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重大考古发掘与丝路文明传承”研究项目启动

近年来 ,“中国考古走出去”成为热门话题。据袁靖先生撰文介绍,2000
年以来,从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多个大学考古学系到多个省份的考古院所,一支支中国考古队的足迹,踏入全球十多个国家的考古发掘地点。这是中国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文化与科学景观,展现了一个东方文明古国与现代大国对全球事务的高度关怀和深切参与意识,是中华民族从“站起来”
到“强起来”历史进程中的重要文明象征,是中国考古学人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的具体展现。”

第一部分 重要学术事件2016年5月
首届中国考古学大会动物考古专业委员会2016年年会暨第七届全国动物考古学研讨会。2016年5月
首届中国考古学大会植物考古专业委员会2016年年会暨第五届全国植物考古学研讨会。2016年5月
首届中国考古学大会新兴技术考古专业委员会会议。2016年6月
海峡两岸2016年地貌与第四纪环境演变教育研讨会。2016年9月
首届中国人类骨骼考古专业委员会年会。2016年10月
国际动物考古协会理事会暨全球发展与中国视角动物考古学术研讨会。国际动物考古协会首次在欧美以外的国家和地区举办国际理事会。2016年10月
全国第十三届科技考古学术讨论会。2016年11月
第六届中国环境考古学大会。2016年12月
兰州大学“西北及中亚环境考古中心”成立。2017年9月
复旦大学科技考古研究院成立。2017年10月
丝绸之路文物科技创新联盟成立。2017年10月
第二届人类骨骼考古专业委员会年会。2017年11月
动物、植物与人——生物考古学术研讨会暨第八届中国动物考古学术研讨会、第六届中国植物考古学术研讨会。第二部分
科技考古的反思
袁靖科技考古是一个过渡性用语。由于现在属于科技考古范围内的各个研究领域还有待于成熟,一些新的研究领域还在逐步开发,所以科技考古这个词还会存在很长一段时间。随着科技考古各个领域的研究逐步完善和独立,在有机地融入考古学的发掘和研究之后,科技考古这个词将逐渐消亡。未来的考古学家将各具所长,比如研究考古学理论、研究考古学某个专题、研究现在归入科技考古的某个领域等等,各具所长的研究人员参与到考古发掘和研究之中,多角度、全方位地对古代社会进行综合研究,进而推动历史科学研究迈向新的层次。赵志军科技考古属于考古,科技考古也是考古,科技考古就是考古。澳门新蒲京app下载 ,第三部分
研究述略
1、数字考古数字化考古在大遗址考古工作中发挥重要作用—以良渚古城为例2、环境考古重点研究与水相关的地貌过程3、年代学研究夏商周年代学标尺4、人骨考古新发现;不同生业模式对人类健康状况的影响;社会文化对人类骨骼的影响5、动植物考古小麦传入;家养黄牛传入;生业与中华文明起源和早期发展6、木材分析木炭分析与树轮年代分析相结合重建商代晚期生态环境7、古DNA研究中国地区古人类的第一个基因组、整个东亚地区最古老的人类基因组;新石器时代以来中国北方人群的基因组学研究;揭示家养动物的起源和传播;古小麦的基因组学研究8、碳氮稳定同位素研究食性与性别;食性分析方法的反思;食性分析与中华文明;食性与社会等级9、锶同位素研究中原地区古代人类迁移10、残留物分析——蛋白质组学研究小河文化:从酸奶到奶酪11、物质成分分析釉砂与史前丝绸之路12、冶金考古青铜冶铸技术的中国化过程;陶范铸造技术的传承和演变13、玉器研究中国早期玉器技术发展与变革第四部分
发展特点
1、在前进中反思中国科技考古学科体系,剖析理论和方法的具体应用例如:袁靖、曹兵武等关于科技考古的反思,胡耀武等关于食性分析的具体应用。2、多学科有机融合,围绕国际前沿和热点学术问题讲述中国故事例如:黄牛、小麦研究将形态与DNA结合,食性与性别研究结合食性、人骨考古、墓葬分析等。3、明确的课题意识,在较大的时空维度开展研究例如:人类起源、农业起源、文明起源。4、研究有中国特色的学术问题,以开放的态度探讨东西方文化交流例如:青铜器、玉器研究。5、不断拓展新的研究领域,创新应用国际先进技术和方法例如:蛋白质组学研究、全基因提取和测序、植物古DNA研究等。责编:韩翰

2019年1月11日,北京大学宣布启动“丝路重大考古发掘与丝路文明传承”研究项目,这是北京大学振兴人文学科基础研究、服务国家战略的重大举措。

中国考古学走出去”作为一种历史现象和实践行为,至少具备以下三种意义:

丝绸之路横跨欧亚非大陆,穿越太平洋和印度洋,荟萃人类几种主要文化系统,是东西方文化交流的大动脉、人类文明的运河。丝绸之路沿线地区的大量文物古迹,是东西方文化交流、文明传承的物质基因。通过考古调查、发掘丝路古代遗存,整理、研究文献和文物资料,探究人类文明演进、国家构建和文化认同的驱动力,揭示丝路文明传承的历史规律,保护承载丝路文明传承的物质基因,是把“文物保护好、管理好,同时加强研究和利用,让历史说话,让文物说话”的时代要求,也是北京大学考古学科的历史责任。

一是承担和履行大国责任,助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伟大探索。考古学涉及的许多问题都具有全球性或人类性意义,如人类起源和现代人起源
;地球上不同种类的家养动物和农作物的起源、传播与意义
;人类各种技术、工艺的起源与传播 ;世界上不同族群的迁徙及其广泛影响
;人类主要原生文明的发生、发展、兴亡及不同文明圈的形成过程、运动机理与地位
;具有全球性影响的不同文化事象如不同宗教文化的产生、发展、运动的过程及其作用等等。这些问题需要不同国家考古学家的共同参与和合作,需要国际化的组织和推动。某些考古学问题不仅仅影响和决定着人类的过去,而且还会涉及到人类深远的未来,需要我们共同面对,共同交流和分享各自的经验。当今,全球化成为人类不可遏止的趋势,人类的交流已能够借助于信息化的手段实现瞬间的全球流动,但是,对考古学家而言,每一个遗址、每一项遗迹、每一件遗物、每一种文化,都还需要通过考古发掘和认知,才能揭示出若干不为人知的历史奥秘和文化密码。在此过程中,中国作为世界大国,我们的考古学家有责任、有条件、有能力走向全球,承担起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科学使命,与各国的考古学家就人类共同关心的问题展开具体的发掘与研究,为深刻认识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由来、形成、发展、意义等提供考古学的独特智慧,也为全人类和平发展事业与公共产品供给作出中国考古学家的积极贡献。

北京大学与丝绸之路考古研究渊源悠久,京师大学堂创建伊始,就格外关注中国西北门户丝绸之路的学术研究,经向达、宿白、林梅村、秦大树等大批学者的不懈努力,北京大学丝路考古研究成绩斐然。客观反思百年丝路考古,就历史和现状来看,要取得更多、更原始创新和突破,必须聚焦于根本性、关键性问题,开展理论、方法与实践各方面的基础性研究。

二是对认识中国若干历史及文化问题有着重大意义。中国作为人类最重要原生文明共同体及文明古国之一,它的发展并不是孤立的,中国既对人类其他地区的文明产生过重要影响,同样也接受过其他地区的农业文明、工业文明、宗教文明、多种技术与艺术的影响,伟大的“丝绸之路”(包括沙漠丝路、海上丝路、草原丝路、西南丝路等)正是对这种交互影响的高度概括和形象表达,而这种复杂的彼此间互动的过程,仅依靠文字是无法说清其发生的时间、空间、过程、形态、变迁和结果的,考古学正可以通过一系列具体而微的实证性材料阐发它的若干细节。对此,袁靖先生已分别从“远东地区”“西南邻国”“欧亚草原”“陆上丝路”“海上丝路”等不同方向总结了中国考古学家走出国门,探讨中国与周边多个国家之间的古代文化互动、与陆上和海上丝路沿线国家所存在的古代文化交流关系。应该说,这种跨国的考古学还有着强烈的现实意义,即它本身构成了贯彻落实习近平同志关于“一带一路”建设重要思想的实践行为。“一带一路”战略思想当然不是古老的丝绸之路的翻版,但是,伟大的创新思维和持续的全球推进离不开充分吸取和借鉴深厚的人类历史经验,通过考古学对古老的丝绸之路的形成、发展、影响做具体的发掘、研究、展示和阐释,正是对“丝路精神”形成过程和运动规律的科学揭示,对新时期“一带一路”的建设必将发挥助力的作用。

本项目将立足北京大学丝路考古优势,从丝绸之路沿线地区重大考古发掘、丝绸之路文化交流和出土文物文物科技保护这三个方面,通过国内外合作交流、个人研究与团队建设相结合的方式,凝聚共识,以创新研究范式推动考古学科融合式发展,构建丝绸之路考古学体系,明晰东西方文明的交流模式,揭示丝路文明传承的历史规律,为构建“一带一路”倡议提供理论支撑,争取建成世界一流的丝绸之路考古研究基地,并培养大批有竞争力的丝绸之路考古研究人才。

三是通过对国外考古成果的“公共考古”活动,让我们的国民增长文化互赏、文明互鉴的能力,培养理性的爱国主义精神和国际主义意识。走出国门的考古学家在世界各地开展考古发掘,不仅获得大量发现,也对其他国家和民族的文化及文明产生了深刻的认知,这些专业的考古学成果会通过国内的各种媒体以通俗易懂形象直观的方式源源不断地传达给我们的人民,让每一位国民都能够了解到世界上不同民族所创造的不同的文化和文明成就,从而能够以“比较”的视野和博大的胸怀更加全面地珍爱自己的文化传统,同时也能够欣赏和汲取其他国家的文化传统和文明成就。这既是一种国家责任,也是包括考古学家在内的所有科学工作者的职责和使命。

据悉,本项目拟开展丝路北线的中国西北地区、丝路南亚廊道以及东非地区的田野考古调查工作,旨在寻找、核实、厘清并保护丝绸之路沿线地区不同时期的文化贸易通道和文化交流、贸易往来的考古学证据;与此同时,将在新疆阿勒泰通天洞旧石器时代遗址、两汉西域都护府遗址(新疆新和县玉奇喀特古城、轮台县卓尔库特古城)、唐安西大都护府遗址(新和县通古斯巴什古城)和河南省洛阳龙门唐代香山寺遗址重大考古发掘工作的基础上,拓展研究范围,强化问题意识,探讨中国和东亚现代人起源问题,揭示丝绸之路国家治理和文化构建的历史规律。

此外,“中国考古走出去”也是增强国民文化自信的一种重要途径。回想历史,从鸦片战争到1925
年李济先生发掘西阴村遗址之间,有太多西方的考古学者在中国土地上从事考古活动,但同时期中国却没有自己的考古学专业机构和考古学家群体。经过近百年的艰苦奋斗,中国考古学的命运就如同它的祖国命运一样,强大起来的中国人理当有更加强烈的全球关怀意识,我们的考古学家秉持着合作共赢的现代意识,遵守着有关国际法,尊重相关国家的法律和利益诉求,有方向地开展考古学国际合作,既服务于中华民族文化复兴大业,也让考古学成果惠及相关国家及其人民,从而更好地展现作为现代大国的考古学追求及考古学家的担当。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考古学走出去,也是一种造福于国家和人类的科学文化外交活动。(本文为《大众考古》2018年01月刊卷首语)

国外方面的考古工作,拟通过科摩罗、肯尼亚和马达加斯加等非洲相关遗址的调查、发掘及考古资料的整理研究,建立中国外销瓷年代发展序列,理清各时期的特点和数量,力图解释海上贸易在不同阶段所呈现的不同面貌、方式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方面的原因,审视唐代以来至郑和航海,中国海上丝绸之路为消费终端地区带来的社会、文化影响;也将与埃及合作,在塔尼斯遗址进行考古发掘和研究,开展与古埃及文明研究和保护相关的培训工作,推广田野考古的中国方法。以本项目为基础,北京大学非洲考古研究基地将在短期内建成。

文物资料的科学认知及有效保护文明传承的基础,本课题将开展丝绸之路东段早期青铜文明的年代研究、丝绸之路古代冶金技术发明与传播研究和丝绸之路出土金属文物腐蚀机理与保护研究,完善从西伯利亚—蒙古草原到中国北方农业地区多条贸易交流通道的年代框架体系,构建随时间变化不同青铜文化在丝绸之路东段所辐射区域内交流互动模式,阐述古代技术沿丝绸之路的双向流通对中国和世界文明发展的作用和深远意义,提高对文物腐蚀或损毁过程的认知水平。

本课题将制定丝绸之路考古人才培养计划,利用北京大学燕京学堂、外国语学院、化学学院、继续教育学院和UNESCO世界遗产培训与研究中心等机制,对亚非地区与丝绸之路相关国家的优秀学生和在职官员进行培养,为开展跨境和国外考古和文化遗产保护做好人才储备。

本项目主要承担单位、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院长孙庆伟教授表示,将牢记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历史研究是一切社会科学的基础”这一科学论断,进一步整合研究力量,着力提高研究水平和创新能力,推动相关考古学科融合发展;加快构建中国特色考古学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加强中国考古学研究国际交流合作,为“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提供更多、更扎实的理论知识。

澳门新蒲京app下载 1

2013-2018年西域都护府考古——新疆新和县玉奇喀特古城

澳门新蒲京app下载 2

2017-2018年西域都护府考古——新疆轮台县卓尔库特古城

澳门新蒲京app下载 3

2013-2018年唐安西大都护府考古——新疆新和县通古斯巴什古城

澳门新蒲京app下载 4

新疆吉木乃通天洞遗址

澳门新蒲京app下载 5

通天洞遗址发掘工作照

澳门新蒲京app下载 6

通天洞遗址出土石制品

责编:山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