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 2012/8/17 10:31:00 被阅览数: 次

旧石器时代 发布时间:2008-09-04文章出处:百度百科作者:点击率:

图片 1

史前时期的东西文化交流最早可以追溯到什么时候,东西方世界的第一次对话发生的背景和过程,是整个欧亚历史研究的重要内容,也是东西文化交流研究领域最为薄弱的环节。对此,东西方学术界长期在黑暗中探索。随着考古发现与研究工作的深入,近年来这种局面有了很大改变。

旧石器时代(Palaeolithic;距今约250万年~距今约1万年)

旧石器时代晚期现代人的扩散、交流以及文化的区域多样性是学界研究的重要问题。宁夏水洞沟遗址群自1923年发现以来,便吸引了国内外众多考古学者的目光。尤其是2003年以来,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高星研究员团队对该遗址群的多个地点进行了系统的发掘和研究,被刘东生先生誉为“中国旧石器时代考古学的文艺复兴”。针对该遗址的研究取得了众多成果,《水洞沟——2003-2007年度考古发掘与研究报告》获得了中国考古学会颁发的“金鼎奖”;同时在该遗址的发掘和研究过程中,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培养了近10位旧石器时代考古学专业方向的博士。水洞沟遗址群距今约4-1万年,为讨论旧石器时代晚期的人群扩散和文化区域多样性等提供了丰富的材料。

本世纪初,南非古人类学家Clarke在对意大利罗马附近Ceprano发现的距今80万年前的直立人头骨化石重新复原所做的研究中指出,该头骨具有明显的亚洲直立人特质。这一研究从一个重要方面揭示了东亚古人类在那段久远历史当中,可能对西方人类产生过重要影响。但是由于很难在罗马古人类化石与北京人化石之间找到确定的联系线索,Clarke发现的重要意义,还有待证实。2004年,法国人类学家Eric
Boëda提到阿舍利(Acheulian)文化在东方的分布问题。阿舍利文化是欧洲旧石器时代早期的文化,已知最早的阿舍利文化遗存发现于非洲,年代在距今100万年以前,最晚的遗存距今数十万年,阿舍利文化的代表性石器是阿舍利手斧。阿舍利文化遗存曾在非洲、西欧、西亚和印度发现过。西方学术界流行一种观点,认为阿舍利人的祖先是早期直立人,他们从非洲向东迁徙而来,可能由南亚次大陆到印度尼西亚。中国学术圈里,从未有人提及过欧洲旧石器时代早期的阿舍利文化曾到达过中国这个问题。而据法国人类学Eric
Boëda的研究,距今80万年前的广西百色发现的旧石器,以及陕西蓝田旧石器和周口店北京人使用的石器中,都发现有阿舍利文化因素。阿舍利文化很可能沿海路占领了印度,继而向东扩展到印度尼西亚。Eric
Boëda认为中国境内的阿舍利石器,与印度与印尼的发现,文化风格十分接近。中国北方地带阿舍利文化因素的存在,可能是自南而北传播的结果。Eric
Boëda还指出,生活在周口店的北京人,并不是简单被动地接受阿舍利石器工业技术,这里发现的两面加工石器和薄刃斧,是在外来阿舍利文化的基础上,结合本地文化创新的结果。阿舍利文化曾到达过中国,Eric
Boëda虽言之凿凿,但相对于百万年之长的旧石器早期的漫漫长夜,他的声音显得十分微弱和孤寂,尚未得到中国考古学界正面的回应。旧石器时代早期西方人携带着阿舍利手斧,远渡重洋,到达欧亚的东方世界,并进入中国北方地带,目前仍是一种需要审慎对待的学术假说。

以使用打制石器为标志的人类物质文化发展阶段。地质时代属于上新世晚期更新世,从距今约250万年前开始,延续到距今1万年左右止。其时期划分一般采用三分法,即旧石器时代早期、中期和晚期,大体上分别相当于人类体质进化的能人和直立人阶段、早期智人阶段、晚期智人阶段.旧石器时代的文化在世界范围内分布广泛。由于地域和时代不同,以及发展的不平衡性,各地区的文化面貌存在着相当大的差异。

《世界史前学期刊》5月22号在线发表了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高星、李锋、陈福友、彭菲与国外学者的合作研究成果。水洞沟遗址群共包含12个旧石器地点,其中第1、2、8、9、12等地点经过系统的发掘和科学的测年,研究显示距今4万年前,古人类开始进入水洞沟地区,此时古人类使用的石器技术主要为具有勒瓦娄哇技术特点的石叶技术,此种技术具有明显的“西方”特色,与欧亚大陆北部的旧石器时代晚期早段的石器技术具有相似性,指示了该时段古人类自西向东的北方扩散路线。然而,这种技术在水洞沟地区并未一直延续,距今约3.3万年前,中国北方常见的简单石核石片技术在水洞沟地区流行,并持续到距今约2.7万年前。这一阶段水洞沟地区的古人类虽主要使用相对简单的石器技术,但开始相对频繁的使用装饰品,远距离采集优质石料,频繁使用火塘,使用磨制骨器等。在简单石核石片体系内产生的一系列技术和认知革新,可能预示了中国北方一个新的文化阶段的出现。随后,该区域基本不见人类活动的迹象,直到距今约1万年前,掌握了细石叶技术的人群才开始重新出现在这个地区,并开始利用小型动物、使用“水煮法”等间接用火技术、制作骨器和装饰品、使用磨石和磨棒等。

1923年,法国古生物学家德日进和桑志华发掘了宁夏水洞沟旧石器晚期遗址,标志着中国没有旧石器时代文化这一论断的终结。水洞沟遗址因发现有属于西方莫斯特文化的勒瓦娄哇石器,法国人据此认为水洞沟遗址好像处在很发达的莫斯特文化和正在成长的奥瑞纳文化之间的半路上,或者是这两个文化的融合。中国学术界对水洞沟文化性质的认识,长期持谨慎态度。直到2003年出版的《水洞沟——1980年发掘报告》中才直接提出,以勒瓦娄哇石核和石叶的发现为突出标志的水洞沟文化“是我国最具有欧洲旧石器时代文化传统的单独类型”(《水洞沟——1980年发掘报告》,科学出版社,2003年)。目前,在中国北方地区,发现含有勒瓦娄哇石器的遗址除水洞沟外,还有黑龙江十八站遗址、山西太原陵川塔水河遗址、内蒙古金斯太洞穴遗址等。

欧洲

水洞沟遗址群旧石器时代晚期文化演化序列 图片来自李锋

勒瓦娄哇技术在欧亚东部地区的发现,石器时代的东西文化交流,是近来旧石器学界频频提到的热门话题。最早出现在西方的勒瓦娄哇石器技术,标志着旧石器工业技术史上的一次革命。古代人类对石器工业技术的改进,集中体现在从石核上打制石片的形态和打片过程。生活在西方旧石器时代的人们,经过难以计数的实践,最早发明了无需再进行加工,直接从石核上获取工具的技术。要完成这一工序,需要预制特殊形状的石核,这种石核外观呈倒龟背状,学术界称其为勒瓦娄哇石核,这种技术称为勒瓦娄哇技术,从石核上打下的石叶,称为勒瓦娄哇石叶,这些也统称为是勒瓦娄哇文化。勒瓦娄哇石器在欧洲、南非、东非、西亚和中亚的西部经常发现。1933年,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召开的一次专门讨论勒瓦娄哇技术的世界学术会议上,认为这种技术代表着更新世中古人类行为与认知发生的演化,标志着人类认知能力的新突破,在人类演化中具有里程碑意义。

欧洲旧石器时代的考古工作开展得早,发现遗址多,研究也深入,19世纪以来已建立起旧石器文化分期的序列。欧洲旧石器时代早期文化可分为两大系统,一是手斧文化系统,包括阿布维利文化和阿舍利文化;一是没有手斧的石片石器文化系统,如克拉克当文化。两者大体是平行发展的。旧石器时代中期以莫斯特文化为代表,其主要特征是修理石核技术(勒瓦娄哇技术和盘状石核技术)有了很大的发展,典型器物是比较精致的刮削器和尖状器。旧石器时代晚期有奥瑞纳文化、梭鲁特文化和马格德林文化。这一时期的特点是石器主要用石叶制作,有端刮器、雕刻器和钝背刀等;骨角器很发达,出现了鱼叉、骨针、标枪、投矛器等新工具;还出现了装饰品和绘画、雕塑等艺术品。

水洞沟地区距今4-1万年前的文化序列对认识中国北方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形成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综合中国北方的发现,具有勒瓦娄哇技术特点的石叶技术时空分布皆比较局限,目前分布地域限于西北地区,时间段在4万年左右,预示了来自西方旧石器时代晚期文化的影响;距今3.3万年左右,中国本土的旧石器组合开始较为频繁地出现新的文化因素,包括装饰品、骨器、远距离优质原料利用等,预示着本土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开始;距今约2.5万年前,细石叶技术开始出现,并在中国北方呈现逐渐流行的趋势,代表了中国北方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发展阶段。这一旧石器时代晚期不同时段的发展展现了与欧亚大陆西部不同的道路,一方面体现了本土旧石器技术发展的延续性,另一方面也存在西方旧石器技术影响的证据,大大彰显了旧石器时代晚期文化的区域多样性。文章还提出并强调了中国北方旧石器时代晚期存在的诸多尚未完全解决的问题:是否存在一个流行小石叶的旧石器时代晚期文化阶段?细石叶的起源和区域多样性问题?细石叶技术是否完全取代了简单石核石片技术模式……这些问题的研究和回答必定会进一步丰富中国北方旧石器时代晚期区域适应多样性的研究,同时也将促进我们更加全面地了解欧亚大陆北方现代人出现后古人类的扩散、交流和区域适应演化等众多关键问题。

具有欧洲旧石器传统的文化因素,是通过什么途径进入和出现在宁夏水洞沟和中国北方其他地区?位于中国北方和欧洲之间的新疆以及俄罗斯中亚的旧石器的研究,是解决这一问题的重要环节。

西亚

该研究得到了中国科学院战略性先导科技专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中国科学院青年创新促进会等的资助。

新疆地区的旧石器考古工作长期滞后,直到1995年才有新的突破。这一年在吐鲁番交河故城沟西台地旧石器遗存点采集石器612件,属于旧石器晚期的打制石器就有580件。我国着名旧石器考古学家张森水教授认为,交河沟西石器地点,无论在石制品的风格和时代上,都与甘肃省境内的水洞沟旧石器时代晚期遗址大致相当。2004年,在北疆地区的布克赛尔县骆驼石发现一处旧石器遗址,发现大量打制石器。这一遗址面积约20平方公里,是一处中亚地区罕见的超大规模的旧石器制造场。以交河故城沟西台地、骆驼石旧石器遗址为代表的新疆旧石器文化遗存,早者可能溯至距今10万年左右,晚则距今二、三万年或更晚,遗址中屡屡见有用勒瓦娄哇技术打制的石核和石叶,这些发现对“探讨早期人类在新疆的生存、演变、迁徙以及人类技术的发展,以及东西文化交流都有重要意义”(高星等:《新疆旧石器地点》,《中国考古学年鉴·2005年》,文物出版社,2006年)。新疆以西的中亚、俄罗斯的阿尔泰地区发现多处旧石器时代中期到晚期的遗址。重要的如1960年俄罗斯学者在南西伯利亚阿尔泰山地发掘了奥克拉德尼克夫洞穴等为代表的旧石器时代中期持续到晚期的一些石器时代的遗址,这里出土的很多打制石叶,明显采用的是勒瓦娄哇技术;俄罗斯阿尔泰地区Denisova洞穴的最底层出现有莫斯特尖状器,台面即是Chepeaudegen—darme特征,即发达的勒瓦娄哇技术。俄罗斯学者推测,阿尔泰地区的勒瓦娄哇技术,是从中亚哈萨克草原区域进入西伯利亚,又传入阿尔泰森林草原区。

西亚是欧亚非3洲的接触地带,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早期人类可能正是通过西亚跨洲迁徙的。西亚与欧洲、非洲在文化上的关系很密切,石器的分类和命名多采用欧洲的标准。这一地区的旧石器时代早期文化以砾石砍斫器和手斧为主要特征。有类似奥杜韦文化的类型和阿舍利文化。中期以石片石器文化为主要特征,广泛使用勒瓦娄哇技术,称为勒瓦娄哇-莫斯特文化,与欧洲莫斯特文化接近。晚期遗存主要是石叶文化,与欧洲的奥瑞纳文化和格拉韦特文化比较相似,最后出现了细石器。

责编:荼荼

俄罗斯阿尔泰、新疆和中国北方地区勒瓦娄哇石器发现与研究表明,距今10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来自西方的人群集团,通过中亚草原抵达俄罗斯的南西伯利亚、阿尔泰山地,其后便顺着阿尔泰山间孔道,溯额尔齐斯河进入新疆阿尔泰山麓一线,布克赛尔县和什托罗盖镇的骆驼石是他们重要的聚集地。接着他们长驱直入进入天山南北两麓,抵塔里木盆地周缘。交河故城附近的台地,是他们选择的另一个重要生活聚集点。宁夏水洞沟发现的勒瓦娄哇石器工艺,很大的可能性是新疆旧石器时代居民继续东进,穿过河西走廊抵达到了银川平原后留下的遗存。而中国北方其他地区勒瓦娄哇石器的发现,则有可能是通过很早就开辟的北方草原通道传入。

非洲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友情链接

考古材料表明,至少在数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晚期,西方人群进入新疆和中国西北其他地区,欧亚东西方人群有第一次接触,东西方世界开始了第一次对话。旧石器时代的西方文化东进,不仅参与了中国北方文化的发展进程,东西方人群长期共居通婚,扩大了基因交流,对中国北方次一级人种分支的形成也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此研究得到新疆师范大学西域文史研究中心“疆史前考古学史研究”项目支持,项目编号040212805)。

非洲旧石器时代考古在世界上占有重要地位。这里不仅发现了迄今为止年代最早的人类化石和石器文化,而且是世界上已知的人类各发展阶段没有缺环、年代前后相继的地区。迄今所知最早的石器发现于东非肯尼亚的科比福拉,以及埃塞俄比亚的奥莫和哈达尔地区,年代距今约250万~200万年。旧石器时代早期在非洲存在两大石器文化传统:奥杜韦文化和阿舍利文化。旧石器时代中期,在北非有莫斯特文化和阿替林文化;在撒哈拉以南地区,有中非的石核斧类型文化,如山果文化和卢本巴文化,南非的彼得斯堡文化、奥兰治文化、斯蒂尔贝文化和班巴塔文化。旧石器时代晚期,非洲气候极为干旱,发现的遗存数少,在北非有与欧洲石叶文化相似的代拜文化,在撒哈拉以南地区则有奇托利文化等。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作者:刘学堂 单位:新疆师范大学西域文史研究中心)

东南亚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 E-mail:kaogu@cass.org.cn

来源:光明日报 编辑:秋痕

考古学家一般把这一地区的旧石器文化称为“砾石和石片石器传统”或“砍斫器传统”。在这个传统之下,又可分出若干地方类型,如分布于缅甸伊洛瓦底江流域的安雅辛文化,分布于泰国西部芬诺河流域的芬诺伊文化,发现于马来西亚西北部霹雳河流域哥打淡地方的淡边文化,分布于印度尼西亚中爪哇南部海岸巴索卡河河谷的巴芝丹文化,分布于菲律宾巴拉望岛西南海岸的塔邦文化等。目前,这一地区的旧石器材料,虽然从早期到晚期都有,但很不完备,存在许多地区和时间上的空白,不少遗址缺乏可靠的年代学证据。人类化石的发现也不平衡,除印度尼西亚的爪哇岛外,其他地区十分稀少。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中国

学术动态 水洞沟遗址与中国北方旧石器时代晚期形成的研究获得新进展
发布时间:2019-06-05

图片 2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中国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工作,在中国已经发现了许多旧石器时代的遗址,积累了比较丰富的旧石器考古材料,初步建立起中国旧石器时代文化发展的框架。中国旧石器时代早期文化分布已很普遍。距今100万年前的旧石器文化有西侯度文化、元谋人石器、匼河文化、蓝田人文化以及东谷坨文化。距今100万年以后的遗址更多,在北方以周口店第1地点的北京人文化为代表,在南方以贵州黔西观音洞的观音洞文化为代表。总起来看,中国旧石器时代早期文化基本上是类似于奥杜韦文化的类型,似乎没有西方的阿舍利手斧文化。但有的学者认为,在这一时期,中国旧石器文化和西方阿舍利文化之间可能存在着交流。

旧石器时代晚期现代人的扩散、交流以及文化的区域多样性是学界研究的重要问题。宁夏水洞沟遗址群自1923年发现以来,便吸引了国内外众多考古学者的目光。尤其是2003年以来,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高星研究员团队对该遗址群的多个地点进行了系统的发掘和研究,被刘东生先生誉为“中国旧石器时代考古学的文艺复兴”。针对该遗址的研究取得了众多成果,《水洞沟——2003-2007年度考古发掘与研究报告》获得了中国考古学会颁发的“金鼎奖”;同时在该遗址的发掘和研究过程中,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培养了近10位旧石器时代考古学专业方向的博士。水洞沟遗址群距今约4-1万年,为讨论旧石器时代晚期的人群扩散和文化区域多样性等提供了丰富的材料。

中国旧石器时代中期文化可用山西襄汾发现的丁村文化为代表。另外比较重要的有周口店第15地点文化和山西阳高许家窑人文化。中国的旧石器时代中期文化,基本上保持了早期文化的类型和加工技术。即使类型稍有变化,技术稍有进步,也都是缓慢的。一个明显的特点是修理石核技术没有得到什么发展。

《世界史前学期刊》5月22号在线发表了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高星、李锋、陈福友、彭菲与国外学者的合作研究成果。水洞沟遗址群共包含12个旧石器地点,其中第1、2、8、9、12等地点经过系统的发掘和科学的测年,研究显示距今4万年前,古人类开始进入水洞沟地区,此时古人类使用的石器技术主要为具有勒瓦娄哇技术特点的石叶技术,此种技术具有明显的“西方”特色,与欧亚大陆北部的旧石器时代晚期早段的石器技术具有相似性,指示了该时段古人类自西向东的北方扩散路线。然而,这种技术在水洞沟地区并未一直延续,距今约3.3万年前,中国北方常见的简单石核石片技术在水洞沟地区流行,并持续到距今约2.7万年前。这一阶段水洞沟地区的古人类虽主要使用相对简单的石器技术,但开始相对频繁的使用装饰品,远距离采集优质石料,频繁使用火塘,使用磨制骨器等。在简单石核石片体系内产生的一系列技术和认知革新,可能预示了中国北方一个新的文化阶段的出现。随后,该区域基本不见人类活动的迹象,直到距今约1万年前,掌握了细石叶技术的人群才开始重新出现在这个地区,并开始利用小型动物、使用“水煮法”等间接用火技术、制作骨器和装饰品、使用磨石和磨棒等。

进入旧石器时代晚期,遗址数量增多,文化遗物更加丰富,技术有明显进步,文化类型也更加多样。在华北、华南及其他地区,都存在时代相近但技术传统不同的文化类型。在华北,有继承前一个时期的小石器传统,其重要代表有萨拉乌苏遗址、峙峪文化、小南海遗址、山顶洞遗址等;有石叶文化类型,以宁夏回族自治区灵武县的水洞沟文化为代表,它与西方同期文化有较多的相似处;还有70年代后发现的典型细石器工艺,如山西沁水的下川文化,河北阳原虎头梁遗址的虎头梁文化等。在东北地区,属于这一时期的重要遗址有辽宁海城小孤山遗址和黑龙江哈尔滨阎家岗遗址等。在南方,这一时期出现了几个区域性文化,如以四川省汉源县富林遗址命名的富林文化类型,以重庆市铜梁县张二塘遗址为代表的铜梁文化类型,以及最初在贵州省兴义市猫猫洞遗址发现的猫猫洞文化类型。另外,在西藏、新疆和青海地区也发现了一些属于这一时期或稍晚的旧石器文化地点。总起来看,这一时期文化的主要特点是,除少数地点外,石叶工艺和骨角器生产不很发达。

水洞沟遗址群旧石器时代晚期文化演化序列 图片来自李锋

水洞沟地区距今4-1万年前的文化序列对认识中国北方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形成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综合中国北方的发现,具有勒瓦娄哇技术特点的石叶技术时空分布皆比较局限,目前分布地域限于西北地区,时间段在4万年左右,预示了来自西方旧石器时代晚期文化的影响;距今3.3万年左右,中国本土的旧石器组合开始较为频繁地出现新的文化因素,包括装饰品、骨器、远距离优质原料利用等,预示着本土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开始;距今约2.5万年前,细石叶技术开始出现,并在中国北方呈现逐渐流行的趋势,代表了中国北方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发展阶段。这一旧石器时代晚期不同时段的发展展现了与欧亚大陆西部不同的道路,一方面体现了本土旧石器技术发展的延续性,另一方面也存在西方旧石器技术影响的证据,大大彰显了旧石器时代晚期文化的区域多样性。文章还提出并强调了中国北方旧石器时代晚期存在的诸多尚未完全解决的问题:是否存在一个流行小石叶的旧石器时代晚期文化阶段?细石叶的起源和区域多样性问题?细石叶技术是否完全取代了简单石核石片技术模式……这些问题的研究和回答必定会进一步丰富中国北方旧石器时代晚期区域适应多样性的研究,同时也将促进我们更加全面地了解欧亚大陆北方现代人出现后古人类的扩散、交流和区域适应演化等众多关键问题。

该研究得到了中国科学院战略性先导科技专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中国科学院青年创新促进会等的资助。

责编:荼荼

作者: 文章出处: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