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开水下“时光胶囊”的密码——2018年中国水下考古成果亮点扫描

由国家海洋局、国家文物局共同主办的“水下文化遗产保护技术与海上丝路考古”研讨会19日在厦门举行,与会专家围绕水下文化遗产的探测保护、海上丝绸之路的考古历史以及现如今面临的严峻形势展开了讨论。
自今年6月“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独立建制后,我国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事业取得巨大收获;9月6日,我国第一艘考古船——“中国考古01号”在青岛出发首航,标志着我国水下考古技术装备跨入世界先进行列;9月17日,丹东港甲午海战沉舰水下考古调查发布重要成果,确认找到两艘甲午海战北洋水师沉舰;目前,在广东阳江“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沉睡五年之久的“南海一号沉船”也正在进行室内考古发掘工作,成果令人翘首以盼。
对于所取得的欣喜成绩,国家文物局水下遗产保护中心书记张威表示需冷静而清醒,认识与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与不足,“我国水下考古学的学科架构未建立,水下考古报告的整理出版工作需进一步加强,水下考古与相关学科的整合有待加强,社会公众的水下遗产保护意识尚待提升。”研讨会上他还一并呼吁在座专家提出确切方案,共同发展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事业。
国家海洋局办公室副主任王斌着重强调了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与海洋生态保护的严峻形势,“国内沿海水下文物盗捞日益猖獗、境外人员蓄意破坏水下文物并威胁海洋权益、各类海洋活动对水下文物造成破坏等。”他针对现状提出四点建议:一是加强相关规划立法领域的合作;二是有效应对海洋大开发形势水下文化遗产面临的挑战,进一步加大保护力度;三是合作推进水下文化遗产保护的技术创新;四是深化海洋权益维护和海洋文化建设方面的交流合作。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水下考古的工作对象,已经从单纯的沉船遗址扩展到包括水下遗址、城市、桥梁、码头、水闸、水文石刻乃至近现代军舰等诸多历史文化遗迹。
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水下考古所所长姜波就“海上丝绸之路”遗址挖掘出来的水下文物做了介绍,大多为当时贸易往来的外销瓷和宝石。其中有远销至日本的宋元时期的黑釉盏、至土耳其的元代龙泉窑荷叶盖罐以及已有六百余年历史的梁庄王墓出土的宝石等文物。他表示,发掘的这些水下文物成为研究中国陶瓷史、贸易陶瓷史、海上交通史以及与东西方经济、文化交流的重要资料。
据了解,为拉近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与社会公众的距离,泉州、广州、宁波等九个海港城市联合启动了海上丝绸之路申遗工作,还联合推出巡回精品联展“跨越海洋——中国海上丝绸之路文化遗产”。

图片 1

图片 2
 

宛如被时光封存的琥珀,沉没在水下世界的遗址遗迹,静静保存着千百年前某一历史瞬间的种种信息。

基本信息:

借力前沿科技潜入南海深处、开展国际合作走向红海、不懈努力发现“经远舰”……记者从25日在青岛召开的2019年全国水下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会议上获悉,2018年,更多“时光胶囊”的秘密在水下考古工作者的孜孜追寻中浮出水面,中国水下考古事业在更广阔的天地中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作者:宁波市文物考古研究所 宁波中国港口博物馆 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编著

“2018年中国水下考古在很多领域取得重大突破和进展,我国水下考古和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事业已经进入了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评价说。

出版社:科学出版社

填补中国深海考古的空白——

出版时间:2015年10月

2018年4月,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中国科学院深海科学与工程研究所、海南省博物馆在西沙北礁海域联合开展“2018年南海海域深海考古调查”,这是我国首次主动开展的深海考古探索。

版次:1

调查采用载人深潜器“深海勇士”号完成7个潜次的调查作业,潜水时长达到67小时,最大深度1003米,提取深海文物标本6件。本次调查积累了大量的深海数据,熟悉了深海作业流程,实现了中国载人深潜技术与水下考古的首次联合,填补中国深海考古的空白,为中国深海考古后续发展积累了宝贵经验,奠定了坚实基础。

印刷时间:2015年10月

近现代沉舰水下考古的又一重大发现——

印次:1

2018年7月至9月,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大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组队,对此前在辽宁大连庄河海域发现的铁质沉船残骸展开专项调查工作,并确认是甲午海战北洋海军沉舰——“经远舰”。这是近现代沉舰水下考古的又一重大发现。本次调查发现了木质髹金字体的“經遠”舰名,悬挂于舰舷外壁,由此确认沉舰身份。水下考古队员还在遗址清理中发掘出一块木牌,清晰戳印有“經遠”二字,亦可佐证对沉舰身份的判定。此外,本次调查还提取出水大量遗物,择选出各类材质的标本达500余件。

ISBN:9787030456441

证实古代中国与红海地区密切的海上交往——

 

2018年3月至4月、2018年12月至2019年1月,由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和沙特国家考古中心组织的中沙联合考古队,分两次对红海之滨的港口遗址——沙特塞林港遗址进行了为期50天的调查与发掘。

内容简介:
  《新技术新方法新思路–首届水下
考古宁波论坛文集》为2014年10月在国家水下文化遗
产保护宁波基地举办的首届"水下考古·宁波论坛"
论文选编,也是"宁波文物考古研究丛书"系列的第四本论文汇集。书中刊载的30篇文章,内容涵盖了中
国和世界水下考古的回顾展望与发展态势、项目管理
与技术创新、新收获与研究成果等诸多方面,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代表当时我国和国际水下考古的最
高水平。

联合考古队发现了保存尚好的建筑遗址和墓葬遗迹,出土青铜砝码、各类宝石、铜器、铁器、石容器、玻璃器、波斯釉陶、阿拉伯陶器与釉陶以及宋元明清时期的中国瓷片等,确认塞林港繁盛的年代在公元9世纪至13世纪,证实了古代中国与红海地区有着密切的海上交往,也为海上丝绸之路考古研究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

目录

此外,中国传统的碑刻拓片技术在本次考古工作中大放异彩,中方队员制作的碑文拓片,使得因风沙侵蚀而漫漶不清的碑文变得清晰可读,令沙方学者惊叹不已。

总序
在首届“水下考古宁波论坛”上的讲话
 
上篇
中国水下考古的回顾与思考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水下文化遗产保护公约》(2001)和水下考古相关挑战的国际视角(纲要)
法国考古向水下进军:卢恩项目——构建水下考古的未来
越南“占婆号”沉船的考古发现与收获
水下考古在台湾:资源、启动、现况与挑战(纲要)
韩国水下考古的最新成果与高丽船的复原
扇形扫描声呐与光学立体摄影测量仪在水下文化遗产调查、监测与展示中的运用
长风破浪会有时——“中国考古01”船的诞生
“南澳Ⅰ号”发掘及原址保护技术——大型框架在发掘与保护中的运用
2010~2013年肯尼亚水下考古调查与发掘收获
湖北丹江口库区均州城2013年度水下考古调查与收获
“海上丝绸之路”上的宝石贸易:以明定陵和梁庄王墓的发现为例
“小白礁Ⅰ号”水下考古项目管理与创新
“小白礁Ⅰ号”古船研究

责编:韩翰

  下篇
“小白礁Ⅰ号”沉船与中国古船复原技术
议古沉船水下考古探“小白礁Ⅰ号”沉船
“小白礁Ⅰ号”水下考古数据库建设浅议
“小白礁Ⅰ号”出水船体构件的现场保护
“华光礁Ⅰ号”出水文物保护修复
浅议海洋出水陶瓷文物的病害特征及其保护处理
考古视野下的海坛海峡——兼谈水下考古的区域调查法
近代沉舰遗址的调查与保护——以“丹东Ⅰ号”沉船为例
水下考古记录方法初探
古代水下沉船埋藏环境初探
对洞穴水下考古调查工作的一些认识
航海史与水下考古的关系及相互作用
福建水下考古发现的龙泉窑青瓷
宋元泉州海洋性聚落体系
明代“海上丝绸之路”北线——山东半岛海上航路述略
浅谈我国水下文化遗产的保护机制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友情链接

附录
新技术新方法新思路:首届“水下考古宁波论坛”纪要
新技术新方法新思路:首届“水下考古宁波论坛”综述
后记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现场传真 解开水下“时光胶囊”的密码——2018年中国水下考古成果亮点扫描
发布时间:2019-02-26

宛如被时光封存的琥珀,沉没在水下世界的遗址遗迹,静静保存着千百年前某一历史瞬间的种种信息。

借力前沿科技潜入南海深处、开展国际合作走向红海、不懈努力发现“经远舰”……记者从25日在青岛召开的2019年全国水下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会议上获悉,2018年,更多“时光胶囊”的秘密在水下考古工作者的孜孜追寻中浮出水面,中国水下考古事业在更广阔的天地中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2018年中国水下考古在很多领域取得重大突破和进展,我国水下考古和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事业已经进入了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评价说。

填补中国深海考古的空白——

2018年4月,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中国科学院深海科学与工程研究所、海南省博物馆在西沙北礁海域联合开展“2018年南海海域深海考古调查”,这是我国首次主动开展的深海考古探索。

调查采用载人深潜器“深海勇士”号完成7个潜次的调查作业,潜水时长达到67小时,最大深度1003米,提取深海文物标本6件。本次调查积累了大量的深海数据,熟悉了深海作业流程,实现了中国载人深潜技术与水下考古的首次联合,填补中国深海考古的空白,为中国深海考古后续发展积累了宝贵经验,奠定了坚实基础。

近现代沉舰水下考古的又一重大发现——

2018年7月至9月,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大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组队,对此前在辽宁大连庄河海域发现的铁质沉船残骸展开专项调查工作,并确认是甲午海战北洋海军沉舰——“经远舰”。这是近现代沉舰水下考古的又一重大发现。本次调查发现了木质髹金字体的“經遠”舰名,悬挂于舰舷外壁,由此确认沉舰身份。水下考古队员还在遗址清理中发掘出一块木牌,清晰戳印有“經遠”二字,亦可佐证对沉舰身份的判定。此外,本次调查还提取出水大量遗物,择选出各类材质的标本达500余件。

证实古代中国与红海地区密切的海上交往——

2018年3月至4月、2018年12月至2019年1月,由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和沙特国家考古中心组织的中沙联合考古队,分两次对红海之滨的港口遗址——沙特塞林港遗址进行了为期50天的调查与发掘。

联合考古队发现了保存尚好的建筑遗址和墓葬遗迹,出土青铜砝码、各类宝石、铜器、铁器、石容器、玻璃器、波斯釉陶、阿拉伯陶器与釉陶以及宋元明清时期的中国瓷片等,确认塞林港繁盛的年代在公元9世纪至13世纪,证实了古代中国与红海地区有着密切的海上交往,也为海上丝绸之路考古研究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

此外,中国传统的碑刻拓片技术在本次考古工作中大放异彩,中方队员制作的碑文拓片,使得因风沙侵蚀而漫漶不清的碑文变得清晰可读,令沙方学者惊叹不已。

责编:韩翰

作者:施雨岑 文章出处:新华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