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榆林发现史前早期石城聚落 面积逾三万平方米

陕西榆林寨峁梁龙山遗址发掘获重要收获
发布时间:2015-11-09文章出处:中国文物信息网作者:孙周勇 邵晶
康宁武等点击率:
陕西榆林寨峁梁龙山遗址发掘获重要收获发现北方地区保存较好,揭露最为完整的龙山时期小型石城聚落
寨峁梁遗址位于陕西省榆林市榆阳区安崖镇房崖村,与村庄隔开光川相望,西南相距约800米。开光川又名“开荒川”,相传北周开光县城在此,故名。开光川为秃尾河一级支流,西北到东南流向,于神木县乔岔滩镇凉水井村附近汇入秃尾河。开光川两侧均为梁峁,寨峁梁遗址即处在开光川下游西南侧的一座椭圆形山峁上,遗址面积逾3
万平方米。该山峁底部出露砂质基岩,其上黄土堆积丰厚,南北狭长,除东南侧马鞍部与其它山峁相连外,东、西、北三侧均临深沟,山坡陡直。
图片 1

陕西榆林寨峁梁龙山遗址发掘获重要收获发现北方地区保存较好,揭露最为完整的龙山时期小型石城聚落
寨峁梁遗址位于陕西省榆林市榆阳区安崖镇房崖村,与村庄隔开光川相望,西南相距约800米。开光川又名“开荒川”,相传北周开光县城在此,故名。开光川为秃尾河一级支流,西北到东南流向,于神木县乔岔滩镇凉水井村附近汇入秃尾河。开光川两侧均为梁峁,寨峁梁遗址即处在开光川下游西南侧的一座椭圆形山峁上,遗址面积逾3
万平方米。该山峁底部出露砂质基岩,其上黄土堆积丰厚,南北狭长,除东南侧马鞍部与其它山峁相连外,东、西、北三侧均临深沟,山坡陡直。
图片 2 2014
至2015
年,为配合神高速公路建设,陕西省考古研究院联合榆林市文物考古勘探工作队、榆阳区文管办对工程涉及的寨峁梁遗址进行了连续两年的抢救性发掘,揭露出一座保存较好、遗存丰富的龙山时代小型石城聚落。
寨峁梁遗址发掘的遗迹主要包括:南城墙、房址109 座14
个。城墙由砂岩石块垒砌而成,主要发现于遗址南侧山体马鞍部和西侧山坡处,现存断续长度约200
米,大致呈“L”形,将遗址西南部围绕,调查发现遗址东北部现为黄土陡坡,此处城墙可能在水土流失过程中塌毁。2014
年清理了长约40
米一段,基本呈东西方向,位于南侧山体马鞍部最高处,南侧山坡下即为寨峁梁遗址连通其它山峁的唯一道路,防御性质功能显着。这段城墙残高0.8
米、宽约1
米,以石块平砌而成,石块不见明显的加工痕迹,绝大多数石块可见自然断面,能大致看出石块间的错缝规律,间敷草拌泥。值得一提的是,这段城墙外侧还用石块砌筑了一道护坡墙,与城墙基本平行。
图片 3
数量丰富、保存较好、排列有序的房址是寨峁梁遗址两年度发掘的最主要收获,共计清理房址109
座,除未见门道南向者外,其余门道方向的房址均有发现,基本沿等高线绕寨峁梁山体东、北、西三侧呈圆弧状排列,高低错落,大致可分为上下四至五排,成组分布规律明显,门道均开向山坡低处,呈现出“凝聚而不向心”的平面布局。
从保存较好者来看,寨峁梁房址为前后相接的直线联套式结构,前室一般为将生土垂直下挖的半地穴式,平面呈长方形,地面上尚有柱洞,说明原前室顶部当有覆顶,现已不存,生土壁上还发现有壁灶。后室均为掏挖于生土中的窑洞,平面呈凸字形,据保存较好的几座房址判断,其顶部应为穹窿式。掏挖好的生土窑壁面多平敷草拌泥,整个窑洞内壁光滑齐整,地面及墙壁下部又涂抹白灰面,显得整洁美观。白灰面均用细腻的棕黑色黏泥贴附于草拌泥敷底的墙壁上。后室地面正中多见火烧形成的灶面,大多为圆角方形,亦有少量规整圆形者,另外,在部分房址后室墙壁下还发现一些用石板砌成的地面灶。从前室进入后室的“门洞”为本次发掘的另一重要发现。寨峁梁遗址保存最好的窑洞F12,其门洞高约0.7
米、宽约0.8
米,系在生土墙壁上再以厚实的草拌泥涂筑而成,白灰面墙裙延扩至门洞外缘,门洞下还发现一道浅槽,可能与门槛相关。
灰坑发现的数量较少,共14
座,多见圆形筒状或袋状坑,均位于房址内,打破地面,当为屋内的储藏窖穴。还发现2
座长方形坑,都在房址外围附近,特别是位于F20-F21
南部的K1,出土了非常丰富的陶片和碎骨,为寨峁梁遗址单个遗迹出土标本之最多者,其中有数块陶片可与F20-F21
内出土陶片相拼合,当是与房址关系密切的屋外储藏窖穴。
遗物方面,寨峁梁遗址修复陶器及陶、骨、石等小件器物数量300 余件。
图片 4
陶器中灰陶占绝对优势,有少量灰皮红褐陶、红陶及个别白衣彩陶;陶质以夹砂者多,泥质次之;纹饰以篮纹和绳纹为大宗,素面抹光次之,还有少量方格纹、刻划纹、附加堆纹等。常见的器形有双鋬鬲、单把鬲、圜底瓮、敛口瓮、细柄豆、喇叭口圆肩罐、圆腹罐、高领罐、双鋬深腹盆、折腹盆、喇叭形器盖等。
陶器小件类型较少,主要有纺轮、打制陶刀和陶环;骨器主要有骨锥、骨针、骨筓,还有一些卜骨,均只灼不钻;石器种类最为丰富,包括圆饼形器盖、石环、石刀、石斧、石锛、石凿、石楔、石锤、石锄、石球、砺石等,亦有一些细石器及石片、石核出土。
从目前资料来看,与寨峁梁相似的考古学遗存主要有:陕西佳县石摞摞山龙山早期遗存;山西汾阳杏花村H118、石楼岔沟F9、H1为代表的龙山时期遗存;内蒙古凉城老虎山、西白玉、园子沟、大庙坡等遗址为代表的“老虎山文化”遗存。结合上述遗存的相关研究,我们认为寨峁梁遗址的主体内涵应为距今4500至4300
年的河套地区龙山时期遗存。综合分析,寨峁梁遗址为迄今北方地区保存较好、揭露最为完整的史前早期石城聚落,各类遗迹间层位关系明确、内在关系密切,为探讨龙山早期的聚落布局、家庭规模、社会结构等提供了非常重要的实物资料。
神木石峁遗址考古为近年来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在陕北地区极为重要的一项工作,寨峁梁遗址的清理正是在石峁遗址发掘研究的整体框架下开展的。两者同属秃尾河流域,直线距离约20
公里,从秃尾河流域史前石城调查材料来看,寨峁梁遗址在该流域石峁聚落中应属一般等级,或为村落级别,本次发掘更加明确了该认识。若以石峁城址作为黄土高原北部早期国家出现的重要标志,则寨峁梁遗址和石峁遗址的对比研究将在很大程度上加深对该区域社会复杂化进程的理解。(陕西省考古研究院
榆林市文物考古勘探工作队 榆阳区文管办 孙周勇 邵晶 康宁武 郝志国
戴峰)(原文刊于:《中国文物报》2015年11月6日第8版)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10日透露,考古人员在陕西榆林寨峁梁遗址发现了北方地区保存较好、揭露最为完整的龙山时期小型石城聚落。

寨峁梁遗址位于陕西榆林市榆阳区安崖镇房崖村,与村庄隔开光川相望。寨峁梁遗址处在开光川下游西南侧的一座椭圆形山峁上,遗址面积逾3万平方米。

数量丰富、保存较好、排列有序的房址是寨峁梁遗址发掘的主要收获。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副院长孙周勇介绍,寨峁梁遗址发掘的遗迹包括南城墙、房址和灰坑等。

目前,考古人员清理房址109座(组),基本沿等高线绕寨峁梁山体东、北、西侧呈圆弧状排列,成组分布规律明显,门道均开向山坡低处,呈现出凝聚而不向心的平面布局。

这些房址为前后相接的直线联套式结构,相当于现在住宅的一室一厅。考古专家表示,从前室进入后室的门洞为此次发掘的重要发现之一,保存最好的门洞高约0.7米、宽约0.8米,门洞下还发现一道浅槽,推测或与门槛相关。

据统计,寨峁梁遗址修复陶器及陶、骨、石等小件器物数量300余件。

结合相关研究,寨峁梁遗址的主体内涵应为距今4500至4300年的河套地区龙山时期遗存。孙周勇表示,寨峁梁遗址为迄今北方地区保存较好、揭露最为完整的史前早期石城聚落,各类遗迹间层位关系明确、内在关系密切,为探讨龙山早期的聚落布局、家庭规模、社会结构等提供了非常重要的实物资料。

陕西石峁遗址与寨峁梁遗址同属秃尾河流域,直线距离约20公里。专家认为,若以石峁城址作为黄土高原北部早期国家出现的重要标志,则寨峁梁遗址和石峁遗址的对比研究将在很大程度上加深对该区域社会复杂化进程的理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