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兴馆藏明墓出土文物首次集中展示

明代的着装,从朱元璋时期开始,重新回归汉装正统。明代的男装,大人多穿青布直身的宽大长衣,头上戴四方平定巾,一般平民穿短衣,裹头巾。

   来源: 2012年07月13日 16:06 江南都市报  

金代铜坐龙:省内最具分量的国宝级文物
江湖人称“龙哥”
“我的大名叫铜坐龙,生活在金代早中期皇室,堪称金源文化的代表,是中华民族多民族、多地域、多文明的一种文化的融合和发展,江湖人称“龙哥”。1956年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白城金上京会宁府遗址被人发现。听说我还是黑龙江省内最具分量的国宝级文物,现在也有了国家一级文物的头衔。”“我不仅有内涵,长得也不赖。我是黄铜质铸造而成的,集龙、麒麟、狮、犬形象和特点于一身,呈蹲坐式,龙首微扬,张口似吟啸,肩微前弓,前左腿翘起,爪飞踏瑞云,瑞云与后腿相连,前右腿略向前方直立,爪与地面相连,龙尾上翅向外卷曲,龙首、肩部和四肢饰有卷鬣,威武雄姿,亦动亦静,浩气凛然。”金代纹铜镜:绘有官员春耕图堪称金代铜镜界花魁“我是一面有着千年历史的山水人物故事纹铜镜,1975年从黑龙江省绥棱县境内的一座金代贵族墓葬中被人发现,当时大家都夸我保养的好,皮肤光亮没有锈蚀而且保存完好。我后背上刺青的上半部分是一副官员们春耕的图景,表达了一年之计在于春的寓意;下半部分是一对雌雄鲤鱼正在河水中相互追逐,掀起朵朵浪花。大家都说我堪称中国金代铜镜界的花魁。”图片 1金代铜镜金代齐国王墓丝织品服饰:袍、裙、袜、冠帽一应俱全成“高颜值模特”“我们是金代齐国王墓丝织品“服饰模特”,1988年5月,黑龙江省的考古工作者发现了有“北方马王堆”之称的金代齐国王墓,我们就是出自那里的“高颜值模特”。我们当中既有“男模特”
,也有“女模特”,分为绵、夹、单类,共有30余个成员,还有袍、裙、袜、冠帽等。是我们填补了中国服饰史研究中由于缺乏金代服饰留下的空白。”“我们的原料有绢、绸、罗、锦、绫、纱等,经纬线排列细密,弹性、韧性良好。而且织工精湛,大量采用挖梭技术,织金品占有相当数量,有织金绸、织金绢、织金锦等。此外还采用印、绘、绣等技法,特别是绣法,针法灵巧多变,可分为辫绣、打籽绣、贴补绣、盘香绣、平针、接针、套针、钉线、铺线、圈金等10余种。颜色有驼、绛、棕、烟、酱、绿、青等色。花纹图案有团龙、夔龙、云鹤、飞鸟、鸳鸯、朵梅、团花、卷草、璧桃、蝴蝶、卷云等纹。袍、衫多为盘领、开裾,具有浓厚的北方民族特点。 

李家坟出土的鎏金银发罩以直径1毫米的银丝编结成网格状,罩顶饰有鎏金小花片四层,每层有6朵小花组成,上各镶嵌若干玻璃状小珠、发罩后部有火焰状的弧形鎏金带饰,两侧各插有鎏金发簪一个。发罩整体做工考究、繁复,装饰效果强烈,是当时江南手工技艺的代表作品。

 【意义】可为后期实验考古学研究提供实证

记者走进黑龙江省博物馆,用98k电眼,欣赏各种宝物,听它们讲述自己的故事。

除此之外,还有瓷器寿星两件、青花瓷香炉一件、青花瓷瓶一对、青花瓷碗、双耳杯等多件陪葬品。可惜被发现时,墓中男尸所在墓室已被盗,无法得知其身份。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2-7-14 8:54:37编辑过]

首饰,古称“头面”,本指男女戴在头上的装饰品,后来主要指女性佩戴的饰品。

 【背景】明宁靖王妃墓出土珍贵纺织品

明代的金银饰品极为丰富,其数量之多、工艺之美,都是空前的。随着手工业工艺水平和技术条件各方面条件的成熟,明代的金银细工制作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阶段。无论是装饰内容、表现手法还是制作工艺,都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明代金银首饰的制造,首先注重了样式设计,款式较之前代更为新颖,加强了富有吉祥意义的图案设计,大量运用了龙、凤等富贵造型。在制作过程中时常采用镂空技术,使较少的材料表现出较大的体积,镂空后的金银饰件更加精致、醒目,极具装饰效果。明代手工艺人对其中若干种技术的运用远远超过了前代,在金银首饰的加工中普遍运用了包括锤揲、錾刻、累丝、掐丝、搓花丝、炸珠、焊接、开模、镶嵌等工艺,创作出了许多精品佳作,诸如簪、镯钏、耳饰等饰物,通常是成双成对出现的。

2001年12月3日,我省考古专家在华东交大学生公寓的建筑工地上,发现并发掘了明宁靖王妃吴氏墓。在该墓葬中出土了大量纺织品文物,特别是一套参加册封、庆典活动的织金云凤纹冠服及素缎大衫的出土,是目前我国现存最早、保存最完好的后妃礼服。本月9日,记者从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获悉,《江西省明宁靖王妃吴氏墓出土纺织品保护修复总体实施方案》日前已经国家文物局批复,由中国社科院考古所和10名国家级专家担纲进行修复。

古人认为,人在死后,仍然会生活在另一个世界,因此往往会将死者的一些生活用品进行陪葬。比如锅碗瓢盆、桌椅床凳之类。

铜镜与明器

 “墓内出土随葬器物再现明藩王族奢靡生活。”省考古研究所副所长徐长青说,其中有金器、银器、玉器、凤冠及丝织锦缎75件。金器有金凤钗、金簪、金耳挖、金耳环、金戒指及金冥钱、金琀等。银器有32枚银冥钱,它们与金冥钱置于尸身下,可能是表示吴氏的年纪,正好虚岁64岁。玉器有玉圭及玉佩。玉佩为一套两副,共有金钩两只,玉片、玉珠数近千。凤冠已残破,上饰点翠凤云纹博鬓、金钿花、金凤钗、金簪以及珍珠数千颗。出土衣物均完整,有压金彩绣云翟纹霞帔,团翟纹缎地妆金凤纹云肩袖襕服、素缎大袍、妆金盘凤纹鞠衣、素缎夹袄及织金云凤膝襕褶折裙、团翟纹缎地裙,团窠双龙戏珠暗花缎地裙等。8匹锦缎出土完整,有大云纹车合缎、缠枝花卉缎等。

铜镜,是古人日常都要用到的东西,几乎每一个明清时期的墓葬中,棺椁内都会放置一面铜镜。2006年,王店李家坟明墓,一下就出土了6面铜镜。1975年,项坟浜的项氏墓,也出土了5面铜镜。1972年,塘汇公社的明墓,也一下出土了4面铜镜。嘉兴出土的铜镜,有的是素面镜,也有海马镜;有大镜,也有小镜;多数无款,也有吴兴薛仰峰铜镜、“薛家造”铜镜、薛镜、敬溪自造镜等带款铜镜。总体来说,明代的铜镜做工简约,相比唐代和宋代的铜镜,背部不再有繁杂的花纹,以实用为主。

 令人惋惜的是,因这些纺织品长期埋藏于泥土和地下水浸环境中,受到微生物等多方面侵害,丝纤维部分被水解,分子链发生变化,难于水解的纤维分子也出现残缺,出土丝织物质量显整体劣化。整理发现,绝大多数文物表面均有不同程度的霉斑等污物,部分文物有不同程度的破损,破损处可以看到丝绵板结,部分织物出现较严重的白色结晶物质,并伴有进一步劣化趋势。

“生活在明代——嘉兴地区馆藏明墓出土文物展”正在嘉兴博物馆进行展览,至9月14日结束。共分四个部分陈列,分别为锦衣绣服——明代人的服饰、奢华之色——明代人的首饰、镜印乾坤——明代人的照面工具、最后的信仰——明代人的丧葬,依次从绣品服饰、首饰配件、铜镜、丧葬品对明代人的生活进行了展示。展品皆来自嘉兴地区出土发掘的十余座明代墓葬,经过清洗和修复得以陈列。

  【惋惜】30件纺织品文物劣化急需修复

2002年,在大桥许氏墓,也出土了一组较为完整的生活用具。包括木梳、竹梳、竹刷、木盒、木筷等等,一个残破的刷子上面,还能看到存留的动物毛发。

 徐长青以压金彩绣霞帔举例说,该纺织品文物虽没有严重破损,但后半段有近70厘米长的部分有严重的白色结晶沉积污物,贯通表里,不易轻易除去。同时,圈金线金箔脱落,有明显白色污物。“专家们将对该纺织品文物采取物理和微生物结合的清洗方法,去除附着的污物。而后,补脱开系带重新整理平整,重新复位钉固。”

其中有一套完整的木制家具,形体很小,类似如今的模型。有床一件,长19.2厘米,宽8.3厘米,高5.1厘米;长桌一件,长19.3厘米,宽8厘米,高8.9厘米;长凳一件,长11.9厘米,宽3厘米,高4厘米;椅一件,高靠背,接近“灯挂式”,椅盘长9.7厘米,宽6.3厘米,通高21.7厘米;衣架一件,立柱间宽10.2厘米,通高21.8厘米;盆架一件,足间距10.5厘米,通高26.6厘米。

 【进展】10名国家级专家以生物技术“抢救”

王店李家坟明墓出土的丝织品数量多,质地丰富,纹饰精美,造型写实,此次展览服装部分基本以此为主,主要有万字菱格螭虎纹绸对襟上衣、纱地刺绣荷塘鹭鸶服饰配件、曲水双螭蕉石仕女织金绸裙、折枝凤凰麒麟奔马织金缎裙、麒麟绣补松竹梅绸大袖衫、双凤绣补折枝花卉纹绸圆领袍、麒麟绣补云鹤团寿纹绸大袖袍等40件。

 “现急需对这批共30件(组)的纺织品文物进行保护修复。”徐长青说,30件珍贵纺织品文物包括名宁靖王妃吴氏墓中出土的织金云凤膝襴褶折裙、团翟纹缎地妆金凤纹云肩袖襴官服、妆金花卉纹裙、压金彩绣霞帔、妆金盘凤纹鞠衣等。

一段岁月,或长或短;一个故事,或精彩或平凡。但如今,我们只能从前人纸面上的记载来看尽明朝的繁华与沧桑,终究是文字的承载、隐喻的暗示。而被历史尘埃掩埋的实物因考古而发现,一个时代的某一风貌变得一目了然,让世人看到了历史的真实。

 徐长青说,此次拟修复保护的织物代表了明代较高级别的服饰文化水准,对研究明代纺织工艺、传统服饰装饰工艺水平和文化交流等具有极高价值。“为世人展示了明代宗室文化的一个侧面。明代服饰文化中,藩王服制有着非常严格的规定,各级的分封藩王有着鲜明的服饰、服制等级规制。同时,地域、习俗等也造就了南北地区的藩王服饰差异,这些都是非常值得被证实与研究的课题。”徐长青说,此次将修复的30件(组)纺织品文物,在尽量还原历史原貌的同时,将为后期以实证史的实验考古学研究提供实证。

图片 2四季花蜂缎大袖衫

 记者了解到,近年来,我国在纺织品保护领域里也注意引进了生物技术并取得了突破性成果。“我们邀请了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和南京云锦研究院的10名国家级专家对30件(组)急需修复的纺织品文物进行修复,他们曾完成了靖安李洲坳东周墓纺织品现场清理保护。”徐长青说,“整个修复工作计划于2014年完成。”

1975年春,在嘉兴西南18公里被称为“项坟”的地方,发现了一座明代墓葬,也有人认为,这座墓就是明代大收藏家项元汴之墓。虽然这一说法有待商榷,但该墓发掘出大量的陪葬器物,并保存完好,也在这次展览中得以展示。

明墓所陪葬的明器,在明早期有严格的制度约束,宗室、官宦、平民都有着不同的礼制。大体而言,明代初年的墓葬制度还保留了前朝遗风,但也出现了时代的创新。洪武五年以后,典型的明代丧葬礼制形成,并由中央控制,制度严格整齐划一。明代中期开始,丧葬制度发生了很大变化,三合土浇浆的做法尤为流行,原先较为严格的丧葬礼制逐渐废弛,同一葬制可以为不同身份,甚至官品相差悬殊的死者所使用,葬仪中世俗化、迷信化程度提高,过去在墓葬结构上所能观察到的社会分层化已变得较为模糊。嘉兴较少发现明早期的墓葬,已经发掘的明墓,以明中晚期为主。

图片 3白釉葵花瓜棱盅

嘉兴明墓出土的首饰也有不少,其中不乏精品,集中出土较多的是1979年,原胥山石料厂的南山脚明墓。此次展出的有银鎏金女冠残宝件、银鎏金男冠花插、鎏金誏宝、鎏金残花、誏玉鎏金花插、鎏金银发罩、鎏金银腰带等珍贵文物。

明代女装上衣是三领窄袖,身长三尺有余,露裙二三寸,即所谓“花冠裙袄,大袖圆领”。裙装在明代初年用色偏向浅淡;崇祯时期提倡白色裙。明初裙宽为六幅,明末时发展为八幅、十幅。裙褶十分盛行,有细密褶纹,也有大褶纹。褶纹装饰十分讲究。有一种名为彩条裙,每条选用一种颜色缎,每条色缎上绣出花鸟纹饰,带边镶以金线可成为独立的条带,将数条这样的彩条拼合在腰带上,就成为彩条飘舞的裙子,因此取名“凤尾裙”。有的还将整块缎料用手工做成细褶纹,取名“百褶裙”。一种二十四褶裙取名“玉裙”。

新中国成立以来,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以及城乡基本建设的推进,沉眠于嘉兴地下几百年的明代古墓也逐一被揭开,如丰南村明墓、二毛明墓、南山脚明墓、乐家浜墓葬群、陈家村明墓等等,还有目前为止规模最大、最有影响力的项坟浜墓葬和王店李家坟墓葬。随着这些墓葬被发现,一件件珍贵的文物也逐渐被抢救性清理出来。这些文物跨越时空带着明显的时代烙印,昔日的流光碎影,我们可以从它们身上去找寻。

李家坟四个墓室都出土了丝绸服饰,可见当时李氏家族的身份和地位。出土的服饰种类有袍、衣、衫、裙、裤、袜、巾等,配套齐全。还有三件大袖衫,从考古发现来看并不多见。大袖衫是明代宗室女眷和大臣命妇穿着的礼服。还有四件补服,补子上的动物造型生动,绣工精美,且有金线夹织,是明代典型的官服款式。

这些丝织品的纹样多达二十几种,其中的织金物至今仍金光闪闪。展出的纱地刺绣荷塘鹭鸶服饰配件、环编绣鞋等图案秀丽、针法灵活、绣工精致,当时刺绣技术的娴熟程度可见一斑,在中国四大名绣中应属苏绣范围,讲究平、光、齐、细、密等。从展出的这批服饰的纹饰、质地、做工等方面分析,可见当时嘉兴丝织业的发展水平,也可使我们对明代高度发达的织造工艺有直观的认识。

图片 4冬青釉长颈小瓶

图片 5项氏墓出土的一组小型木质家具

400多年前的明朝,江南是一个富庶的地方。有钱人腰缠白玉带,妇人们身着丝绸花冠裙袄、头戴金银首饰,在桨声欸乃中踏青,在丝竹唱酬中寻欢。就是家境一般的人家,也能拿出精美的青花碗碟,盛满鱼肉,招待远方来的客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