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蒲京欢迎您官网刘贺墓出土衣镜或将还原真正的孔子形象

发布时间: 2017/3/14 0:52:36 被阅览数: 次
南昌西汉海昏侯墓园自2011年发掘以来,已出土1万余件珍贵文物。挖掘过程中,考古人员出土了一面带有孔子像的衣镜,成为迄今为止发现最早的孔子像,受到广泛关注。日前,考古专家对外公布了衣镜上的孔子形象,并初步释读了衣镜上的内容及背后涵义。专家表示,衣镜上的孔子及弟子肖像画人物写实,或将还原真正的孔子形象。此外,衣镜上还发现了迄今最早的关于“东王公会西王母”传说的考古实物证明,为研究汉代神仙文化提供了新线索。
海昏侯墓考古队领队杨军介绍,孔子衣镜位于海昏侯刘贺墓的盗洞位置附近。衣镜由镜体、镜掩、镜背三部分构成。镜体为光洁的矩形铜板,嵌入镜背以为镜,长70.3厘米、宽46.5厘米,出土时从中间断裂为上下两块,通体素面无纹饰。
掩残损严重,破损为数十块,大部分图案文字都不清楚,只有较大的两块还能辨识,镜盖正反两面都有彩绘和墨书,正面的墨书文字部分被考古人员暂时命名为“衣镜赋”,描述了衣镜的功能及上面的图案内容。
镜背木质,保存较完整,长96厘米、宽68厘米。镜背表里均涂红漆,表面彩绘孔子及其5个弟子的画像,并附记每个人的生平事迹。人像分三层,共6人,分别为孔子、颜回、子赣、子路、子羽、子夏。据杨军介绍,根据目前释读的内容,孔子衣镜背板上关于孔子及其弟子的生平事迹与《史记·孔子世家》《史记·仲尼弟子列传》《史记·太史公自序》及《论语》中的记载基本一致,只有部分内容略有出入。
镜背里面正中嵌入镜体,镜体上端的镜框上绘有凤凰与西王母、东王公;左侧的镜框上绘有苍龙;右侧绘白虎;下端图案模糊不清,据“衣镜赋”所述,应为玄鹤。
“被发现的东王公像和西王母像位于镜背的镜框上方,二者东西对应,附近绘有凤凰纹饰。图像构成、细节与《神异经》《吴越春秋》等史料契合。”杨军介绍,东王公和西王母是中国神仙故事中治理仙宫的最高神格,象征着古人的“阴阳二元论”宇宙观。
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馆员、国家文物局派驻海昏侯墓考古专家组组长信立祥在《汉代画像石综合研究》一文中指出,汉哀帝建平四年出现了西王母仙人世界的祖形。在刘贺墓孔子衣镜出现之前,已发现的最早将东王公和西王母像对应配置的是建于东汉桓帝元嘉元年的山东嘉祥武氏祠堂中的武梁祠堂。此次发现将东王公神格和图像的出现时间提前到西汉宣帝时期。
“新就衣镜兮佳以明,质直见请兮政以方……”对照已经确定的“衣镜赋”部分文字,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徐长青解释,“衣镜赋”开头这两句的意思为,新造了一面衣镜,既漂亮,也很明亮。这点明了主题,是衣镜。第二句的“质直”是正直之意,政以方是说明铜镜的形状为方形,此句当为双关语,另有方正寓意。
衣镜本为“正衣冠”之用。专家推测,孔子衣镜最基本的功能还应是作为衣镜来整理衣冠。刘贺墓的孔子衣镜体现了刘贺个人的文学修养与情趣爱好,具有极其重要的文物价值和文献价值,体现了汉代儒学的整体发展。同时,孔子衣镜为绘画史和工艺史的研究,以及为西汉中晚期历史、政治、思想等各方面的研究都提供了重要素材。伍文珺
来源:中国文化报 编辑:秋痕

最近,海昏侯墓考古专家在保护南昌西汉海昏侯墓出土的孔子屏风的过程中,又有新的重要发现。对此,记者专访了南昌西汉海昏侯墓考古发掘项目领队杨军。


孔子屏风与“孔子立镜”和“图史自镜”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1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杨军告诉记者,在保护西汉海昏侯墓出土文物过程中,专家们发现了一件形如铜镜,画有孔子像的器物引起了专家的关注,当时考古人员初步判断该器物为屏风。杨军说,汉代将屏风分为两种,朝会所用的大型屏风称为“扆”,至今只有广东象岗西汉南越王墓中发掘的一座漆木大屏风较为符合文献记载中“扆”的形制。另一种小型的实用屏风即称为“屏风”,这种小型实用屏风于长沙马王堆一号墓和三号汉墓中各出土一件,这件绘有孔子图像立式摆放的“孔子立镜”与马王堆屏风规格较为类似。这件“孔子立镜”刚出土时,专家认为“孔子立镜”虽为立镜,可能具有此类屏风的功用。随着文物保护工作的进行,发现了“孔子立镜”上书写着“衣镜赋”,据此,考古人员认为,这件器物不仅是一面屏风,同时也是一面具有“图史自镜”作用的穿衣镜。

杨军说,因对海昏侯墓出土文物的保护,目前“孔子屏风”已经浸泡在水中封存。

镜体、镜背、镜掩、镜架与图文为一体,堪称完美艺术品

杨军介绍说,海昏侯墓出土的这个铜镜,不仅是一面铜镜,在铜镜的后面还有镜背,在铜镜的前面有一个镜盖子叫镜掩,还有一个用于支撑衣镜的镜架。最主要的是,在镜背,镜掩两面以及镜框上有人物图像和题记。

杨军向记者介绍了“孔子立镜”的概况:

镜体为光洁的矩形铜板,嵌入镜背以为镜;长70.3厘米,宽46.5厘米,厚1.3厘米,镜缘厚1.2厘米;出土时从中间断裂为上下两块,通体素面无纹饰。

镜背木质,保存较完整,长96厘米,宽68厘米,中部置镜处厚6厘米,四周镜框处厚11.8厘米。镜背表里均髹红漆。

镜背表面绘孔子及其五个弟子的画像,并附记生平事迹。人像分三层,共六人。镜背表面左上侧绘孔子像;右上侧绘颜回像;中部左侧绘子赣像;中部右侧绘子路像;左下册绘堂骀子羽像,为子羽和宰予的合传;右下侧绘子夏像。

镜背里面正中嵌入镜体。

镜盖为木质,残损严重,破损为数十块。镜盖一侧通过两个铜合页与镜背相连接,如门户一般,可开可合,掩而盖之,以保护镜体。镜盖表里均髹红漆。镜盖里面左上侧绘子张像。镜盖表面右上侧绘曾子像。镜盖表面最上侧书写“衣镜赋”;镜盖表面下侧绘有钟子听琴图。另外,考古研究人员还发现一些绘有仙鹤、云气等纹饰的残块。

“孔子立镜”上的四大重要考古价值:

杨军告诉记者,考古专家认为海昏侯墓出土的这座“孔子立镜”,对我国考古工作具有四大重要考古价值:

最大的价值:孔子衣镜上的孔子画像是迄今为止在中国发现的最早的孔子像

杨军告诉记者,海昏侯墓出土孔子衣镜上的人物是孔子及其弟子圣贤像,孔子画像是迄今为止已发现最早的孔子像,具有极其重要的文物价值和文献价值,体现了汉代儒家的整体发展,对绘画史和工艺史的研究、对西汉中晚期历史、政治、思想等各方面研究提供了重要素材。

第二个价值:《史记》与孔子衣镜所参考内容可能出于共同古籍母本

杨军介绍说,在镜盖、镜背、镜框上的题记有1850多个字,内容涉及孔子及其弟子的生平事迹;这些文字是用墨汁在漆木器上书写的,字迹清楚。

孔子衣镜背板上关于孔子及弟子的生平事迹与《史记·孔子世家》、《史记·仲尼弟子列传》、《史记·太史公自序》及《论语》中的记载基本一致,只有部分内容略有出入。孔子衣镜上的文字与《史记·孔子世家》、《史记·仲尼弟子列传》、《史记·太史公自序》中的部分内容很有可能拥有共同的母体,《史记》与孔子衣镜所参考的共同古籍母本很可能就在昌邑王国的属官手中。

杨军说,司马迁编写史记的时候把天下的书收集过来,整理之后成为一家之言。孔子衣镜上面书写的有关孔子及其弟子的生平,应该是海昏侯的老师等一些儒家大师写的,用来教育刘贺。这些老师看到的史书的内容可能与司马迁写史记的内容是同一个来源。海昏侯的这些老师看过的书可能是史记司马迁曾经参考过的书,但不能说老师教刘贺的这些内容就是抄录了史记的东西,因为如果是抄录,内容应该完全相同,但实际情况是,铜镜上的内容确实与史记的内容有些出入。这只说明两者可能是共同的来源,也就是说,可能同出于一些参考书,这个值得去研究。至于不同的内容之间是相互补充,还是相互冲突的关系,还有待下一步进行深入的比对研究,这为史学界提出了一个课题。

第三个价值:“孔子立镜”具有“图史自镜”的作用

杨军说,孔子衣镜以及衣镜上的图文,是海昏侯修身齐家的座右铭,与海昏侯有“图史自镜”的关系。

专家认为,“孔子衣镜”具有“图史自镜”的作用,衣镜本为“正衣冠”之用。孔子衣镜最基本的功能还应是作为衣镜以供鉴人,但不同于一般铜镜的是,其镜背上孔子及其弟子的画、传,这不是普通铜镜能够描绘与书写的。杨军指出,“衣镜赋”是有文化的老师写出来之后把它放在这枚镜子上面的,具有特殊的作用。东汉的荀悦在《申鉴》中盛赞借鉴的意义:“君子有三鉴:鉴乎前,鉴乎人,鉴乎镜。前惟训,人惟贤,镜惟明”。唐太宗也曾说:“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因此可以得出结论:“孔子立镜”的镜体为光洁的铜板,可以“正衣冠”;镜背写有圣迹贤语,能够“知兴替”;孔子及其弟子的圣贤像,通过“图史自镜”的借鉴功能,从而“明得失”。

第四个价值:发现了最早的东王公图像和文字资料

据杨军介绍,孔子衣镜的镜体上端的镜框上绘有凤凰与西王母、东王公;左侧的镜框上绘仓龙;右侧绘白虎;下端图案模糊不清,据“衣镜赋”所说,当为玄鹤。

杨军告诉记者,西汉海昏侯刘贺墓出土的孔子衣镜上的“东王公西王母图”和《衣镜赋》是目前已发现最早的东王公图像和文字资料,将东王公神格和图像的出现时间由东汉早期可靠地提前到了公园前一世纪前叶,并证明以东王公作为男性的“阳神”与女性的“阴神”西母娘相对应的图像组合模式在西汉宣帝时期已经成型,以刘贺去世的神爵三年为下限,“东王公西王母图”的图像构成和细节与《神异经》等文献记录的契合,在一定程度上验证了“东王公会西王母”等传世神仙传说在汉代便已存在,这为我们研究汉代神仙图像提供了珍贵的新线索。“孔子衣镜上的东王公形象,是我们见到的最早的东王公的形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