及广西各地民间至今还保留着的稻神祭、龙母祭、大王祭等民俗就是骆越祖母王崇拜文化的遗存。骆越祖母王是中华民族重要的人文始祖,是我们中华民族后人不应遗忘的伟大先辈。

一个民族不重视自己的历史,就难于建设她的现在,更难于把握她的将来。我们紀念骆越祖母王是表明骆越后裔永远不忘骆越先人所创造的辉煌历史,永远继承人文始祖的伟大创造精神,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创造新的辉煌,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振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