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洛陀遗址的发现与古文化沉积层的分布规律

——纪念布洛陀文化遗址发现10周年

谢寿球

4月2日,广西百色市布洛陀民俗文化旅游节将在田阳县敢壮山旅游景区隆重举行。其中始祖布洛陀祭祀大典是整个旅游节的重点内容,将有1万多人参加,活动持续3天。

广西骆越文化研究会

布洛陀文化遗址的发现是2002年广西民族文化历史研究的一个突破性成果,许多专家学者为寻找布洛陀遗址付出了艰辛的劳动。在布洛陀文化遗址发现一周年之际,仅以本文作为这一重大发现的纪念。

田阳县副县长张芝杰介绍,今年的文化旅游节主要有文化旅游节开幕式、布洛陀之夜晚会、布洛陀民间祭祀大典、壮民族山歌歌王大赛、“布洛陀”杯国际雄狮大赛、壮民族歌圩体育运动会、布洛陀文化研究成果发布会以及商品展销会等八个方面的活动内容。

图片 1

寻找布洛陀文化遗址–广西学者的世纪之梦

布洛陀祭祀大典定于4月3日上午开幕式后举行。据祭祀仪式负责人黄明标介绍,届时将有1万多人参加。除了参加旅游节文体活动的所有演出人员、工作人员,田阳县各乡镇,县直各单位及全市11个县外,还有来自周边东兰、巴马、凤山、马山、隆安、崇左市和云南省文山州、广南县、富宁县的祭祀队伍。这将是当地近年来规模最大,参与面最广的祭祀活动。万把香火敬祖公的壮观场面届时将出现。

谢寿球、农超和曹崇恩大师在敢壮山布洛陀像前合影

布洛陀是学术界公认的壮族人文始祖,他和黄帝、炎帝一样,都是传说中的历史人物,黄帝是黄河文明的始祖,炎帝是长江文明的始祖,而作为中华古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的珠江文明却一直没有人文始祖。布洛陀是否是珠江文明的始祖?以古笛先生为代表的许多学者一直认为,布洛陀是珠江文明的始祖,只要找到布洛文化陀遗址,就能破解珠江文明之谜,填补珠江文明无人文始祖的空白。布洛陀文化遗址的学术意义和文化价值是难以估量的,寻找布洛陀文化遗址对于广西的学者显然具有巨大的诱惑力,许多学者为此倾注了毕生的精力。

旅游节期间,来自百色、河池、南宁以及云南文山州等市的各路歌王将同台飚歌。歌王大赛由评委会当场出题,歌手现编现唱,展现原汁原味原生态的山歌韵味。此外,还有群众自发分散在敢壮山各山坡上自由对歌,再现歌如海人如潮的场面。

一篇具有轰动效应的新闻报道常常会改变一座大山、一条江河或一个村庄的命运。
田阳布洛陀文化遗址在2002年7月之前还是一座不出名的小石山,汉名叫做春晓岩,壮语名字叫做“敢壮”。
2002年7月29日,人民日报发表了南宁日报副总编谢寿球、记者农超撰写的《田阳发现壮族始祖布洛陀遗址》的消息,自此,敢壮山就成为全国注目的文化旅游热点,每年在敢壮歌圩期间到敢壮山观光的人数翻番式的增长,2002年参加敢壮歌圩活动的群众只有2万多人,2003年一下子猛增至12万人,2004年达24万人,敢壮山真正了成为壮族的文化旅游圣地。

寻找布洛陀文化遗址有三个学者是不应该被忘记的,他们是蓝鸿恩、黄勇刹、古笛。早在50年代,他们就一起提出了寻找布洛陀文化遗址的课题,并为此一个歌圩一个歌圩地寻找,走遍了广西的山山水水,但由于史料和文物的缺乏,直到80年代蓝鸿恩、黄勇刹两人去世,布洛陀文化遗址在何处也还是一个千古之谜,但是他们为寻找布洛陀文化遗址而数十年坚持不懈的精神是值得我们敬仰和学习的。笔者从1998年担任南宁日报副总编分管副刊工作时,即在报社的新闻策划会议上提出了寻找布洛陀文化遗址的建议,还为此到广西社科院壮学研究中心与潘其旭、赵明龙等专家征询过意见。笔者寻找布洛陀文化遗址的思路是以大石铲集中分布的左江和右江交汇处为重点的,但是这些地方布洛陀文化遗存较少,经过数年的努力,20世纪过去了,寻找布洛陀文化遗址仍然是一个梦。

另外,这次狮王争霸赛也是国内外舞狮将同台竞技。除了邀请佛山黄飞鸿武馆、梧州藤县、隆安县等舞狮艺术团参赛外,还将邀请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国家的舞狮艺术团及狮队参加。

一篇新闻报道点燃了布洛陀文化旅游的圣火,许多人对如此巨大的新闻效应感到惊讶,著名作家古笛兴奋地称之为“激光行动”,给予了高度的评价。

在寻找布洛陀文化遗址的过程中,曾有一个引人注目的大型考察活动。1999年5月,在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宣传部的组织领导下,汇聚了地理学、考古学、民族学、人类学、语言学、文化学等方面的专家学者,对红水河文化进行了为期半个月的比较系统的考察。这次考察在红水河流域文化研究方面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就是在这次考察的报告中,这些著名的学者第一次作出了布洛陀文化发源于红水河流域的结论。对于这一结论许多学者却有着不同的看法。

据介绍,田阳敢壮山是壮族人文始祖布洛陀文化的发祥地。敢壮山歌圩形成于隋唐之前,是广西最早的、规模最大、最古老的歌圩。每年的农历三月初七到初九,田阳周边县、市及海内外的壮族同胞几十万人自发来到敢壮山,以祭祖、对歌、舞狮、抛绣球等活动纪念壮族始祖布洛陀和开展丰富多彩的民俗文化活动。如今,敢壮山歌圩更为壮观,集民间传统习俗与现代文明于一体,已成为文化、艺术、体育、商品、信息、科技交流的盛会。

其实这一篇消息只是布洛陀文化旅游开发策划中的新闻报道策划开篇,它的背后大有文章。

在壮族的创世史诗《布洛陀经诗》中,布洛陀是作为一个创造水稻种植的神来描绘的,布洛陀显然是壮族稻作文明的代表人物,因而布洛陀文化的发源地也就有可能是壮族稻作文化的发源地,但是红水河流域的自然环境作为稻作文化的发源地与左、右江流域比较缺乏应有的说服力,而且作为稻作文化的代表性文物–大石铲集中分布于左、右江流域,而红水河流域出土的大石铲却非常少,布洛陀文化的发源地显然不可能在红水河流域。

百色市委、市政府非常重视敢壮山布洛陀文化遗址的保护和开发,并连续五年成功地举办了百色市布洛陀民俗文化旅游节,提高了百色民俗原生态文化的知名度。

推动民族文化旅游资源的开发一直是南宁日报副总编谢寿球多年来摆脱不掉的情结。1992年6月,谢寿球担任南宁日报创办领导小组副组长,参加了南宁日报的创办工作,后来又从南宁地委
办公室正式调入南宁日报社担任副总编,自此开始了他的专业记者生涯。因为工作的关系,谢寿球深入采访了不少民族山村,民族地区的贫困现象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引起他对民族地区经济与社会发展的关注与思考。谢寿球觉得民族地区最具有开发潜力的资源是民族文化旅游资源,民族地区的经济开发应该把民族文化旅游资源的开发作为重点,鉴于当时民族文化旅游开发的现状,从1999年开始,谢寿球就一直在寻找一个新闻突破口,以唤醒社会对民族文化旅游资源开发的关注。

寻找布洛陀遗址的新思路–古文化沉积层格状分布规律

经过反复调查,谢寿球选定了“寻找布洛陀”这一新闻策划课题。谢寿球认为,布洛陀文化是壮族文化中最早也最具有影响力的文化,但是布洛陀文化的发源地在哪里一直是个难解的千古之谜,寻找出布洛陀文化的发源地,将会对壮族文化旅游的开发产生“芝麻开门”般的效应。2000年3月,根据谢寿球的提议,“寻找布洛陀”的新闻策划正式进入了南宁日报的采访工作日程,担负这一重任的是邓卉、杨涛两位年轻的女记者。她们为解开布洛陀文化发源地之谜采访过不少文化部门与社会科学研究部门的专家,但是由于这一任务的艰巨,“寻找布洛陀”的工作直至2001年底还没有什么进展。

寻找布洛陀文化遗址的难点在于布洛陀的故事流传区域很广,不仅广西各地,甚至贵州、云南都有布洛陀的传说,这些地方都有可能是布洛陀的故乡,在这样广大的区域寻找布洛陀文化遗址,就像在大海中捞针,难度很大。

2001年底,谢寿球担任南宁日报的助理调研员,有了更多的时间进行新闻策划的调研工作。“寻找布洛陀”的新闻策划工作于是转由谢寿球来承担。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研究,谢寿球从地理文化学的角度否定了布洛陀文化发源于红水河上游河谷的观点,初步得出了布洛陀文化的发源地在右江河谷的结论。

许多学者认定布洛陀文化发源于红水河流域的思路是认为红水河是珠江的主流,因而红水河文化很有可能就是珠江文明的主流文化,而布洛陀文化是广西史前文明的第一个浪头,布洛陀文化发源于红水河流域是非常有可能的。这种以主流域寻找古文化主流的思路大大缩小了寻找布洛陀遗址的范围,但这一思路忽略了古重大文明分布的基本自然条件,难免会出现方向的偏差。

2002年6月30日,古笛先生从百色等地采风回来,向谢寿球和彭洋、农超、若舟等人通报了在田阳所得到的线索,他认为田阳县的敢壮山很有可能是布洛陀文化遗址。他这一观点引起了大家的重视。为了证实古笛先生的观点,7月6日,谢寿球约了彭洋与农超两位同志一起到田阳敢壮山采访考察。大家先到百色住了一晚,第二天才去田阳,并主动邀请右江日报派记者共同采访。在当时的田阳县人大副主任黄明标示的引导下,大家上了敢壮山作了一次深入的文化考察。这次考察找到了一些有关敢壮山的传说和歌圩祭祀活动的情况,但根据这点材料还不足以证明敢壮山是布洛陀文化的遗址。没有学术证据支撑的“文化发现”是不能当作新闻发表的。但从种种迹象看,这里的文化内涵很深,要破解这一文化密码必须深入进行文化普查研究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于是谢寿球向黄明标同志建议,请他向县领导汇报,争取县里组织力量在敢壮山周边开展布洛陀文化遗存的普查工作,谢寿球他们这一方回去后进一步开展调查研究,争取在学术上能够有所突破。

笔者以大石铲出土的范围为寻找范围的思路只注意到了布洛陀文化的表层标志,同样没有触及到产生布洛陀文化的深层原因,当然会无功而返,看来寻找布洛陀遗址必须打开新的思路。

采访回来后谢寿球详细翻阅壮族的创世史诗《布洛陀经诗》等壮族古籍和大量的考古材料并反复研究,发现《布洛陀经诗》中关于布洛陀家居的记载与敢壮山的情况相吻合,并且破解了多年来困惑壮学学者的“祖公家在圩上”、“祖公家在安通”不知所云的难题。“圩”在古壮语中的原意不是指常人所理解的圩镇,而是歌圩;“安通”的“安”字是指“常安”,即田阳县城的古称,“通”应唸“东”,即东面。这两句话的意思是说“布洛陀的家在歌圩上面”,“布洛陀的家在常安的东面”,这正是“敢壮山”的位置。这两处记载是证明布洛陀文化遗址地理位置的关键。

笔者把寻找布洛陀遗址的范围扩大到全广西的过程中发现,广西的古文化遗址与地质沉积层有相对应的关系,广西各大盆地和主要的河谷沉积平原都有重大的古文化遗址的发现。如桂中盆地发现了柳江人遗址,来宾平原发现了麒麟山人遗址,郁江平原发现了西津人遗址和布山古汉墓遗址,南宁盆地发现了豹子头贝丘遗址、玉林盆地发现了铜石岭遗址……并且在古生物沉积层越深厚的盆地古文化沉积层也就越深厚,如煤和油气矿藏蕴藏量居广西第一的百色盆地分布着100多个古人类遗址,是广西古人类遗址最密集的地区。油气矿藏丰富的宁明盆地也有闻名世界的花山崖壁画遗址和贝丘遗址等等。

谢寿球还发现敢壮山位于右江盆地古人类遗址的中心和《布洛陀经诗》手抄本分布的中心,敢壮山周围的许多村名与稻作文化有关。据《布洛陀经诗》记载,布洛陀是稻作技术的发明人,“敢壮山”下一定有以布洛陀的名字命名的田地。这一推断得到了田阳县布洛陀文化遗存田野调查组的证实,他们在“敢壮”山附近发现了一块自古以来就叫“垌洛陀”的田垌,并且收集到了大量的布洛陀文化遗存证据。由于有了大量的学术考察与研究的证据支撑,谢寿球终于写出了消息《田阳发现壮族始祖布洛陀遗址》和长篇特稿《寻找壮民族的根》两篇新闻报道文章。在《寻找壮民族的根》这篇学术性的报道中,谢寿球作出了
“右江盆地是布洛陀文化发祥地”、“布洛陀‘家’在田阳”、“田阳是布洛陀经诗原创地”等结论。

广西主要地质沉积区的主要古文化遗址见下表:

但是文章的学术观点获得广西学术界和新闻界的认可却费了一番周折。这两篇新闻报道在广西各主要报刊中的命运不佳,编辑们几乎在第一时间就作了退稿处理,一些学者在得悉这样的学术观点后也不赞成。看来不少人对布洛陀文化遗址的认定还有许多不同的看法。

沉积区 古文化遗址
浔江平原 大塘城遗址
南流江三角洲 合浦古汉墓遗址
宾阳盆地 韦坡遗址
玉林盆地 铜石岭冶铜遗址
百色盆地 80万年古人类遗址、锅盖岭遗址
南宁盆地 豹子头贝丘遗址、顶狮山贝丘遗址
兴全平原 灵渠、秦城遗址
郁江平原 西津人遗址、布山古汉墓遗址
贺江平原 铺门汉墓遗址
钦江平原 独料遗址
宁明盆地 花山崖壁画遗址

难道准备了多年的“寻找布洛陀”新闻策划就这样夭折?这对于谢寿球来说是一个很沉重的打击。看来要打开局面必须另选切入的路径。谢寿球认真分析了各地各种层次的人群对民族文化开发的关注度,觉得这里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由于站立的高度和角度不同,人们往往对民族文化的开发往往有不同的关注度。越处于高层的人对民族文化的关注度越高。基于这样的情况谢寿球决定对布洛陀文化遗址的新闻报道和学术研讨采取高层促进的办法,把这两篇稿件分别传给人民日报和西部开发报。人民日报的编辑和老总以他们独到的慧眼一下子就看出了《田阳发现壮族始祖布洛陀遗址》这篇消息的新闻价值,2002年7月25日,他们在人民网上首次编发了这条消息。7月31日,又在人民日报华南新闻版头版的重要位置编发。正是因为人民日报的权威性,这篇报道如同一石激起千层浪般引发了强烈的新闻效应,全国乃至海外各个媒体迅速转载田阳发现布洛陀遗址的消息,不到数天功夫,转载这条新闻的报刊和网站就达1800多家。不久,西部开发报和中国民族报也发表了谢寿球撰写的长篇通讯《寻找壮民族的根》,

广西主要古生物沉积矿区的主要古文化遗址见下表:

人民日报发表的这一消息的当天就引起了百色地委书记高雄的高度重视,他第二天即上敢壮山考察,并且要求右江日报转载这篇报道。

沉积区 沉积矿 古文化遗址
百色盆地 石油、煤 80万年古人类遗址
宁明盆地 石油 花山崖壁画遗址
来宾平原 麒麟山人遗址
南宁盆地 豹子头贝丘遗址、青山贝丘遗址
贺江平原 铺门汉墓遗址
扶绥盆地 敢造人遗址、中东大石铲遗址

为了取得学术界的支持,谢寿球还是采取高层促进的办法,直接向全国著名的民族学和壮学研究专家、原中央民族大学副校长梁庭望先生详细汇报了布洛陀文化遗址认定的田野调查与学术论证依据,并寄去了相关资料,请他向中国社科院等权威研究部门通报布洛陀文化研究的新动态。梁庭望先生在详细了解和研究了布洛陀文化遗址的材料后,充分肯定了布洛陀文化遗址发现的成果,非常明确地表示了支持的态度。他的支持与帮助,使布洛陀文化遗址的认定与开发工作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从上表可看出广西的主要稻作区和主要的沉积矿区相重合的地区是百色盆地、宁明盆地、来宾平原、南宁盆地、贺江平原,这五个地质沉积层最深厚的地区也应该是古文化沉积层最深厚的地区。

布洛陀文化遗址发现的新闻报道也引起广西各级领导和专家学者对布洛陀文化开发的重视。

地质沉积层与古文化沉积层之所以有相对应的关系,据笔者理解是因为远古时代生产力极为低下,经济的发展完全依赖于优越的自然条件,而亚热带和温带平坦的地质沉降带和河流冲积平原为从事农耕的古人类提供了便利的条件。另外,生物沉积矿丰富的盆地在远古的地质年代就是发达的生物圈,也就有可能是古人类的生活圈。因此地质沉积层与古文化沉积层必然会重叠,产生互相对应的关系。

8月8日,田阳县委、县政府和南宁国际民歌艺术研究院联合发起的布洛陀遗址考察研讨会在田阳召开。广西有关学科的著名专家学者古笛、黄振南、覃圣敏、郑超雄、蓝阳春及百色地区的壮学专家黄子义、李学伦、黄明标、唐云斌等出席了研讨会。新华社、广西电视台、右江日报、百色电视台等新闻单位的记者采访了这次考察活动。谢寿球向各新闻单位介绍了布洛陀遗址发现的始末,并赠送了有关材料。研讨会实际上围绕谢寿球所写的《寻找壮民族的根》这篇报道所提出的学术性结论和证据展开,大部分专家肯定了这篇报道的观点:敢壮山是壮族始祖布洛陀的文化遗址,田阳是布洛陀文化的发源地。

广西的盆地和河流冲积平原由于数列弧形山系的切割而成格状分布状态,因而广西古文化遗址的分布也呈现出格状分布的规律,目前广西的大部分盆地和河流冲积平原都发现了重要的古文化遗址,按照这一对应关系,目前尚未发现重要古文化遗址的浔江平原、龙州盆地、龙江河谷将来很有可能发现重要的古文化遗址。已经发现古文化遗址的盆地各年代的文化沉积层也可能会出现重合的现象。

这次考察研讨活动取得了积极的成果,广西各媒体纷纷报道了田阳发现壮族始祖布洛陀遗址、田阳是壮族文明重要之源的消息,实现了布洛陀文化遗址报道在广西的新突破。

布洛陀文化遗址的发现–古文化沉积层格状分布的典型范例

9月16日,田阳县委、县政府邀请中央民族大学原副校长梁庭望教授、中央民族大学副校长黄凤显博士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罗汉田、民俗学博士苑利等专家到田阳考察布洛陀文化遗址,并邀请新华社、广西日报、广西电视台、当代生活报、南国早报、广西民族报、广西文艺报、南宁日报、八桂都市报、右江日报、百色电视台等新闻单位记者随专家到田阳采访。北京专家对布洛陀文化遗址和《寻找壮民族的根》所提出的观点作了最后的认定,并提出了不要再对此结论再作争议的意见。谢寿球在会议中向各媒体介绍了各位专家的学术地位并解释了这次研讨会的主要新闻点,各媒体对专家发表的意见作了追踪报道,广西掀起报道布洛陀遗址的高潮。

按照这一对应关系,笔者重新调整了寻找布洛陀文化遗址的思路和方向。全广西沉积矿藏最丰富的盆地和桂西最适宜农耕的冲积平原是百色盆地。百色盆地的中心在田阳,田阳是否是布洛陀文化的发源地呢?从《布洛陀诗经》手抄本收集的情况和百色盆地的古人类遗址的分布情况分析,田阳是布洛陀文化发源地的可能性很大。

9月23日至25日,自治区原副主席张声震率领广西壮学会的专家到田阳考察研讨,在张声震的提议下,大家对布洛陀文化遗址的发现问题达成了“要升温,不要泼冷水”的共识,并表示同意认定田阳县敢壮山为布洛陀文化遗址。至此,布洛陀文化遗址的学术认定工作最后完成。

1992年,广西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办公室在全广西开展《布洛陀经诗》手抄本的征集工作,在随后征集到的28本《布洛陀经诗》的手抄本中有14本是在田阳县征集上来的,《布洛陀经诗》的分布有以田阳为中心的特征,显然田阳是布洛陀文化的中心。

在专家认定的基础上,百色地区正式成立了布洛陀旅游开发领导小组,布洛陀文化遗址的旅游开发工作正式启动。

百色盆地近年发现了100多个古人类遗址,这些古人类遗址在右江河谷呈带状分布,这一古人类遗址分布带的中心也在田阳。虽然百色盆地最大的古人类旧石器时代遗址–坛河遗址不在田阳,但是按照广西地质沉积层与文化沉积层相对应的关系,处于右江盆地中心的田阳县将来极有可能会发现广西最大的古人类遗址和古稻作文化遗址。作为壮族古文明第一个辉煌时代的布洛陀文化中心也极有可能在田阳。

从布洛陀文化遗址的发现与开发过程我们是否可以得到这样的启发:

2003年6月30日,正在笔者把寻找布洛陀文化遗址的方向集中到田阳的时候,笔者从事文艺创作的启蒙老师古笛先生从田阳县采风回来,他把田阳县敢壮山布洛陀庙和母娘岩的情况告诉了我和南宁国际民歌艺术研究院院长彭洋,并认为敢壮山就是寻找多年的布洛陀文化遗址,他叮嘱我们要作进一步的论证并组织策划推出。古笛先生为寻找布洛陀文化遗址锲而不舍的精神和学术敏感性确实令人钦佩,他的发现使我们寻找布洛陀文化遗址的范围一下子缩小到了一个点上。为了证实古笛先生的推断,7月6日,笔者和彭洋、南宁日报特刊部主编农超一起到田阳县百育镇那贯村的敢壮山考察。敢壮山离田阳县城8公里,位于田阳飞机场附近,它南面朝向右江河谷,在周围面向右江的群山中,敢壮山是惟一的一座石山。敢壮山上多岩洞,山上山下都有泉,水源充足。敢壮山这一独特的地理环境在原始莽林密布的远古时代显然是人类穴居的理想场所。在考察中有两个现象引起了笔者的注意,一是敢壮山上每年有盛大的祭祀布洛陀活动,二是敢壮山下有广西最大的歌圩—敢壮歌圩。这两个现象和布洛陀遗址肯定有重大关系,但仅以此作为布洛陀遗址的证据确实难以服人,必须寻找更多的直接证据,才能获得学术界的认可。

1、新闻报道策划是文化旅游策划的重要切入点,好的新闻报道策划对文化旅游热点的营造会起到一石激起千重浪的作用。

笔者在考察中向田阳县提出了在敢壮山周围开展布洛陀文化资源普查的意见,从田阳回来后笔者几乎每天都和田阳县人大副主任黄明标联系,随时了解普查的进展情况。笔者还细心研究《布洛陀经诗》等有关古籍,从中寻找布洛陀文化遗址在田阳的证据。

2、重大的文化发现报道必须以扎实可靠的学术研究成果为支撑,必须认真做好田野考察和调查研究工作。

《布洛陀经诗》中有关布洛陀文化遗址的材料有五条:一、”祖公家在石山上”;二、”祖公家在岩洞下”;三、”祖公家在圩上”;四、”祖公家在紫石”;五、”祖公家在安通”。这五条材料中,第一条”祖公家在石山上”和第二条”祖公家在岩洞下”较易理解,这和敢壮山的地质情况也相吻合。较难理解的是后三条。对于”祖公家在圩上”中的”圩”字,许多学者都把它当作集市解释,这么解释”祖公家在集市上”就费解了。显然这里的”圩”字不是集市的意思,而是歌圩的意思,作歌圩解,”祖公家在歌圩上面”就好理解了。传说中的布洛陀文化遗址确实是在敢壮歌圩上面。”祖公家在紫石”,可以理解为在紫石山上。最费解的就是”祖公家在安通”,《布洛陀经诗》的原注对”安通”的解释是”地名”,具体地点不详。笔者向田阳县人大黄明标查询,了解到了敢壮山附近只有”安圩”,没有”安通”。敢壮山在”安圩”的东面,”通”实际上是方位词”东”,这样解释,”祖公家在安圩的东面”就读通了。《布洛陀经诗》实际上记载了布洛陀遗址的具体位置,只不过因时间久远,后人无法读通罢了。

3、文化旅游开发的新闻报道策划必须高屋建瓴,以最大的新闻价值赢取最大的社会效应。

在寻找布洛陀文化遗址的证据过程中,田阳县组织的布洛陀文化资源普查也获得了丰富的传说材料,这些民间传说大多数是敢壮山和周边地区所特有,不少传说都直指布洛陀死于敢壮山上的岩洞中。敢壮山周围有一批以”那”为名字的村屯,如”那贯”、”那务”、”那宁”等,这些地名都与布洛陀创造稻作农业的传说有关,这里很可能是壮族稻作文化的发源地。敢壮山周围深厚的布洛陀文化现象说明,敢壮山就是布洛陀文化遗址。

附录:

按照地质沉积层与文化沉积层相对应的关系,敢壮山既然是布洛陀遗址,那么敢壮山附近必定是百色盆地最平坦最肥沃的水稻耕作区,也应该是沉积矿最丰富的地区。经了解,敢壮山所在的百育镇确实是百色地区最重要的水稻生产基地,而且国家农业部所确定的南方最大的现代农业示范园就在敢壮山附近,这可能是一个历史的巧合,但也说明敢壮山附近具备人类生活的良好条件。了解到这一情况后,笔者大胆地推断,敢壮山附近一定会有以布洛陀名字命名的田垌。田阳的同志根据笔者的推断深入敢壮山周围村屯调查,果然发现了一个叫”垌洛陀”的田垌。

田阳发现壮族始祖布洛陀遗址

经过深入的调查研究,笔者确信寻找多年的布洛陀遗址就在田阳敢壮山,于是把这一调查成果分别写成消息《田阳发现壮族始祖布洛陀遗址》和长篇学术通讯《寻找壮民族的根》在南宁日报上发表,人民日报等全国性媒体很快予以转载,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因为田阳县敢壮山布洛陀遗址的证据较充足,在南宁国际民歌艺术研究院和田阳县召开的三次有全国全区著名专家学者参加的学术研讨会上,布洛陀文化遗址很快获得了与会专家的认定。

专家称遗址的认定将揭开壮族族源的千古之谜

布洛陀文化遗址的发现对田阳县的社会和经济产生了积极的影响,使田阳一跃成为广西新的旅游热点和投资热点。今年的敢壮山歌圩,到田阳旅游和参加活动的人数从往年的三四万人增加到12万人以上。田阳计划投资2亿元建设布洛陀遗址旅游区,目前初步规划方案已经完成,正在进行专家论证。

人民日报7月31日讯
最近,广西壮族著名诗人、学者古笛先生和田阳县博物馆专家经实地调查考证,认定壮族始祖布洛陀的诞生遗址就在田阳县的那贯山。根据专家们提供的线索,记者日前和南宁国际民歌研究院的专家专程赶赴田阳县实地采访,证实专家们的结论确实言之有据。如果这一发现得到最后的确认,将会揭开壮族起源的千古之谜,对壮族历史的研究具有重大意义。

布洛陀遗址的发现也促进了广西民族文化的学术研究工作,据张声震先生的评价是:”布洛陀文化遗址的发现掀起了建国后第三次壮学研究的高潮。”

据壮族创世经诗《布洛陀经诗》记述,布洛陀是壮族的“祖公”,是一个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创世神。据专家们考证,布洛陀实际上是壮族远祖的部落首领,但布洛陀的起源地在哪里一直无法认定。著名诗人、学者古笛先生在实地考察了田阳县那贯山春晓岩后,认为那贯山名叫“敢壮”的岩洞就是壮族族名的来源,山上的“祖公庙”遗址就是祭祀布洛陀的祖庙,每年周边10多个县的四五万群众的歌圩活动是纪念布洛陀的大型活动,“敢壮”就是壮族始祖布洛陀的诞生地。记者在田阳县采访时,田阳县博物馆馆长黄明标则进一步介绍了在“敢壮”地区流传了数千年的祭祀布洛陀的活动情况。每年农历二月十九,传说是祖公布洛陀的诞生日,这一天周围各县的数万群众汇集“敢壮”,举行接祖公、母娘上山入位仪式。从这一天起至三月初九,每天都有人看守神位,祭祀的人流不断,香火不绝。三月初七举行开歌仪式,各地长老会集祖公庙做道场,唱颂《布洛陀经诗》,再举行对歌、抛绣球、舞狮等各项活动。“敢壮歌圩”是广西最大的歌圩,但在歌圩活动中举行祭祀布洛陀的大典却是广西各地的歌圩所没有的。据布洛陀经诗记载:“祖公家在安东”,而田阳古称安圩,“敢壮”就在安圩的东面,这些都是布洛陀发源地在田阳县的有力佐证。

文化沉积层格状分布规律的意义

记者在田阳县采访时,实地察看了祖公庙遗址,一路上都发现密密麻麻的香火棍,从山下一直延伸到山上,可以想像每年祭祀香火之盛。可惜祖公庙早已在1958年被毁了。

广西文化沉积层格状分布的规律在随后的文化资源调查中得到了进一步的验证,去年12月,右江区革新桥遗址的发现证明百色盆地不仅是广西最大的旧石器遗址分布区也是广西最大的新石器遗址分布区。实践证明广西文化沉积层格状分布规律对确定古代文化遗址的大体范围确有指导作用。

祖公庙所在的那贯山面向右江谷地,是当地惟一的一座石山,山上多岩洞。“祖公庙”的地理特征与《布洛陀经诗》所记述的“祖公家在石山下”、“祖公家在岩洞下”、“祖公家在圩上”相吻合。那贯山森林茂密,景色秀丽。明朝正德年间,江西地理先生郭子儒为皇帝寻找风水宝地来到那贯山,一见“敢壮”就惊呼“宝地”,并起名为“春晓岩”。春晓岩有多处古庙宇,其中最大最古老的庙宇就是“祖公庙”。

笔者曾根据这一规律推断田阳县及其附近可能有百色盆地最大的古人类文化遗存,并在田阳县的几次文化研讨会上加以论述。最近,区文物工作队已在田阳县找到了这一古人类遗址,这一遗址经初步勘察绵延5公里,并且新旧石器沉积层相重合。这一遗址明年发掘后估计会轰动全国。

布洛陀源地是否就在田阳,这还有待各方面专家的最后确认,但是这一初步发现确实具有重大意义,一些专家甚至认为这一发现的轰动性不亚于乐业的“天坑”。

笔者在崇左市进行民族文化资源调查时,运用文化沉积层格状分布的规律确定调查的重点范围和方向,也在实践中取得了较大的成果,在江州区发现了有壮族独特风格的古代雕刻–“左江睡童”和一批壮族古墓葬,这一成果在中国民族报发表后也引起了广泛的注意。

寻找壮民族的根

按照这一分布规律,笔者对广西生物沉积矿层较深厚的百色盆地等五个地区未知的的古代文化沉积层作如下大致的描述:

——壮族始祖布洛陀原址寻访记

一、百色盆地。百色盆地是广西古文化沉积层最深厚的地区,这一地区是世界人类的发祥地之一,随着古人类化石的发现,百色盆地将会成为世界关注的一个热点。百色盆地也是珠江文明的主要发祥地,史前的布洛陀文化沉积层和骆越文化沉积层相重合。因为百色盆地最大的煤矿–新洲煤矿和最大的油田–田东油田都在横山寨古城遗址附近,估计在横山寨古城遗址及其周边范围内可能有一个大型的骆越古城遗址,这一骆越文化沉积层与横山寨古城文化沉积层相重合,笔者已在这一地区进行田野调查中发现了一些重要的线索,希望考古工作者在不久的将来能找到这一古城的遗址。

谢寿球 农超

二、宁明盆地。宁明盆地是广西陆上的又一个较大的油气蕴藏区,估计也是古人类的一个重要的活动中心。目前虽然只有零星的贝丘遗址发现,但是可以推断在花山崖壁画遗址附近有一个较大的古人类遗址和骆越古城遗址,这里自古以来就是越南和中国的重要贸易通道,宋代的对外贸易中心–永平寨遗址也在这一带。

寻根问祖是一个民族摆脱不了的文化情结。

三、来宾平原。来宾平原是广西最大的煤矿蕴藏区,也是麒麟山人的一个重要的活动中心,将来估计还会有更大的古人类遗址发现。这里的古骆越文化沉积层和古人类文化沉积层相重合,估计在这一地区有一个较大的骆越古城遗址。

壮族是中国少数民族中人口最多的民族,壮族文化对中华文化乃至世界文化都有着重要的影响,东南亚许多壮泰语系的民族就一直认为他们的祖先是从中国的南方迁徙来的,泰国的专家学者为此曾多次到广西壮族地区“寻根”。谢寿球国的许多专家学者也对壮族的渊源问题做过大量的考察,但是壮族的“根”在何处仍然是一个令许多专家学者都困惑的千古之谜。

四、南宁盆地。在左、右江汇合处附近历史上是世界最大的大石铲文化中心,也是古骆越的稻作文化中心,这一带会有一个早期的骆越古城遗址。

右江盆地是壮族古代文明发祥地

五、贺江平原。这一地区是古仓吾国的中心,也是中原进入广西的重要通道,舜帝南巡即驾崩于这一地区,桂岭附近估计会有一个较大的仓吾古城遗址。

按壮族创世经诗《布洛陀经诗》记述,布洛陀是壮人的始祖,是创造天地万物的创世神。专家考证,布洛陀可能是壮族先民中最强大的部落————鸟图腾部落的首领,因此鸟部落被壮族先民尊为始祖部落,布洛陀也被尊为神王。《布洛陀经诗》的流传区域是桂西和云贵高原东部,布洛陀的“祖籍”也应当在这一带。

2003年9月于南宁

古人类“祖籍”的认定必须有考古证据的支持,目前壮族先民的旧石器遗址在广西各地已发现了100多处,其中百色盆地发现得最多,仅在百色、田阳、田东、平果四县发现的旧石器地点就有80多处。但是哪些遗址是最早的先民遗址在科学鉴定上还未取得重大的突破。

2000年,美国权威杂志《科学》以封面加评论的隆重方式公布了一项轰动世界的研究成果:百色盆地的古人类遗址的地质年代距今已有80.3万年,是目前已知的世界上年代最早的古人类遗址。这一成果对于统治学术界达半个世纪之久的“人类起源非洲说”带来极大的冲击,它以准确的科学证据证明亚洲同样是人类的发源地之一。这一研究成果也为壮族远祖的根在右江盆地提供了有力的佐证。许多学者受这一成果的启发,纷纷到百色盆地进行壮族起源的考察和研究。

寻找布洛陀原址的关键是找到祭祀布洛陀的祖庙,广西各地都发现过祭祀布洛陀的庙宇,但是只有历史最悠久,祭祀仪式最隆重,香火最盛的布洛陀庙才有可能是布洛陀的遗址。

今年6月,壮族著名文学艺术家、壮学学会顾问古笛先生到百色盆地考察采风,回到南宁后兴奋地约见了南宁国际民歌艺术研究院院长彭洋和记者,公布了他这次百色之行的惊人发现:壮族始祖布洛陀的遗址在田阳县百育镇六联村那贯屯的敢壮山,这一爆炸性的消息立刻引起了大家的浓厚兴趣。

万把香火祭祖公

古笛先生认定壮族始祖布洛陀遗址在田阳县的依据是:一、敢壮山上有被当地人称为“祖公庙”的布洛陀祭祀庙遗址。二、敢壮山的名字“敢壮”是壮人山洞的意思。三、“敢壮”歌圩是广西最大的歌圩,也是广西最大的祭祀布洛陀的活动。四、田阳县有许多古人类遗址,百色盆地三大古人类遗址之一的赖奎遗址就在田阳。五、田阳古称增食县,是百色地区建置最早的县,壮族人文资源荟萃,明朝著名的抗倭女英雄瓦氏夫人就出生在田阳。

古笛先生是壮族学术界的权威学者和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他对布洛陀遗址的认定在学术界举足轻重。为了更详尽地了解布洛陀遗址的情况,记者于7月4日开始了寻访布洛陀遗址的行程。

古笛先生所说的敢壮山离田阳县城8公里,是一座形似龙椅状的巍峨山峰。在周围面向右江的群山中,敢壮山是惟一的一座石山。敢壮山上多岩洞,山上山下都有泉,水源充足。敢壮山这一独特的地理环境在莽林密布的远古时代显然是人类穴居的理想场所。

布洛陀故事代代传

敢壮山又名春晓岩,这个名字据说是明朝江西的地理先生郭子儒取的。郭子儒为皇帝寻找风水宝地来到田阳,发现敢壮山的奇异景观后赞叹不绝,于是给敢壮山改名为春晓岩。春晓岩林木葱郁,景色秀丽,是田阳县古代著名的八景之一。

记者沿着当年残存的古道石阶向位于山腰的祖公庙遗址攀登。山道上引人注目的是沿途密密麻麻的香火棍残枝,可以想见朝拜的香火之盛。陪同考察的田阳县博物馆馆长黄明标告诉谢寿球们:每年农历二月十九,是传说中的布洛陀祖公的生日,从这一天开始到三月初九,周围百色、田东等十几个县的群众都络绎不绝地汇聚敢壮山,朝拜布洛陀祖公神庙,形成了万把香火祭祖公的壮观场面。朝拜的第一天,各村长老和师公自发举行隆重的祭祀仪式,吟颂布洛陀经诗,恭请祖公、母娘神灵上山入位。从这一天开始每天都有师公轮值念经,看守布洛陀的灵位。到了三月初九仪式结束,便开始举行歌圩活动。歌圩活动连续举行三天,参加的群众达四五万人,是广西最大也是最早的歌圩。

敢壮山的名胜古迹有母娘岩、祖公庙、封洞岩等,这些名胜古迹都和布洛陀的传说有关。母娘岩传说是祖公布洛陀和母娘姆六甲居住的洞府,岩洞构造奇特。祖公庙是布洛陀的香火庙,遗址在母娘岩东侧,原来的庙宇已被毁,周围竖立的上百块石碑也被挖去作修水利的石材。后来在原址上重建了两间简陋的房子,原庙的风貌却已无法辨识。鸳鸯泉在封洞岩旁边,泉水清幽,泉水附近长有两棵相互缠绕的连理树,传说是布洛陀为一对情侣点化而成的。

敢壮山是布洛陀的祖居,又有那么多的祖神“圣迹”,自然成为壮族万众敬仰朝拜的圣山。

敢壮山是否是壮族始祖布洛陀的“故居”,这需要进一步证明。但是当地流传的民间故事和诗歌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看做是历史的活化石,其中遗留有许多史前的信息可以成为历史的佐证。

田阳是《布洛陀经诗》广泛流传的地区。20世纪80年代以来,广西文化部门在全区广泛开展征集《布洛陀经诗》古抄本工作,在征集到的22本古抄本中属于田阳县征集的就有10本。田阳县最早的一部《布洛陀经诗》古抄本在1986年2月民间文学三套普查时被发现,据收藏者罗占贤介绍,这部手抄本已有300年以上的历史。

《布洛陀经诗》透露的布洛陀原址信息虽然较笼统,但诗中所说的“布洛陀的家在山洞”、“布洛陀的地在石山下”、“布洛陀的家在紫石山”等布洛陀原址的自然环境与敢壮山布洛陀遗址的环境相吻合。特别值得注意是诗中有这么一句:“布洛陀的家在安东”,“安东”是地名,但是安东是指哪里却一直无法确定。据田阳县博物馆馆长黄明标考证,田阳县县城古称安圩,“安东”就是在田阳县城的东面,这恰好就是敢壮山的方位。因此,说布洛陀的“家”在敢壮山是有根据的。

敢壮山当地的群众中至今还流传着许多关于布洛陀的神话故事。剔除这些故事的神话部分,谢寿球们还是可以从中得到许多布洛陀在此生活的信息:布洛陀和姆六甲居住在母娘岩,繁衍出许多子孙,这些子孙分散到各个地方生活,每年农历二月十九布洛陀的生日,这些子孙都赶回敢壮山给祖公拜寿,因为子孙人数太多,只能排队等候上山,等待中大家以歌询问对答,欢庆亲人相会,后来就形成了敢壮歌圩……这些民间传说和习俗,反映出了布洛陀的始祖地位和壮族先民崇拜祖宗的民族心理,对谢寿球们了解敢壮山的历史有很大帮助。

中华民族永远的财富

不管专家们对田阳和百色盆地的古人类遗址最后如何认定,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些遗址是谢寿球们中华民族珍贵的文化遗产,研究和开发这些文化遗产,对于提高谢寿球们的民族自信心,促进当地的两个文明建设的发展都具有重要的意义。

目前,一些专家学者对布洛陀遗址的研究和开发提出了许多有见地的建议,古笛先生认为,布洛陀始祖遗址的认定是壮族人民文化生活中的一件大事,大家要同心协力做好保护和开发工作。南宁国际民歌艺术研究院院长彭洋认为,布洛陀遗址的发现不亚于乐业天坑的发现,它对当地旅游业的发展将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它的潜在价值非常大。

目前,布洛陀遗址的保护和开发工作已引起了百色地区和田阳县有关领导的重视,他们已组织相关部门对布洛陀遗址的研究和开发做了专题研究,并着手开展规划工作。敢壮山将有望展现其绚丽的光彩,并成为广西新的旅游热点。

(西部开发报2002年8月16日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