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起“文物保护公益诉讼”的破冰意义

日前,民间环保组织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收到来自郑州中级法院的“受理案件通知书”。今年4月,郑州上街区峡窝镇马固村7处文物5处被拆毁,马固村村委会、上街区政府、上街区峡窝镇政府和上街区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因直接拆毁文物及不履行法定职责被该民间环保组织诉至法庭。这是国内首起人文遗迹首次被纳入环境公益诉讼的范围。

10月16日,民间环保组织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以下简称中国绿发会)收到了一份来自河南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受理案件通知书》。今年4月,郑州上街区峡窝镇马固村5处不可移动文物被拆毁,为此,中国绿发会将马固村委会、峡窝镇政府和上街区人民政府、上街区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一同告上法庭。

   
一个享有“中原第一文物古村落”美誉的千年古村——河南省郑州市上街区峡窝镇马固村,在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中,有7处不可移动文物名列其中。但如今已有5处文物被拆除。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就马固村文物被拆事件进行调查后,决定就此提起公益诉讼。河南省郑州市中级法院已正式受理此案,被告为上街区政府、峡窝镇政府、上街区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有文物监管职能)及马固村村委会。这是河南省第一起环境公益诉讼案件,亦是国内首个人文遗迹(文物)保护的公益诉讼(10月20日《法制日报》)。

马固村是郑州的一个千年古村,有“中原第一文物古村落”之称,在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时,村中有7处不可移动文物名列其中。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有着千年悠久历史、创造过无数辉煌的古村落,却不得不让位于当地政府一个名为“智能电器产业园”的开发项目。仅历时20天,就变成一片黄土和废墟,7处珍贵的不可移动文物仅保留下两处。

今年4月15日,本报曾就马固村文物被拆事件进行实地调查,并报道了马固村文物被拆毁一事。半年之后,该事件又掀起怎样的波澜?伴随着城镇化建设进程的加快,郑州的文物整体现状如何?如何对其进行有效保护?记者展开采访。

图片 1

这些年,除了民间破坏力量损毁不可移动文物之外,像马固村一样,地方政府以发展、规划为名破坏文物的事例,何其多哉?一批批不可移动文物随着各地大规模的城市建设、土地开发而消失。仅2014年上半年,国家文物局就接报在文物保护单位周边违法建设等案件81起,破坏文物本体案件3起。

国内首起人文遗迹(文物)

  马固村是郑州的一个千年古村,有“中原第一文物古村落”之称。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有着千年悠久历史、创造过无数辉煌的古村落,却不得不让位于当地政府一个名为“智能电器产业园”的开发项目,仅历时20天,就变成一片黄土和废墟,7处珍贵的不可移动文物仅保留下两处。基金会对这起以开发为名破坏文物的案件提起公益诉讼,开启了一个文物保护与追责的新渠道,无疑值得称道。

一些地方政府何以会拿破坏文物换发展?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他们单纯追逐GDP、追求眼前利益,不能、不想、不愿正确处理当前与长远的关系、经济建设与文物保护的关系。在唯经济与政绩之下,一些地方政府即使明知一些企业对不可移动文物做了违规拆除,也会有法不依、执法不严、以言代法、以罚代刑。而文保部门又存在“权”与“钱”的双重弱势,在行政指令与商业利益的双重压力前,对一些破坏不可移动文物的违法行为,往往只能无所作为。

保护公益诉讼被受理

  这些年,除了民间破坏力量损毁不可移动文物之外,像马固村一样,地方政府以发展、规划为名破坏文物的事例,何其多哉!一批批不可移动文物随着各地大规模的城市建设、土地开发而消失。仅2014年上半年,国家文物局即接报在文物保护单位周边违法建设等案件81起,破坏文物本体案件3起。如四川省平武县政府为建设高80米25层的“金沙国际广场”项目,擅自发文、越权调整目前四川省规模最大、中国保存最完整的明代古建筑群之一报恩寺的保护区划。

此时,就需文物保护公益诉讼担当补位者,与破坏不可移动文物的政府行为叫板。公益诉讼旨在保护公共利益,而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保护文物就是在保护我们共同的文化财富,也是保护公共利益。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提起的这起文物保护公益诉讼,既可引导社会力量,打一场文物保护的“人民战争”,也可弥补文保部门执法偏软的问题,让破坏文物的政府行为被追究,让文物保护法规发挥应有的威力。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对这起以开发为名破坏文物的案件提起公益诉讼,开启了一个文物保护与追责的新渠道,无疑值得称道。

马固村是一个千年古村,有中原第一文物古村落之称。该村有着深厚的文化积淀,包括珍贵的书画艺术、精美的古建筑、门类齐全的医学等。在宋代,马固王氏先祖曾创造了三朝枢密九子进士的辉煌。

图片 2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这起文物保护公益诉讼,其实是以破坏生态为名告政府的,理由是“不可移动文物是生态系统中不可或缺的非生物因素……破坏不可移动文物就是破坏生态环境”。严格地说,这起文物保护公益诉讼,还不是以文物保护为名告政府,因为文物保护方面的民事公益诉讼制度,在我国还没有建立。因此,建立一套文物保护公益诉讼制度,来保障这类公益诉讼的顺利实施,为提起诉讼者提供法律保障,刻不容缓。

马固村共有7处建筑列入河南省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名录中,其中马固王氏宗祠被公布为郑州市级文保单位,其他6处均为未定级的文物点。2014年4月,马固村为配合智能电器产业园建设,全村整体迁移。仅仅20天,占地500余亩的古村落变成一片黄土和废墟。村内的7处不可移动文物仅保留下了王氏家庙和马固关帝庙。

  一些地方政府何以会拿破坏文物换发展?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他们单纯追逐GDP、追求眼前利益,从而不能、不想、不愿正确处理当前与长远的关系、经济建设与文物保护的关系。在唯经济与政绩之下,一些地方政府即使明知一些企业对不可移动文物违规拆除,也会有法不依、执法不严、以言代法、以罚代刑。而文保部门又存在“权”与“钱”的双重弱势,在行政指令与商业利益的双重压力前,对一些破坏不可移动文物的违法行为,往往无所作为。

作者:何勇海

被拆毁文物的使用权人或被收买,或被威胁,总之没有人愿意提起私益诉讼,而如果公益诉讼也不提起,这些文物被拆就无人问津了。中国绿发会公益诉讼工作组组长王文勇说。新《环保法》第五十八条规定:对污染环境、破坏生态,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行为,符合条件的社会组织可以提起诉讼。在此之前,由民间环保组织提起的环境公益诉讼从未涉及文物保护。文物保护是否可以纳入环境公益诉讼的范围成为此次诉讼能否获法院立案的关键。

  此时,就需文物保护公益诉讼担当补位者,与破坏不可移动文物的地方政府行为叫板。公益诉讼旨在保护公共利益。而文物是人类在历史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保护文物就是在保护我们共同的文化财富,也是一种公共利益。基金会提起的这起文物保护公益诉讼,即可引导社会力量,打一场文物保护的“人民战争”,也可弥补文保部门执法偏软的问题,让破坏文物的政府行为被追究责任,让文物保护法规发挥应有的威力。

王文勇说,后来中国绿发会秘书长的一句话点醒了众人:不可移动文物是生态系统中不可或缺的非生物因素,破坏不可移动文物就是破坏生态环境。

  从报道来看,基金会这起文物保护公益诉讼,其实是以破坏生态为名告政府的,在他们看来,“不可移动文物是生态系统中不可或缺的非生物因素……破坏不可移动文物就是破坏生态环境”。因此,严格地说,这起文物保护公益诉讼,还不是以文物保护为名告政府,因为文物保护方面的民事公益诉讼制度,在我国还没有建立。从顶层设计,建立一套文物保护公益诉讼制度,来保障这类公益诉讼的顺利实施,为提起诉讼者提供法律保障,刻不容缓。

9月21日,由中国绿发会作为诉讼主体发起了环境公益诉讼,诉讼称,由于马固村村委会的拆毁行为,更由于上街区人民政府、峡窝镇人民政府以及上街区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不履行保护文物的法定职责,致使马固村5处不可移动文物被彻底毁坏,破坏了当地几百年以来已经形成的生态环境,严重损害了社会公共利益,必须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诉状中请求法院令四被告在国家级媒体上,为在马固村文物毁坏事件中的毁坏文物及未履行法定职责的行为道歉,并重新规划原马固村地区,对王氏家庙和关帝庙两处不可移动文物原地保护,对已经拆除的5处文物采取遗址保护,并在马固村建立文物博物馆,在博物馆内复建已经拆除的5处不可移动文物。

(来源:检察日报)

9月22日,中国绿发会向郑州中院递交了马固村5处不可移动文物被拆毁的环境公益诉讼案件材料。10月16日,郑州中院就此案正式出具立案受理通知书。该案成为河南第一起环境公益诉讼案件,亦是国内首个人文遗迹(文物)保护的公益诉讼。而该案能获法院立案,也是我国司法第一次将人文遗迹(文物)保护纳入环境公益诉讼范围。

首先要有一个月的公示期,然后是举证质证,预计年底将正式开庭。中国绿发会副秘书长马勇说,该案获得法院立案,对推进我国人文遗迹(文物)保护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对同样的违法行为具有警示意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