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蒲京欢迎您官网定窑的装烧工艺

支钉叠烧
是一种将器皿叠置起来进行烧造的方法。采用叠烧可以有效利用窑内的空间,从而降低成本,提高产量。叠烧因采用的间隔窑具不同可分为支钉叠烧、垫饼叠烧、托珠叠烧、砂堆叠烧以及不用窑具的涩圈叠烧等多种。叠烧的优点是成本低廉,能够有效增加产量,缺点是各种间隔窑具都会使盘碗内心和底部留下明显的疤痕。定窑初创时期主要采用支钉叠烧方法来烧制盘、碗类圆器,支钉用耐火黏土制作,多为三叉形。装窑时把支钉齿尖向下放在坯件上,利用支钉作为间隔将坯件叠置起来进行烧造。由于支钉要承受所负坯件的重量,因此在焙烧时齿尖往往会陷入坯件内,成品出窑后支钉处留有3个明显的支钉痕。
正烧
又称“仰烧”,是一种利用匣钵盛装坯件的烧造方法。入窑前先将施好釉的器皿口部向上放在特制的匣钵内,利用匣钵隔绝火焰与器皿的直接接触。使用匣钵烧制瓷器能够有效避免烟火以及落灰等杂质污染瓷器,保证了釉面洁净,并可使坯件受热均匀,大大提高了产品质量。定窑至少从唐代中期就尝试使用匣钵来烧制瓷器,早期匣钵制作粗糙,各类匣钵的造型、厚度没有统一的规格标准,显然还处于逐步探索、不断改迸的初级阶段。到了晚唐时期,定窑正烧工艺进入了成熟阶段,匣钵的造型、规格已基本定型,常见的有筒形和漏斗形两种,筒形匣钵一般用于烧造瓶、壶、罐等琢器,漏斗形匣钵用于烧造盘、碗类圆器。定窑晚唐时期生产的“官”、“新官”款瓷器以及定州北宋早期塔基出土的精美白瓷,都是采用正烧法烧制的。
覆烧法
定窑北宋中、后期至金代采用的一种装烧新工艺。所谓覆烧是相对于正烧而言,烧造时器皿口部向下。我国南朝时期曾出现过用齿形支钉顶住碗心进行覆烧的方法,但通常讲的覆烧是指宋代定窑创造的芒口覆烧法。定窑覆烧法出现的时间一般认为是在北宋中、后期,装窑时采用支圈来盛置、间隔坯件,支圈的形式有环行、盘形等几种,其中以环形组合支圈使用最为普遍。环形支圈适用于烧制规格相同的产品,支圈内侧有台阶,断面呈“
L”形,装窑时将盘、碗类圆器口部朝下扣放在支圈内的台阶上,然后在支圈上叠置第二个支圈,再扣置第二个盘、碗,以此类推,最多可叠置二三十层。支圈覆烧仍然需要“以匣钵为外保护层,进行配合套装,每件匣钵内放置一组,然后用组装好的匣钵进行垒窑柱”。盘形支圈的形状上侈下收,口薄底厚,适用于烧制尺寸不同的产品,其坯件由小至大,从底部向上顺序扣置。采用覆
烧法烧制瓷器,器物的口部直接与支圈接触,为了防止发生粘连,装窑前需要先将口部的釉层刮去一圈,因此覆烧的瓷器圈足满釉而口沿无釉,俗称:“芒口”。覆烧法能够大大增加单位面积内的产量,此外由于覆烧时口部与支圈接触,受力均匀,从而减少了变形率,胎壁也可以做得更薄。这种先进的烧造方法很快就被包括景德镇在内的诸多窑场采用。
涩圈叠烧法 一种简单、高效的叠烧工艺,主要用于烧造盏、碗类圆器。所谓
“涩圈”是指盘、碗类圆器内底刮去一圈釉后露出的环状圆圈。涩圈叠烧法是金代北方窑场普遍使用的一种装烧方式,它不需任何辅助窑具,只需在施釉后的盏、碗内心刮出一个比器物圈足略大的露胎涩圈,装窑时将器物圈足直接叠放在涩圈上即可。涩圈叠烧法节省了窑内空间,又省去了制作匣钵、支圈等间隔用窑具的工时和材料,是一种低成本的烧造方法。金代后期,定窑生产的一般日用瓷器也使用这种装烧方法。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1

陶器的出现可以追溯到一万年前的原始社会,瓷器的发明也有近四千年的历史。陶瓷原料硅酸盐无毒的特性,特别是瓷器造型的典雅适用、釉面光滑,便于拭洗等优点,现在已成为世界使用得最广泛、最受欢迎的生活用具。中国发明瓷器对人类文明进步是一个很大的贡献,因此被世界人民誉为瓷器之国。

  1. 宋代当阳峪窑漏斗形匣钵

  2. 宋代当阳峪窑套烧酱釉唾盂

  3. 宋代当阳峪窑酱釉碗

古代陶瓷器的制作曾使用多种方法成形,如盘条法、模合法、拼接法、拉坯法等,但单论瓷器生产,除方形或多边形器用拼接法外,一般圆形器物无论大小高低皆常用拉坯法成形,直到近代才出现注浆成形法。因此,凡隋唐以后的圆形立件器物如酒壶、花瓶、尊、罐等若用模制法或注浆成形者,大抵皆为赝品。

当阳峪窑生产的酱釉瓷有碗、钵、盘、唾盂、罐、壶器盖等。胎质分粗细两种。其中细胎质地洁白坚实,器体轻薄,釉面光亮,不仅釉料配方成熟稳定,而且制作工艺高超,除大多数呈酱黄色外,还有酱红、紫红、紫色、褐色等,并伴有窑变现象,因而产生色彩斑斓、奇幻美妙的装饰效果。北宋当阳峪窑《窑神碑》中提到的庆云紫,应是指色调泛紫的酱釉瓷器,而铜色如朱则是指色偏红的酱釉瓷器。在此本文对当阳峪窑酱釉瓷器的烧造工艺、造型特色、釉面特征、烧造时间加以探讨。

古代瓷器中除立足器、汤勺等以外,一般圆器和琢器都要以器底同台面接触放置,这就出现了对底部的加工和修削,也就出现了平底、凹底、圈足等不同形状。由于社会审美意识和工艺技术的社会习惯性作用,历史上对古瓷足底的处理是有规律可寻的,这也就为我们鉴定古瓷的时代提供了一个方面的依据,使我们可以根据被鉴定物的器足特征进行有利于综合结论的鉴定。大体说来,唐代较早时期流行饼形足,中唐前后出现玉璧底,往后变为环形足,至唐末开始出现浅圈足。自五代开始圆器流行圈足,虽然高、低、厚、薄、尖、圆各有不同,但仍然可以找出带有时代性的规律。

成型与装烧工艺

装炼方式决定的器物特征

从窑址出土的瓷器看,酱釉是当阳峪窑仅次于白釉的重要产品,产量之巨大,造型之丰富,在宋代瓷窑同类产品中首屈一指。这些酱釉瓷器在胎釉原料的选取与制备、成型方法、装烧与烧成等具体制作工艺技术方面,与所谓定窑紫定器物相比,既有继承与学习的因素,又有不断改进和创新所取得的重大成就。

装烧方式,说到底就是采用什么样的窑内支、垫、套、隔等工具的问题,也就是用什么窑具,就决定了装烧方式,从而在器物身上留下特定痕迹,可作为鉴定依据之一。
我国烧造陶瓷使用窑具很早。最近有人研究出,我国在新石器时代晚期,已有一些陶窑使用了较为简单的窑具,如广东虎头浦新石器时代晚期横穴窑用大小不等的卵石作垫具烧陶器,福建昙石山遗址的横穴窑用圆锥状束腰实心陶器作垫具。另外,研究表明,商代、西周也有用简单窑具烧制陶瓷者。这些资料不多,一般读者接触这些时代的器物机会也少,于我们鉴定关系不太大,略去不讲。本书从汉代讲起。
东汉时代烧制青瓷器,往往用一个小形泥饼垫烧,器底留下一圈紫色斑点。
六朝时,普遍采用齿状支钉间隔叠烧,器里心留下一些支打痕。一般讲,支钉痕少者的时代较早,如浙江的窑,有三个支钉痕的一般为三国前后的产品,五至八个者,多为西晋时产品。因为支钉多,受力面大,分散了上面叠烧器物的重量,可减少形变等。
东晋时,德清窑等用托珠垫烧,器身留下扁圆形痕迹。此法德清窑及其他一些窑唐代仍有采用。
隋、唐时期,全国普遍采用三角形垫具支烧,器身留下平面连线呈Y形的三个支点。
南朝江西丰城窑首先使用匣钵装烧,可使器身不留任何支烧痕。这就为烧造高档精美瓷创造了条件。此法至今仍大量采用。
五代景德镇窑用若干小泥点作间隔具,器身留下许多窑红色点,大多为8-18个,南唐时有少到4个的。
北宋官窑、汝窑、均窑及哥窑部分产品,用极精细的垫具支烧,支钉痕极小,所谓支麻针钉,这是创造了又一种烧高档瓷的支烧方法,为一代时尚,很有特色。
北宋中后期定窑创造的砂圈覆烧叠置法,大大提高了窑炉装烧量,降低了成本,提高了产品产量,很快风行全国,特别为青白瓷窑系各窑广泛采用。所烧成芒口器,特征鲜明,有助于鉴定。
宋代四川磁峰窑白瓷的砂粒间隔叠烧,虽很独特,又易于鉴别,但器心留的团团砂粒痕,破坏了美妙的印花画面,留下深深的遗憾。可幸此窑高档瓷不用此法,还有部分不叫人遗憾的精美产品。
南宋官窑、龙泉窑,在南宋前期有用圈足内小垫饼垫烧的,底足无釉。后期用大垫饼垫在圈足下,底足有釉,足跟成铁足。
元代中晚期,龙泉窑用底足涩圈法:底足括去一圈釉,用平口盂形垫饼垫烧,底足留下涩圈。
金代创烧的涩圈叠烧,里心留下一圈无釉露胎的涩圈,生产大众化低档瓷,虽不精美,却价廉适用,因此至今尤为乡镇小窑使用。
明、清时期,全国制瓷水平提高,烧造时大多用匣钵正烧,装烧工艺留下的痕迹少。

当阳峪窑酱釉瓷器的成型方法主要有两种:一是转盘拉坯,即所谓轮制,碗、盘等圆形器皿皆采用此法;二是捏塑或模具成型,主要用于器身上的一些部件和装饰。

窑炉气氛造成的器物特征

当阳峪窑址出土的匣钵数量众多,形态各异,有钵形、漏斗形、筒形及盘形等。从一些匣钵内还粘连有酱釉残片看(图1),当阳峪窑酱釉瓷器普遍使用匣钵烧制。其装烧方法主要为四种:一是匣钵单烧法,即一件匣钵中只装一件器物,然后匣钵依次上摞。如梅瓶、小口瓶、花口尊等单件琢器及较为精细的碗、盘、盏、钵等往往采用此方法烧制。二是匣钵套烧法,即根据匣钵的高度及空间的情况将器物按大小次序合理排列放置,这是为充分利用窑位空间而采用的一种装烧方式。如型号不同的唾盂(图2)及盖碗、直腹钵、碗式钵等即采用此方法烧成。三是支钉间隔摞烧法,即将大小不同的同类型的碗叠摞在匣钵内,每件器物之间用支钉相隔。视匣钵和器物大小,一般一个匣钵内装3~6件左右。如有些碗类即采用此法烧成,碗内可见细小支钉痕,有的碗底上还粘有支钉。四是涩圈叠烧法,即瓷坯在叠烧时不用垫具间隔,为避免粘连,将器物底心酱釉刮掉一圈来放置上面一件器物的圈足,器底内心有釉,相叠处无釉,成为涩圈。

陶瓷器烧成过程中,窑内的气氛氧化焰还是还原焰,对器胎釉的色泽、釉的光润等都产生一定影响,有些窑由于采用了特别烧造工艺控制窑炉气氛,造成其产品一些特征,可作鉴定参考。
宋代以后北方一些窑用煤作燃料,烧氧化焰,所以白釉瓷釉白中泛黄,如定窑白釉呈牙白色。所用窑多为馒头窑。南方一些窑用木柴作燃料,龙窑或蛋壳窑较多,烧还原焰,白釉白中泛青,如景德镇窑。
均窑的蚯蚓走泥纹,汝窑及其他一些窑产品釉中的小气泡,均是器物在窑炉烧造时形成的。由于形成机理十分复杂,非十句八句话解释得明白,本书从略了。有兴趣的读者可找有关资料看。
开片:有些年代久远的器物,釉面由于产生不均衡变化,开有细小片纹。而宋代官窑、哥窑的开片釉,是在烧成中,在一定窑炉气氛下,胎、釉膨胀、收缩不一致所形成的,是人们为了寻求特殊装饰效果而在胎、釉配方、窑炉气氛上做文章有意识造成的,人为的。
桔皮纹:明宣德、清雍正时的釉均有比较明显的桔皮纹。这是釉在窑内烧成中冷却时,均匀收缩造成的。气氛掌握好者成韵味无穷的美丽的桔皮纹,掌握差者,则成晚清时的波浪釉。
窑红,又名火石红,是瓷器无釉露胎处自胎呈现的淡红色斑点或线。这是元、明景德镇瓷器所特有,因受胎中含有一定量铁造成。清代景德镇瓷胎料淘洗干净,就极少有窑红现象。
读者一定明白,本章工艺造成的陶瓷产品的特征,我们虽然讲得不多,但对鉴定古陶瓷的窑口、时代均有意义,不应等闲视之。

以上各种装烧方法的运用,一方面有效防止了气体及有害物质对坯体、釉面的破坏及污损,从而保证了酱釉瓷器的烧成质量;另一方面增加了单窑的装烧量,既充分利用了能源,也降低了成本。但从窑址出土的大量酱釉瓷器残片来看,当年烧制酱釉瓷器较其他品种的成品率可能还低些,说明烧制酱釉瓷器的难度还是很大的。

造型特色

当阳峪窑酱釉瓷器令人印象最深的就是造型丰富。总体来看,当阳峪窑酱釉瓷器以碗、盘、碟、盏、钵、壶、直口缸、盖盒、唾盂、双系罐、灯、器盖等日常生活用品最多,另外梅瓶、小口瓶、花口尊等陈设用瓷也较为多见。

质地上明显分为两类,一类是细胎,质地洁白坚实、胎薄体轻、精巧秀美的高档酱釉瓷器制作极其规整,与定窑生产的所谓紫定极其相似,难分伯仲;另一类是粗胎、质地颜色较杂、器体厚重、质朴耐用的普通酱釉瓷器,其风格与观台磁州窑归入黑釉瓷器类的呈酱褐色、棕红色、酱红色产品类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