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蒲京欢迎您官网“早期城址:聚落与社会——区域政体的形成”学术研讨会成功召开

2010年城子崖遗址被列入了中华文明探源工程,通过全区域覆盖式调查以及重新揭开30年代发掘的纵中沟探沟,有了较为重要的新收获。为及时向学界公布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子课题的新进展,推动对我国史前城址,聚落社会,早期文明起源、形成研究的深入,由中华文明探源工程项目组、山东省文物局主办,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承办的“早期城址:聚落与社会——区域政体的形成”学术研讨会于2014年10月31日~11月1日在山东举行。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国家博物馆、上海博物馆、南京博物院、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陕西省考古研究院、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河北省文物研究所、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单位以及北京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山东大学、吉林大学、南京大学、首都师范大学、中国科技大学、郑州大学、南京师范大学等高校的专家、学者,山东省考古工作者以及中国考古网、中国文物报记者等近百人参加了此次会议。
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巍,北京大学文博学院教授李伯谦、赵辉、山东省文物局局长谢治秀、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张学海出席了开幕式。开幕式由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郑同修主持,谢治秀局长、王巍所长、赵辉教授先后致辞。谢治秀局长在致辞中欢迎各位专家学者的到来,言明城子崖遗址的再发掘,同时也是对大遗址保护的探索,同时提及山东省为加强文化遗产保护即将实施的文化片区规划等举措。王巍所长回顾了山东地区史前考古发展的历史,认为山东城子崖遗址与河南仰韶遗址的发现共同构成了中国考古的发端,城子崖两段城墙是中国最早发现的史前城址,为探讨史前文化提供了难得的资料;山东地区展开的聚落考古研究、区域性考古调查、多学科综合研究等走在了全国的前列。
随后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张学海研究员做主题报告:《城子崖文化小区文明探源的几个问题》。张学海研究员是参加城子崖发掘的第一代人,他介绍了当年参加发掘的收获,并提出建议加强研究的方向:1.
城子崖聚落群的产生、演变、发展过程;2. 中心性聚落的发展变化;3.
城子崖聚落群典型中小聚落的研究;4. 城子崖中心群体墓葬的研究;5.
城子崖聚落群体社会性质的研究。
会议分两个小组对不同地区早期城址所反映的区域政体的形成过程和特点进行讨论和比较研究,会议包括三大主题:早期城址的发现与研究;以城址为中心的区域聚落与社会的考古学研究;跨区域的早期城址比较研究。
第一组演讲题目如下:王守功:《山东地区史前考古的检讨》,许宏:《从城址林立到大都无城——中原腹地早期社会整合的聚落形态观察》,张弛:《大汶口——龙山与良渚大墓墓穴葬仪空间之比较》,王吉怀:《对早期城址的思考》,朱乃诚:《丹土城址出土玉器的文化传统》,刘延常:《山东省五莲县丹土大汶口、龙山文化城址》,袁广阔:《豫北鲁西地区龙山城址特征研究》,裴安平:《“区域聚落形态”批判》,张国硕:《早期城址城郭之制分析》,王青:《博爱县西金城龙山文化城址的发现与研究》,高明奎:《鲁西南堌堆遗址的新收获:定陶十里铺北遗址的发掘》,靳桂云:《龙山文化农业与社会复杂化》,戴向明:《从龙山到二里头——中原早期国家的兴起》,孙周勇:《瓮城溯源——石峁遗址东门址与中国古代城防体系的滥觞》,方燕明:《禹州瓦店遗址龙山时期人骨和动物骨骼锶同位素测试结果的考古学观察》,张居中:《郑州商城植物遗存初步分析》。
第二组演讲题目如下:李水城:《财富积累与社会复杂化》,王永波:《寿光边线王龙山文化城址的几点认识》,方辉:《聚落考古与区域人口研究——对汉代基层社会组织与聚落人口密度的思考》,易建平:《关于国家定义的重新认识》,陈杰:《良渚遗址群的都市化特征》,王立新:《关于“龙山时代”的概念》,李铭:《龙山文化与济南古城早期文化的发展》,方向明:《阶级社会下的统一信仰——环太湖流域新石器时代晚期区域政体模式的探讨》,吴卫红:《安徽史前双城记:孙家城与垓下》,张海:《再论黄河流域的龙山时代》,王芬:《大汶口文化晚期阶段的“权贵”形成——从大型墓葬出发》,王富强:《胶东龙山文化的新收获及初步认识》,栾丰实:《试论龙山文化遗址分布的区域差异》,邓聪:《史前山东玉器一些北方的因素》,夏正楷:《城子崖地区新石器文化分布的地貌背景》,孙波:《城子崖的发掘:龙山文化向岳石文化的过渡》。
会议期间,代表们还考察了山东章丘城子崖遗址考古工地、龙山文化博物馆、山东省博物馆,同时召开了中华文明探源工程专家组、监理组工作会议。
闭幕式上山东大学栾丰实教授对研讨会从六大方面进行了学术总结:1.
龙山城址为主的新材料的研究。2. 其他新的发现。3.
从某个遗址入手,对早期城址展开综合性的研究。4.
国家起源和古代社会方面的研究。5.
环境和经济。6.其他方面。栾丰实教授还回顾了从城子崖遗址发现以来,指出山东地区考古工作正在由基础性研究转入对古代社会的综合研究,在实践中很好地运用了聚落考古、区域性调查、多学科合作研究等方法。
北京大学李伯谦教授谈及了几点感想。1.
对考古学上的基本概念还需要认真讨论,如龙山时代、国家等概念。2.
如何将国外的考古学理论中国化还需认真对待,要与中国考古学实践密切结合,在实践中深入理解。3.
山东地区考古工作在考古学文化序列、谱系建设上还有很大的研究空间,随着新材料的增加,应该及时修正以往观点。4.
开展比较性研究,不仅要展开省内不同小区的比较研究,还要注意跨省的比较研究。5.
怎样运用古代文献。
会议上学者们对龙山时代及早期区域政体的形成进行了深入的讨论,对研究中国文明起源、形成、发展具有重要的推动作用。

自1929年山东章丘城子崖遗址试掘以来,山东地区史前城址与早期文明的研究形成了重要的成果。以城子崖遗址为代表的龙山时代成为研究中国文明形成的重要时期,2010年城子崖遗址被列入了中华文明探源工程,通过全区域覆盖式调查以及重新揭开30年代发掘的纵中沟探沟,有了较为重要的新收获。
为及时向学界公布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子课题的新进展,推动对我国史前城址,聚落社会,早期文明起源、形成研究的深入,由中华文明探源工程项目组、山东省文物局主办,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承办的“早期城址:聚落与社会——区域政体的形成”学术研讨会于2014年10月31日~11月1日在山东举行,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国家博物馆、上海博物馆、南京博物院、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陕西省考古研究院、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河北省文物研究所、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单位以及北京大学、香港中文大学、山东大学、吉林大学、南京大学、首都师范大学、中国科技大学、郑州大学、南京师范大学等高校的专家、学者,山东省考古工作者以及中国考古网、中国文物报记者等近百人参加了此次会议。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1主席台
出席开幕式的有山东省文物局谢治秀局长,北大学李伯谦教授、赵辉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王巍所长,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张学海研究员,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郑同修所长。山东省文物局谢治秀局长、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王巍所长、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赵辉院长分别致辞,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张学海研究员做主题报告:《城子崖文化小区文明探源的几个问题》。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2会场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3会场
会议将分两个小组对不同地区早期城址所反映的区域政体的形成过程和特点进行讨论和比较研究,会议包括三大主题:、以城址为中心的区域聚落与社会的考古学研究;、跨区域的早期城址比较研究。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4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5分组讨论会场
会议期间,代表们还将考察山东章丘城子崖遗址考古工地、龙山文化博物馆、山东省博物馆,同时召开中华文明探源工程专家组、监理组工作会议。
此次研讨会对探讨早期聚落与社会——区域政体的形成、社会复杂化的过程、中华文明的起源与发展有重要意义。

聚落考古揭示中华文明起源脉络反映区域经济发展水平
证实中华文明源远流长

20世纪中叶兴起的聚落考古考察人类栖居形态的特点和变化,在了解社会结构的特点与演变轨迹等问题上显示出其潜力。10月31日至11月1日,由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和山东省文物局主办、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承办的“早期城址:聚落与社会——区域政体的形成”学术研讨会在济南举行,与会学者结合近年来
“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的考古实例,对聚落考古的理论、方法与成果进行深入探讨。
观察早期区域社会结构
20世纪中叶至下半叶,从人类栖居活动的形态来研究人类文化的聚落考古思维,对考古学界产生了重要影响。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吉怀对聚落作出界定:“聚落是人类各种形式的聚居地总称,既包括房屋建筑的集合体,还包括与居住直接有关的其他生活设施和生产设施。聚落环境是人类有意识开发利用和改造自然而创造出来的生存环境。一处大型聚落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区域经济发展水平。”
20世纪40—50年代,考古学家戈登·威利首次将聚落考古运用到秘鲁维鲁河谷考古工作中,将大约同时期的房屋、墓葬、宫殿等系统拼复成相互关联的功能图像,从其历史演变中追溯几千年的社会变化。“威利的开拓性工作使学术界意识到,聚落考古学不但能够了解人类群体对不同环境的适应度,而且能够研究社会的复杂化进程,探究文明和国家的起源。”复旦大学文物与博物馆学系教授陈淳表示。
2002年,由科技部立项的“中华文明探源工程”正式启动。据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学部委员王巍介绍,探源工程以考古学为基础,多学科联合攻关,改变过去学者单枪匹马从事某一领域研究的状况,对中国文明起源与早期发展进行了多角度、多层次、全方位的综合研究。
证实中华五千年文明并非虚言
10多年来,“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各课题组对黄河、长江和辽河流域多处都邑性遗址和中心性遗址进行了考古调查、发掘与研究。结合“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的具体开展,王巍表示,对于都邑遗址,我们首先需要研究这些都邑建造使用时期的环境,比如遗址位置的选择、较大的环境变迁过程,这可能与文化乃至区域性文明的兴盛和衰落有直接关系;其次是对农业、家畜饲养、手工业等的考察,由此反映当时生产力的发展状况,因为生产力发展是社会发展的基础;再者要对聚落反映的社会结构、大的都邑布局、权力发生和发展的状况等进行考察。
河南二里头遗址的钻探和发掘工作已逾半个世纪,考古资料表明,这里发现了中国最早的宫城、最早的具有中轴线和左右对称的宫殿、最早的官营手工业作坊区、最早的青铜容器群、最早的用车痕迹和最精美的绿松石镶嵌物。在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赵辉看来,二里头文化是第一个出现中央王朝迹象的文化时期,探索中华文明起源,二里头是非常重要的节点。
作为“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工作计划的城子崖遗址第三期考古工作已启动,全区域覆盖式调查使考古工作有了重要的新收获。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原所长张学海表示,城子崖遗址实际上包含三个时代的文化,即龙山文化、岳石文化和东周文化,是相应三座城址的堆积。其中的龙山文化、岳石文化可能相延续的情形十分罕见,这使城子崖聚落群体的学术价值倍增,山东地区史前城址对于早期文明形成的研究因此具有重要意义。考古工作者还对山西陶寺遗址、浙江良渚遗址群等城址进行了考古发掘,发现了大型城址、高级墓葬、铜器、文字,甚至观象台。
王巍说,通过对公元前3500—前1500年,黄河、长江、辽河流域等中国早期文明发展较快地区几个都邑性大型遗址的考古发掘,及对其全方位多学科的综合研究,学界对几个都邑遗址当时的环境状况、生业系统,经济状况、社会结构变化等有了全方位的深入了解。
“这些区域已进入早期文明和早期国家阶段。”王巍表示,夏王朝建立前,也就是说在王朝文明之前,中华大地上有更早期的古国文明,古国文明分布于中华大地的诸多区域,是区域性文明,与历史文献记载的“万国林立”情况吻合,中华五千年文明并非虚言。
聚落考古需要多学科协作
“中华文明探源工程”是需要多学科联合攻关的重大项目。以探索城市起源为例,学者认为,城市起源涉及很多变量,包括人口、经济基础、社会结构、贸易、信息处理及战争等,许多变量信息难以直接从考古资料中进行观察和评估。
“考古学分析不仅要确定促使城市产生的那些变量,还要弄清这些变量的相互关系。”
陈淳举例说,比如,人口规模被看做城市的重要特征,但是现在仍不清楚的是,究竟人口的规模和密度是城市形成的先决条件,还是都市化进程为人口的大规模增长和集中提供了条件。在他看来,由于涉及诸多变量,探寻城市的起源需要多学科协作研究,同时考古工作者应该借鉴国际上的一些成功经验和探索方向,开拓我国早期城市研究的视野。
还有一个难题是,城市的占地面积往往很大,加上都市化研究需要了解城市与周边城镇和村落的关系,需要发掘和勘探的面积非常巨大,局部观察难窥全豹,而且还需要对一些证据进行仔细的量化才能看出它们的演变和内在联系。对此,陈淳建议,在大型城址无法做全面发掘的情况下,可以采取定点发掘与概率性勘探相结合的策略,以便了解和弄清城址中心区域和各组成部分的布局以及周边城镇和村落的分布与结构,通过仔细采样的数据分析来了解城市的性质和功能。
王巍一再强调多学科综合研究的重要性。他认为,为更好地开展联合攻关,考古工作者应以科普的方式,使越来越多的学者认识文物和文物工作,了解考古对于恢复中国古史的重要作用,产生从考古资料中加强本学科、本领域研究的兴趣,从而与考古学者一起进行多学科、多领域的合作研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