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广州西村石头岗木椁墓

10月31日,六安双墩大墓揭开了木椁盖,记者从吊离的多根木椁上,发现了金黄色和暗褐色的稻谷壳及谷类。

图片 1

秦广州西村石头岗木椁墓位于广州市西村石头岗。1952年清理。木椁在发现时已被拆毁,原来长约4米多。椁内的木棺亦被拆掉。随葬物有陶瓮、罐、三足罐、三足盒、瓿等13…秦广州西村石头岗木椁墓位于广州市西村石头岗。1952年清理。木椁在发现时已被拆毁,原来长约4米多。椁内的木棺亦被拆掉。随葬物有陶瓮、罐、三足罐、三足盒、瓿等13件,都是越式陶器;铜器有扁壶、鼎、釜、鍪、甑、盉、盆、勺、瓿、提筒及龙纹镜等20件。还有玉璧、玉印、玉带钩各1件。漆器多已朽坏,其中有镶嵌玉片的漆敦较少见。另有椭圆长形漆奁,长25厘米,木胎黑漆,盖面朱绘云纹,有“蕃禺”二字烙印。“蕃禺”即番禺,为秦汉时南海郡的郡治。这是番禺地名见于考古实物最早的一例。此外,尚有3把玉具铜剑,2把铜短剑和铜戈2把,但保存很差。秦半两铜钱1枚,尚好。

31日上午,巨大的木椁盖被吊离后,露出大墓内部结构。在木椁下的正中央部分是一个大型木棺,木棺与外墙之间宽约1米,空隙内积水很深,工作人员已从中捞出几件珠状物品。在木椁南北两边的几根圆柱状物体,在过去的考古中不多见,被推测为建墓时防止土层滑落的支撑柱。

 

根据目前的发掘现场,有关人士初步认为此墓主人身份高贵。另据悉,考古人员此前在该墓附近已发掘出“车马坑”和一批汉代文物。

随葬的钱币。

此外,已吊至一旁的4层木椁多达140多根,其中一些木椁上粘有密密麻麻的“稻谷壳”和一种颗粒状作物果实。这些谷类经历漫长的岁月后仍能显示出鲜艳的颜色令人惊叹。

 

图片 2

 

    一枚如茶杯盖大小的铜镜,经测量直径8厘米。

 

图片 3

 

墓主人牙齿完好。

 

图片 4

 

一具完整的骨骸躺在棺内,一把长剑横于腰间。

 

图片 5

 

墓主人腰间有个玉环。

 

图片 6

 

二号棺

 

   
西部棺室中应为两具人骨。位于西部靠近椁西壁的人骨整体呈黑色,南向。头骨残碎,五官面部不可辨,位于西侧棺壁下。下颌尚存牙齿,发现于胸廓中部,应为移位所致。上肢骨保存情况相对较好,手骨多数残缺,下肢骨保存较好,足部多残缺。

   
在此具人骨东下部又清理出一具人骨,整体颜色较浅,在后发现的人骨叠压于先发现的黑色人骨之下,应先于后者下葬。

   
昨天中午,我市发现的首座完整汉代木棺椁在市博物馆开棺,首现“一椁三棺四骨骸”及“一棺双骨骸”的丧葬形式。专家称:这样的丧葬形式以前从未见过,特别是“一棺双骨骸”更是令人费解。

   
考古专家初步判断这是一座汉代士大夫阶层的夫妻合葬墓,一号棺内为男主人,三号棺内为女主人,二号棺内的两具骨骸性别不详,与墓主人的关系待定。通过发掘可以判断,女主人先于男主人去世,尸骨被暂厝别处,待男主人去世后迁葬于此。

   
这口汉代木棺椁给考古专家的很多猜想提供了实物印证。此前我市考古专家根据出土的木棺椁残迹推断出汉代棺木的宽、高在70—90厘米
之间,外边为褐色髹漆,此次发掘的这口木质棺椁证实了此前的判断。

   
但是这口木棺的发掘也发现了一些未解之谜。令考古专家称奇的是,这一座木椁墓中竟出现了三口木棺。更令专家不解的是,二号木棺中竟然发现了两具骨骸,且这两具骨骸上下叠压在一起。

   
考古专家还发现,三号木棺中的骨骸置于10厘米的黄泥之上。这种在木棺中垫土的葬制此前在徐州也从未发现过。

   
此座汉墓中出土的随葬品令专家们惊喜异常。一号木棺髹漆工艺精湛,保存完整,极具文物价值。棺内还发现一把约85厘米的长剑,材质
待定,剑锋尚在。出土的玉质文物有:玉环、玉唅蝉、玉鼻塞、玉耳塞、玉剑璏、玉剑格。材质皆为青玉,玉唅蝉刀工精美,玉剑格上的卷云
纹清晰可见。此外还出土了一枚铜镜、两颗料珠、数枚钱币以及原始瓷壶、盘口陶壶等文物。

   
作为汉文化的发祥地,徐州多汉墓。但因为气候条件影响,以及汉代人多把墓地选在山上不利于棺木的保存,此前徐州从未出土过完整的汉代木质棺椁。今年5月12日,一口完整的汉代木质棺椁在和平大道旁一建筑工地被发现,市文物部门立即决定将整座汉墓搬迁至市博物馆异地发掘。这是我市发现的第一口完整的汉代木棺椁,也是我市文物保护部门第一次尝试将整座墓葬整体搬迁回博物馆进行异地清理和发掘。

    一号棺

    木棺外:髹褐色油漆保存完好。

   
木棺内:一具完整的骨骸躺在棺内,一把长剑横于腰间,剑长约85厘米,材质为铁或铜,从表面看,这把剑依然锋利。墓主人骨架健壮,牙齿完好。还在墓主人腿骨附近发现一把尺子,长约23厘米。这把尺子的材质尚不明确,外表附有褐色髹漆。

   
发现的玉质文物有:玉环、玉唅蝉、玉鼻塞、玉耳塞、玉剑璏、玉剑格,玉器应为青玉,玉唅蝉刀工精美,玉剑格上的卷云纹清晰可见。

    三号棺

    谜团:一椁有三棺 一棺两尸叠压

    我市首座完整的汉代木棺椁墓发掘纪实

    惊喜 1

    意外发现三号木棺

   
市博物馆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对一号汉代木椁的清理发掘工作从6月23日开始。因为近期连日阴雨,发掘工作时断时续。经过多日的清理,木椁外的白膏泥和杂物被清除干净,具备了开棺的条件。

   
木椁打开后,清晰可见两口木棺,其中东侧的木棺外髹褐色油漆保存完好。西侧木棺保存较差,外层漆皮基本脱落。两口木棺上各自横放9根木条,木棺中间有4根竖木条支撑住横放的9根木条。

   
随着清理工作的不断深入,考古专家发现,两口木棺中间的4根竖木条是4块挡板,均向东倾斜,挡板下有一个三角区的空间。这一发现令考古专家异常兴奋,这意味着,这些挡板很可能是第三口木棺。

   
设想很快被证实,考古专家拿手电筒往挡板下的三角区空间照射,发现人的头骨。

    惊喜 2

    一号棺中随葬品特别精美

   
在二号棺和三号棺内只发现了铜镜、钱币、料珠、陶壶和原始瓷壶等。考古专家表示,从墓葬规模上讲,这么大的墓葬应该出现更有价值的文物。大家把希望寄托于保存最为完好的一号棺。一号棺长2.4米,宽0.7米。

   
中午11点55分,一号棺厚达12厘米的棺盖被打开。一具完整的骨骸躺在棺内,一把长剑横于腰间。墓主人骨架健壮,牙齿完好,初步判断为壮年即逝。

   
经过一下午耐心细致的发掘,一号棺内发现的玉质文物有:玉环、玉唅蝉、玉鼻塞、玉耳塞、玉剑璏、玉剑格。考古专家还在墓主人腿骨附近发现一把尺子,长约23厘米。这把尺子的材质尚不明确,怀疑为木质或者竹质,外表附有褐色髹漆。

   
经考古专家初步鉴定,墓主人腰间的剑长约85厘米,材质为铁或铜,从表面看,这把剑依然锋利。出土的玉器应为青玉,玉唅蝉刀工精美,玉剑格上的卷云纹清晰可见。

   
考古专家还在墓主人头盖骨上方发现漆皮、丝织物残痕,怀疑为墓主人头上戴的冠,因此处较为复杂,将对其进行特别清理。

    谜团 1

    二号木棺内发现两具尸骨

   
二号木棺棺盖被打开,里面的人骨显得特别杂乱。棺中西侧发现一枚如茶杯盖大小的铜镜,经测量直径8厘米。

   
令考古专家不解的是,在棺中竟然发现了两处头盖骨的残片。考古专家解释,这可能是同一个人的头盖骨,因地下水等外力作用,使头盖骨残片产生位移。

   
但是这一解释,随即被新的考古发现推翻了。考古专家在当天的考古日记上记下如下内容:“清理二号棺中人骨,经辨认,西部棺室中应为两具人骨。位于西部靠近椁西壁的人骨整体呈黑色,南向。头骨残碎,五官面部不可辨,位于西侧棺壁下。下颌尚存牙齿,发现于胸廓中部,应为移位所致。上肢骨保存情况相对较好,手骨多数残缺,下肢骨保存较好,足部多残缺。在此具人骨东下部又清理出一具人骨,整体颜色较浅,保存状况较差。在先发现的人骨南端发现一头骨,残碎,颜色整体泛黄,较西部发现的人骨颜色较浅。后发现的人骨叠压于先发现的黑色人骨之下,应先于后者下葬。”

   
考古专家认为,中国墓葬一向是一尸一棺,即使是夫妻合葬也是两棺,这双尸同棺便成一谜,且二号棺内两具相互叠压的尸骨。从尸骨杂乱的程度初步推断这几具尸骨很可能是迁葬。是否是女子殉葬者?专家说,因为殉葬者都是奴婢,地位低下,不可能与主人同睡一棺。是否为母子合葬或者母女合葬?专家称,按照中国的礼制,辈分不同一般不葬于同一棺中。

   
此时有人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是否在二号棺和三号棺之间存在着一个四号棺,因为材质较差,年代久远,棺木早已经被完全腐蚀。考古专家称,这一设想需要进一步考古发现去证实,仅就目前情况来看,这种可能几乎不存在。

   
考古专家称将文物清理完毕后,会邀请医学院的医生对棺内骨骸的性别进行鉴定。

    谜团 2

    三号木棺中垫土成谜

   
在尚未开棺之时,透过木棺椁的缝隙,考古专家在一号棺和二号棺之间北侧的缝隙中发现了两个原始瓷壶,一个盘口陶壶。因为一椁双棺的夫妻合葬墓较为常见,所以专家初步判断此棺椁中间为专放随葬品的椁室。

   
但是随着考古的不断深入,三号棺盖被打开,这一判断被推翻了。三号棺内发现了一具完整的骨骸。考古专家说:经过连日来的清理发掘,汉代木棺椁的复杂程度远远超过预期,原来设想的“边厢”被认定为三号棺。

   
三号棺谜团重重。考古专家首先发现三号棺中的尺骨并非横置,而是斜靠在棺壁上。这样的形状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外力作用,二是墓主人下葬的时候是侧身。三号棺中最大的谜团还不在此。通过和二号棺进行比较,考古专家发现三号棺尸骨的位置比二号棺高出约10厘米。用竹签探测,尸骨下尚有约10厘米的土,土下面是一块完整的棺木板。考古专家称,这种在棺内垫土下葬的方式极其罕见。考古专家注意到,棺内西侧有一条贯穿南北的青色膏泥带,由此推断这是因为棺木断裂导致的白膏泥流入。那此棺内的泥土是否也是如此流入的呢?考古专家称将对棺内的青色膏泥进行清理,判断棺内土层的情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