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窑瓷器胎质细洁、胎色灰中略带黄色,俗称“香灰胎”;为了使器物外观完整,采用绝细的芝麻钉满釉支烧,因此器底仅见三至五个细如芝麻的支痕;汝瓷的釉面开有细密的本色纹片,釉下气泡疏稀、寥若晨星。汝窑瓷器最主要的特点,不以装饰纹样为重,而以釉色作为美化器物的重要手段。汝窑青瓷由于胎、釉中含铁量的恰当、烧成时还原火焰控制的适度,因而釉色达到了宋人所理想的境界。

汝窑位居宋代五大名窑之首,堪称瓷魁,传世品极为稀少,根据公布的有关资料粗略统计,汝窑宫廷用品流传至今者不足百件,分别藏于北京、上海、台北及美、英、日等国一些着名的大型博物馆内及少数收藏家手中。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长期以来,考古界与收藏界的专家权威们都对汝窑瓷器的主要特征用一句话概括,即“青如天,面如玉,蟹爪纹,晨星稀,芝麻挣钉釉满足”。“青如天”,即釉色如雨过天青。“面如玉”即器表有玉石般的质感,釉光莹润如玉。“蟹爪纹”
即是指器表的开片尤如蟹爪,呈不规则状交错,且裂纹很细。“晨星稀”
即是指釉中的气泡稀疏,有如晨星一般寥寥无几。“芝麻挣钉釉满足”即是满釉裹足、足底部用细如芝麻点小的支钉支撑着烧。汝窑瓷这些胎釉特征文献有记载,又为出土物所证实,是鉴定汝瓷的要领。
强调汝窑器的上述特征是其精品所有。汝窑烧制始于宋初,盛于北宋晚期。窑口在河南的宝丰、临汝等地,其中的宝丰清凉寺窑在北宋晚期的近二十年时间里作为御窑,专为宫廷烧造瓷器,是“贡器”,所以有官窑性质。其造型端庄大方,古朴典雅,工艺考究,胎质细腻,应该称作“汝官窑”。
南宋人周辉的《清波杂志》云:“汝窑宫中禁烧,内有玛瑙为釉,唯供御拣退,方许出卖,近尤难得。”意思是:汝窑中有玛瑙末为釉的器物是宫中的专用瓷,非宫中用瓷不准使用玛瑙末为釉,汝窑精品选送入宫,
经御选后不合格的器物才允许出卖,实属难得之物。由于汝瓷贡器以玛瑙为釉,形成特殊色泽,故有“汁水莹泽,含水欲滴,釉如膏脂溶而不流,其釉厚而声如磬,明亮而不刺目”,世人对汝瓷又有“似玉、非玉、而胜似玉”之赞美。尤以器表细小开片密布,形成鱼鳞状,更加独特别致,釉内气泡周边之玛瑙结晶体,形成星光闪现,寥若星晨,具有宝光内润而又高雅素净之风采。在制瓷工艺上,开创了香灰色胎。在烧成工艺上,采用满釉支烧的方法烧成的支钉痕,其细小而规整的程度绝无仅有,为其它窑口所望尘莫及,更受到北宋皇宫的偏爱与赞赏,因而汝瓷成为“名瓷之首,汝窑为魁”,得以流芳百世。
被专家定论的所谓存世量只有六十五件的传世汝窑器,就是“汝官窑”。使用玛瑙末为釉,汝窑瓷会出现文献中所说有“八种颜色之多”的釉色,有天青、天蓝、豆青、卵青、粉青、月白、虾青、艾青等。其中最成功的颜色为天青色,最好的为天蓝色。现今的鉴赏家多以天青或天蓝为标准色,其他颜色的汝窑瓷多不被承认。我认为这样的鉴定结论未必正确,
汝窑与汝官窑的概念被这些鉴赏家搞混淆了。他们将鉴定汝官窑的标准用来鉴定汝窑瓷,这合理吗?北宋汝窑烧制时间短,烧造的贡品的确因稀而贵,但决不能仅仅将汝官窑鉴定为汝窑瓷,而将明明是汝窑烧造出来的瓷器采取“一票否决”。
中国瓷器“自唐代始而有窑名”,这种传统习惯一直沿用到现代。五代时期一些重要的瓷窑体系基本形成,如定窑、耀州窑、磁州窑等。宋代制瓷业规模更大,名窑众多,工艺水平超越前代,达到繁荣的新阶段。它的主要标志是全国已形成了有代表性的瓷窑体系。影响最大的是被后世称为五大名窑的“汝窑”、“官窑”、“哥窑”、“钧窑”和“定窑”。这些着名的瓷窑都为朝廷烧造瓷器,供皇帝和大臣们享用。考古界与收藏界一般称之为“官窑瓷器”,简称官窑。作为大窑场,各个瓷窑还烧造更多的供民用的大路货即商品瓷,这类产品在数量上要比贡瓷大得多,即所谓“民窑瓷器”,简称民窑。送入朝廷的瓷器一般讲都是精品,但朝廷还要挑选,即“御拣”,御拣合格后留用,不合格的或销毁。
宋微宗赵佶是北宋历史上第八位皇帝,元符三年即位,在位二十六年。宣和七年金兵南下,赵桓替位,仅两年后南宋皇帝赵构,即宋高宗,靖康二年。赵佶是北宋的亡国之君,但在艺术上却极富天赋。尤其是他的书法绘画创作,可以说是彪炳千秋的。汝窑烧造时间为北宋中晚期约二十年左右的时间,按时间推断,大部分是在宋微宗赵佶亲政的时期。赵佶的审美观也就决定了御拣的合格与否。陆游的《老学庵笔记》内曾有“故都时,定窑不入禁中,惟用汝器”的记载。北宋出现“弃定用汝”,可能与赵佶个人的审美观有关。因为他信奉道教,自称“教主道君皇帝”,青色的幽玄,正合微宗之意,史籍中曾有赵佶作青词的多种记载。“弃定用汝”也正是这种崇尚青色的审美观的反映。作为艺术家,赵佶对汝瓷除了有釉色的要求外,还会有造型的要求、纹饰的要求、材质的要求、肌理的要求……。艺术家对艺术品的要求是非常苛刻的。他的这些审美要求也就决定了北宋宫中汝窑用瓷必须符合“青如天,面如玉,蟹爪纹,晨星稀,芝麻挣钉釉满足”的标准。汝窑宫中用瓷不合格的器物是可以出卖的。这些“不合格”的汝瓷是作为贡器要求烧造的,都是“玛瑙末为釉”的,应该肯定是具有“面如玉,蟹爪纹,晨星稀,芝麻挣钉釉满足”
特征的!只不过“青不如天”、瓷器的造型、纹饰不符赵佶的审美要求罢了。人的审美观是各不相同的。赵佶是皇帝,他偏爱天青色,就决定了汝官窑的釉色必须是“青如天”。可能赵佶不喜欢在器物的表面饰以纹饰,所以传世的汝官窑均单以釉色取胜,很少看到表面有纹饰的。这些卖出去的不合格的“准汝官瓷”哪里去了?有钱人买去了!到了大官、富豪、商人、玩家们的手中,流入了民间。这部分的汝官瓷可能数量是不会少的。
这些年古陶瓷学者们研究认为,除宝丰、临汝外,河南的鲁山、郏城,及其他地方均有汝窑风格瓷器生产,也形成了一个汝窑系。
汝窑瓷的概念至此应该清楚了,即是:始烧于宋初,盛于北宋晚期,河南的宝丰、临汝等地方瓷窑烧造的单色釉瓷器。在制瓷工艺上,超过了以前南方所有的青瓷。汝窑除烧青瓷外还烧白瓷、黑釉、三彩、珍珠地划花、白黑花以及白花青瓷、天兰釉钧瓷等多种产品。还广取博收创造了印花青瓷的独特风格,使之成为中原地区的重要窑口之一。汝窑瓷中的使用玛瑙末为釉的精品、贡品,是汝官窑瓷。如:宝丰清凉寺窑,
为北宋宫廷烧制的御用汝瓷,不仅制作讲究,工艺精湛,而且釉药浑厚,光泽柔和,其釉面装饰独具特色。因汝瓷内有玛瑙为釉,其色光泽莹润多变,釉面的沙眼显露了蟹爪纹、鱼子纹,器表还有鱼鳞状的开片,更显得造型古朴。釉面在阳光下观察,釉中多布红斑,有的如晨日出海;有的似夕阳晚霞;有的象雨过天晴;有的如长虹悬挂,真可谓珠联璧合,巧夺天工。概念区分清楚后,“北宋汝窑”的存世量就不会只是传世的六十五件。汝窑瓷烧造的时间短,又处在亡国战乱时期,存世量不会多,其中的汝官窑瓷更是弥足珍贵。但是,决不会是仅存“65”这个数字。民间肯定有,地下有更多,关键是缺少发现。2000年6至10月,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河南宝丰县汝窑遗址内找到并揭露出汝官窑瓷器的烧造区,获得了大量精美的汝官窑瓷器标本,尤其是发现了相当数量的传世品中所罕见的新器形和完整器,取得了陶瓷考古的又一重大突破。这就是最有力的说明。

汝窑青瓷器物的釉色呈现一种纯正的淡淡天青色,从故宫博物院、台北故宫博物院和上海博物馆收藏有数的一些汝窑作品来看,它们的色调变化不大,有的虽稍深些,有的稍淡些,即使有粉青、卵青、灰青之分,但呈色比较稳定,都离不开天青这个基调,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汝窑尊”釉色天青,仿佛雨过初晴的明朗天空。汝窑的烧造,可以说恰如其分地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汝窑胎质的特点是胎骨较薄,胎质细腻坚致,色多灰而带黄,俗称“香灰色”,另有灰白、浅褐两种。胎骨中含有微量铜元素,釉中掺有玛瑙,据科学测试,釉中二氧化硅的含量达58%,在釉中掺入玛瑙:一是为了显示皇家地位的高贵,表明烧造宫廷用瓷是不惜工本的;二是玛瑙在釉中形成的结晶体能出现特殊色泽,并能突出卓绝精堪的技艺。釉的基本色调是天青色,青中闪蓝或稍深些,但差异不大。釉色蓝中泛绿,清幽深邃,经科学测试,天青色釉是由高硅、低锰及微量的氧化铁配方来显色的。釉面有棕眼,大都极腴润,有的釉面较为均匀,有的釉面有厚有薄,厚处如凝成蜡泪痕迹,薄处可见淡红似羊肝色。釉质甚硬,有所谓极细的“鱼子纹”开片,也有较疏朗的和无纹片的。器物绝大多数有开片,这种开片行家称为“蟹爪纹”。这种开片从明清两代直至现代,不知仿造出了多少件的“汝瓷”,宋汝瓷上的开片始终都无法仿制成功。无开片的极为稀罕,据已公布的传世品中,只有台北故宫博物院有一件椭圆形水仙盆没有开片。明初曹昭在《格古要论》中说:“有蟹爪纹者真,无纹者尤好”。釉面平淡自然,“类玉”尚青。釉层中呈现出的天青色调如丝绸一样柔美。在色学上“天青”介于绿和蓝之间,绿色是一种恬静的温和色调,蓝色则是一种安详的冷清色调。因此“天青”既有蓝色的冷清,又有绿色的温暖。这一寒暖适中的和谐色调,给人以素雅清逸的色感。釉层中的“蟹爪纹”,形成了一种自然巧妙的装饰。这种色调和片纹体现了宋人所追求自然美的理想境界,迎合了当时统治者的审美情趣。

汝窑内有玛瑙为釉,玛瑙的主要成份是氧化硅,而瓷釉的主要成份也是氧化硅。汝窑青瓷天青色的形成,玛瑙这种贵重的釉料在其中起着重要的作用。据《宋史》载:政和初,“提辖京西坑冶王景文奏,汝州青领镇界产玛瑙”。宝丰清凉寺汝窑址发掘资料也表明:“在窑址作坊附近除发现瓷泥料外,还发现玛瑙矿石,石质坚硬,颜色有红、黄、绿、白、蓝等。”由此可知当时宫廷用的官窑瓷器不惜工本,姿意挥霍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宋徽宗赵佶在位期间,是汝窑处于历史上最巅峰的阶段。赵佶是一位崇奉道教的封建帝王,他自称是“教主道君皇帝”。道学崇尚自然、含蓄、质朴的审美观。所以,青色是道教崇尚的色调。宗信道教的人对青色特别偏爱,而汝窑为典范的宫廷御用瓷器,其天青色平淡、含蓄,于朴素中隐露出静穆典雅的意蕴,正符合宋代上层社会及宋徽宗所追求的审美趋向。在当时宋徽宗完全可以按自己的主意,命令宫廷窑坊烧制。汝瓷作为宫廷御用品,从器物造型到釉色等方方面面,没有他点头,谁也不敢随便去烧造。宋徽宗是一位具有高深文化修养的皇帝,又是天才的艺术家,可想而知,在这期间烧制出的宫廷汝瓷用品,必然是精绝的艺术品。

汝窑天青色在色彩上介乎绿色与蓝色之间,绿色是一种充满静谧的温和色彩,而蓝色则带有神秘的冷色。汝窑青瓷器物的天青色,既有蓝色之冷,又带绿色之暖,是一种冷暖适中、十分谐和的色调,这种色感正是当年统治者审美情趣的反映。汝窑主要是徽宗在位期间烧造的,赵佶是历史上着名的崇奉道教的一位封建君主,崇尚自然含蓄、冲淡质朴的审美观。道教的仪式中,献给天神的祈祷词,称为青瓷,更是表明崇信道教的教人对青色的崇尚。而汝窑天青色的幽玄、静谧正适合这种审美情趣。因此,汝窑器物所具的清逸、高雅的色泽,体现了道家的清静无为的思想和宋代上流社会的风尚。

汝窑的造型有盘、碗、瓶、洗、盏托、水仙盆、奁等日常生活用品。其中主要有仿古铜器如鼎、壶、觚、琮等,多用作陈设品,仿古器型主要是仿商周青铜器。汝窑窑址在未发现之前,人们都认为汝窑的器物造型均为小件器,高不超过30厘米,口径一般在10—16厘米之间。根据汝窑遗址发掘出的残片和一些完整器具来看,大多为小件器,也有高超过30厘米的,口径达到或超过20厘米的,但无发现特大型的器物。

以汝窑青瓷为代表的宋代官窑器物之釉色素朴、清雅,也反映了宋代和唐代瓷器两种完全不同的时代风貌。宋代统治者鉴于武人跋扈、藩镇作乱的教训,在努力加强专制主义中央集权的同时,大力推行文治主义。北宋建国后,虽出现一个时期内的相对安定,然而盛唐时期那样雄健尚武的精神已经完全丧失。在这种特定的时代环境下,统治阶级和封建文人为了逃避现实更是追求安逸和享乐,带有世俗、田园、花间生活熏陶而产生的艺术情趣,强调平淡、自然之美,已不具备盛唐那种绚丽、豪华的特色。在思想领域中,构成宋代社会哲学思想的基础是程朱理学,信奉理学的封建文人,追求平易质朴的风尚和禅宗深奥神秘的哲理。在艺术上爱好幽玄苍古之趣,这种所谓的文人趣味,也必然反映到工艺美术中来。汝窑青瓷器物不求纹样装饰,釉色以素雅、沉静为美,体现出宋代上流社会用瓷推崇理性美的特色。

汝窑的制作工艺以支钉烧制为主,底有支钉痕迹,小如芝麻状,一般为3—5枚,也有多达6枚的,支钉断裂处可见到香灰色。较大的器物烧制均用垫圈或垫饼,烧制出的如碗、盘等圈足较宽大,足端无釉露胎,足内有釉,用支钉烧制的均为满釉。

宋代的文学一直以平淡作为审美要求的最高理想,平淡是要求作到平易而隽永、淡泊而含蓄。作为赵佶御用的青瓷器物,这种文学思潮必然反映到汝窑瓷器中来。以汝窑为典型的供御用瓷,其釉色平淡含蓄,于素朴之中表现着内在心灵的意蕴,体现了北宋晚期以赵佶为代表的统治者的审美追求。

汝窑器物大多为素面,有的器物以弦纹、刻花、划花,甚至用堆塑为装饰手段。

汝窑器物底款有刻“奉华”和“蔡”字的两种,铭文是宫廷御作工匠后刻的,当为宋时所刻,均与宋宫廷和皇室相关,如“奉华堂”为南宋高宗德寿宫的配殿,即指此器为“奉华堂”专用之器。刻有“蔡”字铭文是物主的姓氏,“蔡”当是蔡京父子的专用器。宋徽宗在位时,蔡京是宰相,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其儿子是宋徽宗的驸马,宋徽宗曾七次至及府第,赐予无数珍宝,其中不可能没有珍贵的汝窑器。在当时只有蔡京父子才能获此殊荣。

汝窑在北宋晚期,为宫廷烧制非常精美的御用青瓷器,说明在当时青瓷中铁的还原烧成是最成熟的。总之,宋代汝窑宫廷御用瓷是中国最杰出的瓷艺代表,它为中华民族陶瓷美学开辟了一条崭新的道路,将瓷器的造型、胎、釉、色和谐的集于一体,达到了科学技术和工艺美术密切结合的历史高峰,永远给中国和世界人民留下了无穷无尽的享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