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蒲京欢迎您官网古瓷上的文字装饰——阿拉伯文、梵文与藏文

古瓷上的文字装饰,除了常见的汉字外,还有一些较为特殊的文字。它们作为瓷器装饰图案之一,有着独特而又深邃的文化内涵,是承载古代文明交流、文化互鉴、贸易往来等真实可感的重要资料。下文仅就较为罕见而又容易混淆的阿拉伯文、梵文与藏文三种瓷上装饰文字进行介绍与解读。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1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2

花乱开 中国现代书法30年“ 2016.11.21 – 2016.11.29 花乱开
中国现代书法30年“
2016.11.21 – 2016.11.29 推荐关键字

唐代长沙窑青釉褐彩四系扁壶,现藏于扬州市博物馆

↗ 点击关注联拍在线中国艺术品全产业链在线交易平台
明朝初年,藏传佛教显密双修,见行并重,仪轨复杂,
像设繁多,传入汉地所展现的文化符号清晰地有别于传统。这种新造型的瓷器来源于西亚阿拉伯铜器,为永宣时期经典造型。新蒲京欢迎您官网,其器腹部绘轮花,出自佛教中八吉祥,也称佛门八宝。法轮、法螺、宝伞、白盖、莲花、宝瓶、金鱼、盘长;其中法轮为首,亦为佛法代称。

阿拉伯文是穆斯林国家普遍使用的文字,属于拼音文字,行文从右向左,横向书写。根据考古材料,湖南长沙窑在唐代中晚期最早烧造出以阿拉伯文为装饰的瓷器。那是一种青釉釉下彩绘瓷器,尤以褐、绿彩为常见。工匠们用毛笔蘸上彩料,将阿拉伯文书写于瓷坯上。文字的内容多伊斯兰教常用语,如“阿拉的仆人”“真主最伟大”等。这些带有阿拉伯文装饰的瓷器伴随着伊斯兰教的传播以及中国对外瓷器贸易的繁盛而兴起,并对后世外销瓷的烧造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明永乐 青花宝相花绶带耳葫芦扁瓶

元代的时候,景德镇窑青花瓷上所见的阿拉伯文装饰,是一种带边框或无边框的款识图案,以伊朗国家博物馆收藏的元青花梅瓶、大盘为代表,在它们的肩上、胫部或足边常有这种阿拉伯文款识。有的由镌孔填红色颜料制成;也有的用钴蓝料书写上去。

故宫博物院藏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3

在古印度,轮为农具,也为兵器,
佛教借轮喻法,表示佛法无边,摧邪显正。法轮一般为八个轮幅,代表八正道,圆圈代表佛教教义完满。将法轮美化为花形图案,在永乐首现,宣德时有所变化,轮幅变肥,更像花瓣。

元代景德镇窑青花后刻阿拉伯文款梅瓶 现藏于伊朗国家博物馆

明永乐 青花缠枝花纹折沿盆

据专家研究,这些镌刻的阿拉伯文款识是由阿拔斯大帝下令后填上去的。因为阿拔斯大帝坚信,瓷器赐与祖先之前,将自己名字刻在瓷器上并摆在陵寺“瓷宫”的壁龛上,就如同他本人在向祖先行屈膝礼,以表达无上的敬意。因此它们虽是简单的标记,却也让我们知道了元青花的曾经流传经历与特殊使用情况。

故宫博物院藏

明代永乐、宣德时期,随着郑和率领大型船队七次下西洋并到访阿拉伯半岛,瓷器上的阿拉伯文装饰也获得了更大发展。尤其是景德镇窑的工匠们巧妙地将中国瓷绘艺术与阿拉伯地区传统工艺相融合,运用毛笔为书写工具,蘸上钴蓝料,将阿拉伯文书写在瓷坯上,产生了着名的外销阿拉伯文青花瓷。文字的内容有“万物非主”、“赞颂归于真主”等。

另件永乐青花缠枝花卉折沿洗,外绘常规缠枝花卉,内绘如法轮般的图案形花卉,每瓣肥阔,内饰杂宝。杂宝自元出现,用意不甚明确,形式多种多样,灵芝、双角、方
胜、银锭、犀角、珊瑚、火珠、法螺、双钱等等,无固定格式,
与佛教并无紧密关联,用途随意。此洗正中所绘题材带有宗教气息,应为宗教场所使用之器。

正德时期,因皇帝信仰伊斯兰教并通晓阿拉伯文,故这一时期装饰阿拉伯文的瓷器不仅数量多,且造型丰富。除了碗、盘、罐、盒等多种生活器皿外,还有笔架、砚台、烛台、炉等各式文房用具。装饰形式上流行以圆形、菱形或方形作开光,再于开光内书写阿拉伯文。内容大多出自《古兰经》。装饰工艺技法与品种上也有所发展,当时除了青花还有白釉红彩。此后,瓷器上便很难见有阿拉伯文装饰了。

明宣德 青花莲托八吉祥罐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4

故宫博物院藏

明正德景德镇窑青花阿拉伯文笔架 现藏于首都博物馆

该罐佛教意味浓厚,腹部缠枝莲花八朵分别托住八吉祥,上下绘变形莲瓣纹,此时的莲瓣已明显不是八大码,主瓣叠压副瓣,尽可能地将装饰纹象形化。这种莲托八吉祥纹样永宣起开始风靡,虽在明清两朝时多时少,但从未间断。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5

明宣德 青花莲托八吉祥纹大碗

明正德景德镇窑青花阿拉伯文碗 现藏于土耳其托普卡比宫

台北故宫藏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6

台北故宫亦藏有多件宣德青花莲托八吉祥作品,其中八吉祥排序为轮、螺、伞、
盖、花、鱼、罐、长,与前例稍有差异;

明正德景德镇窑白釉红彩阿拉伯文盘 现藏于上海博物馆

明宣德 青花缠枝莲托八吉祥纹合碗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7

台北故宫藏

明宣德景德镇窑青花藏文僧帽壶 现藏于景德镇市陶瓷考古研究所

宣德青花莲托八吉祥合碗,器身与盖均绘一花一叶,上托八吉祥。

藏文属于字母书写体系。根据实物资料可知,明代永乐时期景德镇官窑瓷器上最早出现了藏文装饰,至宣德时期盛况空前,达到鼎盛,以西藏地区的藏品数量较多。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是西藏博物馆收藏的这件僧帽壶,腹部书写藏文一周,内容为:“昼吉祥,夜吉祥,正午吉祥,昼夜吉祥,三宝吉祥。”器底书青花双圈“大明宣德年制”六字双行楷书竖款。造型借鉴西亚地区金属器的艺术元素,被称为中西合璧式瓷器的经典之作。

明宣德 青花双莲托八吉祥纹平底盘

同样瓷器在景德镇明代御窑遗址中也有出土,它们在造型、纹饰等方面完全一致,堪称是传世品与出土品完美呼应的佐证佳品。另外,西藏博物馆收藏的这件高足碗也颇具代表性,其外壁饰缠枝莲托八宝纹和莲瓣纹,器内壁书藏文一周,译成汉文是:“白日平安,夜晚平安,中午平安,日夜平安。”外底青花书“宣德年制”四字双行楷书款。

台北故宫藏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8

该盘盘心绘莲花带房,莲房又称莲
蓬,储莲子之处,外壁连绘两组莲托八吉祥,依次均为轮、螺、伞、盖、花、鱼、罐、长,这种装饰实不多见。

明宣德景德镇窑青花五彩莲池鸳鸯纹碗,现藏于西藏自治区萨迦寺

明宣德 青花梵文出戟罐及底款

除了青花,还有青花五彩。尤以西藏自治区萨迦寺收藏的这件青花五彩莲池鸳鸯纹碗为典型,其口沿内以青花书写藏文一周,译为“昼吉祥、夜吉祥、正午吉祥、昼夜吉祥、三宝吉祥。”圈足内楷书“大明宣德年制”六字青花款。不仅绘画精细严谨,且制作工整讲究。这几件装饰着藏文的青花及青花五彩瓷器,均带有帝王年号款,文字的内容多为藏传佛教的经文或祈祷吉语,应是当时朝廷命令景德镇官窑为西藏上层贵族而专门烧制的赏赐瓷。成化以后,藏文装饰的官窑瓷器便较为罕见了。

故宫博物院藏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9

此件作品多处与众不同,首先是内外均绘,且内容不一致;其次是以古印度梵文兰札体工整书写作为装饰;其三是佛八宝莲花与海水点缀陪衬;其四是内部图案以九等分均分,各置一字母;梵语是印欧语系中最古老的语种,如今只属于宗教和学术的专门用语。

明宣德景德镇窑青花梵文出戟盖罐 现藏于故宫博物院

清 丁观鹏 《是一是二图》

梵文发展于公元前三世纪左右的印度,传说是由梵天所创,也属于字母书写体系,代表性字体有悉昙体、兰札体、天城体三种。天城体流行于当今,也是印度佛教界和国际公认的梵文标准字母。明代永宣时期景德镇官窑青花瓷上最早出现了兰札体梵文装饰图案。以故宫博物院收藏的这件出戟盖罐为代表,盖面中心写一梵文,外环绕四个梵文;罐身环形书写三周梵文;盖内顶部及罐内底部“大德吉祥场”五个篆字外环饰的莲瓣内亦各书写一梵文。

该罐极为特殊,罐盖内及罐内均写汉字大德吉祥场五字,此件瓷器深受乾隆皇帝喜爱,在丁观鹏绘制的《是一是二图》中居视觉中心点。

这些梵文均以兰札体写成,内容为密咒真言,代表佛和菩萨的保佑,寓意佛光普照、驱邪避难与吉祥如意。明代中期,瓷器上的梵文装饰更加广泛,也极具时代特色。如成化年间的盘、杯类器物,梵文装饰不仅字数增多,且覆盖面积扩大,有的甚至全部由梵文装饰而成,装饰效果得以强化的同时也给人一种视觉冲击力。正德年间,以“花捧梵文”为代表,这是一种创新的图案形式,也颇具装饰艺术性与年代鉴定意义。

明宣德 青花莲瓣花卉纹莲子碗

清代,瓷器上的梵文装饰在技法与内涵上又不断创新与扩展。除了青花还有斗彩。尤其是梵文与“寿”字组合的“梵文捧寿”斗彩图案,作为官窑产品一直持续发展至清代晚期,无论制作工艺、装饰艺术还是文化内涵均达到较高水准。

台北故宫藏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10

莲花在佛教中有重要含义,故莲花纹碗亦为常见器物,该碗莲瓣双层。这类莲瓣莲子碗对后世影响很大,清朝康雍乾时期多有仿制。

清道光景德镇窑斗彩梵文盘 北京艺术博物馆

明成化 青花莲托八吉祥纹盘

通过对古瓷上几种特殊文字装饰的简单梳理可知,唐代中晚期长沙窑瓷器上最早出现了阿拉伯文,历经发展,至明代永宣时期景德镇窑瓷器上又出现了藏文与梵文。这些充满着神秘色彩的特殊文字,不断向我们传递着各种不同的信息与内涵,让我们在一定程度上了解了当时瓷器烧造者的用意与使用者的用途。但限于考古资料与文物研究之不足,仍需继续深入探讨与严谨解读。

台北故宫藏

明中叶瓷器上的宗教纹多了些内容,不再单单是佛教题材,伊斯兰教相关纹样在正德朝开始集中出现。成化青花莲托八吉祥盘已摆脱明永宣窠臼,法轮居盘心,其余七件均布四周,体现了佛家八宝以法轮为首的原则。

明成化 青花梵文碗

台北故宫藏

台北故宫另藏有成化青花梵文碗、盘,梵文仍采用兰札体,不过书写已明显不如宣德工整浑厚;正德时期官窑大量出现阿拉伯文字瓷器,学术界一直颇为费解,此现象是否完全与伊斯兰教有关,还是与伊斯兰文化有关,需要多方论证。

明朝总体上推崇佛教,但对其它宗教如中前期的伊斯兰教,后期的道教都采取包容之势;尤其对伊斯兰教,朱元璋感念开国元勋中的回回常遇春、胡大海、冯国勇、蓝玉、沐英、冯胜、丁德兴、华云、李文忠等文臣武将,登基后敕命在
南京建清真寺,并赐名净觉寺。

明正德 青花阿拉伯文圆盖盒

故宫博物院藏

时至明中,明武宗朱厚照曾写过《御制尊真主事诗》:
一教玄玄诸教迷,其中奥妙少人知。佛是人修人是佛,不尊
真主却尊谁。最为新奇的是正德皇帝还有一个伊斯兰教名字,叫妙吉敖兰,这是阿拉伯语的译音,意为安拉的荣耀。这些迹象表明正德官窑出现阿拉伯文字瓷器肯定不是偶然。该盒图案布局零碎,非常伊斯兰化,开光处书写阿拉伯文。

明正德 青花阿拉伯文烛台

故宫博物院藏

正德青花阿拉伯文烛台,以阿拉伯文字为装饰主体,书写《古兰经》
箴言,显然是清真寺供奉之用;

明正德 青花开光阿拉伯文碗

故宫博物院藏

正德青花开光阿拉伯文碗,两碗装饰风格相近,只是开光一圆一方;阿拉伯文书写的箴言,多是赞颂或儆戒之语,已经非常图案化,自然融入中国瓷器的装饰之中。

明正德 青花伊斯兰文插屏

英国维多利亚与阿拉伯博物馆藏

该青花插屏署大明正德年制款识,插屏画面圆中以菱形开光书写阿拉伯文《古兰经》,此段文字为《古兰经》第72章第1820节:一切清真寺,都是真主的,故你们应当祈祷真主,不要祈祷任何物。

明嘉靖 青花云鹤八仙图葫芦瓶

故宫博物院藏

到了明嘉靖时期,信奉道教的世宗,极好长生之术,此时朝廷道教风气极重,反映到瓷器之上为由里及外的道家气息。该瓶道教内容丰富,道教的云鹤,道教的八仙人物,以及葫芦的造型,都在传递着道教的文化。嘉靖朝因为上有所好,葫芦造型的瓷器风行。

明嘉靖 青花道符云鹤大盘

故宫博物院藏

另一件大盘盘心设一符箓,凡人不识,符箓是道教中的一种法术,民间常说的画符即为此。符箓布置在中心,群鹤翔舞,向心于中,烘云托月般将道教法术恰到好处地体现。

明嘉靖 斗彩八卦纹双耳炉

首都博物馆藏

该炉腹部设弦纹两道,一分为二,下部斗彩绘八朵莲花,上部青花绘八卦图形;

明万历 青花青花仙人渡海图梅瓶

故宫博物院藏

该瓶上人物背剑,应为八仙之一吕洞宾,肩部饰八卦,两件作品都
将八卦装饰在上半部,可见重视。《易经》记载:易有太极,
始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道教以为凡事生于阴阳之间,故八卦图形常现于道教题材作品之中。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立场,也不代表雅昌艺术网的价值判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