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窑文化特征及工艺形成——刀线

跳刀纹为陶瓷制品所惯用的一种方法,归纳起来,应属于装饰范畴,在古定窑器物也偶尔见到跳刀纹。古时,在装饰尚未突破色彩丰富变化之前,跳刀纹无疑作为一种有效装饰,增添了器物装饰美和品位感,并为古时一些粗、细瓷生产所借鉴沿用。这种跳刀做法,即在修坯完成的同时,用修坯刀或专用刀轻抚器壁,使之刀具与器壁接触的瞬间随旋转速度而不由自主地产生一种微妙的跳动,以形成一种律动的似刀砍斧削、大小不等、深浅不一的痕迹。这种痕迹按陶工选择和产品要求,应旋刀直立、侧卧使之产生不同变化。可呈条状线痕,可呈刀斧劈痕,也可呈雨点痕等,皆因势而成,随意乃生。

1.跳刀

刀线是裸露于定窑器物外部壁面的一种自然痕迹,仅见于盘、碗、瓶、罐等圆体器物中。凡这种器物都要经过拉坯和修坯,刀线的形成,均为修坯过程中的一种自然留存。所谓自然留存,是陶工们根据器物在辘轳轮盘上旋转时的旋削所致。按照修坯步骤,也是为了使器物很快进入规格要求,常是先用尖刀直入旋削,后平刀复原;再直刀切入,又平刀抚平。两种刀法交替使用,能使器物较圆满地达到理想程度。使用刀尖直立切入器壁工作,使刀与器壁接触面小,对辘轳旋转阻力小,相应对所修整的器物波动也小。这种使用修整的效果使器物通体遍布旋刀纹。平刀修复属最后整理,按照陶工初衷和艺术要求进行通体整修。由于直刀立修时用力原因,使平修过程中仍不能把所有刀尖所留的旋线都掩没、抚平,这样,刀线就产生了。

跳刀纹做法,必须依赖于轮盘转动,由旋转形式和触及力度结合而产生。因此需要一种潜意识的艺术感觉,要像搞刻花、印花、珍珠底一样倾注合理的感觉思维。其次,要求跳刀纹在轮盘上一气呵成,不使频繁挪位。理由是,使产品在轮盘上一次着正,在保持一个中心下去表现跳刀,以体现跳刀的层次感、疏密感和变化美。当然,器物也可以采用二次乃至多次着正,以表现一种跳刀的重叠美和异趣美。这主要凭操纵者创作时的艺术思想和创作灵感而决定。抑或叫做自出机杼和别出心裁。

龙泉青瓷如翠似玉,精美极致,受到了包括历代皇室在内的国人甚至外国人的喜爱。以至于当年除了朝贡宫廷以外,也大量出口海外。许多人喜欢龙泉青瓷,因为有君子气质,稳重,不花哨,有内涵。

起初,仿制者对定瓷器物中的刀线认识不够,总想修得光滑,不敢也不愿留下这些刀痕。即使修坯时抚不平,在施釉前加一道水抹工序也予以擦掉。结果,最能表现定窑艺术个性和传达人文精神的特征遽然消失。在古代定瓷生产,这种刀线的产生,自然认为是一种缺陷亦有可能。因为通过一些存世的珍品看,档次较高,艺术品位较强的留有刀线较少,档次较低或一般产品则有多有少,这说明当时制作时细心程度不同。究其这种刀线的产生是否是一种意识表现,我以为最初不是,而后认可。君不见,刀线形成与分布,颇有几分奇妙感。加之定窑晶莹釉色的衬示,精神豁朗,给人一种难得的愉悦。

纵观徐朝兴青瓷艺术,他的装饰语言十分丰富,形成了其鲜明的艺术特征。根据古代青瓷实物得知,传统的龙泉窑青瓷有划花、刻花、贴花、点彩,化妆土填白等多种装饰技法。这些技法与龙泉青釉相结合,创造出了丰富多彩的艺术效果,为现代青瓷发展奠定了基础。但是现在许多青瓷艺人忽视了陶瓷的装饰语言,不肯在刀工上下工夫,制作的作品往往出现雷同和呆板。徐朝兴的创新之处就是在钻研传统的装饰艺术如何创新的过程中,以多元化的视角尝试材料技法的综合运用;同时,把全新的、个人化的创作理念注入于特定的装饰技法,从而形成新的装饰风格和装饰语言。这其中最鲜明的装饰手法是他的跳刀技艺。

刀线的形成,展示了定窑艺术的自然风采,没有丝毫的人为的装饰心理和设计意识于其中。并非有意提倡刀线和故意留存刀线,但更不容许磨磨擦擦,把自然刀线人为地剐掉,以保持和渗透着一种自然味道和至高境界。渐渐地,尤其是今天看来,它已毫不谦逊地成为体现定窑艺术品位及其价值不可缺少的文化特征,具有名符其实的大朴不雕、大象无形之美。

跳刀也叫“抖刀”,是陶工在拉坯成型时,通过手的震颤与抖动,将修坯刀与在转轮上旋转的陶坯进行接触,形成有规则的点状痕迹与有秩序的纹理。可以说,跳刀工艺是一种最古老的陶瓷装饰技法,追溯起来,跳刀在传统工艺技术上是一种瑕疵,或技术不纯熟的表现,是传统工艺刻线基本功中由于手的不稳定而造成的,但徐朝兴的跳刀技术却努力控制和运用了这种不稳定因素,达到一种特殊的艺术表现效果。

徐朝兴说:“跳刀使用的工具只需要一把修坯刀、一个可调速的辘轳车即可,跳刀技艺从唐代就有,只不过那时的跳刀比较粗犷,而我的跳刀力求工谨细腻,均匀稳定。”为了达到这种效果,他简单改革了跳刀工具,将跳刀做成具有一定弯度的形状,使跳刀带有相应的弹性。经过不断的实践,他慢慢地熟练掌握了这种特制的跳刀工具的运动规律。

图片 1

做陶多年,徐朝兴喜欢跳刀纹装饰技法,常常沉醉于自然优美的跳刀纹理和跳刀声音之中。他说:当修坯刀在半干的坯体上飞快地跳动时,你不妨也静静地用耳朵、用心去听。伴随着飞溅的泥屑。跳刀发出了节奏轻快的“嗒嗒嗒……”这仿佛是远古传来的清晰而亲切的声音,它是那样的美妙、那样的纯朴,这是创作者的心声,回荡在永恒的时空之中。他喜欢聆听大自然的声音,它体现出了万物的灵性,是最纯美的声音,从中可以感悟出生命的美好和生命的希望。他制作的一件《灰釉水波纹碗》就是他跳刀技艺的完美展示。器物周身布满了由跳刀运动而构成的刀痕与纹理,细密有序,密而不繁。这件作品叹为观止的是徐大师的“抖刀”技术,在一个坯体上要刻下数万乃至十几万波线或印痕,使烧制的瓷器愈加的精美,不能不说是令人难以想象的工程。他说:他是一气呵成地完成整只碗的跳刀工作的,起刀山碗底开始,一直旋转到碗沿,生动自然,布局有序。

图片 2图片 3图片 4

2005年创作的《灰釉水波纹碗》

另一件灰釉跳刀纹作品《斗笠碗》的创作也是源于跳刀装饰中所蕴含的大自然的美妙与和谐。在跳刀作品的创作中,只有内心的平静加上娴熟的技巧,刀和坯之间才会发出有节奏的流畅声音。这声音体现了跳刀过程与结果之间的内在和谐。为了充分表达出作品的主题和更好地表现跳刀装饰技法的艺术效果,他的这件作品采用手工拉坯成型方法制作完成,而且器物尺寸较大,为跳刀纹的展示提供了宽敞的空间。作品通体施灰釉,也是为了更加突出作品含蓄深沉的审美气质。跳刀纹的肌理,使灰釉的色调产生深浅变化,丰富了作品的艺术语言。灰釉与跳刀纹在色与质两个方面烘托出作品的创作主题。

图片 5

2002年创作的灰釉《斗笠碗》

这件作品的造型特点主要是薄,像斗笠一样的直径20多厘米长的平底碗、大敞口,小圈足,一览无余,而扑入眼帘的还是那精致细密的跳刀纹。徐朝兴从碗的圆心开始跳刀,呈放射状地旋转着向碗沿发散开来。节奏与韵律,起刀与收刀,痕迹与纹理,都在平静而凝神的状态下,有着严格的秩序与规定、排列与组合。那种静中有动、动中有神、神中有形、形中有痕的艺术效果,让你不得不叹服徐朝兴手工跳刀技艺的神奇魅力。在作品《球形灰釉罐》《灰釉斗笠碗》《绞胎跳刀纹瓶》《跳刀纹碗》《灰釉跳刀纹碗》中,他将神秘与遐想、回味与眷恋、宁静与沉着,都凝聚于灰釉之朴拙、跳刀之神功中。其实每一件跳刀作品,他至少要“抖”个成千上万刀,千刀复万缕、千雕复琢“抖”出艺术珍品。徐大师透露:“50多年来,我都是清晨5点钟起床工作,一直到早上8点多,这段时间空气好,人刚刚休息过精神状态好,而且周围安静,跳刀不会受到影响”曾有一次,徐朝兴正在工作室创作,一位领导来找他,见他背对着门,便喊他一声。徐朝兴没出声,也没回头。领导又喊了两声,徐朝兴仍没有回头应答。领导以为徐朝兴当上大师脾气大,便下楼去了。徐朝兴其实知道是谁来找他,只是跳刀创作的当口,丝毫不能分神。直到创作告一段落,他才立马赶下楼跟耶位领导解释缘由、打招呼。

现在,在徐朝兴的指导下,龙泉许多青瓷大师都学会了跳刀技艺。但是,有些浮躁的艺人只学会了徐大师跳刀技艺的皮毛。跳刀不仅是一种技术工艺,也是一种艺术心境的实现,徐朝兴非常明智地把握了跳刀技术与艺术表现之间的辩证,以高超而精湛的技术工艺在旋转的坯体上,运用抖、刮、刻、拉等手法,在解衣盘礴般的心境下,创造了原始灰釉瓷跳刀装饰艺术,并逐渐形成他细密、均匀、完整的灰釉跳刀艺术风格。

刻花装饰是中国传统陶瓷艺术的重要装饰技法。它是运用刻、划、剔等方法相结合刻制而成,因此统称为“刻花”刻花在龙泉青瓷装饰中普遍使用,它是在已干或半干的陶瓷坯体上用刀刻出有深浅的装饰纹样,然后施透明青釉,入窑高温烧成,从釉中透出极富层次感的纹饰。刻花能最大限度地突出釉色的质地美。古往今来龙泉窑形成了自己的刻花装饰语言特点,刻花纹样粗犷,刀法简练、刚劲有力,线条有时多不连接,但不失整体形象,有中国画的意到笔不到的写意画意境,艺术品位很高。

徐朝兴的刻花功底非常深厚。他擅长牡丹纹、菊花纹、云龙纹、万寿纹、缠枝纹、螭虎纹、回龙纹等多种多样刻花技艺。对这些纹饰的表现,他多用“半刀泥”的斜刀刻法,亦即用铁质的小刻刀在干燥的坯体上刻划成一面深、一面浅的凹面与线组成的花纹。这些花纹生动自然,用刀深浅自如。施粉青釉或梅子青釉烧成后,刻花纹饰古朴典雅、沉静温润,具有一种浅浮雕般的艺术效果。有的甚至由于刻痕深浅不一、用刀宽窄不同,釉色在其上薄厚分明,形成富有立体感的视觉空间。

  • 1
  • 2
  • 下一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