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翔“手工业考古·重庆论坛—中国西南地区冶金与盐业考古” 学术研讨会致辞

图片 1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学者、各位同仁: 大家早上好!
在“手工业考古•重庆论坛——中国西南地区冶金与盐业考古学术研讨会”开幕之际,我首先向这次会议的召开表示热烈的祝贺!向主办和承办这次会议的重庆市文物局、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和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表示衷心的感谢!
这次会议在重庆召开是一件可喜可贺的大事情,因为这个会议非常重要。这次会议之所以重要,在我看来主要有三个方面的意义。
第一,这次论坛第一次搭建起了我国手工业考古交流的平台,对于促进我国手工业考古的形成和发展将产生积极的推动作用。
我之所以这样看,是因为这次论坛的举办,对于我们充分认识手工业考古的重要性并着力推进具有示范作用。我们知道,考古学从诞生之日起,文化遗物就是我们考古学研究的基本对象之一。当然,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我们并没有把文化遗物的研究跟手工业考古联系在一起。但毫无疑问,作为考古学主要研究对象的文化遗物,绝大部分都是古代手工业的产品。从这个意义上说,手工业考古或者说与之相关的研究都是近代考古学与之俱生的一个研究领域。更为重要的是,手工业伴随着人类的产生而出现,是古代社会的两大社会生产部门之一、三大经济领域之一,是人类社会发展的重要的经济基础,而考古学的根本任务是全面研究古代社会及其发展规律。从这个意义上说,古代手工业的考古学研究无疑是考古学不可缺少的、重要的研究领域。正因为如此,我们现在提出并全力推进手工业考古,是考古学发展和学科建设的一种必然。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手工业考古在我国也有很好的基础,这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20世纪五十年代以来,从陶窑址和瓷窑址、青铜和铁器冶铸遗址、制骨作坊遗址、酿酒及盐业遗址的考古发掘,到各种手工业生产遗物及相关的考古发现,都已经积累了相当丰富的资料;与考古发现相伴随,相关的研究逐步展开,也已经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和长足进展。简单地说,我国古代手工业若干门类的考古发掘和研究都已经取得了相当的进展,有了相当的积累。另一方面,是20世纪五十年代以来,科技史学家逐步介入到古代文物的科技分析、科技研究中来,在古代文物的材料、制作工艺技术等科学认知方面也取得了重要的进展,尤其是在陶瓷、青铜、冶铁、纺织、造纸和采矿等方面,更是已经基本建立起了体系。上述两个方面的学术进展和积累,为手工业考古的提出、建设和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学术基础。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古代手工业门类众多,至少可以分成25个门类,使得手工业文化遗存在内涵上表现出明显的复杂性和技术性;古代手工业是逐步发生和发展的,并且不同产业之间存在着互为依托、互为消长的内在联系,于是,不同产业在不同时代的历史地位和发展状况往往因时代不同而异;我国地域辽阔,各地的自然资源和社会发展水平多有差异,于是,不同产业的发生和发展又往往因地域不同而异。那么,在考古发掘和研究的实践中,对不同门类的手工业分别进行研究,都是非常必要的,都是手工业考古的基础性工作,并且我国在许多方面已经比较成熟、初具体系,如石器工业、制陶业、制瓷业、制骨业、纺织业、制盐业、青铜冶铸业、铁器工业、造纸业和酿酒业等。但与此同时,考虑到古代手工业不同门类发生和发展的内在联系、手工业在人类社会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将手工业不同门类的考古学研究整合起来,进行系统性、整体性研究,无疑也是必要的,尤其是将各个生产门类的考古发掘和研究作为一个整体进行系统的理论和方法的思考、探索、构建并努力实践,更是势在必行,并且条件已经基本成熟。
在上述背景之下,今天在这里搭建手工业考古的交流平台,无论对于回顾和总结以往手工业考古的经验,还是对于手工业考古今后的发展,都具有重要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今年5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号召我们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要着力构建中国特色、中国风格和中国气派的哲学社会科学。考古学当然也不例外。如何建设有中国特色的考古学,是需要大家一起努力做的一篇“大文章”,而做好这篇“大文章”,就离不开创新。创新有很多方面,采用新方法是创新,运用新理念是创新,研究新问题是创新,提出新观点是创新,而学科体系的构建和完善更是创新,是考古学发展的一个必然的趋势。从这个意义上说,通过这次论坛把手工业考古的“大幕”拉开,把交流平台搭建起来,无疑是建设中国特色考古学的一个重要的举措。这不仅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而且具有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第二,这次论坛聚焦西南地区的冶金考古和盐业考古,对于整个西南地区的手工业考古,尤其是冶金考古和盐业考古也将产生积极的推动作用。
我国的幅员很辽阔,历史也很悠久,古代手工业又门类众多,而这次论坛是聚焦西南地区的冶金手工业和盐业。这是因为,作为真正的学术研讨会,无论规模有多大,都不可能万事皆论。手工业考古论坛是考古学的一个专门性学术论坛,但即使如此,也不可能面面俱到地讨论古代手工业各个门类、各个方面的问题。尤其是这次论坛是手工业考古的第一次论坛,尽管也需要讨论理论和方法问题,但聚焦一个区域,集中研讨某些研究领域的问题,更容易深入,它的效果会更好。学术研讨会的成功与否,主要不在于其规模大小,而在于其内容和质量。大会有大会的好处,小会有小会的优势。
这次论坛将主要议题拟定为西南地区的冶金考古和盐业考古,一方面反映了当前我国考古学发展的一个趋势;另一方面是因为近年来西南地区的冶金和盐业考古引人注目,并且势头强劲。
刚才邹后曦院长和李映福院长都曾谈到,长期以来我国考古学的重心主要是在两河流域——黄河中下游和长江中下游。但最近三十多年来,我国考古学的触角迅速向全国各个地区扩展,考古学发展的一个重要标志是边远地区——西北地区、西南地区、东北地区等地区域考古学的迅猛发展。这些地区的考古学与三十年前相比已经发生了非常重大的变化。在这样一个大的学术和时代背景之下,尤其结合三峡水库工程建设,重庆和四川地区以及整个西南地区,最近十多年来手工业考古可以说是突飞猛进。
就盐业考古来说,我国的盐业考古是从重庆和四川开始的。20世纪末,由北京大学李水城教授和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罗泰教授主持的中美合作研究项目,最初是“成都平原及周边地区古代盐业的景观考古学研究”,后来成为有系统的“盐业考古”。盐业考古引入中国以后,很快扩展到渤海沿岸以及东海沿岸地区古代盐业遗址的考古发掘和研究,其他地区也有所开展。长江三峡被誉为“中国盐业考古的滥觞之地”,重庆地区在我国盐业考古的学科发展史上是功不可没的。在这一地区,不仅有我国最为著名的忠县中坝早期制盐遗址的大规模发掘和系统研究,而且还有近年来彭山县郁山镇古代盐业遗存的系统调查以及中井坝盐业遗址的大规模发掘。
从冶金手工业考古来看,以往长期关注的重点是黄河中下游和长江中下游地区,无论是青铜冶铸遗址还是铁器冶铸遗址的考古发掘和研究,以往大都集中在黄河中下游和长江中下游地区。这当然与我国整个考古学发展的时代性有关。但最近十多年来,西南地区的冶金手工业考古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如成都地区冶铁遗址的调查和发掘、重庆市丰都县和石柱县等地古代炼锌遗址群的系统调查以及忠县临江二队明清时期炼锌遗址的发掘等。邹后曦院长刚才讲到,在冶金手工业考古方面,西南地区有独特的优势和特点,我完全赞成。西南地区冶金手工业考古的特点和优势在于:一是西南地区有着丰富、多样的金属矿产资源,古代多种冶金手工业发达;二是在空间上地处东南亚、南亚和我国的西北地区、中原地区之间,无论在技术上还是在文化上,跟周邻地区尤其是中原地区有着密切的联系,西南地区冶金考古的意义并不仅仅局限于这个地区本身。如果西南地区古代冶金手工业的问题不解决,我国古代冶金的问题就不可能真正说清楚,并且影响到与东南亚和南亚地区冶金技术和文化联系的理解和认识。
这次论坛聚焦西南地区的冶金考古和盐业考古,可以说是西南地区冶金考古和盐业考古之重要性和近年来迅速发展的必然要求。通过这次论坛,一方面可以展示西南地区冶金考古和盐业考古的新成就、新进展,另一方面也可以更直接地跟全国乃至国外的学者进行交流。这对于西南地区冶金考古、盐业考古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其他门类的手工业考古的开展,也一定会产生积极的推动作用。
第三,这次手工业考古论坛的召开,对于我国手工业文化遗产的保护、展示和利用,也将产生积极的促进作用。
当今之时,我国的文化遗产事业方兴未艾,尤其是20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国家在不断加大投入,社会在日益关注,社会效益也在日益提升。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我们知道,文化遗产的类型是多种多样的。古代城址很重要,因为它是人类集中生活的区域中心性空间,尤其是都城遗址,有宫殿,有其他的重要文化遗存,是一个国家或王朝政治、经济和文化发展水平的缩影。寺庙遗址很重要,因为它是宗教活动的主要场所,是古代精神文明重要的物质载体,而儒、道、佛在中国历史上都占有重要地位,在各地都留下了大量的寺庙遗迹。陵墓也很重要,因为它是古代的高等级埋葬设施,埋藏有数以千计甚至是数以万计的文物,从它身上不仅可以看到古人的丧葬观念和丧葬习俗,而且大量的文物成为我们了解和认知古代科技和艺术成就的文化遗存,最近发掘的南昌西汉海昏侯墓就是一个典型的实例。
我这里要强调的是,在类型多样的文化遗产里面,手工业生产类遗存实际上是更带有根本性的遗存。因为,人类社会的发展从根本上说是两个再生产的问题,一个再生产是人类本身的再生产,即人类的繁衍;一个再生产是物质社会的再生产,一切社会生活都建立在物质社会的生产和再生产的基础之上,而手工业生产又是古代社会生产的两大部门之一。正因为如此,世界各国都重视手工业遗产的研究、保护和展示。譬如,截至到2005年,《世界遗产名录》中收录的工业遗产地已有22个国家的34处,其中就包括古代的手工业遗产。在我们国家,已有许多重要的手工业生产遗址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如湖北铜绿山古铜矿遗址、江西景德镇湖田古瓷窑址、湖南长沙铜官窑遗址等;同时,在许多被列为“国保”的历代大遗址中,也大都包含有多种手工业生产遗存。但值得注意的是,与陵墓、寺庙等比较而言,对手工业生产遗存的保护、展示和利用应该说还有差距,与手工业在历史上的地位和作用还很不相称。在我看来,在让古代文物活起来的今天,古代手工业遗存实际上是最容易活起来的一种文化遗产类型。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今天召开这个手工业考古论坛,讨论冶金考古、盐业考古等手工业考古问题,提升手工业考古的水平,从文化遗产事业的视角来说,无论是对于手工业遗产的研究,还是对于手工业遗产的保护、展示和利用,也一定会产生积极的推动作用。
总之,这次手工业考古论坛在重庆召开,规模不大,但非常有特色,意义很重要。我衷心祝愿这次论坛圆满成功,同时也希望我们各方一起努力,把这个手工业论坛持续办下去,办得更好,为我国的考古学事业和文化遗产事业做出应有的贡献。
谢谢各位! (根据录音整理并经本人审阅)

发布人:&nbsp&nbsp2016-07-14

“手工业考古•重庆论坛——中国西南地区冶金与盐业考古”学术研讨会致辞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白云翔

图片 2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学者、各位同仁:

在“手工业考古•重庆论坛——中国西南地区冶金与盐业考古学术研讨会”开幕之际,我首先向这次会议的召开表示热烈的祝贺!向主办和承办这次会议的重庆市文物局、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和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表示衷心的感谢!

这次会议在重庆召开是一件可喜可贺的大事情,因为这个会议非常重要。这次会议之所以重要,在我看来主要有三个方面的意义。

第一,这次论坛第一次搭建起了我国手工业考古交流的平台,对于促进我国手工业考古的形成和发展将产生积极的推动作用。

我之所以这样看,是因为这次论坛的举办,对于我们充分认识手工业考古的重要性并着力推进具有示范作用。我们知道,考古学从诞生之日起,文化遗物就是我们考古学研究的基本对象之一。当然,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我们并没有把文化遗物的研究跟手工业考古联系在一起。但毫无疑问,作为考古学主要研究对象的文化遗物,绝大部分都是古代手工业的产品。从这个意义上说,手工业考古或者说与之相关的研究都是近代考古学与之俱生的一个研究领域。更为重要的是,手工业伴随着人类的产生而出现,是古代社会的两大社会生产部门之一、三大经济领域之一,是人类社会发展的重要的经济基础,而考古学的根本任务是全面研究古代社会及其发展规律。从这个意义上说,古代手工业的考古学研究无疑是考古学不可缺少的、重要的研究领域。正因为如此,我们现在提出并全力推进手工业考古,是考古学发展和学科建设的一种必然。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手工业考古在我国也有很好的基础,这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是20世纪五十年代以来,从陶窑址和瓷窑址、青铜和铁器冶铸遗址、制骨作坊遗址、酿酒及盐业遗址的考古发掘,到各种手工业生产遗物及相关的考古发现,都已经积累了相当丰富的资料;与考古发现相伴随,相关的研究逐步展开,也已经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和长足进展。简单地说,我国古代手工业若干门类的考古发掘和研究都已经取得了相当的进展,有了相当的积累。另一方面,是20世纪五十年代以来,科技史学家逐步介入到古代文物的科技分析、科技研究中来,在古代文物的材料、制作工艺技术等科学认知方面也取得了重要的进展,尤其是在陶瓷、青铜、冶铁、纺织、造纸和采矿等方面,更是已经基本建立起了体系。上述两个方面的学术进展和积累,为手工业考古的提出、建设和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学术基础。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古代手工业门类众多,至少可以分成25个门类,使得手工业文化遗存在内涵上表现出明显的复杂性和技术性;古代手工业是逐步发生和发展的,并且不同产业之间存在着互为依托、互为消长的内在联系,于是,不同产业在不同时代的历史地位和发展状况往往因时代不同而异;我国地域辽阔,各地的自然资源和社会发展水平多有差异,于是,不同产业的发生和发展又往往因地域不同而异。那么,在考古发掘和研究的实践中,对不同门类的手工业分别进行研究,都是非常必要的,都是手工业考古的基础性工作,并且我国在许多方面已经比较成熟、初具体系,如石器工业、制陶业、制瓷业、制骨业、纺织业、制盐业、青铜冶铸业、铁器工业、造纸业和酿酒业等。但与此同时,考虑到古代手工业不同门类发生和发展的内在联系、手工业在人类社会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将手工业不同门类的考古学研究整合起来,进行系统性、整体性研究,无疑也是必要的,尤其是将各个生产门类的考古发掘和研究作为一个整体进行系统的理论和方法的思考、探索、构建并努力实践,更是势在必行,并且条件已经基本成熟。

在上述背景之下,今天在这里搭建手工业考古的交流平台,无论对于回顾和总结以往手工业考古的经验,还是对于手工业考古今后的发展,都具有重要的意义是显而易见的。今年5月1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号召我们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要着力构建中国特色、中国风格和中国气派的哲学社会科学。考古学当然也不例外。如何建设有中国特色的考古学,是需要大家一起努力做的一篇“大文章”,而做好这篇“大文章”,就离不开创新。创新有很多方面,采用新方法是创新,运用新理念是创新,研究新问题是创新,提出新观点是创新,而学科体系的构建和完善更是创新,是考古学发展的一个必然的趋势。从这个意义上说,通过这次论坛把手工业考古的“大幕”拉开,把交流平台搭建起来,无疑是建设中国特色考古学的一个重要的举措。这不仅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而且具有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第二,这次论坛聚焦西南地区的冶金考古和盐业考古,对于整个西南地区的手工业考古,尤其是冶金考古和盐业考古也将产生积极的推动作用。

我国的幅员很辽阔,历史也很悠久,古代手工业又门类众多,而这次论坛是聚焦西南地区的冶金手工业和盐业。这是因为,作为真正的学术研讨会,无论规模有多大,都不可能万事皆论。手工业考古论坛是考古学的一个专门性学术论坛,但即使如此,也不可能面面俱到地讨论古代手工业各个门类、各个方面的问题。尤其是这次论坛是手工业考古的第一次论坛,尽管也需要讨论理论和方法问题,但聚焦一个区域,集中研讨某些研究领域的问题,更容易深入,它的效果会更好。学术研讨会的成功与否,主要不在于其规模大小,而在于其内容和质量。大会有大会的好处,小会有小会的优势。

这次论坛将主要议题拟定为西南地区的冶金考古和盐业考古,一方面反映了当前我国考古学发展的一个趋势;另一方面是因为近年来西南地区的冶金和盐业考古引人注目,并且势头强劲。

刚才邹后曦院长和李映福院长都曾谈到,长期以来我国考古学的重心主要是在两河流域——黄河中下游和长江中下游。但最近三十多年来,我国考古学的触角迅速向全国各个地区扩展,考古学发展的一个重要标志是边远地区——西北地区、西南地区、东北地区等地区域考古学的迅猛发展。这些地区的考古学与三十年前相比已经发生了非常重大的变化。在这样一个大的学术和时代背景之下,尤其结合三峡水库工程建设,重庆和四川地区以及整个西南地区,最近十多年来手工业考古可以说是突飞猛进。

就盐业考古来说,我国的盐业考古是从重庆和四川开始的。20世纪末,由北京大学李水城教授和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罗泰教授主持的中美合作研究项目,最初是“成都平原及周边地区古代盐业的景观考古学研究”,后来成为有系统的“盐业考古”。盐业考古引入中国以后,很快扩展到渤海沿岸以及东海沿岸地区古代盐业遗址的考古发掘和研究,其他地区也有所开展。长江三峡被誉为“中国盐业考古的滥觞之地”,重庆地区在我国盐业考古的学科发展史上是功不可没的。在这一地区,不仅有我国最为着名的忠县中坝早期制盐遗址的大规模发掘和系统研究,而且还有近年来彭山县郁山镇古代盐业遗存的系统调查以及中井坝盐业遗址的大规模发掘。

从冶金手工业考古来看,以往长期关注的重点是黄河中下游和长江中下游地区,无论是青铜冶铸遗址还是铁器冶铸遗址的考古发掘和研究,以往大都集中在黄河中下游和长江中下游地区。这当然与我国整个考古学发展的时代性有关。但最近十多年来,西南地区的冶金手工业考古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如成都地区冶铁遗址的调查和发掘、重庆市丰都县和石柱县等地古代炼锌遗址群的系统调查以及忠县临江二队明清时期炼锌遗址的发掘等。邹后曦院长刚才讲到,在冶金手工业考古方面,西南地区有独特的优势和特点,我完全赞成。西南地区冶金手工业考古的特点和优势在于:一是西南地区有着丰富、多样的金属矿产资源,古代多种冶金手工业发达;二是在空间上地处东南亚、南亚和我国的西北地区、中原地区之间,无论在技术上还是在文化上,跟周邻地区尤其是中原地区有着密切的联系,西南地区冶金考古的意义并不仅仅局限于这个地区本身。如果西南地区古代冶金手工业的问题不解决,我国古代冶金的问题就不可能真正说清楚,并且影响到与东南亚和南亚地区冶金技术和文化联系的理解和认识。

这次论坛聚焦西南地区的冶金考古和盐业考古,可以说是西南地区冶金考古和盐业考古之重要性和近年来迅速发展的必然要求。通过这次论坛,一方面可以展示西南地区冶金考古和盐业考古的新成就、新进展,另一方面也可以更直接地跟全国乃至国外的学者进行交流。这对于西南地区冶金考古、盐业考古的进一步深化以及其他门类的手工业考古的开展,也一定会产生积极的推动作用。

第三,这次手工业考古论坛的召开,对于我国手工业文化遗产的保护、展示和利用,也将产生积极的促进作用。

当今之时,我国的文化遗产事业方兴未艾,尤其是20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国家在不断加大投入,社会在日益关注,社会效益也在日益提升。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我们知道,文化遗产的类型是多种多样的。古代城址很重要,因为它是人类集中生活的区域中心性空间,尤其是都城遗址,有宫殿,有其他的重要文化遗存,是一个国家或王朝政治、经济和文化发展水平的缩影。寺庙遗址很重要,因为它是宗教活动的主要场所,是古代精神文明重要的物质载体,而儒、道、佛在中国历史上都占有重要地位,在各地都留下了大量的寺庙遗迹。陵墓也很重要,因为它是古代的高等级埋葬设施,埋藏有数以千计甚至是数以万计的文物,从它身上不仅可以看到古人的丧葬观念和丧葬习俗,而且大量的文物成为我们了解和认知古代科技和艺术成就的文化遗存,最近发掘的南昌西汉海昏侯墓就是一个典型的实例。

我这里要强调的是,在类型多样的文化遗产里面,手工业生产类遗存实际上是更带有根本性的遗存。因为,人类社会的发展从根本上说是两个再生产的问题,一个再生产是人类本身的再生产,即人类的繁衍;一个再生产是物质社会的再生产,一切社会生活都建立在物质社会的生产和再生产的基础之上,而手工业生产又是古代社会生产的两大部门之一。正因为如此,世界各国都重视手工业遗产的研究、保护和展示。譬如,截至到2005年,《世界遗产名录》中收录的工业遗产地已有22个国家的34处,其中就包括古代的手工业遗产。在我们国家,已有许多重要的手工业生产遗址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如湖北铜绿山古铜矿遗址、江西景德镇湖田古瓷窑址、湖南长沙铜官窑遗址等;同时,在许多被列为“国保”的历代大遗址中,也大都包含有多种手工业生产遗存。但值得注意的是,与陵墓、寺庙等比较而言,对手工业生产遗存的保护、展示和利用应该说还有差距,与手工业在历史上的地位和作用还很不相称。在我看来,在让古代文物活起来的今天,古代手工业遗存实际上是最容易活起来的一种文化遗产类型。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今天召开这个手工业考古论坛,讨论冶金考古、盐业考古等手工业考古问题,提升手工业考古的水平,从文化遗产事业的视角来说,无论是对于手工业遗产的研究,还是对于手工业遗产的保护、展示和利用,也一定会产生积极的推动作用。

总之,这次手工业考古论坛在重庆召开,规模不大,但非常有特色,意义很重要。我衷心祝愿这次论坛圆满成功,同时也希望我们各方一起努力,把这个手工业论坛持续办下去,办得更好,为我国的考古学事业和文化遗产事业做出应有的贡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