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英挺:鱼戏莲叶间–诗意盎然的龙泉窑青釉洗

黄瓜,葫芦科一年生蔓生或攀援草本植物,我国各地普遍栽培,是最常见的蔬菜之一。黄瓜烧溪鱼则是丽水地区,尤其龙泉这一带家家户户都会烧的一道家常菜,代代相传。当然除了黄瓜,溪鱼还有其他的搭配烧法。过去生活条件不好,丽水地区黄瓜种得多,吃得也多。我们当地曾有这样一个故事,有一个叫“黄皮”的小村子,只有18户人家。这个地方的人喜欢听戏,逢年过节都要请戏班子来演出。有一年,黄皮村又请来一个戏班子。可能当时正值蔬菜淡季,村里人天天拿黄瓜茄子来招待戏班子。戏班里的演员嫌菜太单调,于是在一天晚上演出时即兴编了台词来取笑黄皮村。演老生的念:“黄皮十八家,天天吃黄瓜。”小花脸念:“黄瓜不刨皮,落苏连蒂来。”大花脸念:“你一叉来我一叉”。小生念:“小生吃不下”……这个故事说明当时吃黄瓜非常普遍。黄瓜所烧的溪鱼,当地也叫石斑鱼。这种鱼对水质要求比较高。丽水龙泉一带森林覆盖率高,水质清冽,正适合溪石斑的生长。可以说在丽水地区的小溪里,这种小溪鱼一直是十分常见的。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1

花乱开 中国现代书法30年“ 2016.11.21 – 2016.11.29 花乱开
中国现代书法30年“
2016.11.21 – 2016.11.29 推荐关键字

以上是从溪鱼鱼干里选出的两条,上为公,下为母。公鱼成年后鳍呈红色,体形略宽。母鱼鳍呈黑色,体形略窄,但成年后块头比公的更大。

龙泉窑是南方著名的青瓷窑场,一般认为创烧于北宋,鼎盛于南宋至元代,明清时期继续烧造,产品以青釉瓷器占绝大多数,装饰技法主要有刻花、划花、印花、贴塑等。本篇来介绍一件元代龙泉窑典型产品青釉双鱼纹洗。

叶英挺

溪鱼干烧的“黄瓜溪鱼”

图2

联拍在线鉴定专家

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本文要说的重点自然不是“黄瓜烧溪鱼”,而是龙泉窑为什么在南宋晚期到元明生产了大量的双鱼洗?

图3

鉴定范围:高古瓷

“双鱼洗”的出现最早可以追溯到汉晋的铜洗。双鱼纹是汉代洗中较常见的装饰图案。比如中国国家博物馆馆藏的“君宜子孙”铭双鱼纹铜洗,就是非常典型的例子。台北故宫博物院也有类似藏品。

这件龙泉窑青釉双鱼纹洗,高3.7、口径13.3、底径6厘米。洗作折沿,弧腹,圈足,胎体较为厚重。器身内外均施青釉,釉层釉厚,釉面有开片。洗的外壁塑一周细密的菊瓣纹,内底模塑两条相向环绕畅游的小鱼。
青釉双鱼纹洗是龙泉窑一种常见的品种,明代高濂的《遵生八笺》卷十九中列举笔洗时,就已提到“以粉青纹片朗者为贵,古龙泉有双鱼洗、有菊瓣洗”。民国时期许之衡的陶瓷名著《饮流斋说瓷》中也说:“洗也者,在古时以之属盆,双鱼洗之类是也。”说明在他们那个时代“双鱼洗”已是被收藏界追捧的名品。《饮流斋说瓷》接着又说:“浣笔之器,浅者曰洗,深者曰盂。”这是说“洗”的用途,是文房中的“浣笔用具”。古人的主要书写工具是毛笔,以毛笔蘸墨书写,用完后须洗笔,洗就是一种盛水洗笔的用具。
双鱼纹作为洗内底的装饰,至少起源于汉代,汉代就已有双鱼纹铜洗。1956年,安徽合肥西晋时期的墓葬中出土过一件青瓷双鱼纹洗。早期的这类双鱼纹铜洗或瓷洗,器腹较深,应该是作为盥洗用具。宋代以后,好古之风盛行,北宋吕大临编撰的《考古图》、宋徽宗敕撰的《宣和博古图》中都着重介绍过汉代的双鱼洗。两宋文人注重文房雅玩,文房用具特别丰富,也更加注重装饰性与艺术性,这种有仿古风味的双鱼笔洗便流行于宋元时期,南宋景德镇窑也生产有青白釉印花双鱼纹洗。另外,鱼纹也是古代的吉祥纹样,“鱼”与“余”谐音,寓意“年年有余”。无论是作为盥洗用具还是浣笔用具,洗都是用于盛水,鱼与水总是容易联系在一起的,在洗的底部装饰鱼纹,盛水使用时,好似鱼儿在水中游嬉,平添了不少雅趣。
腹部外壁装饰菊瓣纹也是龙泉窑很具代表性的纹样之一,这种装饰风格出现于南宋后期,整个元代都相当流行。除了青釉洗之外,宋元时期龙泉窑还有一类深腹、小圈足青釉碗和一类浅腹青釉盘的外壁也常见装饰这种环绕一周的菊瓣纹。
最后,讨论一下这类龙泉窑模塑双鱼纹洗的年代。很多人认为它们属于南宋,但从出土材料看,龙泉窑双鱼纹洗的流行年代主要还是在元代,有几个重要的纪年墓材料可供参考:1.1998年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岗头村元元贞二年张弘略墓出土的多件龙泉窑双鱼纹洗。2.陕西省西安市元至元三年刘达墓出土的数件龙泉窑双鱼纹洗。这两处元代纪年墓葬中都有多件双鱼纹洗出土,说明在当时是相当流行的,也为我们断代提供了可靠的依据。

人物名片

图片 4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叶英挺,浙江省丽水市遂昌县人,1963年7月生,丽水市处州青瓷博物馆馆长,资深古陶瓷收藏家。
1981年8月毕业于丽水师范学校龙泉分校,从事教师,并于1983年-1986在浙江师范大学中文系进修深造。1994年任校办厂厂长。1996年开始到丽水发展,2004年创办了中国第一家以龙泉窑青瓷为专题的民间私立青瓷博物馆丽水市处州青瓷博物馆。

高8.6、口径36.1厘米

他从学生时代开始就走上收藏之路,三十余载里遍探龙泉窑窑址,收藏龙泉窑青瓷1000多件,从教师、实业家转身成为一名龙泉窑青瓷鉴藏家和研究者,迄今已出版个人专著四部,在知名收藏类专业刊物上发表论文数十篇。尤其2005年《发现:大明处州龙泉官窑》问世,将其近十年来的研究成果龙泉存在明代官窑这一颠覆性的重大发现公诸于世,轰动一时,被有关陶瓷界考古专家誉为改写陶瓷史。引发中央台等各大媒体的竞相报道。

铜洗中双鱼纹形象主要为鲤鱼,如国家博物馆这件,与龙泉窑的小溪鱼迥然有异。

近几年来,他还身体力行传播与光大龙泉窑青瓷文化,受邀在多所高等院校及各地艺术鉴藏沙龙做龙泉窑青瓷专题讲座。此外,他还热心文物保护事业,致力于海外文物回流,并和港台以及日本、美国等海外藏家、业内人士多有交流。

至宋元时装饰双鱼纹的金银器,运用錾刻工艺凸起如浮雕的双鱼纹已有些接近龙泉窑的贴花双鱼纹。如以下两例: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

图片 5

鱼戏莲叶间。

南宋银鎏金双鱼纹盆
高4.6、口径17.4、底径10.2厘米,江苏溧阳平桥南宋银器窖藏出土 镇江博物馆藏

鱼戏莲叶东, 鱼戏莲叶西, 鱼戏莲叶南, 鱼戏莲叶北。

图片 6

这一首妇孺皆知的汉乐府民歌,算得上采莲诗的鼻祖了。诗歌寥寥几句便勾勒出一幅生动美好的江南景致,句式复沓而略有变化,东西南北看似简单罗列的方位变动带出鱼儿游动的方向,透过字里行间应是采莲场景的热闹欢快,采莲人的欢声笑语。如此活泼有趣,意味隽永,自然清新有如天籁的小诗,也难怪被清人沈德潜评为奇格。有趣的是,龙泉的匠人竟曾将这首诗融进器物里。试看以下一组例子:

南宋银鎏金双鱼纹碗 高3.6、口径8.5厘米,福建邵武故县银器窖藏出土
邵武市博物馆藏

图1、把莲露胎双鱼纹折沿洗

另,双鱼洗也出现于宋人诗词中。如张元干《夜游宫》词:“半吐寒梅未拆,双鱼洗,冰澌初结。”
杨慎注:“双鱼洗,盥手之器。”
洗是古代日常盥洗用具,如同现在的洗脸盆。但个人认为,金属材质的洗固然适用于日常盥洗,瓷质则未必。瓷器是易碎品,且龙泉窑双鱼洗大大小小尺寸规格不等,口径从十几公分到三十几公分都有,产量非常大,或有多种用途。至少用来盛一锅“黄瓜烧溪鱼”也是不错的。

土耳其托斯卡帕皇宫博物馆珍藏

在龙泉窑烧造历史上,双鱼洗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至少在五代北宋时期已能看到装饰双鱼纹的器物,只是并不多见。

图2、把莲露胎三鱼纹折沿洗

图片 7图片 8

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珍藏

双鱼纹碟子 丽水市处州青瓷博物馆藏

图3、把莲露胎四鱼纹折沿洗

敞口,折腹,平底。内底阴刻双鱼纹,其一首尾相向,另一首尾同向,线条流畅,风格写意。灰白色胎,釉薄,色青中泛黄,底部中心圆面状涩胎垫烧。

英国大维德基金会珍藏

从该器胎釉及烧制工艺特征等各方面来看,系北宋金村一带窑口制品。由此器可知,双鱼纹在北宋龙泉青瓷中已有所运用。只是此时的划花双鱼纹,无论形式还是纹样均与双鱼洗之双鱼纹相去较远。

图4、把莲露胎四鱼纹葵口洗

龙泉窑双鱼洗的大量出现始于南宋晚期。到元代更是盛行,出现大量不同式样的双鱼洗。鱼纹除了最传统的贴花式样,还有露胎、印花、刻花等多种工艺形式。此外,海捞中也发现有双鱼洗,证明这类制品也用于外销。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双鱼洗产量巨大,以下仅选取有代表性的器例:

图5、刻花海涛四鱼纹葵口洗

图片 9图片 10

枫洞岩明官窑遗址出土

这两件的特别处在于折沿处开有小孔,有四个孔眼。上海博物馆、台北故宫博物院、英国大维德基金会等均有同款藏品。综合多个器例观之,带孔者在双鱼洗中比例较低,且制作上多较精美。

五例器物均为洗式造型。前三例是折沿洗,底心均刻把莲,内壁刻缠枝莲纹,图2图3把莲作开光式,鱼纹均为露胎贴花,二至四条不等,首尾相逐。图1刻法最为精细精美,与明初龙泉官窑刻花风格如出一辙,为明初官器无疑。图2图3在刻工上要逊色一些,把莲刻划亦较随意些。后两例为葵口洗,外壁光素,饰两道凸弦纹,内壁刻水波纹,底心仍是把莲与游鱼。但图5盘底心的莲荷纹为模印,图案较小,有些局促,鱼纹亦为刻饰而成。该盘为大窑枫洞岩窑址所出,定为洪武官器。由此也可断定造型相似的图4葵口洗为同一时期产物,而把莲式样与图4较接近的图2图3亦有可能为洪武官器,虽然这几例贴饰的露胎鱼纹似乎在元代更为流行一些。

图片 11图片 12图片 13图片 14

龙泉窑鱼纹,最具代表性的莫过始于南宋盛于元代明代仍有烧造的双鱼洗。从传世器结合大量标本来看,其实鱼纹从一尾多至四尾五尾均有,甚至更多,且有刻花、模印、塑贴等多种形式。而鱼的形态则取自龙泉本土一带的小溪鱼。反观同时期景德镇青花器上的鱼纹,多为鳜鱼,鲂鱼、鲤鱼等,寓意色彩较为浓厚。相比之下,不起眼的小溪鱼更具天然情趣,本土人文地理特色也更为鲜明。鱼纹式样的构思,最初是单纯的以鱼为饰,仅以露胎的红色映衬着如碧波的青釉,但也可见到辅以各式水波纹的式样,至结合了莲叶荷花,遂臻至诗意的优美意境,鱼纹也更生出一些摆尾游曳的婀娜之态,相逐相欢的灵动之韵。

此两例均为英国大维德基金会藏品

至于鱼纹多饰于洗,则与洗的用途相关吧,洗在使用时是要盛上水的,相当于一个装水的容器,所谓如鱼得水,是天然的契合,也是匠心所在。鱼纹不仅是装饰,更能增添器用给生活带来的情趣。青釉蕴翠,洗盛了水一如山涧清溪,而有了出水芙蓉,则又成清芬荷塘,露胎的红色小溪鱼怕是要活过来了。

以上为南宋晚期至元早期双鱼洗器例。明曹昭《格古要论·古窑器论》载:“古龙泉窑在今浙江处州府龙泉县……有一等盆,底双鱼,盆口有铜掇环,体厚者不甚佳。”可知折沿处的孔眼是为了装“铜掇环”,此类双鱼洗精品是行家眼中的“一等盆”。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图片 15图片 16图片 17

元印花双鱼纹洗,有阳纹阴纹两种

图片 18

刻花双鱼纹洗 大窑枫洞岩窑址元代地层出土

图片 19

明露胎贴花双鱼纹洗 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由于烧造量大,传世器较多,窑址相关瓷片也常见,其标本相对易得。现在也有人将双鱼洗破片中的双鱼磨出来,包上金银做成挂饰,也是一种较独特的纪念。

宋元时全国各地窑口众多,为什么唯独龙泉窑生产如此多的双鱼洗,这是否和当地的生活环境存有内在的关联?今天之所以谈黄瓜烧溪鱼就是从这道菜联想到双鱼洗的来源问题,上述说到金银器的影响只是一个侧面。所谓艺术来源于生活,或许那个历史时期的龙泉窑地区,人们喜欢吃小溪鱼,日日吃,月月吃,每天和小溪鱼接触,窑工便将小溪鱼的形象提炼到了作品中。我个人认为,双鱼洗中鱼纹的原型就是小溪里的石斑鱼,这是经过多次比对而得出的结论。这类从生活中汲取灵感运用于创作,并将生活中的事物于作品中进行升华的例子在龙泉窑中还有很多。比如以下这件船型砚滴。

图片 20

类似造型的船在丽水一带瓯江上有很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