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城墙官窑窑址散落长江中下游 学者建议保护

南京明城垣史博物馆历经10年考古调查发现,江苏、安徽、湖南、湖北、江西等地长江中下游水系所涉及的府县都散落着大量的明城墙烧造窑址。有专家学者建议加以保护。

发布时间: 2009/2/11 10:05:18 被阅览数: 次
城砖,又称官砖,也有称“税粮砖”,是明初建造南京都城工程中一项最大的建材。初步计算,全城共用城砖上亿块,朝廷要求质量很高,官吏查验时要求,“敲之有声,断之无孔”。近日,栖霞区文化局在摄山乡官窑新村一带发现了一座明代官窑群遗址,传说这里曾有72个馒头窑,城垣专家称,这是目前为止江苏发现的唯一一座明城砖窑址。这一发现,澄清了从外埠调派窑工来南京烧砖的不实说法。
72口窑烧好砖河里运出“明代这里曾有72个窑口,是专门为皇帝朱元璋烧制城墙砖的,烧好的城墙砖都是通过窑址旁的一条河运往长江的,现在村里还能看到一些古窑遗迹。”昨天上午,记者听说栖霞区发现一座古窑址,就随文化局文化科的管秋慧一同来到栖霞区官窑村,当地的村人听说来找窑址,他们都抢着提供古窑的线索。84岁老人蔡传明回忆说,他小时候经常在古窑旁的河里游泳,河水很深。记者最先看到的一个古窑遗址是在小河沟旁一农家门前的菜地上,青菜、蚕豆就种植在窑址上。从外观上看不出与窑址有何联系,红色的硬土,从手感到外观,都能看出它的与众不同。可内行的管秋慧一眼看出,这是典型的馒头窑遗址,从现存遗迹判断,这个古窑直径应在3.5米左右,除此之外,田埂上散落着不少青砖碎瓦。
窑旁古井成窑匠喝水池
记者穿过公路,发现这里有一条长沟,当地村民说,这就是传说中明代向外运输城墙砖的河流的遗貌。如今,河流已经成死水塘,只能看到一点很浅的水。很难想象出这里曾经有着船只往来不断的繁忙景象。村民又带记者来到一个农舍,在低矮的房屋之间发现了一个用青砖砌成的古窑。但记者发现,散存在古窑遗址周围的青砖都是无字的,没有找到一块铭文砖,据当地村民推测,这些官窑后来可能还为达官贵人府邸提供过建材。古窑的塘边还有一口石制古井,如今,古井已经废弃,井口的石壁上长满了厚厚的青苔,当地的老人说,井水冬暖夏凉,当年窑匠们都是喝这口井里的水。
窑匠偷懒被朱元璋吓跑
为什么如此大规模的窑址倒塌了,只留下了一点遗迹呢?管秋慧向记者介绍了当地一个民间传说:朱元璋当上皇帝后,为了确保建造南京城墙的质量和速度,下旨在全国范围内建窑烧砖,并且在离南京城四十里开外的地方建造一座官窑。这座官窑共有72个窑口。由于窑大,烧出的青砖质量很高,朱元璋大加赞赏。这样一来,这座官窑的名声大振,烧砖任务也跟着加重。由于窑匠们都是用脚踩泥,手工做坯,成天忙得筋疲力尽,如此一来,有些窑匠就在土坯肚里揣一把稻草,使得土坯做起来省力些,缩短了烧制时间。但如此一来,烧成的砖却成了空心砖,一掉在地上就碎。朱元璋知道后大发雷霆,要把官窑中烧砖的窑工全部杀掉!消息传来后,窑匠们连夜逃的逃,跑的跑。从此以后,这座大官窑再也没有人敢去烧砖了。
澳门新蒲京赌场0044 ,澄清外埠派人烧砖不实论点
昨天,记者将这一发现通报南京城垣研究专家杨国庆,他告诉记者说,早在2002年,他就与南京大学贺云翱、夏维中教授一起对官窑村窑址进行过考察。“边上这条小河,完全符合砖窑选址的地理特征,不过明代时这条小河肯定要比现在宽阔。”杨国庆说,由于当时没有进行发掘,只是找到了四五座残窑,对于传说中的72座窑的说法,没有实物根据。
杨国庆他们在考察中,找到了记有“应天府上元县”铭文的残砖,砖厚12.5厘米,宽21厘米,残长18厘米,是迄今为止南京本地区明代城砖窑址的首次发现,在明故宫遗址尚未修缮的东华门墙体上,发现过此类城砖。多年来,有学者推测明初大规模的建设南京城墙,需要烧制大量的城砖,因此从外省调来大量窑匠。提出这一观点的理由是根据:“城砖产地虽有不同,但是否集中在南京烧制”的论点。“记有‘应天府上元县’铭文城砖的发现,澄清了这一历史悬案。”杨国庆说,明初南京有两个县,一为上元县,一是江宁县。调查发现,附近没有找到记载有外派窑匠烧制城砖的遗迹。”杨国庆接着告诉记者,在对湖南、湖北、江西、安徽等五省的考察中,发现外埠为南京烧制的城砖均是在当地烧制的,“因此说这不是个案,足以推翻外埠派窑匠来烧砖的论点。这座窑址是目前为止,江苏发现的唯一一座城砖窑址,南京周边是否还存在其它窑址,尚待进一步考察。”杨国庆将这一考察结果,写入了他与王志高合着的《南京城墙志》一书中。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秋痕

    
 昨天,地面温度达到50℃,在南京市栖霞区官窑山的北、西、南三面的山坡上,考古队员在毫无遮挡的发掘点挥汗如雨。这里正在发掘的是明代官办窑厂的遗址,当年这里按照朱元璋的旨意,烧造出的青砖由长江运往南京城内,用来修建明城墙。已经发掘的25处窑址形制相同,都是在山坡上掏出一个圆形窑室,因为这种窑的形状很像一个馒头,所以俗称馒头窑。

1日,明城墙研究权威专家杨国庆接受采访时,为这些令其惊喜的历史遗存发现忧心不已。


  官窑山上发现烧砖官窑

南京明城墙是明太祖朱元璋定都南京的产物和象征,蜿蜒33.676公里。如今,完好的23.743公里城墙已成为凸现南京历史文化名城的象征。杨国庆称,“每块重达40斤的城砖要经过十几道复杂的工序,每道工序工艺之精巧至今都令人叹为观止。”

澳门新蒲京赌场0044 1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发现明代官办窑厂遗址的地方,名字就叫官窑山,周边还有官窑路、官窑村等,西边1.2公里就是著名的风景区栖霞山,北面约1公里就是长江。此前因为要建设南京紫金(新港)科创特区,南京市文物部门于2016年7月至10月对此地进行考研勘探,并发现了大量窑址,一座沉睡了600多年的官办窑厂因此而重见天日。

据杨国庆介绍,秦城墙的窑址虽然遍布广,但现存并不多;北京城墙的窑址就在山东临清一地。而明城墙的窑址分布之广,现存之丰厚,堪称独有。他用10年调查这些六百多岁的古窑,走访的窑有百余座,但仍无法准确说出,究竟有多少个专门用来烧制明城砖的古窑。

  在官窑山北麓,考古队员已经发掘了两座馒头窑。因为年代久远,圆形的窑顶已经坍塌,可以清晰地看到窑内结构。考古现场负责人马涛告诉记者,从考古发现来看,修建这些窑很像陕北挖窑洞,直接在山坡上掏出一个圆形的洞,这样做可以节省修建窑顶的人力成本,窑的内部有码放砖坯的窑床,有烧窑时堆放木柴的火膛,圆顶的边缘还打通一个烟囱,而窑门则用青砖筑成一个拱门,以便窑工进入搬运砖坯和烧好的青砖,而在烧窑时,窑门则要用砖封死,以确保窑内温度可以上升到1000℃以上。至于窑膛内部为什么会呈现出青灰色?马涛表示,因为反复烧砖,窑壁也被烧成一块巨大的“青砖”。

杨国庆表示,近10年来,这批窑址才相继被发现,说明各地散落在野外的单体或多座窑址的文物价值容易被忽略或低估,而且这些窑址存在继续被忽视或被破坏的可能。由于窑址本身不具有观赏性和旅游利用价值等原因,使窑址长期处在“无保护”状态下。“这些窑,单一看似乎没意思,但是连在一起就完全不一样了。如果能建立南京明城墙大遗址,将这些散落在长江中下游的窑址都纳入其中,将向我们的后人呈现怎样丰厚的明城墙文化脉络?”

  官窑山南麓是目前发掘规模最大的区域,考古队共布了近20个探方,正在发掘6座明代古窑。在山的南部,还有3座古窑在发掘。在考古调查时,当地百姓说这里曾有过72座官窑,但实际上窑的数量远远不止72座,仅在已经勘探的区域内就发现了110座古窑,其中绝大部分是明初馒头窑,还有少部分从明代延续到清代,表明这里的窑火数百年不绝。

  残砖铭文记录官员和民夫姓名

  早在15年前,这处明代官方窑址就已显露端倪。

  南京大学贺云翱教授告诉记者,当年“官窑”这个地名让他以为这里是烧造官窑瓷器的地方,他和明史专家夏维中、城墙专家杨国庆到现场考察后却发现了带有“应天府”“上元县”铭文的残断青砖,证实了这里不是给皇宫烧瓷器,而是为修建明城墙烧砖的地方。在采访时,记者见到了几块出土的带字残砖,其中一块一侧模印有“应天府提调官府(丞王恪)……上元县提调官县丞(李健)”,另一侧模印有“总甲赵才甲首……造砖人夫……
”等砖铭,这种把府、县各级提调官,以及甲首、小甲、民夫等人的名字都印在城砖上的做法,是南京明城墙修建时特殊的质量管理制度。

  那么明初官府为什么在这里设置窑厂呢?南京市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祁海宁告诉记者,这处山上的黄黏土质量很好,适宜烧砖,而山头上植被丰富,可以就近砍伐烧窑的燃料,更重要的是,这里紧邻长江,可以很方便地把青砖运到明城墙的建筑工地,而在周边,考古专家们确实也发现了多条河道的遗迹。

  通过祁海宁的介绍,我们可以大致还原出一幅场景。公元1366年,朱元璋在称帝的2年前决定修建南京城墙,在上元县毗邻长江的一座山上,一座座馒头窑被修建起来,山上的土被开挖制成砖坯,并用模子把从提调官到制砖人的名字全部印在潮湿的泥坯上。600多年前,这里白天烟尘蔽日,夜里火光冲天,全天都是一片忙碌景象,打柴的、取土的、挑水的、运砖的人们来往穿梭,窑工通过观火孔随时监测火焰的颜色——不同的颜色代表不同的温度,人们不敢懈怠,因为所有经办人的名字都印在城砖上,出现质量问题一定可以追查到责任人。

  随着一船船青砖被运走,山头变矮了,树木稀少了。而相同的情景,还出现在南京及周边的江宁、溧水和句容,以及江西、湖南、湖北和安徽,整个长江中下游都在忙着烧砖、运砖,20多年后,大约3.5亿块城砖化作超过35公里长的南京明城墙——全世界规模最大的城墙。

  原址保护将建遗址公园

  因为考古工作还在进行之中,还有更多的谜底有待揭开,比如如此规模巨大的窑址,民夫们住在哪里?管理机构又设在哪里?窑址和长江之间如何进行运输?在已经勘探的范围内,还有13座明代中晚期至清代的窑址,以及六朝至明清的70座墓葬,那么,在尚未勘探的范围内,地下还隐藏着什么样的历史遗存?这些都有待于进一步的考古勘探和发掘来揭示。

  南京市文广新局副局长王冬青告诉记者,这是全国范围内首次对南京明城墙相关窑址群进行大规模考古发掘,鉴于考古成果的重要性,南京市委、市政府决定对窑址密集的大面积区域不再进行土地出让,并进行原址保护,规划建设考古遗址公园。不仅如此,官窑山东边还有两座略高的峨嵋山和李家山,南京市将对整片区域的地貌进行原样保护。

  据悉,这处遗产点已经是市级文保单位,南京市文物部门正在为其申报省级文保单位。而这处发现,也将被作为中国明清城墙联合申遗的一处重要遗产点进行研究和展示,丰富文化遗产的类型和内容。

     ( 来源:新华日报 作者:王宏伟 林惠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