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泉青瓷 永远的情愫——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夏侯文

“龙泉青瓷传统烧制技艺成功入选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这消息令人振奋,是值得我们骄傲的一件大事。”记者在采访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夏侯文时他兴奋地说道。夏侯文大师说,在世界陶瓷史上,中国陶瓷尤其是龙泉青瓷,很有地位,很有成就。现在龙泉青瓷申遗成功,龙泉青瓷多了一项荣誉,而且这个荣誉是世界性的,非常了不起。这成就是社会各界共同努力的结果。夏侯文从事龙泉青瓷的工艺美术装饰设计已多年。他自从1959年正式步入陶瓷艺术行业,就从事陶瓷创作,后来被分配到了龙泉,参与了当时的龙泉青瓷恢复生产工作,并一直从事青瓷设计与制作,直至成为浙江省龙泉青瓷传承人之一。龙泉青瓷具有悠久的历史,它有强劲的艺术生命力。现在龙泉青瓷产业发展迅速,很多人看好青瓷行业,每年都有人加入青瓷行业,从业人员越来越多,发展规模越来越大,龙泉青瓷得到进一步的传承和发展。在夏侯文的青瓷工作室内,记者看到夏侯文的儿子正在认真的拉坯、修坯。夏侯文大师告诉记者:“龙泉青瓷‘申遗’成功,不但能促进龙泉青瓷行业的发展,同时对我们以及下一代青瓷从业者有着强烈的鞭策作用。现在我们如何做好龙泉青瓷传统烧制技艺的传承和发展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如今夏侯文正把青瓷制作的手工技术手把手地传授给他的儿子、儿媳,而且他还培育了不少中青年青瓷从业者,有的学生还成了省级工艺美术大师。在夏侯文的青瓷作品展示厅内,一件件由他精心设计创作的青瓷作品令人耳目一新。夏侯文说,企业靠创新才有发展,我们搞艺术的同样要有独特的理念,去创新,作品才更具有生命力。

他是异乡人,却意外与青瓷结缘,半个世纪矢志不渝继承衣钵;他半路出家,却触类旁通,开创青瓷新纪元;他年已古稀,却愈加珍惜,老骥伏枥孜孜不倦青瓷技艺传承。

图片 1

他,就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夏侯文。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徐朝兴作品《哥弟混合三环瓶》现收藏于绿宝石艺术陶瓷馆

他说,青瓷是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对它最好的保护就是要做好传承,而且还要有所发展,因为有发展才有生命力。“我将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传承和创新龙泉青瓷传统技艺。”

徐朝兴,1943年出生于浙江省龙泉市,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瓷网及绿宝石艺术陶瓷馆的陶瓷艺术顾问,丽水市高级人才联合会工艺美术专家委员会名誉会长,浙江省青瓷行业协会会长;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硕士生导师,中国知识产权文化大使,全国政协文史馆工艺美术研究院副院长,浙江省文史馆馆员;曾当选为第八、九届全国人大代表,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他殚精竭虑,苦苦求索,只为让青瓷之花,生生不息。

图片 2

设计——开创青瓷新世界

徐朝兴是中国青瓷界的第一位中国工艺美术大师,2007年被授予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龙泉青瓷烧制技艺代表性传承人。

初见夏侯文,是在他的工作室。白衬衣,工装裤,坐在工作台前的老人精神矍铄。除去午休的两个小时,朝八晚五是夏侯文雷打不动的创作时间,他说:“做了一辈子青瓷,它早已经成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徐朝兴13岁开始学艺,至今已有58个春秋。

龙泉青瓷最早可上溯到三国两晋时期,唐中期至五代开始规模化生产,在南宋和元时期达到鼎盛。明王朝的海禁政策是龙泉青瓷衰败的开始,到了清末民国,制瓷技艺已差不多没落殆尽。

从艺以来,他对龙泉青瓷烧制技艺朝夕于斯,孜孜以求,长期的艰苦磨砺,使他的技艺炉火纯青,青瓷业界公认他为德艺双馨的一代宗师。

夏侯文不是龙泉人,却烧得一手纯正的龙泉青瓷。他与青瓷的结缘,得从半个世纪前说起。1963年,从江西景德镇陶瓷学院毕业的夏侯文,被分配到了龙泉瓷厂。“上世纪的50年代末60年代初,我国五大名窑都在加紧恢复生产,对龙泉窑的重视尤甚。”夏侯文回忆说,当时,浙江省专门成立了“龙泉青瓷恢复委员会”,对龙泉青瓷展开全面系统的考古发掘、历史研究、科学测定和恢复试制工作。夏侯文虽然学的是彩绘,但科班出身的他也很快被委以重任,开始进行青瓷产品的开发设计和工艺研究。

图片 3

创新——拓展青瓷新领域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鼓钉洗》

在夏侯文的工作室里,有一间专门的作品陈列室,几十年的作品在这里一一而列。面对这些精美绝伦的作品,聆听大师把其中每件作品从构思到创作,从失败到成功的故事娓娓道来,就仿佛是开启了一段时光之旅,青瓷发展之路的漫长画卷就在这里悠长展开。当然,不仅是这些。如果你有心,你就一定能看到蕴含在每一件作品里的创新理念。它无形,却一以贯之。“只有创新,才是艺术最好的推动力,没有创新的艺术是没有生命力的。”说起自己在青瓷技艺、装饰上的创新,夏侯文如数家珍。“如蔚蓝落日之天,远山晚翠,湛碧平湖之水,浅草初春。”说的就是龙泉青瓷的釉色美。

开始学艺之初,徐朝兴就有幸拜着名的民国时期就已出名的仿古艺人李怀德为师,从他那里传承了全套的龙泉青瓷传统烧制技艺,全面掌握了从原料制备、成型装饰到高温烧成全过程的十几道工序。

釉色是青瓷艺术形式美的极重要因素。釉色之中包含着窑匠们对大自然独到的感悟。这融合着山水之色、大自然灵魂之色的青绿,一旦沾染附着于瓷器,会立刻提升青瓷的品味。众色之中,尤以“雨过天青云破处,梅子流酸泛青时”的粉青色釉和碧绿的梅子青釉最为突出。在恢复龙泉窑的努力中,这两大釉色配方一经破解,夏侯文立刻在扁肚瓶上做出了粉青和梅子青相融共辉的尝试。扁肚瓶呈飞碟状,中间一道腰线把瓶体分为上下两个部分。“上部选用粉青釉,下部选用梅子青釉,两种釉色合二为一,效果很是理想。”自此,夏侯文踏上了青瓷的创新之旅。

徐朝兴对青瓷烧制技艺精益求精。2006年制的刻花大粉盒,最能体现他精湛的制瓷技艺和对泥性的把握。

龙泉窑自古就有哥窑和弟窑两大系统。弟窑以素胎朱底见长,釉面无纹片。哥窑则“紫口铁足”,釉面裂纹,因胎体与釉面的热胀冷缩系数不同而形成“残缺美”,美中不足在于纹片是大小不规则的大小裂纹,分不清纹样和图案。能否注入人为努力,用“哥”、“弟”结合,通过绘画手段,采用不同矿物质作色料,使它们在高温下产生窑变,从而更具艺术吸引力?

图片 4

经过多年的反复研究实验,夏侯文终于找到了一种既适合哥窑胎薄质坚、釉层饱满,又适合弟窑釉色明澈温润、青翠如玉的中间层胎料和釉料,攻克了工艺上不调和的难关。“原来的瓷人都抱着‘哥’、‘弟’不能结合的旧观念,我的这个哥窑弟窑相结合的新瓷种,彻底改变了他们的想法。”说起当年试验的成功,夏侯文难掩喜悦。在国内陶瓷界,这被公认为是属于他的创举。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大粉盒》

龙泉瓷的最大特点在于釉水的与众不同,也以相得益彰的装饰手法赢得赞美。但作为最主要装饰方法之一的刻花,却因多为短线刻划花纹,而无法表现较强的流畅感和生动性。曾经的彩绘本行在这个时候发挥了作用。夏侯文以自己的绘画基本功,注重用长线条来设计、描绘图案,其线条柔和舒展、刚劲有力,具有饱满的立体感。路边的木槿、栀子,院落垂挂的紫藤,秋空的芦雁,水边的芦苇,目之所接的江南自然景色,都被一一定格在了器皿上:“做出来了,大家都觉得美。可这些东西都并不稀奇。灵感都来自于生活中微小的启发,做艺术,就一定要有发现美的眼睛。”

大粉盒碧玉般的青瓷釉面无一个“针眼”,这种达到“秘色”最高境界的北宋青碧釉,是徐朝兴经多年研制才恢复成功的;刻花流畅,半刀泥技法娴熟;最绝的是子母口密合的天衣无缝,在口沿上洒一层水,稍一用力,盖可旋转自如,若要打开,则要用刀片插进盒缝,万个难有其一。

釉下彩、运用在粉青釉上的点彩、釉上彩,则是夏侯文引进使用的景德镇窑口的装饰工艺。这些非龙泉传统装饰手法的成功运用,扩展了青瓷装饰的表现力,是夏侯文宽广的文化视野的巨大贡献。

徐朝兴既注重继承传统烧制技艺,更注重不断创新,使作品既能符合不断变化的主流审美取向,又满足不同消费群体的不同审美需求。

传承——青瓷之花永不凋零

图片 5

在夏侯文的工作台案头,除了瓷胚和各种刀具,最多的就是书。美学的,史学的,甚至是现代工艺学,涉猎广泛,博采各家之众长。在夏侯文眼里,一件青瓷作品的烧制过程有很多讲究,造型、款式、颜色各有侧重,是集中国人智慧之大成,是一种文化精神的延续。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作品《牡丹纹直筒罐》现收藏于绿宝石艺术陶瓷馆

其实,通过艺术之美将青瓷带入日用瓷市场批量生产也好,不断推陈出新开创青瓷创作新工艺新手法也罢,夏侯文做的是同一件事——把青瓷之美传承下去。

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徐朝兴与师傅李怀德共同发明了象形开片,开人为控制开片之先河;九十年代初创哥、弟窑混合纹胎,至今仍然是龙泉青瓷的主打品种之一;九十年代中期又首创点缀纹片;2000年又创原始瓷灰釉,其创作理念独特,把商周原始瓷的古朴风骨与现代青釉及装饰手法有机融合,深受人们喜爱。

“大学毕业来到龙泉的时候,青瓷面临的是技艺失传的困境。”夏侯文回忆说,比他早来两年的同志,是凭着几只木桶、一台石磨、两条缺胳臂断腿的木凳和一盏油灯,就开始了恢复龙泉青瓷的工作。他们那一代人的信念,就是要把濒临失传的技艺拯救回来,让龙泉窑火得以千载而不衰不灭,久远恒常。

徐朝兴出道以来,正式向他拜师学艺,行了师徒之礼的有26人,至今仍有11人从事陶瓷生产与科研教学。如周武,现任中国美院公共艺术学院副院长、陶瓷艺术系主任;陈爱民、卢伟孙、叶小春、徐凌等都已成为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陈新华如今是金华婺州窑掌门人。

现如今,顶着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的光环,如何将被收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龙泉青瓷继续更好传承,成了夏侯文的头等大事。对年逾古稀的夏侯文来说,传承,是父子家人代代相继的延续。夏侯文的工作室里,儿子夏侯辉正在认真地拉胚、修胚。退休后,夏侯文相继创办了“夏侯文青瓷厂”、“夏侯文龙泉窑研究”。儿子儿媳都是徒弟,亦父亦师,教学相长。他们合作的《红色诱惑》、《双鱼洗》等珍品,被青瓷爱好者奉为珍宝。

图片 6

传承,也是课堂瓷窑手把手的传授帮带。龙泉职高青瓷工艺专业的所有学生都喊夏侯文作师傅。从设计到制作,从修胚到上釉,从素烧到烧成,只要有空,夏侯文都会去学校手把手指导。“和年轻人在一起,我用经验来点拨他们,他们则是用青春活力来感染我。”传承,更是那一张张弥足珍贵的设计图纸。“科班出身的人,可能会有些‘纸上谈兵’的迂腐,但能通过图纸把自己的创作留下来,我觉得是很有意义的。”夏侯文的工作室里,整整齐齐存放着各个创作时期的图纸,“通过它们,但凡有一些青瓷烧制常识的人都可以尝试创作、乃至创新。”设计、制造工艺的公开,会不会给自己的创作带来负面影响?夏侯文丝毫不担心:“艺术,我们追求的是经典化的东西,一味模仿守旧是没有出路的。”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徐朝兴作品《点缀纹香瓜瓶》现收藏于绿宝石艺术陶瓷馆

在夏侯文看来,经典是积淀下来的、被历史和时间认可的作品,经典化不只是品味历史,更包容当今和未来的创造,它的核心是创造,实质内涵是智慧。“仿古那都是别人的想法,别人的创意,说得不好听了就是抄袭,你自己在哪儿呢?”面对老祖宗传承下来的器皿,他都会认真审视,在他们的作品创意中获得某些启示的同时,汲取创作经验,总结设计规律,糅合于现代创作理念之中,加以改进或提高。他希望当后人面对他的作品,也能有这样的感悟和收获。

徐朝兴还被邀请到北京大学、中国美院、丽水学院等高等院校和韩国、日本、香港等国家及地区讲学。他被聘为龙泉中等职业学校陶瓷班教师,对这些初涉陶瓷的学生,他有空就去指点、亲自示范,学生们深为感动。平时,业界许多人经常向他求教,他不保留,倾囊相授。

图片 7

尤其是“龙泉青瓷传统烧制技艺”在向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申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过程中,徐朝兴几次召开理事会专题讨论,并毫无保留地向主笔人讲授青釉配制和高温烧成的一些秘法秘诀,倾协会之力支持“申遗”。

绿宝石玉瓷网总经理朱东明,就广大青瓷爱好者所关心的问题,请教了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夏侯文,并就龙泉青瓷的传承发展与创新与夏侯文大师进行了广泛的交流。

徐朝兴说:“我们尊敬的老祖宗,在简陋的条件下,烧制出如此精美的能登皇室的瓷器,我们首先要把他们勤劳、朴实、智慧、勇敢、开拓、创新的精神传承下去。这种精神,是龙泉陶人所必需的品质,最需传承,离开了这种精神,龙泉青瓷就没有光辉的未来。”

图片 8

图片 9

夏侯文大师作品“龙纹扁瓶”,该作品现收藏于绿宝石艺术陶瓷馆。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徐朝兴作品《仿莲花尊》

徐朝兴认为,青瓷釉、造型、制作精细是技艺传承的三方面主要内容。釉要发色纯正,要类玉,这是青瓷之魂,我不喜欢似颜料调出来的釉;造型要美,既要传承古代青瓷传统造型古朴、典雅、厚重的美,也要在此基础上结合现代审美理念不断创新,这是龙泉青瓷活力之所在;制作要精细,才能体现青瓷的高贵气质,无论艺术瓷、日用瓷、包装瓷都要如此。此外,古龙泉窑有逾千年的历史,博大精深,造型、纹饰、釉色非常丰富,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艺术宝库,要一批研究古龙泉窑的人,挖掘出历代龙泉窑的精髓,与现代搞设计创作的人结合,使古为今用。虽然现在龙泉青瓷许多方面超过了古代,但还有许多方面不能企及。

图片 10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徐朝兴作品《莲花瓣双耳盖瓶》

徐朝兴表示,今后要继续为青瓷行业的发展多作些贡献;在技艺上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把儿子、媳妇及其他徒弟的艺、德两方面都培养好,要高标准、严要求,使他们既要承接好龙泉青瓷烧制技艺,又有高尚的艺德,这才是真正的青瓷艺人;自己带好头,保证凡是我签名的作品全都是我自己做。

图片 11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徐朝兴作品《灰釉仁者寿挂盘》

徐朝兴是一个不得空闲的人,在家里,每天5点钟起床搞创作,白天,要接待一批又批的来访者、求教者。每年,他都有近半年时间奔走于国内外,向人们介绍、宣传龙泉青瓷,促进了龙泉青瓷与外界的对话,极大提高了龙泉青瓷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为龙泉青瓷的传承和发展作出了极大的努力和贡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