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渚遗址申遗工作步步推进

图片 1

应丹/文

孔令君 王奕霖 李力行/文

城市发展与其赖以产生、存在的历史及文化不可分离,而遗址正是城市历史的见证者。处理好遗址保护问题是城市发展近年来的一大课题。昨天上午,遗址保护与城市发展研讨会暨城市文化遗产保护两奖征集初评会在杭州国际城市学研究中心召开。

图片 2

图片 3游人在位于浙江省杭州市的良渚博物院参观。翁忻旸/摄

会上,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总工程师曹兵武肯定了景区和博物馆免费对民众开放的“杭州经验”,并对未来杭州能在“遗产保护”方面起到示范作用寄予希望。

杭州,于隋朝时定名,于唐朝时扬名。这个被13世纪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称之为“天城”的城市,历史悠久,人文丰赡。5000多年前的良渚文化,被称为“中华文明的曙光”。当下,“双世遗”综合带动效应下的杭州正在争取良渚古城遗址申遗成功。

上周有喜讯,长三角喜添两处世界遗产,分别是位于江苏盐城的中国黄,以及位于杭州的良渚古城遗址,尤其在江苏人和浙江人的朋友圈里,“申遗成功”刷屏。至此,中国世界遗产总数已达55处,位居世界第一。

提及城市发展理念的革新,南京大学文化与自然遗产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导贺云翱说:“我们经历了从死保对抗到容纳共生,再到21世纪的融汇活化。遗产保护与城市发展的关系已从过去的矛盾对抗走向和解。”遗址的多样性和城市的多样性使得发展具有多种可能,“不同城市有不同的模式,杭州有的是良渚模式。”眼下,已经拥有“西湖”“大运河”两大世界遗产的杭州,以“形成世界遗产群落”为目标,全力推进良渚古城遗址申遗。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良渚遗址考古与保护中心主任刘斌为我们揭开了“中华第一城”良渚古城遗址的神秘面纱,并畅谈改革开放40年来良渚遗址考古的认识与发展。

一场世界遗产大会,勾起多少人的自豪感。申遗成功,自然该庆贺,不过在总结成绩和发现商机之外,更重要的是保护。

与会专家们还听取了第八届“钱学森城市学金奖”“西湖城市学金奖”城市文化遗产保护征集工作,并对两奖征集进行了初评。“现在城市化发展成绩是巨大的,但问题也暴露了不少,两奖评选可在理论上对问题进行总结认识。对杭州这座城市来说影响力更直接,好的点子会很快转化为部门管理的实际经验,得以落实。”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张书恒说。

良渚文化距今约5300—4300
年,主要分布在长江下游太湖流域地区,迄今已发现各类遗址600余处。良渚文化具有发达的稻作农业和手工业,物种类主要有玉器、石器、陶器和漆木器,除农业外还饲养猪、狗等家畜。从墓葬看,良渚社会等级分化明显,贵族墓一般随葬大量的玉器,主要种类有琮、钺、璧、冠状饰、三叉形器、璜等,代表了不同的性别和职能分工。其中玉琮代表神权,钺代表王权,主要以玉器为载体的神徽图像在良渚文化范围内高度统一,反映了良渚先民具有统一的宗教信仰。良渚古城和良渚墓葬的等级反映了良渚文化已进入古王国阶段,是中华五千年文明的象征。良渚文化存在的时期,正是古埃及、苏美尔、哈帕拉等世界早期文明兴盛的年代。

前几天,听到申遗成功的消息,盐城摄影师李东明热泪盈眶,他是保护勺嘴鹬的志愿者,在他看来,保护好盐城这片湿地,给勺嘴鹬中转提供了重要保障。9年多来,他的拍摄为勺嘴鹬研究和论证提供了大量的图片资料。何止是勺嘴鹬,盐城这一片海岸型湿地,是全球八大候鸟迁徙通道之一。大丰麋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处主任孙大明告诉记者,早在上世纪80年代,人们的环保认知水平尚未达到今日高度时,盐城就先后建立了珍禽、麋鹿两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同样,在杭州良渚,前几天的周末,良渚博物院的客流量比以往多了不少。7月7日,“良渚古城遗址公园”通过官方微信的预约系统上线,“保护第一、最小干预”,杭州良渚遗址遗产监测管理中心已经能让人工巡查和智能监测相结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友情链接

刘斌告诉我们,良渚文化考古是一个持续不断的过程,在1936年就拉开了序幕。改革开放的40年,良渚遗址考古也在不断地刷新认识。在莫角山遗址发现以后,当时考古学界有一种观点,认为这座规模巨大的土台,本身就构成了外高内平的防卫性质,具有城防的概念,那么良渚遗址是否有城墙?

对于各处世界遗产,如何创新、有效地保护,是需要不断探索的新命题。回顾过去,杭州西湖之所以能申遗成功,在于十年如一日的保护;今日的西湖,依旧坚持“还湖于民”。如今,苏浙两个新遗产地的保护责任更重。毕竟,过去几十年间,我国东部黄海和渤海湾所发生的剧烈变化,一些大型的土地利用项目造成了候鸟栖息地的消失,包括工业项目、耕作、水产养殖、旅游休闲发展及风力发电项目。也有研究表明,遗产地的捕鱼量已经超过维持生态平衡的水平,过度捕捞已造成一些物种的数量锐减。另外,入侵物种如互花米草也对盐城候鸟栖息地产生了负面影响。而良渚古城,即便在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刘斌这样的“老法师”看来,依旧有很多未解之谜,有待进一步保护好、研究好、利用好。好消息是,良渚古城遗址公园将打造成全国首个5G全覆盖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运用5G等技术加强对遗产区的动态监测。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2006年,随着莫角山西南部的葡萄畈遗址的发掘,考古学家们对这个答案非常地肯定。从2007年至今,刘斌带领着他的团队又发现了良渚古城中心的宫殿区、城墙和外郭依次降低,成了三重同心结构,中国历史时期都城的宫城、王城、外郭三重结构的滥觞。良渚古城,是整个良渚文化的都城所在,内城面积约300万平方米,外郭城面积约800万平方米,城内分布有宫殿区和贵族墓地,其中位于中心位置的宫殿台基面积约为30万平方米,约10—16米。这一发现,是中国古代城市研究的重大突破。

“后申遗时代”,这是扬州人陈跃最喜欢谈论的话题之一。他曾是中国大运河联合申遗办宣传组负责人,在申遗最为紧张的5年间,他参与创办了中英文申遗网站,主编面向运河沿线35个城市发行的官方刊物《大运河保护与申遗》。不过,他也承认,在中国大运河申遗成功之后数年间,大运河一度“冷清”了不少。当下,扬州和大运河沿线城市究竟该如何利用好这一平台,建设好大运河文化带,并在长三角亮出江南文化的色彩,依旧任重道远。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 E-mail:kaogu@cass.org.cn

2009—2015
年,经过调查和发掘,考古专家们还确认在良渚古城的西北部和北部分布着11条水坝组成的治水体系。整个水利系统形成面积约12.4平方公里的储水面,蓄水量达到6000万余平方米。这是中国现存最早的大型水利工程,是世界上最早、规模最大的防洪水坝系统。

不敢懈怠,不该自满。如果保护不力,世界遗产依然有被除名的可能。怎么让这些遗产“活”起来,融入人们的生活中,让老古董历久弥新?杭州已经表态,接下来要加快打造“世界文化遗产群落”,深入实施“城市记忆工程”,充分运用西湖、大运河、良渚古城遗址等综合保护和申遗的成功经验,积极谋划推进南宋皇城、钱塘江古海塘等遗址综合保护和利用,加大散落在城市街区和农村的历史建筑、历史遗存的挖掘和保护力度,做好丝绸、茶叶、中医药、杭帮菜等东方传统文化元素的活态传承,更好延续城市历史文脉,让珍贵的文化基因生生不息。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由于现代以来疑古思潮的冲击和国外学者的质疑,曾经作为常识的“中华上下五千年”似乎变得底气不足。“而从目前的考古发现和研究来看,如果我们要谈中华五千年文明,只有良渚文化的良渚遗址能拿得出来,这一时期是神权和军权并重的神王之国的国家形态,为中华五千年文明史提供独特实证。”刘斌说。

学术会议 以“形成世界遗产群落”为目标—遗址保护与城市发展研讨会在杭召开
发布时间:2018-08-15

此外,他还表示,良渚古城遗址申遗,可填补《世界遗产名录》东亚地区新石器时代城市考古遗址的空缺。而且,杭州西湖文化景观和大运河相继成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这两处均集中于杭州。若良渚古城遗址申遗成功,那么杭州在打造“世界遗产群落”之路上将迈进一大步。

城市发展与其赖以产生、存在的历史及文化不可分离,而遗址正是城市历史的见证者。处理好遗址保护问题是城市发展近年来的一大课题。昨天上午,遗址保护与城市发展研讨会暨城市文化遗产保护两奖征集初评会在杭州国际城市学研究中心召开。

良渚申遗大事记

会上,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总工程师曹兵武肯定了景区和博物馆免费对民众开放的“杭州经验”,并对未来杭州能在“遗产保护”方面起到示范作用寄予希望。

1979年,浙江省考古所正式成立,浙北地区的史前遗址尤其是良渚的考古发掘成为重要项目。

提及城市发展理念的革新,南京大学文化与自然遗产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导贺云翱说:“我们经历了从死保对抗到容纳共生,再到21世纪的融汇活化。遗产保护与城市发展的关系已从过去的矛盾对抗走向和解。”遗址的多样性和城市的多样性使得发展具有多种可能,“不同城市有不同的模式,杭州有的是良渚模式。”眼下,已经拥有“西湖”“大运河”两大世界遗产的杭州,以“形成世界遗产群落”为目标,全力推进良渚古城遗址申遗。

1994年,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成立良渚工作站,负责良渚遗址范围的考古调查、勘探和发掘。

与会专家们还听取了第八届“钱学森城市学金奖”“西湖城市学金奖”城市文化遗产保护征集工作,并对两奖征集进行了初评。“现在城市化发展成绩是巨大的,但问题也暴露了不少,两奖评选可在理论上对问题进行总结认识。对杭州这座城市来说影响力更直接,好的点子会很快转化为部门管理的实际经验,得以落实。”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张书恒说。

1996年,良渚遗址被列为国保单位,划定了33.8平方公里的红线保护范围。

作者:丁姿伊 文章出处:杭州日报

2007年11月29日,由浙江省文物局和杭州市政府共同举行了新闻发布会,宣布发现了面积达300万平方米良渚古城。

2009年,良渚遗址被列为第一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2016年底,良渚古城遗址申遗工作正式被国家列为我国2019年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正式项目。

2017年5月,明确了良渚古城遗址的申遗范围,包括古城、瑶山和水利系统,遗产区面积14.3平方公里、缓冲区面积99.8平方公里。

2017年底,良渚古城遗址申遗文本正式上报。

2019年6月,世界遗产委员会第43届会议将作出是否将其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决议。

记者手记

在已有的世界文化遗产中,许多文化遗产留下了令今人猜想的谜团,这些远古之谜为文化遗产增添了无穷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专家学者作探究和思考,也吸引着世界各国的游客到遗址流连忘返。

2011年的西湖申遗成功,实现了杭州和浙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零的突破,圆了杭州老百姓的“世纪之梦”,极大地提升了杭州的知名度、美誉度和影响力,使杭州可以与世界名城相媲美。

2014年的大运河申遗成功,更让杭州的国家级非遗项目数量居同类城市第一,使大运河这一仍在使用的“活态线性文化遗产”更加充满生机。

拥有“双世遗”后的杭州魅力激增,“圈粉”无数。良渚文化遗址的考古发现和存谜同样具有“万有引力”,中华文明的曙光,国家的起源,城市的结构,文字与图腾,都可以从良渚文化遗存中展开想象的翅膀。

良渚古城申遗并不是终点,随着考古发掘依然不断有新发现,因此会不断出现新问题,保护、管理和研究工作始终在路上,仍需要多方合力解决。

如今,良渚文化申遗已经进入倒计时,相信良渚文化可以凭借自身天然的优势,凭借各方力量的凝聚与努力,凭借良渚文化与中华文明之间的关联与猜想,必定能够顺利进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成为杭州彰显历史文化名城特色,打造世界遗产群落,进一步建设东方文化国际交流重要城市的又一张“金名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