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窑文化特征及工艺形成——底施半釉

图片 1

成型是指拉坯成型。在宋代,南北通行拉坯。陶工到什么地方。只要有此一技皆可谋生。宋金战争之始,北方大批定窑艺人被迫南流,使北定南迁,艺人大都于景德镇立足而重操旧业。

图片 2

图1、施釉过程中器皿底足留有指痕

盘、碗在宋代定窑生产中,约占总品种的70%以上。在定窑遗址考察,俯首可拾的基本上都是盘、碗的瓷片,定窑拉坯技艺可谓炉火纯青。看定窑盘、碗的器形断面可知,其成型把握性很强,使器皿的各部位薄厚程度分布得非常合理,以使成为现代定窑盘、碗的设计参照。盘、碗底部较薄,依次近足部位较厚,往上渐薄,至口沿处圆收。

图一:宋代定窑酱釉四绳纹盖罐

定窑,在古代生产中,器皿有好多为底施半釉。即外底呈缺釉现象。半釉面积不等,但都很自然,不存在任何做作行为。这种半釉的形成为器皿在施釉时因浸釉操作方法所致。通常是食指和中指并列掐住器皿足底部,拇指按住器皿边口进行浸釉。产品在釉缸中瞬间即出,随之仰置于平台上。由于食指和中指掩住了足底约1/2面积,使釉水不能浸入,这样使足底形成自然缺釉。鉴于每个陶工当时具体情况及施釉时操作设施工作场地之不同,因而形成宋代定窑器皿底施半釉的不同风格。

这个薄厚形式正好符合了乐器“锣”的形式和发音性能,底足部位厚以聚音,以形成较纯厚的音乐底气,然后渐至边口处。至于陶瓷盘、碗的设计要领,并非定窑如此,其他景德镇窑,唐山窑均如此。问题是这种设计形式正应合了叩击声的顺利发出。加之定窑盘、碗的器壁均薄于其它窑口,故形成其音色美的特点。当然,成型器壁并非愈薄音声愈好,而是要求恰到好处。定窑恰恰做到了这一点。

图二:金代定窑酱釉碗

声韵美形成的另一个原因是成型揉泥。每制器必先揉泥,然后放在轮盘上制作。揉泥过程很重要,要达到泥料按预计要求去成型,首先要把泥揉好,以达到拉坯过程中的理想效果。方法是按照逆时针方向,两手挽泥做顺势揉搓。揉好后按轮盘旋转方向放下,再启动电钮操作,这样泥料在整个器形中的粒子排列是有严密有序的,方向是一致的。烧成后的叩击发音,也是先由底而后边口,逐渐地有次序地把声音释放出来。

图三:金代定窑黑釉碗

揉泥方向同薄厚设计是统一的两个方面。两者谐合形成和强化了定窑盘、碗的发音条件。作陶瓷揉泥最忌讳无方向、无方法的乱揉。这样容易造成局部留有死角,不均匀且时有“泥斑”产生,操作时不利于成型。即使能成型,待最后烧成瓷也不会有至佳的音色。

定瓷瓷胎有的颜色发白、胎质细腻;有的颜色发黄、发灰,胎质较粗,俗称“土定”。很多藏家热衷于对细白胎定瓷的研究与收藏,而对于粗胎定瓷则重视不够,以致很容易把粗胎定瓷误认为是其他窑口产品。其实,很多粗胎定瓷的造型非常美观,其美感不逊色于细白胎定瓷,粗胎定瓷的那种粗犷、质朴,反而比一些细白胎定瓷更有韵味,甚至一些粗胎定瓷品种,在细白胎定瓷中反而没有发现。因此,定瓷研究如果只专注细白胎产品,而忽略对粗胎产品的研究,就难免在收藏、鉴定中出现误判。先来鉴赏一组粗胎定瓷:

施釉,属于成型的后道工序,定窑器皿的声色美与施釉方法和釉水薄厚均有关系。施釉时,右手拇指掐住边口,食指或中指抠住足底进行浸釉,先口后底浸入,顺势抄起沥釉。施釉要诀轻而快,釉面效果薄而匀。

如图1是一件宋代定窑酱釉四绳纹盖罐。罐为土黄色瓷胎,通高约14.5厘米;罐口为芒口,外径约8厘米;底足不施釉,足外径约7.3厘米,足底靠近足墙处有半枚红色指纹;罐盖子边沿超过子母口部位较宽。盖子中心顶部为一瓜蒂钮,盖子呈坡度较缓的伞形,直径约10厘米,盖子子母口外径约7厘米,盖子边沿处有两道阴划旋纹装饰,两道旋纹间距约0.5厘米;罐身肩部斜溜,靠近肩沿处也有两道阴划旋纹装饰圈,两道旋纹间距约0.57厘米;四条绳子状装饰条绕罐身一周且基本平均分布,绳条方向从罐口到罐底,从上到下垂直,绳条上刻满左高右低的斜条状花纹。此罐内外壁因手工拉坯产生的横向竹丝刷纹十分明显。此罐通体施酱釉,施釉不到底足,部分釉色明显变暗,应是烧窑时产生的“串烟”现象所致。罐体肩部、四周“泪痕”明显,聚釉处产生的“泪滴”有的呈深绿色。此罐形体肩部稍宽,并渐渐向底足方向收窄,非常美观、大方。此罐瓷胎密度较高,烧成温度也较高。作为保存完整且原装带盖子的器物,流传到现在实属不易,也非常稀少。

有一则故事,说是旧时有王、李两姓各开一家陶瓷作坊,给朝廷作“瓷钵”,每两只为一对,要求形状完美,音色清纯、协调。每次送货京城,王家都受到奖赏,李家都受到惩罚。原来李家作的形状都不比王家差,只是声音不和谐。随后李家开始派人到王家暗访,从原料、制坯、入窑等都与王家一样,再烧还是不和谐。最后访到施釉工,王家问李家如何施釉,李家说,用手一只一只浸釉呵,王家说不对,应该是左右手各持一只,同时浸釉,同时出釉,音色才能一致。李家恍然大悟。

图2是金代定窑酱釉碗,为土黄色瓷胎;通高约5.5厘米,碗口外径约16厘米,底足外径约6.1厘米。碗内外壁皆施酱釉,外壁施釉不到底,内碗底中心有一圈刮釉,应是当时装烧方法所需。底足部位粘沙等较多。瓷胎较密,烧成温度较高。此碗保存完整,釉面中有几处缩釉孔,足底中心处有一处窑裂。

陶瓷之道,文化深厚,工艺深奥潜艺通博,细分有数十道工序。通常说原料是基础,成型是保证,烧成是关键。这是说的几道主要工序,其实陶瓷细分起来,可谓复杂之极。道道工序皆关隘,稍不留心,必出差错;稍一疏忽,必受其惩。定窑声韵美的建立同此“瓷钵”道理一样,要求每道工序工艺都非常考究。

图3所示是金代定窑黑釉碗,为灰色瓷胎;通高约5.9厘米,碗口外径约15.9厘米,底足外径约6.1厘米。碗内外壁皆施黑釉,色黑如漆,外壁施釉到足底。内碗底中心有一圈刮釉,应是当时装烧方法所需。底足施釉,圈足周围粘沙较多。瓷胎较密,烧成温度较高。此碗釉面中缩釉孔较多,保存完整。

以上粗胎定瓷,很容易被误定为是磁州窑、邢窑或其他窑口产品。其实,类似瓷片在定窑遗址曲阳县涧滋村、东西燕川村不难发现。

定窑粗胎产品如何与磁州窑产品、邢窑粗胎产品区分呢?笔者以为,应主要从瓷胎密度、烧成温度、釉色、工艺技法、装饰手法等方面进行综合判断。如下:

密度:定窑粗胎产品密度高,磁州窑产品密度低,邢窑产品密度也相对较高。从烧成温度来看:定窑产品烧成温度高,磁州窑产品烧成温度低,邢窑产品烧成温度也较高。

胎土颜色:定窑、磁州窑、邢窑都有土黄色、灰色粗胎,但是不同窑口的瓷胎颜色差异还是不一样。比如定窑的灰色呈淡灰色,磁州窑呈灰褐色,邢窑呈青灰色等等。

酱釉釉色:定窑的酱釉中产生的窑变,与磁州窑的酱釉中产生的窑变明显不一样,而且光亮度也不同。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