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悬疑“尧都何在”有结论 专家称在临汾陶寺

5月20日,在山西省临汾市举办的“华夏之根文明之旅”帝尧文化·旅游·经济研讨会上,20余位著名的考古、文化学者,针对陶寺遗址的保护和开发建言献策。山西省委副书记楼阳生,山西省委常委、宣传部长胡苏平等人出席。图片 1会议现场
据主办方提供的资料介绍,临汾古称平阳,2015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文物局、山西省人民政府先后在临汾、北京召开会议,对陶寺遗址就是尧都达成广泛共识,使尧都平阳由传说成为信史。中国最早的国家社会不是夏朝,而是帝尧邦国。大量文献记载、民间传说和考古发掘进一步证实:临汾是最早“中国”。
记者5月17日跟随“华夏古文明
魅力新山西”媒体采风团探访陶寺遗址。遗址现场,绿油油的麦子迎风摇摆,一条深沟横亘东西。据负责陶寺遗址考古工作多年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何驽介绍,这条深沟原为尧都的“长安大街”,约10米宽,后因地质运动等原因不断下陷,形成深沟。
在陶寺遗址,记者看见在世界最早观象台残存上方,十几根被复原的石柱排列成一条弧线。据何驽介绍,古人通过石柱之间的缝隙,观察塔尔山日出方位以确定季节、节气。
20日,在研讨会现场,楼阳生表示,尧文化是华夏文明的根文化、源文化,其中蕴含的德治、和合、中道、民本等文化思想,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独特的精神标识和薪火相传的生命基因。
研讨会上,何驽表示,目前,陶寺遗址亟待保护和开发。他提出,在临汾市和襄汾县之间的合适地段,打造“尧都考古主题公园”,以陶寺遗址考古与尧文化为素材,吸引游客。同时,利用世界最早观象台,为游客提供独一无二的观测之旅,并发掘陶寺遗址的周边产品等,形成一条完整的文化产业链。
作为在陶寺遗址工作多年的考古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高江涛说,可以陶寺遗址两条深沟为主干道,沟外聚集山西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等特色文化,向游客呈现一种从外看原生态、从内看车水马龙的世外桃源景象。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李伯谦强调,从长远看,在保护好的前提下,把优秀的文化遗产和旅游结合,进行适度开发,是社会建设中不可或缺的。
据主办方介绍,当地政府将建设陶寺遗址博物馆,重现发掘出的最大墓葬,建设陶寺遗址主题公园和尧文化旅游产业园等。目前,陶寺博物馆和陶寺遗址公园项目已列入该市“十三五”规划,建设资金已落实近70亿元人民币。
此次研讨会由中国先秦史学会、山西省委宣传部、山西省文化厅和临汾市委、市政府共同主办。

图片 2
4月16日上午,专家学者在陶寺观象台实地考察。图为何驽专家现场讲解。本报通讯员焦玉龙摄
千年悬疑“尧都何在”有了结论
“陶寺就是尧都,就是最早的‘中国’。”4月15日,尧文化暨德廉思想研讨会在临汾市举行,与会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中国科学院、北京联合大学等全国知名专家学者形成共识,使千年悬疑“尧都何在”有了结论。
本次研讨会以“溯中国源头·寻华夏之根”为主题,由省委宣传部、临汾市委、市政府联合主办,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巍主持。22位专家学者以严谨科学的态度,在考古资料证据分析、史料挖掘、观点提炼、课题论证等方面畅所欲言,围绕尧文化暨德廉思想进行了研讨。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巍指出,“尧都平阳”正在为不断获得的考古资料所证实,陶寺就是尧的都城;没有哪一个遗址能像陶寺遗址这样全面拥有文明起源与形成的标志;“尧都平阳”正在走出传说时代成为信史。陶寺遗址已经进入文明阶段,是实证中华文明5000年历程的重要支点。
知名考古学家、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李伯谦认为,临汾陶寺遗址的社会组织已经超越古国阶段而进入王国阶段,是典型的崇尚“军权—王权”模式的代表,是中原地区第一个出现的王国。陶寺就是尧都,就是文献记载的尧的中心所在、都城所在。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何驽从陶寺遗址出土文字自证、《尚书·尧典》系统对比等四个方面论述得出结论:陶寺是最初的“中国”;陶寺是“尧都平阳”;“尧舜禹传说时代”不是传说,是真实存在的信史;中国最早的国家社会不是夏朝,而是“帝尧邦国”,甚至更早。
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副所长王震中认为,陶寺遗址时间上处于帝尧时代;空间上,唐尧最后定都于平阳,与陶寺遗址所在的地域一致;出土的龙盘反映了文献中有关唐尧文化传统中的龙图腾崇拜的记载;陶寺祭祀观象台遗迹与尧的天文成就相吻合;文明发展高度与文献中有关尧的文明化程度相吻合。考古成果强有力地说明陶寺都邑是阶级社会的都城,它体现了中国早期国家——都邑邦国的文明发展水平。面积达280万平方米的陶寺都邑遗址属于帝尧的都城。
专家学者还就和合思想是尧文化的灵魂、尧文化蕴含的“明德”与“执中”思想是新时期增强文化自信的力量源泉、陶寺遗址新发现与中国初期国家的形成、唐尧遗风警示作用等课题进行了深入研讨。省委宣传部、省文物局、省社科院等单位领导和专家学者参加。
4月16日,与会专家学者赴陶寺遗址、尧庙、尧陵等地进行了实地考察。
新闻背景
陶寺遗址位于临汾市襄汾县城东北7.5公里,总面积约300万平方米,距今3900—4300年。上世纪50年代文物普查时发现。1978—1984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山西工作队联合地方文物部门共发掘了1000多座墓葬,出土彩绘龙盘、玉石礼器、铜铃、朱书文字等珍贵文物。1999—2001年,发现了陶寺文化中期城址。
2002年,陶寺遗址列入国家重大科研项目“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后,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山西工作队与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合作,先后确定了早期城址;发现了宫殿区、下层贵族居住区;发掘了中期王级大墓,出土了玉钺、玉兽面、圭尺等随葬品72件
;发现并确认了中期小城内的观象祭祀台,印证了《尚书·尧典》“历象日月星辰、敬授民时”的记载;发掘了陶寺遗址手工业作坊区;钻探发掘了陶寺宫殿区疑似宫城城垣遗迹,现发掘工作仍在进行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