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梦家先生逝世五十周年 整理出版,是最好的纪念

为纪念著名考古学家、古文字学家、历史学家和诗人陈梦家先生诞生95周年、逝世40周年,2006年7月3日上午9时,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北京国际汉字研究会、中华书局共同主办的“纪念陈梦家先生学术座谈会”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会议室隆重举行。

图片 1

九月三日是陈梦家先生逝世五十周年。中华书局继《陈梦家学术论文集》出版之后,即将出版“陈梦家着作集”中的《美国所藏中国铜器集录》《中国铜器综述》等书。

会议由北京国际汉字研究会会长李敏生先生主持,来自国家文物局、国家博物馆、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历史研究所、北京国际汉字研究会、中华书局以及日本早稻田大学等文博界、史学界、文学界、出版界的中外知名专家学者40余人参加此次座谈会。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所长刘庆柱参会并作主题发言,与会者并从陈梦家先生的早年文学活动、文学成就、历史学成就、甲骨文研究、青铜器与金文研究、汉简研究等方面,回忆陈梦家先生的学术生涯,并对先生的学术成就进行总结,陈梦家先生的家人和学生也进行了回忆性的发言。

陈梦家已经出版的部分着作。蔡华伟制图

图片 2

在此次座谈会上,由中华书局出版的陈梦家先生著作《中国文字学》和《梦家诗集》也首次与读者见面。

陈梦家是我国着名的历史学家、考古学家和古文字学家。他出生于1911年4月20日,逝世于1966年9月3日。今年是他诞辰105周年,也是他离世50周年。由中华书局出版的《陈梦家学术论文集》是对他最好的纪念。我们特约请多年整理陈梦家学术着作的王世民先生讲述其人其事。

陈梦家在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办公室社科院考古所供图

附《纪念陈梦家先生》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陈梦家是新月派的着名诗人,他的成名之作《梦家诗集》出版时,还不到20岁。1934—1936年,陈梦家在燕京大学跟随容庚教授开始古文字学的研习。1935年,他开始接触殷周铜器实物,并于1939年投入全面的研究整理。1944秋陈梦家利用到美国芝加哥大学讲授中国古文字学的机会,致力于收集流失北美和欧洲的中国青铜器资料,1947年回国后继续从事他所热爱的学术研究。无论是作为一个用优美的现代语言感怀抒情的诗人,还是与古老的甲骨文、青铜器打交道的学者,陈梦家都为我们留下了丰厚的精神遗产。

今年9月3日是陈梦家先生在“文革”初期罹难五十周年的日子。陈先生才华横溢、着作等身,无论对甲骨文、青铜器与铭文,还是对汉代简牍,以及其他许多方面,都贡献卓着,建立了不朽的体系,在国内外享有盛誉。因而高质量地整理、出版陈先生全部着作,无疑是对他最好的纪念。

纪年陈梦家先生

由于“文革”的发生,陈梦家在学术的黄金年龄罹难身亡。稍感安慰的是,他一生积累的宝贵资料、许多着作的刊印本及未刊遗稿,都幸免于难,由其夫人赵萝蕤先生全部无私地捐赠给了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考古所对陈先生的学术遗产极为珍视,1979年重新建立学术委员会的第一次会议上,即在夏鼐先生的提议下,决定由张长寿、徐苹芳和王世民组成编辑小组,立即着手整理陈梦家遗着。此后,张、徐二位均另有繁重的学术任务,长时间的实际工作主要由本人承乏负责。这是由于当时我既是考古所资料室的负责人,直接保管陈梦家的遗稿和资料,又是陈先生开创的《殷周金文集成》项目负责人,义不容辞地担此重任。首先是组织金文组内外数人,整理70万字巨着《西周铜器断代》的未完稿。而中华书局方面,先是迅速出版陈先生亲自编定的《汉简缀述》,并再版了《殷虚卜辞综述》和《尚书通论》等书。继而进一步制定了“陈梦家着作集”的出版规划,决心将其专着、论文、散文、诗歌等,全部重新校订、整理出版。

1977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在原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科学部的基础上正式组建成立后,考古研究所于1979年举行重新建立的学术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会议在夏鼐先生的提议下,决定立即着手整理陈先生遗着,并确定由张长寿、徐苹芳和本人组成编辑小组负责进行,陆续交付中华书局编辑出版。首先出版的《汉简缀述》,是陈先生生前亲自编定的。其生前已出版的《殷墟卜辞综述》《尚书通论》《西周年代考》和《六国纪年》,则根据陈先生自存本上的眉批,重新认真校订后再版。另有《中国文字学》《梦家诗集》《梦甲室存文》等,均列于“陈梦家着作集”丛书名下,由中华书局持续推出。整理时间最长、花费精力最多的,当属《西周铜器断代》《陈梦家学术论文集》和《美国所藏中国铜器集录》三部书。

刘庆柱

这部《陈梦家学术论文集》,是根据中华书局的倡议编集的。全书80万字,收录了陈先生已经出版的几部专着以外的全部论文,包括他25岁到35岁,即早年发表的论文26篇;五六十年代几部专着出版以后发表、以及根据遗稿整理的17篇。(另有《中国文字学》,因篇幅较多,已提前单独出版。)这本姗姗来迟的《陈梦家学术论文集》和之前已经出版的多种学术专着贯通一气,可以使我们更为全面地了解陈梦家的学术思想与学术贡献,而且为学术史研究提供了重要史料。

《西周铜器断代》一书近70万字,是在1978年秋至1982年春将近四年的时间,由本人和张长寿、
陈公柔、张亚初等同志共同整理的, 张亚初
贡献尤多。我们将陈先生已发表的两份抽印本和未发表的手稿,连同所作批注与增删,进行清抄、连缀,然后核对所引文献资料,配齐所考铜器的图像和铭文拓本,做到忠实于作者原意,不妄改一字。1982年春交稿以后,中华书局为了打造学术着作出版精品,不惜工本,特用铅字排版,并为此刻制了5000多个古文字,后因铅排工艺已不使用,只得重新进行电子排版。经过责任编辑、校对和我们整理者长时间的多次核校,使该书终于在推迟了十多年之后,于2004年高质量出版。

今年是著名考古学家、古文字学家、历史学家和诗人陈梦家先生,诞辰95周年、去世40周年。

陈梦家先生有着良好的学术习惯,集中保存有历年发表论文的抽印本,无需我们四处翻检。我手头又有他在1957年秋亲自给予的一份论着目录。在此基础上,补充1957年以后发表的论文,以及已经整理和有待整理的遗稿,便草拟出论文集的目录,经与张长寿先生洽商而最后确定。

《陈梦家学术论文集》一书的整理出版,我和中华书局的责任编辑也花费了五六年的时间。全书80万字,收录陈先生已出版几部专着以外的全部论文,其中半数是他25岁到35岁,即早年发表的论文;还有20世纪五六十年代几部专着出版以后发表的论文,以及若干篇遗稿,使我们得以更为全面地了解陈先生的学术思想与突出贡献。由于论文发表的时间前后跨度较长,搜集齐全、统一体例全赖责任编辑的辛劳。

陈梦家先生(1911年4月12日——1966年9月3日)原籍浙江上虞,出生于江苏南京。1927年考取中央大学,早在学生时代的陈梦家先生就以其诗人的敏捷才思、横溢才华,出版了其成名之作《梦家诗集》。他师事徐志摩和闻一多先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成为新月诗派后期的健将,为中国近代文学史留下了光照诗坛的代表作《新月诗选》。作为著名青年诗人,陈梦家先生在祖国危难的20世纪30年代,满腔热情、积极投身抗击日本侵略的爱国活动。1932年“一·二八”事变发生,陈梦家先生闻讯立即从南京奔赴上海,参加蒋光鼐将军的十九路军的抗击日本侵略军的战斗。这时他又以其手中的笔为枪,发表了洋溢着爱国主义的慷慨激昂的诗篇――《陈梦家作诗在前线》、《铁马集》、《梦家存诗》等。

陈梦家1956年10月在回顾自己的治学道路时说:“我于二十五年前研究古代的宗教、神话、礼俗而治古文字学,由于古文字学的研究而转入古史研究。”这一心路历程在这本论文集里得到了明晰的反映。

《美国所藏中国铜器集录》一书,是陈先生于1947年在美国用英文编撰的,1956年整理成中文本。1957年交付科学出版社出版时,兼任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的郑振铎先生,曾为书题名“流散美国的中国铜器集录”。陈先生被错划为“右派”以后,该书的出版被搁置数年。迟至1962年,在未正式署明编撰者的情况下,书名被篡改为并不妥帖的“美帝国主义劫掠的我国殷周铜器集录”,作为内部资料有限制地发行。因印数不多,早已难寻。当时由于编辑工作不周,图片部分存在不便翻检的缺点:比如未将原区分的类别列入目录,也未在图片下注出说明中所定器名。1977年日本吉川弘文馆以“陈梦家着,松丸道雄改编”的名义翻印该书,书名被改为《殷周青铜器分类图录》,但传入国内的很少。书中有松丸增补部分的目录。改革开放以后,考古所一直准备在适当时机重新出版该书,特别是恢复其原书名。所以我们在集体编纂《殷周金文集成》的过程中,对于该书的简称便摒弃欠妥的“劫掠”,而改正为接近于原书名的“美集录”。如今,这本书终于可以一并收入中华书局“陈梦家着作集”,以最好的形式体现陈先生编撰的茂绩。

在陈梦家先生诗作如日中天之时,他已开始对古文字研究发生极大学术兴趣。此后,陈梦家先生从师于著名古文字学家容庚先生,从此他开始了为之奋斗一生的古文字学研究。他把古文字学作为科学研究工具,进行古史研究,早在30年代就在商周时代宗教、神话、礼俗和历史地理等方面,发表了《古文字中之商周祭祀》、《商代的神话与巫术》、《祖庙与神主的起源》、《高禖郊社祖庙通考》、《商代地理小记》、《佳夷考》、《五行之起源》、《商王名号考》、《射与郊》等论文,在学术界产生了相当影响。年代学是古史研究的基础性研究,四十年代前期,他撰写了《西周年代考》、《六国纪年表》及其《考证》和五十年代发表的《商殷与夏周的年代问题》等论文。1957年他出版的《尚书通论》在诸多关键学术问题上,进行了创新性研究。上述古史研究成果,奠定了陈梦家先生在这一学术领域的重要地位,使先生成为享誉中外的著名史学家。

《古文字中之商周祭祀》是陈梦家先生公开发表的第一篇论文。陈先生在文中,首先对当时甲骨学研究的现状进行了回顾,他指出早期甲骨文研究分为三类:一为文字、文例之研究;一为以甲骨文为史料进行古代社会史之研究;一为商、周两族关系之研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提出,殷周关系的研究可从商周祭祀之比较、商周官制之比较、商周文例之比较三个方面展开。关于商周文例、官制之异同,该文已略作述论。陈先生对这两方面的研究状况不甚满意,故而后来在《殷虚卜辞综述》的第二、三章及十五章分别做了深入细致的讨论。在《西周铜器断代》下编的周礼部分,也辟出职官的专题。在商、周文例及官制都相对明晰的前提下,再去进行商周关系的研究,自然客观、深入而且富有体系。然而在《殷虚卜辞综述》及《西周铜器断代》中并未再专门论及商周祭祀,想必对早年商周祭祀的研究大体上是满意的。故而《古文字中之商周祭祀》可看作是陈先生以商周祭祀的视角来研究商周关系的代表作。

为了高质量地重新出版《美国所藏中国铜器集录》,而非简单地复制科学出版社1962年版,我们同样花费了几年的工夫。除恢复陈先生1947年英文原本的书名和1956年的两篇中文自序外,还特约请专人将他1947年同时写成的《中国铜器综述》英文稿译成中文,交付中华书局并行出版。而为了保证图像部分的高品质,我们对陈先生1957年捐赠考古所的大尺度铜器原照片,全部重新进行高清晰度扫描,陈公柔先生汇总的校正本进行校勘,并在所收器物的铭文项下加注《集成》器号,以便互检;又通过互联网检索台北中研院史语所制作的“殷周金文暨青铜器数据库”,补注部分铜器现藏处所的变动情况。同时,说明文字中着录项原有的个别失误,此次亦进行仔细校订,还将1962年本出版前后若干古文字学家和铜器修复技师提出的个别铜器真伪等方面意见,备注在有关铜器的说明之后,以供参考。举凡新增的校勘和补注文字,均变换字体并加六角括号以示区别。

作为著名考古学家,陈梦家先生在甲骨学、商周青铜器学、简牍学等领域,为我们留下了许许多多宝贵的学术巨著。

陈梦家研究甲骨文而兼及殷周金文,在金文研究上继承和发展了郭沫若的“标准器断代法”。由于陈先生是老一辈青铜器专家中唯一前往欧美广泛考察、亲手摩挲实物最多的学者,对殷周铜器见多识广,运用类型学分析与金文考释相结合的方法进行系统研究,而铜器断代工作的体验,又使他深感甲骨文研究也要从断代入手。1953年来到考古所以后,陈先生更因田野考古氛围的熏陶而改进研究方法,注意考古类型学分析,关注铜器的出土情况和组合关系,强调同出的随葬陶器和礼制方面问题。这些在上世纪50年代发表的关于甲骨断代学、殷代铜器等文章中,都有明显的体现。

《美国所藏中国铜器集录》清稿两月前交与中华书局,已进入编辑流程,有望近期出版。清稿交讫后,我们随即着手整理陈先生关于青铜器的另外两部遗稿,即加拿大和北欧所藏中国铜器的集录。另据了解,中华书局从中国国家图书馆找到湮没已久的《海外中国铜器图录》第二集未刊手稿本,将之与1946年国立北平图书馆刊行的第一集合为完璧,整体出版。两集的铜器图片部分,同样高清扫描国图所藏陈先生原照片。该书现已在编辑阶段,不日即可同大家见面。

40年代末期,先生在清华大学任教期间,就已关注并开始甲骨学研究,1952年陈梦家先生调入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这为他的甲骨学研究提供了施展才华的平台,在不长的时间里,于1954年底先生就完成了70万言的《殷墟卜辞综述》,该书集中反映了先生在甲骨文研究方面的杰出学术成就,尤其先生对甲骨断代研究的新发展。《殷墟卜辞综述》至今它仍是甲骨学上最有学术份量的通论性著作。早在50年代之初,考古研究所曾责成先生筹划甲骨文和金文集成的编篡工作,他精心收集了四万多片甲骨文拓本和万余张金文拓本。此后,历史研究所负责编篡《甲骨文合集》之时,考古研究所提供了上述全部的甲骨文拓本。我想当人们看到已经出版的传世的煌煌巨著《甲骨文合集》之时,一定会更加怀念陈梦家先生!

陈梦家先生主持居延汉简的重新整理,编撰《居延汉简甲乙编》,同样体现了考古学的研究方法。他在弄清楚出土地点的基础上,结合有关遗址的情况,复原汉代边防线上障隧系统的布局与结构。同时,又突破支离破碎的片断考证,开拓了复原簿册的文书学研究。一系列研究成果,集合为《汉简缀述》。由于居延汉简涉及汉代的里制和亩制,陈先生又关注起古代度量衡问题,搜集有关考古资料,写了一系列札记,已经发表的《战国度量衡略说》《亩制与里制》两篇文章,是他这方面的重要成果。

(王世民,作者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

先生早在30年代中期开始了商周青铜器研究,在西南联合大学任教之时,编写了三集本的《海外中国铜器图录》。1944年~1947年,先生利用在欧美讲学、访问期间,考察、搜集了流散在当地的中国古代青铜器资料,汇编成《美国收藏中国青铜器全集》。50年代,先生在考古研究所基本完成了他的中国青铜器研究巨著《西周铜器断代》和《中国铜器综录》。先生在商周青铜器研究中,是较早使用考古类型学方法的学者,他的青铜器形制与纹饰的研究深度与广度,开创了这一领域学术研究的新时代。先生对西周铜器的彻底整理,为前人所不及。由于陈梦家先生对西周铜器资料的系统、全面、深入的整理,进一步拓宽了西周铜器断代研究的学术道路。正是基于上述情况,1963年4月,夏鼐所长曾委派陈梦家先生主持《殷周金文集成》编篡工作,他积极投入编篡工作,为筹划和指导这项工作付出的大量心血。只是由于“文化大革命”冲击而被迫停止。先生如果有在天之灵的话,当他知道为之奋斗的《殷周金文集成》事业已经圆满完成的话,他也会为他曾经指导过这项工作的青年学者而倍感骄傲,我们也将以此告慰故去的陈梦家先生!

论文集中的部分文稿是陈梦家先生生前未曾发表过的,如《战国楚帛书考》《叔尸钟镈考》《博古图考述》等,前几年我曾整理发表。个别首次与读者见面的《秦刻石杂考》《汉简小学彚考》《汉代铜器工官》等,则是中华书局的编辑认真整理的。这些均系未定或未完文稿,整理过程中也未作更多的处理,其中难免有不完善之处,敬希读者见谅。

在先生处于逆境的时候,他依然钟情于学术事业,为了科学研究而把一切置之度外,先生在60年代前期对汉代简牍的整理与研究,充分反映了作为杰出学者的中国知识分子的博大胸怀!1960年开始,陈梦家先生受命对甘肃武威磨嘴子汉墓出土木简、居延、酒泉和敦煌汉简进行整理、研究,并于其后出版了《武威汉简》、《居延汉简甲乙编》。在此几年间,先生先后完成了14篇计30万字的汉简研究论文,后结集为《汉简缀述》一书。陈梦家先生的汉代简牍考古学研究,多有创新,他开创了简牍学考古研究领域的新阶段。

纵现陈梦家先生30余年的治学经历,涉及古文字学、古器物学和古史研究的多个领域,这本论文集即括其广博而谨严的一部分成果。陈先生治学的突出特点是,在最大限度占有资料的基础上,触类旁通,扎扎实实地开拓、出新,以期建立自己的体系。

20世纪中国考古学的三大发现(内阁大库档案不作为考古发现):殷墟甲骨、汉晋简牍和敦煌文书,成为中国传统学术向现代学术转变的重大契机。陈梦家先生在最为重要的两大方面,即甲骨学和简牍学两方面均作出重大科学贡献,加之他在殷周青铜器研究领域的杰出成就,在近代中国学术史上成就如此学术大业者是寥寥无几、屈指可数的。今天我们在这里纪念陈梦家先生诞辰95周年、去世40周年,我们就要学习先生在学术研究中的勤奋治学精神、科学治学方法,学习先生端正的学风、严格的学术规范,为中国考古学的发展而努力!

陈梦家先生撰写的大量论着,没有一篇是即兴之作,他总是胸怀远大的学术目标,以极大的魄力,有计划地进行多方面探讨,由此及彼,逐步深入。为了总的目标,需要触及什么领域他就会彻底梳理什么领域的已有资料和研究成果。他的《殷虚卜辞综述》《西周铜器断代》等诸多着作表明,他一贯追求的学术目标是“史料利用之科学全面,研究方法之审慎客观。”

2006-7-4

陈梦家研讨每个重要问题的时候,都注意充分掌握已有的原始资料和研究成果,力求在前人的基础上前进和提高。他善于汲取诸家之长为我所用,因而常能取得后来居上的效果。如果有学者对自己的着作提出批评,他总是择善而从。他常说,做学问不是一个人能够包下来的,大家动手才能把楼盖起来。

中华书局为这本论文集的出版做了很多细致、精微的工作,从体例安排、原稿校勘,到具体文字的处理,无不体现他们的专业素养、职业追求。论文集中有大量的引文和古文字需要校对和处理,这些工作枯燥、繁琐,颇费精力,他们付出的艰辛令人感动。

陈梦家先生掌握材料的本领令人望尘莫及。他搜集了流散欧美的几千张中国青铜器的照片,编撰了《美国所藏中国铜器集录》一书,曾被改名为《美帝国主义劫掠的我国殷周铜器集录》内部发行,现在已用原照片重新扫描、整理。他原用英文撰写的《中国铜器综述》书稿,也已翻译完毕,交中华书局,相信很快将与读者见面。

“只管唱过,只管飞扬”,这是陈梦家先生早年的诗句。斯人已逝,山高水长。我至今还记得60年前初到考古所时,陈先生曾谆谆教导我,“从事学术研究不能是八小时工作制,需要除掉吃饭睡觉全部精力投入。晚上就是出去看戏,回家至少也可再工作两个小时。”陈先生才思敏捷、方法得当,再加上这异乎寻常的勤奋,自然着作等身贡献卓着。我们后辈学人怀念他,就是要更加珍视他的学术遗产,弘扬这些遗产中所蕴含的伟大精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