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蒲京欢迎您官网四川考古:多项第一 不断出新

2016年8月26日下午,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主办的“2016年度考古学研究系列学术讲座”第九讲在考古研究所八楼会议室举行。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高大伦受邀为大家带来了题为“四川考古的过去与未来”的学术讲座。讲座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巍主持,科研处处长刘国祥点评,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中国国家博物馆、北京语言大学、首都师范大学、故宫博物院等单位的专家学者和师生们听取了此次讲座。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1王巍所长主持并颁发主讲嘉宾聘书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2讲座现场
在简要介绍了四川省的区划变革与地理概况之后,高大伦院长首先向听众解释了本次讲座中出现的“考古四川”与“四川考古”这两个概念。所谓“考古四川”,是指1949年以前,省外尤其是国外人员在四川所做的考古工作,而“四川考古”则是指建国后四川当地人立足于本省所做的考古发掘与调查工作。四川虽在祖国内地,因历史的机缘巧合,其考古工作已有一百年的历史,是中国近代最先开展考古调查发掘的省份。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3主讲人高大伦院长
接下来高大伦院长以外国人在四川所做的考古工作为开端,引出了此次讲座的四个部分。第一部分主要阐述了四川考古的发展沿革。在新中国成立之前,1914年法国人谢阁兰对四川汉代砖室墓的发掘开启了四川考古的序幕,着名的广汉三星堆文明、巴蜀文化的命名等重要发现和成果在三四十年代相继出现,此时的四川考古便出现了一个小的高潮。建国后四川考古工作继续发展,各个时期的文化遗存不断被发现,到了八九十年代,迎来了四川古蜀文明的绽放期。进入新世纪的四川考古工作进展顺利,依然以一系列值得称道的重大发现吸引着海内外的广泛关注。
第二部分重点介绍了近十年成都平原周边的重要考古发现。成都平原以其独特的地理优势孕育了众多辉煌灿烂的古代文明,但是近年来在其周边区域所发现的其他遗存也同样蕴含着丰富的历史信息。刘家寨遗址、石棺葬墓群、桂圆桥遗址、瀑布沟库区遗址群、向家坝库区遗址群和罗家坝遗址为我们探讨成都平原与中原地区、川西北地区、北方草原地区和云贵高原等周边区域的交流互动提供了珍贵的资料。三星堆遗址新发现的城墙、宫殿与小城等遗迹现象再一次确认了了三星堆文明的历史地位,证明了其前后延续两千多年的顽强生命力。四川石窟寺数量众多,近年来针对其所做的考古发掘工作,调查新发现石窟造像和即将出版的多部相关报告、总录和论文集对石窟寺研究和美术考古来说十分珍贵。
第三部分则总结了四川考古的主要收获:四川考古经过近百年的发展,出土文物标本在一百万件以上;初步建立起了四川考古的年代序列;弄清了四川古代文化面貌,构建起了四川五千年物质文化史。近年来更是积极走出国门,用国际化视角去研究四川文明;关注重视晚期考古遗存,发挥其重要价值;开展公共考古,选择一两件重器进行深度解读;积极开展考古探险与考古创意活动,吸引更多的人去了解和参与考古工作的完整过程。
讲座最后对四川考古的未来进行了展望,接下来的工作将继续围绕巴蜀文化、石窟寺保护、四川省内五大流域的调查、建立考古体验馆和继续考古探险活动这几个方面进一步展开。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4现场讨论
讲座结束后,高院长向大家展示了此次带来的文创产品,并以此为奖励赠予每一位提问者。与会学者围绕西南丝绸之路的地位、巴蜀文字的阐释方法、如何看待外国学者在川所做的早期考古工作以及1914年谢阁兰在川发掘对于中国考古学史的意义等问题展开了热烈讨论。在最后的总结性发言中,刘国祥处长表示此次的讲座极具创意性和前瞻性,内容丰富,视角独特,并且对四川考古工作的五个方向表示了高度的认同和赞赏。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5与公众分享四川文创产品
此次讲座中放映的数字动漫故事《神树的传说》,获得了大家的一致好评,是选一件重器进行深度解读的典型例证。四川考古在中国考古史的发展上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早在二十世纪初就有外国学者在四川进行考古工作。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次考古也在四川。进入新世纪后,四川又成为中国基本建设过程中最大的考古工地,同时还积极探索考古研究的新领域,如考古探险、公众考古、考古创意等,学术界和社会对四川考古的未来充满期待。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 张春海 实习记者
饶嘉)8月26日,应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邀请,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高大伦在该所以“考古四川与四川考古”为题做了专题讲座。

  四川考古在中国考古史的发展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早在二十世纪初就有外国学者在四川考古。我国1949年后的第一次考古也在四川。二十世纪80年代三星堆祭祀坑的发现更是引起了世界性轰动。进入新世纪后,四川又成为中国基本建设中最大的考古工地之一。而随着当代四川考古人在公众考古、考古探险、考古创意等领域的积极探索,学术界和社会对四川考古的未来充满了期待。

  讲座上,高大伦把四川的考古发展分为“考古四川”和“四川考古”两个阶段。“考古四川”主要指外国人和其他省份的学者在四川的考古,而“四川考古”即指1949年至今的四川考古。高大伦回顾了外国人在四川的考古发现,即1914年谢阁兰的崖墓(蛮洞子)考古到1929年葛维汉对三星堆的发掘。而在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由于战争原因,众多考古学家进入到四川更是揭开了考古四川的新篇章,并首次提出“巴蜀文化”的概念。

  四川考古的年代序列初步建立。在新中国成立以后,随着一代又一代人四川考古人的努力,从五十年代发现的旧石器时代晚期人类化石“资阳人”到新世纪所发现的“金沙遗址”,期间的众多发现也逐步勾勒出了四川考古的年代序列,时间绵延超过20000年。

  四川考古最早且长期关注晚期考古。高大伦认为,由于对晚期考古的忽视,目前大部分博物馆所馆藏的明清文物并不能满足展示这段历史的需要,而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最早且长期关注了晚期考古,包括古酒窖、古盐井、古牌坊等方面的考古发掘和保护。

  四川文物考古研究院也是首批走出国门赴国外考古发掘的机构之一。2006年,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和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联合在越南进行田野考古发掘,是中国由“考古大国”迈向“考古强国”走出第一步。

  四川考古人积极探索考古研究的新领域。在创意考古领域,四川考古人积极实践由考古人主导的考古类文化遗产保护、规划和利用,编导了动画片《考古训练营2.0版》和数字动漫故事片《神树的传说》。此外,四川考古人还积极探索了公众考古和考古探险等领域,并走在了国内前列。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科研处处长刘国祥主持了讲座并做出点评。他认为,该演讲所包含的丰富内容能为学者提供非常重要的基础材料。同时,四川考古在公众考古、考古探索等领域的先行探索也值得同行学习。刘国祥尤其讲道,目前中国考古能走出去,能与蒙古国、乌兹别克斯坦、埃及、印度等国家建立考古发掘合作,高院长是先行者。而中国由“考古大国”向“考古强国”转变,与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巍等考古工作者的辛勤工作分不开。

  本次讲座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2016年度考古学研究系列学术讲座第九讲。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