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城遗址即将制订考古新计划

新华网重庆4月25日电“2019-2025年钓鱼城遗址考古工作计划”要制订了!24日下午,在“钓鱼城范家堰衙署遗址”学术交流会了解到,未来几年,合川区政府将制订专门计划,加大对钓鱼城遗址的考古发掘力度,抓好遗址保护展示。

图片 1

发布人:&nbsp&nbsp2019-04-26

位于重庆市合川区的钓鱼城是目前我国保存最完好的古战场遗迹。2019年3月29日,钓鱼城范家堰南宋衙署遗址入选“2018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2019年4月24日,“钓鱼城范家堰衙署遗址考古学术价值座谈会”在重庆市合川区举行,市文化旅游委,合川区委区政府领导出席会议。来自复旦大学、西南大学、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重庆设计院的文物考古、历史地理、规划设计等方面的专家学者共同解读了钓鱼城范家堰衙署遗址独特的历史文化内涵,肯定了钓鱼城“申遗”的突出普遍价值,并提出下一步文物保护及展示利用建议。

据了解,2019年,合川区将致力于认真讲好钓鱼城故事,拍摄好《钓鱼城》影视剧,精心打造钓鱼城旅游文化节、钓鱼城登山比赛等各类申遗主题节会活动,让越来越多的人认识钓鱼城、走进钓鱼城、喜欢钓鱼城。

衙署办公区围墙、中轴线建筑群及附属建筑。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供图

图片 2

未来几年,合川区还将大力推进钓鱼城大景区建设,加快花滩大桥建设进展,推进三江夜游、嘉陵帆影等文旅项目,提质升级钓鱼城景区硬件建设和软件服务,同步推进钓鱼城遗址申遗和5A级景区创建。

3月29日,2018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评选结果在北京揭晓,合川钓鱼城范家堰南宋衙署遗址上榜。在众多优秀考古项目中,范家堰衙署遗址何以脱颖而出?

合川区委、区政府在会上表彰了为钓鱼城范家堰衙署遗址荣获“2018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付出辛勤努力的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钓鱼城遗址考古工作队,向钓鱼城考古项目负责人、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副院长袁东山研究馆员颁发了“合川文物保护突出贡献奖”。

座谈会上,各级领导对主持发掘钓鱼城范家堰衙署遗址的首席文物专家袁东山进行了表彰。专家代表们积极交换意见,为钓鱼城遗址的考古、研究、申遗支招把脉。

“范家堰衙署遗址是皇冠上的明珠”

图片 3

“在进行终评汇报时,我的压力非常大。因为20个入围终评的项目竞争十分激烈,且各有优势和特点。”3月30日,范家堰衙署遗址考古项目负责人、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副院长袁东山接受重庆日报记者专访时说。

座谈会上,复旦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杜晓帆、王辉,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研究馆员郭伟民,西南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蓝勇,重庆设计院院长、教授徐千里,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院长、研究馆员白九江等专家学者共同解读了钓鱼城遗址的重大历史文化价值。

袁东山表示,此次范家堰衙署遗址能够入选,原因有三:首先,通过20余年来持续对山城防御体系进行考古发掘和研究,使山城防御体系的价值得到考古界认可;其次,考古发掘揭示了钓鱼城“山、水、地、城、军、民”六位一体的城池防御体系,它被认为是山城防御体系的军事中心;第三,范家堰衙署遗址是目前国内唯一经大规模科学发掘、保存较为完整的南宋衙署遗址,通过空间分析和考古发掘,认为范家堰衙署遗址是钓鱼城的政治军事指挥中心。

袁东山:钓鱼城范家堰衙署遗址获得“2018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荣誉,离不开市文化旅游委的科学决策和正确领导,离不开合川区委、区政府的长期支持和密切协作。功成在于团队,荣誉属于集体,表彰属于为合川钓鱼城文化遗产保护辛勤工作、默默奉献的每一个人。回望钓鱼城15年的考古工作历程:从2004年南一字城墙调查开始,经历了2005年古地道发掘、2006年石照县衙发掘、2007年东城半岛调查、2008年南水军码头及一字城墙发掘、2009年外城调查、2010年南一字城东西城门发掘、2011年九口锅遗址发掘、2012年南一字城西城墙上段发掘,直到2013年至2018年范家堰遗址四次主动性考古发掘。在钓鱼山上、嘉陵江边,悬崖陡壁旁、深林密草中,考古工作者都留下了足印,滴落过汗水。钓鱼城的炎炎烈日下、绵绵细雨中,仿佛还定格着当年的困惑、执着、兴奋、喜悦。

展开剩余76%

在年复一年的积淀、一点一滴的突破中,钓鱼城“山、水、城”合一、大纵深多重防御体系的布局结构日渐清晰,考古重大发现层出不穷,曾两次获得国家文物局“田野考古奖”,三次入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终评,极大丰富了钓鱼城的历史文化内涵,填补了区域乃至全国城市考古的诸多空白,为研究宋元时期的筑城规制、城防设施及营造技术等提供了珍贵实物资料。范家堰衙署遗址是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在钓鱼城长期耕耘,厚积薄发的硕果,遗址规模宏大、布局规整、轴线清晰、性质明确、时代精准,是目前国内罕见的经过大规模考古发掘、保存极其完整的宋代衙署遗址,为我国宋代城址与衙署建筑、古代园林及宋蒙战争史提供了珍贵的实物遗存。遗址出土的宋代铁雷是考古发现最早的爆炸性火器实物,是世界中古史火器与冷兵器并用时代开创阶段的珍贵见证。

“如果说钓鱼城是山城防御体系的皇冠,那么范家堰衙署遗址就是皇冠上的明珠。”袁东山说。

庶竭驽钝之才,贡献绵薄之力。奖励和表彰是对考古工作者继续努力开拓的鞭策。当前,钓鱼城遗址考古工作站上了新的起点,获得了新的动力,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将脚踏实地、开拓创新,继续保持对钓鱼城遗址的尊重和敬畏之心,继续保持对文化遗产保护事业的认真负责态度,撸起袖子加油干,为钓鱼城的文物保护和展示利用做出更大的贡献。

范家堰衙署遗址累计发掘面积近15000平方米。终评评委专家指出,范家堰衙署遗址符合中国传统衙署建筑规制,同时又具有鲜明的山地城池特色,丰富了宋元时期城市考古的资料。这为研究我国宋代城市与衙署建筑、古代园林及宋蒙战争史等提供了珍贵的实物遗存。遗址出土的铁雷是世界中古史火器与冷兵器并用时代开创阶段的重要见证。

图片 4

为破解众多历史谜团找到了钥匙

白九江代表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发言,感谢合川区委、区政府一如既往对钓鱼城考古工作的大力支持,感谢各位专家对钓鱼城文化遗产价值的肯定。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2019年成立了大遗址保护研究中心,将统筹推进重庆区域内大遗址的保护、展示、利用及研究,为钓鱼城等重点大遗址项目的展示利用、“文旅融合”、“申遗”工作等持续开展服务。

长期以来,学者对钓鱼城研究多囿于史料,缺乏考古实证支撑。比如山城防御体系的空间如何布局、蒙宋之间如何攻防等谜团都有待解开。范家堰衙署遗址的发现为破解这些谜团找到了钥匙。

图片 5

袁东山介绍,2004年,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考古工作人员在奇胜门一带,发现了一条连通城墙内外的地道。该区域并不是一个便于攻城的地方,是什么诱惑让蒙军如此决绝地进攻?面对这样的问题,考古人员进行了一个大胆的假设,蒙军试图攻取的很可能是钓鱼城的政治军事中心。

重庆市文化旅游委副主任幸军对钓鱼城遗址后续文物保护工作提出四点要求。一是抓好研究及成果出版。严格对照世界文化遗产评价标准,分析借鉴相关世界文化遗产“申遗”经验,充实科研力量,以范家堰南宋衙署遗址、水军码头、一字城墙等遗址研究为重点,深入探讨钓鱼城在保国安民、推动和平等方面的突出意义和世界性、普遍性价值,出版完成《基于全球视野下钓鱼城遗址遗产价值研究》《钓鱼城及南宋四川山城体系研究丛书》等研究成果。二是抓好保护与展示。按照城市考古的思路,制定系统发掘计划,持续做好以范家堰南宋衙署遗址为重点的考古发掘和勘探,建立完善钓鱼城遗址坐标系统和考古地理信息系统,明晰遗产构成、功能分区、时空变化。加快实施钓鱼城衙署遗址本体加固与保护展示、九口锅遗址、古地道遗址、西一字城墙等重点保护工程,优化提升植被景观,改善环境、显山露城。建立常态化、智能化监测系统,探索山地型古战场大遗址保护新路径,努力建成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典范。三是坚持不懈推动“申遗”。要以对历史负责、对当代负责的态度,以积极的心态,将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作为长远目标,作为推动保护利用工作的强大动力,持续做好各项工作,形成保护共识。四是抓好宣传推广。通过制作“申遗”专题宣传片,投放公益广告,出版宣传画册,定期举办国际学术论坛等交流活动,进一步讲好钓鱼城故事,促进文旅深度融合发展,提升国际国内影响力,将其打造成为重庆的靓丽文化名片。

此外,南一字城西城墙的朝向同样指向范家堰片区,也说明其重要性。考古人员兴奋之余,果断开启了在范家堰区域寻找衙署的考古探索。

幸军强调,钓鱼城是迄今国内保存最为完好的古战场遗址之一,是中国古代军事要塞和战区筑城防御体系的突出代表,已列入中国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录、第二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具有极高的历史文化价值。钓鱼城遗址的持续考古工作对于认识其他山城遗址布局具有借鉴作用,对研究宋蒙战争山城防御体系具有示范性。

“范家堰隐藏于钓鱼城山体二级台地上的一个山坳中,外面是陡峭悬崖,易守难攻,体现了古人高超的智慧。”袁东山说,从考古发掘来看,我们判断这是宋蒙战争时期合州衙署的所在地,也是钓鱼城战时的指挥中心。

图片 6

“范家堰衙署遗址的建筑遗迹的规格形制、空间布局特征和《平江府图碑》《景定建康志》所绘衙署基本吻合。从整个钓鱼城的空间尺度来看,遗址所处位置在对敌的后方,有利于保护衙署安全。”袁东山表示,综合多种情况判定,范家堰衙署遗址应为南宋衙署遗址。

合川区委书记李应兰对钓鱼城遗址后续文物保护和展示利用工作做出三点部署。第一,钓鱼城独特的价值备受各级领导关心和关怀。近年来,随着钓鱼城影响力扩大,国家有关部委和市级部门多次来合川调研指导。开发好、保护好、利用好钓鱼城,不仅是156万合川人民的期待,更是各级领导和社会各界共同心愿。第二,范家堰衙署遗址对丰富和完善钓鱼城军事文化具有重要作用,宋蒙战争时期,钓鱼城与川渝地区其他山城互为犄角,城内军民互相扶持,范家堰衙署遗址解答了钓鱼城36年之战,衙署的军事指挥中心在哪里这一历史难题。合川区接下来将进一步完善钓鱼城遗址的保护、开发、规划、设计,让文物“活”起来,把钓鱼城遗址的秘密和智慧发掘出来,让跨越时空、超越国度,富有永恒魅力,具有当代价值的传统文化精神弘扬起来。第三,以更高站位和标准保护钓鱼城文化遗产。钓鱼城遗址作为我国保存最完好的古战场遗址,有宝贵的历史价值,丰富的人文内涵,既是重庆的,也是中国的、世界的。合川将加强历史文化保护,正确处理好保护与利用、传承与创新的关系,深化钓鱼城遗址的价值研究,让埋藏在钓鱼城山上的文物,沉睡在范家堰遗址中的遗产,书写在古籍中的文字活起来,更好的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记者查阅资料了解到,曾入选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的渝中区老鼓楼衙署遗址,以及曾入围终评的合川钓鱼城古战场遗址、奉节南宋白帝城遗址都是山城防御体系的组成部分。袁东山说,这意味着在山城防御体系的考古发掘方面,重庆经验丰富、实力雄厚,在考古界的影响愈来愈大。

李应兰强调,历史是人文的载体,文化是历史的血脉。在重庆三千年的历史岁月中,钓鱼城是璀璨光辉的一页,它见证了南宋军民的血性,影响了欧亚大陆的历史。钓鱼城的考古、保护、展示要“三位一体”,统筹开展,边考古、边保护、边展示,使相关工作互为前提,互为依托。合川区也将大力推进钓鱼城大景区建设,推动文化遗产“研学游”等公众项目,提质升级钓鱼城景区硬件和软件建设,认真讲好钓鱼城故事,精心打造钓鱼城5A景区,让越来越多的人认识钓鱼城、走进钓鱼城、喜欢钓鱼城。

考古工作是钓鱼城申报世遗的基础“考古工作是钓鱼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和钓鱼城遗址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基础。”袁东山说,钓鱼城遗址考古发掘工作还远远没有结束,军营、交通、公共建筑等还需开展大量考古工作。

钓鱼城遗址后续文物保护利用工作如何开展

钓鱼城遗址申遗工作始于2008年,2012年,钓鱼城遗址进入国家文物局印发的《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2016年,重庆市编制完成钓鱼城遗址申遗文本、保护管理规划、遗址保护办法等“申遗三大法定要件”。2016年3月和今年3月,重庆市先后两次向国家文物局提出钓鱼城遗址申遗正式申请,标志着钓鱼城遗址申遗工作进入了实质性阶段。

钓鱼城范家堰衙署遗址荣获“2018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既是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深耕钓鱼城考古15年结下的硕果,也开启了钓鱼城后续文物保护利用工作新的征程。下一步,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将按照国家文物局对钓鱼城主动性考古的批示和指示精神,围绕“助推申遗、文旅融合”两项核心工作,在钓鱼城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和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中,继续深入揭示游牧文明与农耕文明在钓鱼城的碰撞冲突与交流融合,巩固和发扬钓鱼城在中华文明多元一体、兼收并蓄发展脉络中的关键地位与作用。

“范家堰衙署遗址解答了钓鱼城36年之战,衙署和军事指挥中心在哪里的历史难题,入选十大考古新发现也是实至名归。”合川区钓鱼城申遗中心主任罗利旻表示,让国内外专家认可钓鱼城六位一体的城池防御体系,终归要靠考古发掘的成果来实现,这些成果为钓鱼城遗址申遗的真实性和完整性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

坚持“考古先行,全程参与”。按照考古发掘、遗址保护、展示利用一体化思路,推动《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钓鱼城大遗址考古工作计划》的科学实施,发挥考古工作在大遗址保护中的基础地位和引领作用,扩大考古成果,助推钓鱼城后续文物保护和展示利用工作。

罗利旻介绍,下一阶段,将进一步提炼出符合国际语境的突出普遍价值,加大考古发掘力度,启动钓鱼城遗址保护、展示、标识系统、环境整治、监测系统五大工程。加快推进钓鱼城范家堰衙署遗址保护展示工程,提升遗址保护展示利用水平,为申遗打下坚实基础。

坚持“价值引领,助推申遗”。加快钓鱼城遗址考古研究成果转化和遗址文化内涵阐释,编制出版《合川钓鱼城考古报告》,通过学术科研成果来进一步支撑钓鱼城遗址的真实性和完整性,提炼升华钓鱼城的突出普遍价值,助力钓鱼城“申遗”。

坚持“彰显特色、文旅融合”。加强钓鱼城的历史文化价值传播,以文促旅、以旅彰文,串联整合宋蒙战争山城特色资源,探索重庆大遗址保护及“文旅融合”推广中的“钓鱼城模式”,切实履行“在保护中发展,在发展中保护”,推动文化和旅游真融合、深融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