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下考古(Under-water Archaeology)

水下考古(Under-water Archaeology)
发布时间:2005-12-17文章出处:考古网作者:申云艳点击率:

“1986年,英国人米歇尔·哈彻在南中国海盗掘大批中国康熙年间青花瓷器等珍贵文物,在荷兰首度阿姆斯特丹大肆拍卖,拍卖约15万件瓷器,125块金锭等文物,总价值2000万美元。此事引起中国考古学、博物馆学界强烈不满,中国水下考古事业因此应运而生。”
近日,浙江省水下考古事业的领头人王结华先生在浙博“武林文博讲坛”举行专题讲座《水下考古在中国》,结合他的管理经验和工作经历,从水下考古在中国的兴起、机构建设与人才培养、技术装备与工作方法、历年水下考古重要发现等四个方面介绍了水下考古在中国的发展历程、重要收获及面临的问题。

水下考古学源于西方,随着考古工作的不断完善和发展,逐步确立了“水下考古学”这一独特的学科体系。
  
  20世纪80年代,水下考古在我国还是一片空白。在此条件下,与国外水下考古历史悠久、发达的国家开展国际合作是创建我国水下考古的有效途径。因此,中国政府和文物考古界决定发展水下考古学时,就采取了“走出去,请进来”的国际合作方针,取得了一系列成果,突出地表现在人才培养、学术交流和联合开展水下考古调查与发掘几个方面。
  
  中国水下考古的创建与发展离不开专业人才的培养。在无水下考古人才的情况下,国家文物局于1987、1988和1989年派人到荷兰、日本、美国学习潜水和水下考古。
  
  1987年6—8月,中国历史博物馆张威、国家文物局杨林应荷兰文化部邀请赴荷兰学习,参加荷兰北海沉船的调查、发掘工作,这是中国考古学家第一次实地接触水下考古。1988年9—10月,国家文物局王军赴日本学习水下考古及潜水技术。1989年1—6月,张威、杨林应美国德克萨斯A&M大学海洋考古系乔治·巴斯博士邀请,以访问学者身份到该校进行一个学期的水下考古理论与专业技术的培训。从而为我国培养了首批水下考古专业人才,为水下考古工作在中国的开展奠定了基础。
  
  为扩大队伍,使中国水下考古工作走向正规,1989—1990年,中国历史博物馆与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东南亚陶瓷研究中心合作,举办了第一期全国水下考古专业人员培训班。队员分别来自全国沿海省市的文物考古部门,培训班教练组由澳大利亚水下考古学家担任,培训内容包括潜水技术、水下考古学理论与水下考古调查、发掘技术与方法等。此期培训班为我国培养了11名水下考古队员,均已成为各地水下考古工作的领军人物。这次培训的科目与方法,也奠定了我国日后历次培训的基础。
  
  不仅如此,在培训技术与方法成熟以后,2007年,我们还为肯尼亚培养了2名专业人员。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中外合作开展的水下考古调查与发掘,既包括国外学者来华进行的合作,也有中国水下考古学家赴国外开展的水下考古调查。
  
  南海I号沉船遗址发现于1987年8月,位于广东上下川岛附近海域,遗址所在海域水深约24米左右,海底为泥沙底,能见度较差。当时,中国尚无进行水下考古的实际经验,于是就考虑和国外的学术机构合作。经过一年多的筹划,由中国历史博物馆与日本水中考古学研究所合作,组成了中国南海沉船水下考古调查队,于1989年11月对此沉船进行了首次水下调查,大致确定了沉船位置,并将该遗址定名为“南海I号”沉船,为日后新的发现奠定了基础。这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文物考古界第一次与国外研究机构合作。
  
  连江定海白礁一号沉船位于连江县定海湾、闽江入海处北侧,水深约10米左右,礁石底,水下能见度较差。这是中国水下考古调查与发掘工作开展最早的遗址之一。1990年春,中国历史博物馆水下考古学研究室与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东南亚陶瓷研究中心合作,首次开展了白礁一号沉船遗址的调查与试掘工作;其后,1995年,中澳再次合作进行了第二次水下考古发掘,基本上弄清了白礁一号沉船遗址的分布范围、堆积状况等问题。
  
  中国和肯尼亚签署了合作实施拉穆群岛地区考古项目协议,2010年11月,由中国国家博物馆调集来自北京、上海、浙江、福建、江西等地12名中国水下考古队的精兵强将,肯尼亚国家博物馆派3名专业人员,共同组成本年度肯尼亚水下考古工作队,对以拉穆群岛、马林迪海域为重点的肯尼亚沿海地区,自2010年11月至2011年1月,开展了第一年度的水下考古调查工作,前后持续两个月。
  

对淹没于江河湖海下面的古代遗迹和遗物进行调查、勘测和发掘的考古学分支学科。是陆地田野考古向水域的延伸。历史上由于地震、火山喷发、海啸等自然灾变,一些位于水边的居址、港口、墓葬等沉没于水中;在一些古代航线下,还保存有大量古代沉船和文物。水下考古除发掘水下的古代遗址、打捞沉船和水下文物外,还研究古代造船术、航海术、海上交通和贸易等。水下考古需要海洋勘探技术、潜水工程技术等诸多相关学科的技术支持。自19世纪中叶近代考古学发生以后,随着瑞士湖上居址的确认,并进行了水下古代遗迹的科学调查和发掘,标志着水下考古学的确立。潜入水下进行调查和发掘工作,成为考古学家的一个梦想,但在潜水技术发展起来前,这个梦想终难实现。到了1943年法国海军发明了水中呼吸器,人们在水下才有了较多的自由,获得了进行水下考古的基本条件。1960年美国考古学家乔治•巴斯(George
Bass)应邀对土耳其格里多亚角(Cape
Gelidonya)海域的公元7世纪拜占庭时期沉船遗址进行调查和发掘,由此开始了第一次的考古学家将考古方法应用于水下遗址的发掘和研究,开创性地在水下实践了考古学方法,是水下考古学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中国的水下考古工作于20世纪80年代中期起步。1986年9月,水下考古的专业机构水下考古学研究中心成立。1987至1990年,通过派人出国学习和与外国水下考古研究机构合作的方式,培训了一批水下考古专业人员。经过十余年的努力,这支专业队伍在中国的渤海、黄海、东海、南海四大海域先后进行了多项水下沉船遗址及其他水下文物遗迹的调查、发掘工作。目前我国的水下考古事业不仅填补了学科空白,而且已从开创阶段进入持续发展阶段。

百年前,水下考古学在世界范围兴起

中国水下考古事业晚世界几十年。19世纪中叶,瑞士瑞湖上居址的确认与调查、发掘,标志着水下考古学的萌芽。二十世纪初期,头带硬盔的原始管供重潜技术发明,并在沉船打捞上得到了初步运用。1943年,法国海军发明了自携式水下呼吸器,人类在水下才有了较多的呼吸自由,考古学家潜入水下考古的梦想才得以实现。二十世纪40至50年代,法、英、美等国学者开始采用轻潜技术,对地中海水下历史遗存进行了调查与发掘。1960年,美国考古学家乔治·巴斯(George
Bass)应邀对土耳其格里多亚角(Cape
Gelidonya)海域的公元7世纪拜占庭时期的沉船遗址进行调查和发掘,第一次将考古学方法应用于水下遗址的发掘和研究,开创性地在水下实践了考古学方法,被看成水下考古学真正诞生的标志,成为水下考古学发展史上的里程碑式事件。随后,一些国家和地区在各地海域也逐渐开展了水下考古工作,不断完善和发展了水下考古技术与方法,逐步确立了水下考古学这一独特的学科体系。

中国水下考古机构建设和人才培养

1986年9月,由国家文物局牵头成立了‘国家水下考古协调小组’,随后在原中国历史博物馆建立了我国第一个水下考古专业机构。1987年底,我国首个水下考古专业机构‘中国历史博物馆水下考古学研究室’(现中国国家博物馆水下考古研究中心)正式成立,自此拉开了我国水下考古的历史序幕。1987-1990年,通过派人出国学习和与外国水下考古研究机构合作的方式,培训了我国第一批水下考古专业人员。二十多年来,我国还相继在广东阳江,浙江宁波、舟山、象山,山东青岛,湖北武汉,福建等地建立了区域性、地方性水下考古机构,在国内外举办了多次水下考古、出水文物科技保护和技术潜水培训工作。2009年9月28日,国家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正式组建,负责统筹组织和协调开展全国的水下考古与水下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由此揭开了我国水下考古的崭新篇章。王结华提到,水下考古是一门艰辛的事业,队员既需要很好的体能,专业知识更是不可或缺,中国目前从事一线水下考古工作的人员大概不到60人,几乎都毕业于高等院校博物馆专业、考古专业。

水下考古是一门有机融合了现代科学技术和传统考古方法的新兴学科。神游海底是人类由来已久的愿望,人类一直渴望能够如鱼儿般畅游水中,科学技术的进步和潜水设备的发明,终使人类探索海底世界奥秘、追寻蓝色海洋文明的梦想成真。二十多年来,我国水下考古的技术方法不断创新,工作流程逐步完善,潜水、扫描、探测、测绘、摄影、摄像、通讯、定位、监控、保护、水下考古机器人等现代科技装备陆续应用,有力推动了我国水下考古与水下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向前发展。

中国历年水下考古重要发现

历年来,我国已相继在南海、东海、黄渤海海域及部分内陆水域开展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水下考古调查、探测、探摸、发掘工作,共发现重要水下文化遗存200多处。其中,辽宁绥中三道岗元代沉船、福建连江“白礁Ⅰ号”、海南西沙“华光礁Ⅰ号”、广东阳江“南海Ⅰ号”、福建平潭“碗礁Ⅰ号”、广东汕头“南澳Ⅰ号”、浙江宁波“小白礁Ⅰ号”等沉船遗址的抢救发掘,均取得了重要成果,引起了广泛关注。

1、辽宁绥中三道岗元代沉船遗址

辽宁绥中三道岗元代沉船遗址发掘是中国水下考古诞生以来首次独立完成的水下考古发掘项目。1992至1997年中国历史博物馆水下考古学研究室组织对沉船遗址进行了六次大规模的水下考古调查与发掘,2010年使用新的物探设备对遗址现状重新进行了调查。这艘沉船长约21米、宽6米,船体已被蚀,仅余船体中的瓷器与铁器599件。铁器主要为犁铧与锅,瓷器则主要为元代瓷州窑的瓷器,如白釉黑花的龙凤罐与婴戏罐及梅瓶等。也有少量仿建窑白黑釉,绿釉瓷器。

2、福建连江“白礁Ⅰ号”宋代沉船遗址

福建连江定海白礁一号宋代沉船遗址发掘是中国第一次对水下文化遗存进行正式的水下考古发掘,也是第一个中外合作的水下考古发掘项目。1990年春,中国历史博物馆水下考古学研究室与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东南亚陶瓷研究中心合作首次开展了对白礁一号沉船遗址的调查与试掘。1995至2002年,中国水下考古队伍又先后四次对其进行了发掘,共出水二千多件陶瓷器标本和金属凝结物。发掘出水的瓷器主要为黑釉瓷,接近福建北部建窑系瓷;所出影青瓷,约为德化窑系统。

3、西沙“华光礁Ⅰ号”南宋沉船遗址

西沙“华光礁Ⅰ号”南宋沉船遗址发掘是中国第一次在远海进行的水下考古发掘项目。
1998至1999年中国历史博物馆水下考古学研究室对遗址进行了初步调查和试掘。2007、2008年中国国家博物馆水下考古研究中心分二个阶段对华光礁一号沉船遗址进行了抢救性水下考古发掘。第一阶段完成了沉船遗址的全面揭露,逐层清理船内遗物和船体全面测绘;第二阶段完成船体发掘,对船体构件进行编号测绘,分解提取并运回博物馆进行脱盐、脱水处理保护。“华光礁Ⅰ号”沉船残长18.4米,宽9米,残存10道隔舱板,船舱进深多在1.1至1.5米之间。出水遗物有瓷器、铁器、铜镜、铜钱等,瓷器包括景德镇窑青白瓷、南安窑、松溪窑青瓷、德化窑、闽清窑白瓷、磁灶窑酱釉等。

4、广东阳江“南海Ⅰ号”南宋沉船遗址

“南海Ⅰ号”宋代沉船遗址发掘是中国第一次在较大深度水深进行的水下考古发掘项目。沉船遗址位于广东省阳江市上下川岛附近海域,发现于1987年。1989年中国历史博物馆与日本水中考古学研究所合作,对沉船遗址进行了首次水下调查。2001至2004年,中国国家博物馆水下考古研究中心对该沉船遗址先后组织实施了四次大规模的勘探和试掘,基本确定了沉船遗址的分布范围、船体位置及沉船性质和年代,为制定下一步水下工作方案奠定了坚实的基础。2007年实施整体打捞方案,“南海Ⅰ号”沉船整体打捞出水进入广东阳江“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

5、福建平潭“碗礁Ⅰ号”清代沉船遗址

“碗礁Ⅰ号”沉船遗址位于福建省平潭县屿头岛北侧碗礁海域,2005年沉船遗址遭盗掘。2005、2008年中国国家博物馆水下考古研究中心组织水下考古队分两个阶段对沉船遗址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第一阶段完成了沉船遗址内部承载物和船体周围遗物的发掘清理;第二阶段完成了船体发掘及相关文物保护工作。“碗礁Ⅰ号”出水遗物17000余件,多为景德镇民窑烧造,大多数为青花瓷器,少量五彩、酱釉瓷器;器形有罐、觚、尊、瓶、碗、盘、杯、盏、洗、炉、盒、笔筒等,沉船遗址时代为清代康熙早期。

6、广东汕头“南澳Ⅰ号”明代沉船遗址

“南澳Ⅰ号”明代沉船遗址发现于2007年,2009-2012进行了水下考古调查与发掘。发掘出水的船载货物中,瓷器最多,其次是陶器、铁器、铜器、锡器等,还有不少于4门火炮和疑似炮弹的圆型凝结物;瓷器以漳州平和窑克拉克瓷为多,还有景德镇产的彩釉瓷器。

7、浙江宁波“小白礁Ⅰ号”清代沉船遗址

“小白礁Ⅰ号”沉船遗址位于宁波市象山县石浦镇东南约26海里洋面上的北渔山岛小白礁北侧海域,于2008年在浙江沿海水下文物普查中被发现,2009年对其展开重点调查,2011年获批立项发掘,2012年完成船载文物发掘,计划于2013年完成古船船体发掘。船体遗迹:沉船船体浅埋于海床表面之下,方向北偏东10°,南艉北艏,船体上层和船舷等高出海床表面的构件已不存,残长约20.35、宽约7.85米,残存的船体部分也饱受海流的冲刷、激荡、侵蚀而崩解、摊散、断裂,已摊散断裂为东西两半,东半部分长约20.35、宽约4.86米,西半部分长约20、宽约3.18米。主要构件有龙骨、肋骨、隔舱板、舱底垫板、船壳板、疑似桅座和流水孔等,亦有少量散落的船板。“小白礁Ⅰ号”沉船的舱壁与框架结构被国内造船史专家誉为“古代造船技术中西融合的首例实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