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马楼三国吴简发现20周年国际研讨会在长沙召开

8月27日上午,“纪念走马楼三国吴简发现20周年长沙简帛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在长沙召开。国家文化部党组成员、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著名考古专家、故宫博物院原院长张忠培,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关强,及中国、日本、韩国、美国等近百位专家学者齐聚一堂,就走马楼吴简发现20年来的保护、研究和利用进行深入探讨。湖南省文化厅厅长李晖主持开幕式。图片 18月27日上午,“纪念走马楼三国吴简发现20周年长沙简帛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在长沙召开。郭立亮

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的发现,要追溯到20年前。1996年,长沙市五一广场走马楼街的平和堂商厦建筑工地,出土了10万余枚三国简牍。当时,长沙这项重大的考古研究发现,震惊海内外,被评为1996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
研讨会上,国家文化部党组成员、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指出,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形制多样,内容丰富,涉及政治、经济、军事、交通及身份制等众多领域,极大地填补了“失在于略”的三国史料的空缺,对研究汉末三国时期的历史与社会具有重要意义。一百多年来,随着简帛资料的不断发现,简帛学已成为一门国际显学,而走马楼吴简是这门国际显学中十分重要的一环。他期待,将来,故宫博物院与长沙在文物、文献的保护、整理、研究方面有更多的合作机会。
作为亲历者,20年前,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关强见证了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的考古发掘过程,并组织参与了这批简牍保护整理整体方案的制定。
关强介绍,自走马楼吴简出土,长沙就开始筹措建设长沙简牍博物馆,如今已成为当地市民与外来文化观光者的必到之处,也给了这批珍贵的简牍以特殊的尊重。从无到有,从初有到精良,长沙简牍博物馆跻身国家二级博物馆,而且正朝着国家一级博物馆发力。他希望,长沙能进一步开放视野,树立更高的目标,更大范围和更深层次地集约人才力量,更加重视文物保护的基础工作和基础学科建设,为全市、全省乃至全国的文物保护事业作出更大的成绩。图片 28月27日上午,“纪念走马楼三国吴简发现20周年长沙简帛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在长沙召开。
郭立亮 摄
长沙简牍博物馆馆长李鄂权研究员,就三国吴简的研究情况,进行了详细介绍。迄今为止,14万枚走马楼三国吴简已完成清理工作,其中整理出版的有字简76000余枚,出版吴简文献11卷计31册。20年来,历史、考古、文献、文物保护等各个领域的专家学者展开积极探讨,出版了大量报告、专著和论文。据不完全统计,中外学界总共出版吴简研究专著和论集23部,发表研究论文600余篇,极大地推进了简牍学、考古学、古文字学和汉魏史、三国史、六朝史研究的发展。长沙已成为全国的简牍收藏保护中心、研究展示中心、简牍资料数据中心和简牍学术交流中心。
文化是城市的根脉和最重要的软实力,也是城市发展不可或缺的战略资源。长沙市委常委、副市长付胜华致辞表示,要以本次国际学术会议为新的契机,更加珍惜祖先给我们留下的文化遗产,有效保护、合理利用,使文化遗产深度融入当代经济社会生活,为弘扬优秀传统文化,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贡献出长沙应有的力量。
接下来的两天,与会专家将围绕“吴简研究20年间的总结与回顾”、“吴简及古井简牍的发掘与保护经验”、“吴简的整理与复原”、“吴简与东汉三国历史诸面相”、“吴简语言文字与书法艺术”等主题进行交流。
研讨会由故宫博物院、湖南省文化厅、长沙市人民政府主办,长沙简牍博物馆、故宫研究院古文献研究所承办,北京大学、日本长沙吴简研究会、韩国庆北大学人文学术院等数十家单位协办。

核心提示:简帛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在长沙召开
今年是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发现20周年,为纪念这一重大考古发现,8月26日至8月29日,由长沙市人民政府与故宫博物院联合主办、长沙简牍博物馆与故宫研究院古文献研究所承办及北京大学历史学系与日本长沙吴简研究会等十余家单位协办的“纪念走马楼三国吴简出土20周年长沙简帛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在长沙市召开。来自故宫博物院、长沙简牍博物馆、故宫研究院古文献研究所、北京大学、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日本长沙吴简研究会、韩国庆北大学人文学术院等单位的近百位知名学者参加了大会,大会共收到论文近70篇,研讨中五十余位学者宣读了论文并进行了深入的交流讨论。研讨会全面展示了二十年来长沙走马楼吴简保护、研究和利用的成果,将对促进长沙吴简的深入研究与交流起到推动作用。
在开幕式上,长沙市委常委、副市长付胜华概要介绍了20年来,长沙市在保护文化遗产方面所作的工作,以及在三国吴简保护和研究上所取得的成绩。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介绍了当年的考古发掘情况,并回顾了多年来走马楼吴简保护工作的历程。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关强在致辞中高度评价了走马楼吴简保护、研究所取得的成果,以及长沙简牍博物馆在“让文物活起来”活动中所发挥出的重要作用。
二十年前,湖南长沙一项重大的考古发现震惊海内外。10万余枚三国孙吴简牍在长沙市五一广场走马楼街的平和堂商厦建筑工地被挖掘出土。其数量超过全国各地已出土简牍的总和,被誉为20世纪继甲骨卜辞、敦煌文书之后,在古文献资料方面的又一次重大发现。
在研讨会上,与会专家围绕“吴简研究二十年间的总结与回顾”“吴简及古井简牍的发掘与保护经验”“吴简的整理与复原”“吴简与东汉三国历史诸面相”“吴简语言文字与书法艺术”“吴简与简帛/简牍学”等主要论题进行深入探讨。还有学者利用新出的秦简、汉简、帛书等相关出土文献进行研究,使不少学术前沿问题得到进一步深化。
故宫研究院古文献研究所所长王素在大会总结发言中认为本次研讨会有三个特点:一是学术梯队结构完整,老、中、青年专家结构呈金字塔形,显示吴简研究后继有人。二是大视野的论文不少。很多论文在前者的基础上,用广阔的视野,高屋建瓴,揭示社会的真实面貌,总结历史的发展规律,反映吴简研究上了一个新的台阶。三是运用考古学原理进行复原的论文很多,反映复原工作仍是吴简研究的主要方向。
会议期间,会学者参观了临时展览《湖南地区出土简牍展》,展出了不少罕见的简牍实物。长沙简牍博物馆已将保护整理简牍的成果自1999年起陆续出版,目前已出版七大卷二十分册。

长沙8月27日电“现在我们说文化遗产、文物包括考古成果的保护,最重要的就是让它‘活’起来,把古人的知识、文化、智慧融入到人们的现代生活中。”在27日召开的“纪念走马楼三国吴简发现二十周年长沙简帛研究国际学术研讨会”上,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如是说。

为了集中展示二十年来长沙吴简保护、研究和利用成果,促进和推动长沙吴简研究与交流,来自中国、日本、韩国、美国等国的专家学者齐聚一堂,围绕吴简的总结回顾、发掘与保护经验、整理与复原、语言文字与书法艺术等课题进行深入探讨。

1996年10月,在长沙市五一广场平和堂商厦建设工地一口编号为J22的古井中,出土了10万余枚三国孙吴纪年简牍,称之为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这批三国吴简不仅数量巨大,而且形制多样、内容丰富,涉及政治、经济、军事及社会生活等多方面,对研究汉末三国时期的历史与社会具有重要意义。

“长沙吴简的发现,开创了简帛考古的一个新局面,成为国际显学中的重要一环;迄今为止,全部吴简都已脱水珍藏,并整理出版了《长沙走马楼三国吴简》7卷20册。”单霁翔介绍,走马楼吴简最后的《竹简》[柒]、[捌]、[玖]和《竹木牍》4卷12册,由故宫研究院古文献研究所与长沙简牍博物馆合作整理出版,目前《竹简》[柒]、[捌]2卷6册已正式整理出版,剩下的也将在近两年内出版。

“这些年,各方面的专家学者对简牍和整个中华传统文化之间的关系,以及它本身经济、文化、军事之间的各个领域进行深入挖掘,不断呈现出新的研究成果,这些都为考古挖掘进行深化和补充。”单霁翔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近年来,随着城市建设如火如荼地开展,在建设过程中怎样避免文物受到破坏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一旦发现有文物的存在,立即停止施工是一个成功经验,吴简保护经历了非常重要的抢救过程。”单霁翔呼吁,吴简的保护和研究表明,在城市化发展进程中要更加注重文化遗产的保护,使灿烂的中华传统文化融入到人们的社会生活中来,让未来更加富有文化底蕴。

未来,吴简的研究方向是什么?普通市民又怎样更好地参与其中?单霁翔表示,吴简客观真实地记录了当时所发现的内容,是要靠出版以后人们都能够利用,在此过程中根据不同的领域各取所需,研究的课题也将不断呈现。“建立长沙简牍博物馆就是一个很好的参与形式,怎样读懂古老文字,使它能够和现实生活相联系,需要考古学家、文物工作者不断努力,深入浅出,帮助普通民众来感受古人重大智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