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蒲京欢迎您官网“非遗进校园”拓宽普及面 上海多数中小学有了“非遗”传习项目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1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2

6月13日是第十个中国文化遗产日。最近,媒体对保护历史建筑的报道不绝于耳,也引起了社会上的一番热议。然而,一些展现中国传统文化和民间艺术魅力的非遗项目,同样需要得到社会的关注。这几天,北郊学校的师生们得知了一个好消息,学校凭借海派面塑拓展课程入选了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传习基地。这项申报工作从今年3月份开始,目前传习基地的活动方案也已经入选2015年上海市未成年人暑期活动项目推荐表。

赵艳林与陈凯峰蒋迪雯 摄

上海多数中小学有了非遗传习项目

传承从家族传承走向校园传承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3

在上海,几乎每所中小学都形成了各自的特色非遗传习项目。作为非遗传承保护的实践之一,通过文教结合方式开展的非遗进校园活动如火如荼,海派面塑、灯彩、上海剪纸等非遗项目纷纷进入课堂,以期培养非遗小传承人。经过数年推行,不少区已实现非遗进校园全覆盖。比如杨氏太极、形意拳等十余个项目进入华理学区各个学校长期传承;嘉定外冈小学、浦东联营小学、清华中学每周有一堂由何氏灯彩第三代传人何伟福开设的灯彩制作课程在课堂上遇见古老而又传统的文化遗产,似乎变得轻而易举。

虽然在北郊学校已经任职多年,但刚听闻这个好消息时,美术老师陈凯峰还是十分激动。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上海面人赵第三代传承人,陈凯峰从小就跟着海派面塑开山祖师面人赵,也就是外祖父赵阔明和面人赵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母亲赵艳林一起学做面塑。自幼对民俗技艺耳濡目染的他,顺理成章地成为面人赵的第三代传人。然而,令陈凯峰担忧的是,民俗技艺若一直沿着传内不传外的老路子走,这门技艺终将要消亡。毕竟我的下一代可能不喜欢做面塑,如果代代相传肯定要失传,还是应该让更多人了解这门手艺,开放到校园里来。陈凯峰对记者说。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4

非遗的传承保护,是一场与时间的赛跑。当教育资源向非遗技艺倾斜之后,历经千百年传承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是否真的能在校园中找到传承人?非遗进校园,能为非遗的保护和传承提供什么样的借鉴?

在北郊学校五年级的拓展课堂里,记者旁听了一节面塑教学课。在教室前方的投影屏幕上,陈老师向学生们展示了一张做好的熊猫卡通面塑照片,用简单的四个分解步骤告诉学生应该先做哪些部分。其余工作靠学生们发挥想象力自行完成。出乎意料的是,学生们都做得很快,有的男孩突发奇想给熊猫做了个救生圈,几个女同学还给熊猫头上加上了可爱的蝴蝶结,有趣的造型让人忍俊不禁。陈凯峰告诉记者,这些孩子从两年前就跟着他学习面塑课程了,已经掌握大部分基础面塑技巧。他们看到图片就知道该怎么做,几乎不需要我在旁边指导。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捏面人啦,捏面人啦……”背着大木箱走街串巷的面塑艺人如今只能在影视剧里看到。作为海派面塑开山祖师的“面人赵”赵阔明,他的长女、“上海面人赵”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赵艳林,他的外孙陈凯锋,一家三代人却在默默延续着捏面人的传统手艺。从学校手把手教徒弟到如今上网授课,只要手上有一团面,“面人赵”就不会湮灭。

在孩子心中播下非遗的种子

突破艺术牵手科学传统与时俱进

看戏捏面人两不误

2017年12月29日,以非遗进校园为主题的游园活动在华理附小举行。进行现场教学的除了面塑、剪纸、灯彩、杨氏太极的非遗传承人,还有来自梅园中学、华理附中的学生传人。徐汇区非遗办负责人金志红说:通过小传人现场当小老师,让非遗的文脉传承下去。

走进陈凯峰的办公室,马上就被他柜子里的面塑作品所吸引。柜子最上方是他的得意之作历时几个月完成的一套京剧人物面塑,他们个个面部表情栩栩如生,但由于原料采用的是最古老的一半面粉、一半糯米粉,再加防腐剂的配方,这样的作品保存条件标准高,而且重量偏重。陈凯峰通过摸索,确定了用纸浆化工试剂加少许面粉的新型原料,不仅减轻了作品重量,还更利于保存。

早在上世纪20年代,赵阔明就是北京有名的“面人大王”。每次进戏园,赵阔明总带着一大袋面团,演员在舞台上唱念做打,赵阔明目不转睛盯着,手上也不停。一场戏还没落幕,面团已经变成了栩栩如生的贵妇、武将、小丑。

徐汇区自2008年启动非遗进校园活动,目前,全区76所中小学加入这一行列,成为全市最先实现非遗进校园全覆盖的区之一。在引入非遗课程进行长期校内传承的同时,徐汇区先后邀请评弹江南丝竹庆阳唢呐宁夏口弦新疆弹布尔等多个项目进校园演出,给学生提供短期非遗体验。截至去年年底,非遗进校园所涉及的长期传承项目达32个,参与手工体验、技艺传承的学生人数达3000余人,参加非遗赏析活动的学生过万名。

陈凯峰坦言,在如今工业化发达的时代里,传统手艺不像工业模具,无法进行大规模产业化生产,必须靠双手一点点打磨。但他认为,虽然其经济效益不能与别的行业比拟,但它所蕴含的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内涵,不能轻易被丢失。

1938年,赵阔明来到上海拜师,技艺更上一层楼。他的面人,衣服从里到外是一层层捏套上去的,细致得能数出件数。他捏老寿星,连牙齿也清晰可见,解放后,原苏联着名画家茹柯夫来到赵阔明所在的上海工艺美术研究室参观,当场提出“比试”,赵阔明为他捏像,他为赵阔明画像。赵阔明双手放在桌子底下,凭手感捏出了一个神形毕肖的茹柯夫,耗时不到半小时,令茹柯夫大呼神奇。赵艳林说,“父亲捏了一辈子面人,也牵挂了一辈子,甚至在他病重昏迷的那天早上,手里还捏着一个面娃娃。

首先要让大家熟悉非遗,了解非遗。金志红认为,非遗进校园能拓宽普及面,在孩子们心中播下非遗的种子,很可能,他们就是未来的传承人。杨氏太极拳传承人田秉渊自2016年起在华理附中传授太极拳,他说:几年下来,在学生中遇见了好几个好苗子。每一堂非遗课、每一次非遗展示,润物细无声,为寻找到小传承人创造了可能性。

目前,陈凯峰最大的心愿就是将这门祖传的手艺教给更多的年轻人,让这门民间技艺真正传承下去。

微型面人只有一厘米

在培养小传承人的同时,非遗进校园更延续了非遗的生命力。徐汇区非遗办工作人员丁辉告诉记者,在非遗没有受到足够重视之前,只依赖手艺无法糊口,不少传承人因而改行;随着非遗进校园逐步铺开,传承人闻讯后毛遂自荐,重新拿起家传手艺。徐汇区级非遗项目面塑传承人李国庆就是其中一员。李国庆是面点师,每天与糕点打交道,他的父亲曾是沪上知名的面塑艺人,人称面人阿三。他继承了父亲的菏泽面塑,担心手艺失传,一直利用工作之余创作面塑,2016年才出来活动,在华理附小等学校上课,传承非遗现在成为我的一项重要的工作内容。金志红说:社会上越重视非遗,传承人感受到自己被认可,他们也就越重视非遗传承。

走进赵艳林的家,会发现衣被堆在箱子外。原来为了不使面塑作品受潮变质,她把小面人都藏入樟木衣箱。作为“面人赵”第二代传承人,赵艳林像父亲一样,四处拜师。雕塑家张充仁、动画艺术家万籁鸣都是她的老师。她不凭借放大镜,创作出核桃壳和火柴盒内的微型面人,高度只有一厘米。她走到哪里表演,都引起一片轰动。

生产性保护留住生源

还在工艺美术研究所当学徒时,赵艳林便继承了父亲的习惯,去各大少年宫和学校担任辅导员。市中福会少年宫,静安区、黄浦区、长宁区中小学……都留下了她的身影。有些孩子从幼儿园到大学毕业,一直跟着赵艳林学习。这让她百感交集,“总有人会因为喜欢而坚持下去”。退休后,赵艳林仍旧坚持去学校授课。电视里放《喜羊羊和灰太狼》,她看得特别认真,“我多捏新鲜形象,小朋友学习兴趣更高”。

每一项非遗技艺,都经受了时间的磨砺。非遗传承,最需要的是时间,最缺的也是时间。

上网传授面塑绝技

上海市聋哑青年技术学校是海派黄杨木雕的传承基地。黄杨木雕注重以凝练刀法、立体的方式创造形神兼备的作品,有木中象牙之誉。由于工艺精细,对学生的要求很高,掌握全部的雕刻技艺需要很长的时间。但是,学生在校时间有限,没有足够时间吃透这门手艺;等升入毕业班后,面临就业压力,继续学习黄杨木雕的可能性就更小了。一位从事非遗工作的工作人员感慨,数年前,学校里曾出现过一个好苗子,喜欢黄杨木雕,也能静下心来雕刻,未出师前,要有一段磨合期。受市场环境影响,短期内他无法通过木雕糊口,只能放弃了。最后成为一名厨师。这成为这名工作人员心中一大憾事。

在家庭耳濡目染下,赵艳林的独子陈凯峰也走了面塑这条路。陈凯峰任教的四平中学以航天科技为特色办学。陈凯峰灵机一动:何不将面塑艺术融合进科技元素?航天英雄费俊龙和聂海胜访沪,面塑小组在陈凯峰带领下,完成了两位宇航员的全身塑像,送到他们手中。
2007年,面塑小组还远赴北京,将一尊精心制作的杨利伟面人送给“神五”航天英雄杨利伟。

不少非遗传承人表示,学习手工艺需要天分;有了天分,更需要日复一日的积累。神剪王子淦之子、王氏海派剪纸传承人王建中是半路出家的剪纸传人,刚开始学剪纸时,他每天晚饭后钻进书房,苦练刀工,并暗自下决心,刀工未成时不告诉任何人。如此过了默默无闻的十来年,足见非遗传承之艰辛。

网络时代,传统工艺更要与时俱进,捏面人也不例外。陈凯峰开设了网站,通过视频远程教学。他告诉记者,“仅暑假一个月,就在网上收了七八名学生。大家学得很认真,积极性特别高”。
陈凯峰不讳言,比起捏面人,现在家长更希望孩子弹琴学画,但是他从没放弃过普及面塑的坚持,“捏面人就像玩橡皮泥,是成长的天性。面人赵的大门永远向所有人敞开。”

在龙凤旗袍非遗项目负责人陶尧康看来,生产性保护或许可以解决目前存在的问题。老字号龙凤旗袍位于南京西路与陕西北路交界处,距离此处不远的江宁路958号4楼,既是龙凤旗袍的制作车间,也是非遗技艺传习所。几年前,上海龙凤中式服装公司与上海逸夫职校合作办学,龙凤传人亲赴学校传艺授能。同时,龙凤旗袍还是逸夫职校应届毕业生的实习基地,每年都有毕业生来到传习所,由传承人和老师傅手把手教学。好几位学生毕业后就留下来了,大大降低了车间人员的平均年龄。陶尧康说,非遗进校园打通了传承渠道,龙凤传承队伍不愁生源了,实习基地的设立,又为学生的职业生涯提供了保障。

创新转型适应市场需求

在传承的同时,不少非遗项目也在谋求创新转型,以便适应当下的市场需求。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上海面人赵第三代传承人陈凯峰是上海市北郊学校的美术老师,学校成为他传承海派面塑的阵地。在非遗传承史上,家族式传承总能够演绎出最多的传奇故事。这个面塑家庭自然不例外。从外公赵阔明、母亲赵艳林,到外孙陈凯峰,三代人只认准了捏面人这一个行当。

相对来说,从小家庭环境耳濡目染,家族式传承是比较容易的。但我也是少见的第三代传人了,许多非遗找不到传人,就断在第三代。对于非遗进校园,陈凯峰乐见其成,我外公、母亲都在少年宫教学了几十年,培养的徒子徒孙不计其数,面人赵的特点是不保守,大家都能来学。不过,对于课堂授课能否留住学生,他并不那么乐观,学生来了一批,又走了一批,跟着学很长时间的非常少。家长更愿意让小孩学音乐、舞蹈、绘画,靠教学很难走通。

陈凯峰认为,只有从源头上对面塑进行创新,令面塑符合市场需求,面塑才不至于断了传承。他借鉴日本动漫文化,制作Q版京剧娃娃与经典卡通形象,动漫文化有好的地方,它能吸引孩子们。我做很卡哇伊的面人,让孩子们觉得面塑很可爱,他们就愿意学。此外,陈凯峰也想回到面塑文化的起点俗称江米人的面塑,它一度被用作供品,有食用功能。翻糖的材料很接近面塑,可塑性强;面塑可以学习翻糖,会制作翻糖的从业者也可以来学习面塑。陈凯峰说,未来以面塑为主的创业,可以与翻糖结合,外观精美,有食用价值,解决了谋生问题,也就解决了非遗传承的一大困难。

每一项饱受赞誉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都有十八般武艺,非一朝一夕就能掌握。非遗进校园推广仅是个美好的开始,对非遗的传承与保护来说,依旧任重道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