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家滩遗址具古国雏形 中华文明史或提至5300年前

发布时间: 2014/7/3 0:02:52 被阅览数: 次
凌家滩遗址考古近日传来新信息:该遗址位于安徽省含山县铜闸镇境内,为距今5800至5300年前的新石器时代晚期中心聚落遗址,被认为是中华五千年文明的重要源头之一。安徽省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朔知说,凌家滩文化正处于5000多年前中华文明起源的关键节点上,其文化发展经历了几百年的历程,“众星拱月式”的社会组织结构和“环壕聚落”的发现,并结合业已发现的大型祭坛、高等级的大型贵族墓葬、大型红烧土建筑,及功能多样、精美绝伦的礼制性玉石器的出现,反映了当时凌家滩人口的繁盛,中心与周边的等级分化十分明显。

凌家滩遗址具古国雏形 中华文明史或提至5300年前
发布时间:2014-06-25文章出处:北京日报作者:点击率:
作为中华文明探源工程之一的安徽凌家滩考古发掘,目前已取得阶段性成果。考古专家经过调查、钻探、发掘研究,发现凌家滩是5000多年前巢湖流域乃至长江下游的一个大型区域中心,在它的周边还有数个小的聚落群体,是一个“众星拱月式”的社会组织结构,凌家滩先民不仅发展了稻作农业,还以多种动物为饮食材料,当时的社会组织已具一定的行政管理能力。专家认为这一发现或将中华文明史提前到5300年前。
展现“众星拱月式”社会结构
据安徽省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朔知介绍,为了解凌家滩遗址和凌家滩文化内涵,自2008年以来,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以往凌家滩遗址墓地发掘取得重大收获的基础上,以“探寻活着的世界”为目标,围绕凌家滩遗址进行了大范围的调查、钻探、发掘工作。到目前,已连续6年开展了8次区域系统调查,踏查面积超过400平方公里,通过2008年至2013年对凌家滩及其周边的连续区域系统考古调查、2011年至2013年对凌家滩遗址本体的勘探、2013年对凌家滩遗址石头圩区域及外围韦岗遗址的发掘,证实了凌家滩遗址规模巨大、功能齐全、等级分明,是一处大型中心聚落,且在其周边分布着规模不等的至少10处以上的中小型聚落。
韦岗遗址距凌家滩遗址约2.7公里,为一处凌家滩文化时期的“卫星村”遗址,遗址总面积约3万平方米,发掘面积约230平方米。在遗址南侧边缘发现一条沟状堆积,已发掘长约19米、宽约5米的一段,沟内有一条用碎陶片、石块铺成的类似道路的一段遗迹,长约6.7米、最宽约1.3米。另在沟底发现一批柱洞共有近百个,其功能尚有待于进一步研究。出土的凌家滩时期遗物有陶鼎、缸、豆、纺轮、饼、丸等,石器仅有少量残损的锛、斧、凿,但砺石较多。此外,动物骨骼发现较多,包括牙齿、颌骨、鹿角等。首次发现的类似道路的遗迹和成批柱洞则填补了凌家滩时期居民生活材料的空白,数量较多的动物骨骼也反映了当时人们对食物选择的倾向性。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发现规模最大“环壕聚落”
凌家滩遗址本体所发现的内外两重壕沟是考古工作中的重要发现。考古专家在凌家滩中心聚落遗址外围,发现了一条长达2000米、最宽约30米、深约2米-6米不等的大型环绕壕沟遗址,这是迄今为止发现的同时期最大壕沟遗址之一。考古专家认为,5300多年前的凌家滩先民,有规划地营建这一大型壕沟,与后世的“护城河”作用相似。这一大型壕沟是划分居住区与贵族墓地的一道重要界线,居民区集中在壕沟环绕的区域内,总面积超过40万平方米,大约相当70个以上的标准足球场,是同期规模最大的环壕聚落遗址之一。在其外围还有零散居住点,以挖槽填红烧土作为建筑的基础,以木骨泥墙为墙体,并出现了面积至少超过200平方米的大型特殊建筑。
这一完整聚落的发现,获得了凌家滩先民生活的各个环节信息,尤其是对遗址的布局、建筑形式、饮食内涵有了更多的了解,凌家滩先民不仅能够制造、拥有大量玉石器,还发展了稻作农业,饲养或捕猎猪、鹿、鸟禽等多种动物丰富饮食品种。为研究凌家滩文化社会的组织结构、基本的社会组织单元及其人口数量、氏族内部和氏族之间的等级差异等提供了新的材料和视野。
朔知研究员认为,凌家滩壕沟遗址的发现,是长江中下游新石器时代环壕聚落认识上的重大突破。这一壕沟是当时社会的一种大型公共工程,营建这样的壕沟光土方量就达十数万立方米,这在当时社会生产条件下十分罕见。这说明当时社会不仅具备了一定的物质实力,而且已具备一定的权力号召和社会动员组织能力,即具备行政管理能力,迈出了从原始社会向文明社会的重要一步。
当时或已进入“古国”时代
凌家滩遗址位于安徽省含山县铜闸镇境内,为距今5800至5300年前的新石器时代晚期中心聚落遗址,被认为是中华五千年文明的重要源头之一。朔知说,凌家滩文化正处于5000多年前中华文明起源的关键节点上,其文化发展经历了几百年的历程,“众星拱月式”的社会组织结构和“环壕聚落”的发现,并结合业已发现的大型祭坛、高等级的大型贵族墓葬、大型红烧土建筑,及功能多样、精美绝伦的礼制性玉石器的出现,反映了当时凌家滩人口的繁盛,中心与周边的等级分化十分明显。
朔知认为,凌家滩文化在社会组织、贫富分化、玉石器制造等方面都是同期文化中表现最突出的,凌家滩遗址中祭坛、大型壕沟等一批大型公共建筑工程的发现,显示其强大的社会组织和动员能力,说明当时可能已经出现了集军事指挥、宗教祭祀和社会管理于一身、凌驾于全社会之上的王权和区域性政体——早期国家,进入了“古国”时代,迈入了文明社会的门槛。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1

朔知认为,凌家滩文化在社会组织、贫富分化、玉石器制造等方面都是同期文化中表现最突出的,凌家滩遗址中祭坛、大型壕沟等一批大型公共建筑工程的发现,显示其强大的社会组织和动员能力,说明当时可能已经出现了集军事指挥、宗教祭祀和社会管理于一身、凌驾于全社会之上的王权和区域性政体——早期国家,进入了“古国”时代,迈入了文明社会的门槛。

凌家滩环壕遗址发掘现场,工作人员在进行取土作业。新华社记者 刘军喜摄

来源:济南日报 编辑:秋痕

作为中华文明探源工程之一的安徽凌家滩考古发掘,目前已取得阶段性成果。考古专家经过调查、钻探、发掘研究,发现凌家滩是5000多年前巢湖流域乃至长江下游的一个大型区域中心,在它的周边还有数个小的聚落群体,是一个“众星拱月式”的社会组织结构,凌家滩先民不仅发展了稻作农业,还以多种动物为饮食材料,当时的社会组织已具一定的行政管理能力。专家认为这一发现或将中华文明史提前到5300年前。


展现“众星拱月式”社会结构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2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据安徽省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朔知介绍,为了解凌家滩遗址和凌家滩文化内涵,自2008年以来,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以往凌家滩遗址墓地发掘取得重大收获的基础上,以“探寻活着的世界”为目标,围绕凌家滩遗址进行了大范围的调查、钻探、发掘工作。到目前,已连续6年开展了8次区域系统调查,踏查面积超过400平方公里,通过2008年至2013年对凌家滩及其周边的连续区域系统考古调查、2011年至2013年对凌家滩遗址本体的勘探、2013年对凌家滩遗址石头圩区域及外围韦岗遗址的发掘,证实了凌家滩遗址规模巨大、功能齐全、等级分明,是一处大型中心聚落,且在其周边分布着规模不等的至少10处以上的中小型聚落。

韦岗遗址距凌家滩遗址约2.7公里,为一处凌家滩文化时期的“卫星村”遗址,遗址总面积约3万平方米,发掘面积约230平方米。在遗址南侧边缘发现一条沟状堆积,已发掘长约19米、宽约5米的一段,沟内有一条用碎陶片、石块铺成的类似道路的一段遗迹,长约6.7米、最宽约1.3米。另在沟底发现一批柱洞共有近百个,其功能尚有待于进一步研究。出土的凌家滩时期遗物有陶鼎、缸、豆、纺轮、饼、丸等,石器仅有少量残损的锛、斧、凿,但砺石较多。此外,动物骨骼发现较多,包括牙齿、颌骨、鹿角等。首次发现的类似道路的遗迹和成批柱洞则填补了凌家滩时期居民生活材料的空白,数量较多的动物骨骼也反映了当时人们对食物选择的倾向性。

发现规模最大“环壕聚落”

凌家滩遗址本体所发现的内外两重壕沟是考古工作中的重要发现。考古专家在凌家滩中心聚落遗址外围,发现了一条长达2000米、最宽约30米、深约2米-6米不等的大型环绕壕沟遗址,这是迄今为止发现的同时期最大壕沟遗址之一。考古专家认为,5300多年前的凌家滩先民,有规划地营建这一大型壕沟,与后世的“护城河”作用相似。这一大型壕沟是划分居住区与贵族墓地的一道重要界线,居民区集中在壕沟环绕的区域内,总面积超过40万平方米,大约相当70个以上的标准足球场,是同期规模最大的环壕聚落遗址之一。在其外围还有零散居住点,以挖槽填红烧土作为建筑的基础,以木骨泥墙为墙体,并出现了面积至少超过200平方米的大型特殊建筑。

这一完整聚落的发现,获得了凌家滩先民生活的各个环节信息,尤其是对遗址的布局、建筑形式、饮食内涵有了更多的了解,凌家滩先民不仅能够制造、拥有大量玉石器,还发展了稻作农业,饲养或捕猎猪、鹿、鸟禽等多种动物丰富饮食品种。为研究凌家滩文化社会的组织结构、基本的社会组织单元及其人口数量、氏族内部和氏族之间的等级差异等提供了新的材料和视野。

朔知研究员认为,凌家滩壕沟遗址的发现,是长江中下游新石器时代环壕聚落认识上的重大突破。这一壕沟是当时社会的一种大型公共工程,营建这样的壕沟光土方量就达十数万立方米,这在当时社会生产条件下十分罕见。这说明当时社会不仅具备了一定的物质实力,而且已具备一定的权力号召和社会动员组织能力,即具备行政管理能力,迈出了从原始社会向文明社会的重要一步。

当时或已进入“古国”时代

凌家滩遗址位于安徽省含山县铜闸镇境内,为距今5800至5300年前的新石器时代晚期中心聚落遗址,被认为是中华五千年文明的重要源头之一。朔知说,凌家滩文化正处于5000多年前中华文明起源的关键节点上,其文化发展经历了几百年的历程,“众星拱月式”的社会组织结构和“环壕聚落”的发现,并结合业已发现的大型祭坛、高等级的大型贵族墓葬、大型红烧土建筑,及功能多样、精美绝伦的礼制性玉石器的出现,反映了当时凌家滩人口的繁盛,中心与周边的等级分化十分明显。

朔知认为,凌家滩文化在社会组织、贫富分化、玉石器制造等方面都是同期文化中表现最突出的,凌家滩遗址中祭坛、大型壕沟等一批大型公共建筑工程的发现,显示其强大的社会组织和动员能力,说明当时可能已经出现了集军事指挥、宗教祭祀和社会管理于一身、凌驾于全社会之上的王权和区域性政体——早期国家,进入了“古国”时代,迈入了文明社会的门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