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蒲京欢迎您官网“十六至十七世纪的海上丝绸之路国际学术研讨会”纪要

由广东省博物馆、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广州市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主办的“十六至十七世纪的海上丝绸之路”国际学术研讨会于2015年11月19日至23日在广东省博物馆顺利召开。此次研讨会与广东省博物馆“牵星过洋:万历时代的海贸传奇”展览相配套,议题包括沉船与水下考古、造船与航海、陶瓷贸易、海洋贸易物品等。本次研讨会得到了国家文物局、广东省文物局的关心和鼎力支持,来自美洲、欧洲和亚洲以及国内的36名学者参加了研讨。
研讨会的第一专题由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水下考古所姜波所长主持,学者们围绕沉船与水下考古等议题展开研讨。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Michael
Flecker先生通过比较约1608年沉没的“平顺号”以及约1690年沉没的“头顿号”在船体、船载瓷器、手工制品等方面的异同,揭示了17世纪南海贸易的的状况。韩国国立海洋文化遗产研究所的文焕皙和洪光憙介绍了韩国泰安马岛海域水下考古调查和马岛四号沉船的最新发掘成果。墨西哥国立人类学和历史研究所罗伯特研究员通过介绍墨西哥下加利福尼亚的马尼拉大帆船沉船考古项目和阿卡普尔科圣地亚哥港考古工作,阐述了马尼拉大帆船的考古学研究对于16至19世纪太平洋地区贸易的贡献。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水下考古所丁见祥副研究员介绍了沉船考古的原址保护、异地保护等的方法,并提出了对各种方法的评估和整体思考。
第二专题围绕造船与航海等议题展开,由美国丹佛美术博物馆亚洲部主任焦天龙博士主持。姜波以龙泉窑荷叶盖罐、宝石和波斯釉陶为例,论述海上丝绸之路贸易与文化交流方式。广东造船工程学会何国卫高级工程师对“海上丝绸之路”的内涵和外延进行了阐述,指出海上丝绸之路中贸易是目的,航海是手段,船舶是载体,海上丝绸之路研究应加强对航海及船舶等课题的重视。暨南大学历史系罗小霞博士综述了近二十年来明代造船与航海技术的相关研究情况。厦门大学历史系刘淼副教授和周运中博士则分别分析了16至17世纪南海海域不同时期海洋贸易的面貌,以及明万历时期南澳岛一带的贸易情况。
第三专题围绕陶瓷贸易等议题进行,由福建博物院栗建安研究员主持。深圳文物考古鉴定所吉笃学副研究员和深圳博物馆副馆长郭学雷研究员分别基于考古地层学和类型学方法对“南澳Ⅰ号”沉船的年代进行了分析,提出了“南澳Ⅰ号”沉船的年代约在万历二年至万历五年(1574~1577年)之间,以及隆庆开海之际的不同观点。中山大学人类学系刘文锁教授发表了香港九龙圣山遗址宋元时期的考古成果及相关问题探索。瑞士远东艺术博物馆馆长Monique
Crick女士通过菲律宾海域发现的“里纳礁”沉船和“圣克劳斯号”沉船,分析16世纪初期东南亚的陶瓷贸易。福建博物院文物考古研究所羊泽林副所长分析了全球化初期国内和国际大背景,通过福建漳州地区与泉州的德化地区丰富的瓷窑出土成果及沉船出水资料,阐述这一时期福建瓷业生产和外销的面貌。
第四专题围绕海上丝绸之路贸易物品展开,由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广东海洋史研究中心主任李庆新研究员主持。香港大学钱江教授阐述了万历时期中国商人在印度尼西亚爪哇西部以万丹为中心的区域所进行的胡椒、陶瓷与白银贸易及其社会影响。广东省博物馆黄静研究员用丰富的实物资料,从茶、咖啡和巧克力等热饮的传入与饮用器具的定制,阐述了17至18世纪欧洲的饮食文化与中国外销瓷器型的关系及其影响和发展。中山大学熊寰副教授依据文献与考古资料,对17世纪到19世纪中国景德镇和日本肥前古窑进行比较研究,并结合双方瓷业的兴衰作了论证。广东省博物馆白芳博士与中山大学历史系黄超博士分别探讨了广州外销茶和中国白铜贸易的相关历史。
研讨结束后,学者赴广东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考察“南海Ⅰ号”沉船的发掘现场及相关发掘成果,并与考古专家及广东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的研究者进行了讨论和交流。
(原文刊于:《中国文物报》2016年1月15日第8版)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1

由国家海洋局、国家文物局共同主办的“水下文化遗产保护技术与海上丝路考古”研讨会19日在厦门举行,与会专家围绕水下文化遗产的探测保护、海上丝绸之路的考古历史以及现如今面临的严峻形势展开了讨论。
自今年6月“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独立建制后,我国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事业取得巨大收获;9月6日,我国第一艘考古船——“中国考古01号”在青岛出发首航,标志着我国水下考古技术装备跨入世界先进行列;9月17日,丹东港甲午海战沉舰水下考古调查发布重要成果,确认找到两艘甲午海战北洋水师沉舰;目前,在广东阳江“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沉睡五年之久的“南海一号沉船”也正在进行室内考古发掘工作,成果令人翘首以盼。
对于所取得的欣喜成绩,国家文物局水下遗产保护中心书记张威表示需冷静而清醒,认识与国际先进水平的差距与不足,“我国水下考古学的学科架构未建立,水下考古报告的整理出版工作需进一步加强,水下考古与相关学科的整合有待加强,社会公众的水下遗产保护意识尚待提升。”研讨会上他还一并呼吁在座专家提出确切方案,共同发展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事业。
国家海洋局办公室副主任王斌着重强调了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与海洋生态保护的严峻形势,“国内沿海水下文物盗捞日益猖獗、境外人员蓄意破坏水下文物并威胁海洋权益、各类海洋活动对水下文物造成破坏等。”他针对现状提出四点建议:一是加强相关规划立法领域的合作;二是有效应对海洋大开发形势水下文化遗产面临的挑战,进一步加大保护力度;三是合作推进水下文化遗产保护的技术创新;四是深化海洋权益维护和海洋文化建设方面的交流合作。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水下考古的工作对象,已经从单纯的沉船遗址扩展到包括水下遗址、城市、桥梁、码头、水闸、水文石刻乃至近现代军舰等诸多历史文化遗迹。
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水下考古所所长姜波就“海上丝绸之路”遗址挖掘出来的水下文物做了介绍,大多为当时贸易往来的外销瓷和宝石。其中有远销至日本的宋元时期的黑釉盏、至土耳其的元代龙泉窑荷叶盖罐以及已有六百余年历史的梁庄王墓出土的宝石等文物。他表示,发掘的这些水下文物成为研究中国陶瓷史、贸易陶瓷史、海上交通史以及与东西方经济、文化交流的重要资料。
据了解,为拉近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与社会公众的距离,泉州、广州、宁波等九个海港城市联合启动了海上丝绸之路申遗工作,还联合推出巡回精品联展“跨越海洋——中国海上丝绸之路文化遗产”。

原标题:重磅!国家文物局首度发布,“南海Ⅰ号”那些未解之谜……
6日,国家文物局举行 “考古中国”重大研究项目新进展工作会
“南海Ⅰ号”目前已全部完成 船舱内文物的清理工作
沉船中出水文物精品达18万余件 …

原标题:重磅!国家文物局首度发布,“南海Ⅰ号”那些未解之谜……

6日,国家文物局举行

“考古中国”重大研究项目新进展工作会

“南海Ⅰ号”目前已全部完成

船舱内文物的清理工作

沉船中出水文物精品达18万余件

↓↓

首度由国家文物局发布成果

这也是“南海Ⅰ号”自2014年全面考古发掘工作开展以来,首度由国家文物局发布成果。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李伯谦、刘绪、孙庆伟,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刘庆柱,故宫博物院研究员王光尧,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水下考古研究所所长姜波等专家解读了“南海Ⅰ号”的重大价值。

可能曾停靠广州港等地

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研究员孙键介绍了“南海Ⅰ号”的一系列重要发现,围绕“南海Ⅰ号”长期以来的一些谜题也得以破解:“南海Ⅰ号”确定为中国造,始发港为泉州港。

考古现场俯瞰图

尽管船上出水了不少异域文化风格的器物,但考古专家从船体结构、船型工艺等方面判断,“南海Ⅰ号”属于“福船”类型,采用木材的产地来自于中国东南沿海、西南及南亚等地区,因此判定为中国制造。而根据诸多线索判断,它的始发港为当时的贸易港口泉州港,可能曾停靠广州港等地。

孙键说,考古队员发现,“南海Ⅰ号”使用了一种先进的升降船舵技术以及“可倒桅”技术,升降船舵由中国人发明,先传到阿拉伯,14世纪才传到欧洲,因此,“南海Ⅰ号”对于中国造船史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南海I号”船舱内部

“南海Ⅰ号”极为丰富的出水文物,生动展示了宋元时期海上丝绸之路的历史画卷,被考古专家们称为浓缩了宋代生活的“时间胶囊”。孙键说,船上出水了一些陶器残片,其中一些带有汉字,还有一些带有阿拉伯文;船舱内还出水了整套天秤、砝码,与沙特塞林港附近出水的铜砝码几乎一样,印证了宋代中国远洋贸易的繁盛。

“南海I号”桅夹

“南海Ⅰ号”出水瓷器包括了江西景德镇窑、福建德化窑、磁灶窑等窑口的产品,展示了宋元时期我国陶瓷外销的壮观景象。为适应海外市场的需求,许多瓷器风格带有异域风格,如德化窑的仿金银器执壶。此外,船上铁器在贸易品中占比甚高,总重量超过130吨,生动展示了铁制品在宋代海洋贸易中的重要性,说明宋代以煤炭化石为燃料的冶金业产量巨大,且已经广泛用于对外贸易。这些发现为梳理中国古代对外关系以及航海贸易路线提供了新的佐证。

阿拉伯文的陶片

“南海I号”出水的天秤和铜砝码

“考古队对发现的大量新考古材料,特别是有机物、动物、人骨等,分别进行了保护、鉴定和初步研究,开展了海洋沉船埋藏环境、沉船遗址的海洋生物影响、古代海上生活、古代中外生物交流等综合研究。”孙键介绍说,“南海Ⅰ号”考古项目是我国文化遗产保护多学科合作的一次创新。

“南海I号”出水的咸鸭蛋

史无前例的水下考古典范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孙庆伟曾提出,没有殷墟就没有中国考古。6日的会议上,他再次提出,“南海Ⅰ号”对中国水下考古的开创性意义或可与殷墟对于中国陆地考古的开创性意义相媲美。

“从1987年发现古船,到整体打捞、全面发掘保护,已经过去30年,‘南海Ⅰ号’为中国水下考古树立了一个典范。这30多年来,中国的水下考古工作从零起步,如今迈入世界一流行列。”孙庆伟评价。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从四个方面评述了“南海Ⅰ号”的重大价值。第一,“南海Ⅰ号”发掘见证了中国水下考古发展的历程,是可以写入整个人类水下考古教科书的典型案例,其采用的整体打捞方案、发掘方案,被印证是非常正确的,让考古专家能最大限度提取古代沉船生活信息;第二,“南海Ⅰ号”对于研究宋元时期的海上贸易,尤其是还原当时人的生活,提供了非常难得的材料;第三,丰富了我们对宋代社会经济的认知,更新以往对于海上丝绸之路出口瓷器、丝绸的旧有认知,认识到铁器出口的重要性;第四,实现了水下考古挖掘和公众展示的统一,沉船放入水晶宫内,整个考古的精细化过程得以全面展示于公众视线下。

姜波说,通过用沉箱整体打捞“南海Ⅰ号”古船的方案是史无前例的,这使得这艘800年古船能在博物馆内进行室内精细化、数字化档案记录发掘。“南海Ⅰ号”已经作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推荐的经典案例向全球推广,成为中国水下考古界的骄傲。

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崔勇介绍说,在国家文物局大力支持下,广东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投入人力、物力、财力和技术共同完成了这一创举。

将建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

“‘南海Ⅰ号’对于中国海上丝绸之路考古研究具有无与伦比的价值。它满载货物,保存完好,实施了整体发掘。‘南海Ⅰ号’上出水的不仅有货物,还有大量生活用品,包括钱币、度量衡、漆木器、动植物遗骸,生动展示了海洋贸易的方方面面,提供的考古信息量是其他任何项目无法比拟的。”姜波评价。

刘庆柱认为,“南海Ⅰ号”是研究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不可多得的物证,为研究“一带一路”提供了新的视角。今后,“南海Ⅰ号”的重要价值会愈发凸显。

结合“南海Ⅰ号”上出水的瓷器,王光尧认为,伴随海上丝绸之路的瓷器出口,在“南海Ⅰ号”的时代,中国人和海外的交流已经基本上到达了大航海时代之前所有人类可能达到的地方。“围绕‘南海Ⅰ号’整船货物的研究,从中国产地到运输路线、运输方式再到行销地等一系列课题的研究,我们得以透视中国古代对世界人类文明史交流所作的巨大贡献。”

△▴

部分出土文物

孙键透露,“南海Ⅰ号”在整船内文物发掘完毕后,未来几年内,考古队将重点对船体进行发掘和整体保护工作。广东省文化和旅游厅相关负责人透露,广东省计划投资在广东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附近建立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未来将在国家文物局的指导下,推动围绕“南海Ⅰ号”的多学科保护研究工作,推动海上丝绸之路的申遗工作。

来源|南方网

图片|李向东“南海I号”考古发掘队

编辑|周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