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申遗的背后:良渚古城遗址有哪些故事?

图片 1
良渚是个吸引人的地方,国内外的很多学者都希望参与到良渚遗址的发掘与研究中来。虽然没有参与过良渚遗址的发掘,但看到浙江省考古所的同志们有了一个个重大发现,我也并不遗憾。
良渚考古八十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1936年发现以后,引起了学术界的关注,一开始归到龙山文化里面,后来区分出来,单独叫良渚文化,但总体上讲进展不大。
第二阶段,以1986年牟永抗、王明达先生发掘反山良渚贵族墓地为起始标志,他们花了很大的功夫。为了安置贵族墓地,专门营建了反山这座坟山,出土那么多精美的玉器,这显然是已经分化的社会。墓葬这么厉害,那么活人住在哪里呢?1987年,因104国道的修建,在莫角山东南角发现大量的红烧土,很多实际上是土坯被火烧了,然后一层一层填的。那这个土坯哪来的?那只能是在莫角山上面。后来杨楠在长命印刷厂做出来了一大片夯土,夯筑层次很多,密密实实。我看比二里头当时所谓夏的夯土要做得好、做得讲究。良渚这么早就发现这么高级的夯土,更显得莫角山不简单。良渚的考古从一开始就不是挖宝。
第三阶段,以2006年发现良渚古城遗址为起始标志,到现在是十年,进展就更快了。近年来发现了大型水利工程,良渚之所以这么发达,跟水利工程也是连在一起的,首先它既要有国家的公共权力来组织人力,又有防洪、运输、灌溉的作用,整个良渚也就发展起来了。世界最古老的几个文明——苏美尔文明、古埃及文明,也是在水利工程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在茅山遗址发现的八十多亩的水稻田,很可能是良渚国的国营农场,至于石犁,还是耕田犁地的。
总体上讲,反山、瑶山到到莫角山发现,良渚古城再到水利系统的发现,都是一步一步做出来的,良渚的考古工作为中国其他地方的考古工作树立了一个典范。
良渚文化之所以这么发达,跟稻作农业有很大的关系,也只有发达的农业作为保障才能有剩余产品,才能供养工匠和大量的劳动力,才能建成这么大的城和水利系统,这就是社会分化。社会分化有两种。一种是职业的分化,中国古代有士农工商,良渚肯定已经有了士农工。另外一个就是社会分层,良渚的贵族墓是一般墓地没法相比的,已经有了阶级分化。
现在我们经常讨论,良渚有没有国家,良渚有没有进入文明。过去我们把文明跟国家连在一起。有关系,但是我认为还是两个概念。良渚的这么高等级这些玉器啊、漆器啊什么的,它不是文明是什么?而我们过去讲国家,说国家是阶级斗争不可调和的产物,但良渚看来是很和谐的社会。我就想到恩格斯讲国家有两个特点:一是设立了公共权力,二是按地区划分人民,而不完全是血缘。良渚遗址当时很发达,周围福泉山、高城墩、寺墩、赵陵山也都有很多埋在坟山上高等级的墓葬。可以推论,假若良渚是一个国都的话,那些就是各个州郡所在地,这就是一个很像样的广域王权国家了。我们过去都说新石器时代,但是新石器时代,就不一定产生文明吗?就不一定形成国家吗?良渚就是一个例子。这在社会发展史上,真要写上重重一笔,突破了过去的传统观念。图片 2
良渚的考古学文化也值得好好总结。良渚有核心——良渚古城;也有主体——环太湖流域;还有一个扩张区,扩张到长江以北了,比如蒋庄、花厅,西面到了安徽、江西,南面到了好川;最后还有影响区,比如说广东的石峡文化,还有山西的陶寺,陕西的石峁。因此,文化有核心、主体、扩张区和影响区,不能像以前那样简单地划分考古学文化。
中国文明是在多个地方,在不同的自然环境下,以不同的方式来发展起来的。过去张光直提出“相互作用圈”,各个地区相互影响、相互作用,最后形成了一个大的以中原为主体圈,然后有外围圈的中华文明,像一个重瓣花朵。在这个过程中,各地的贡献是不一样的。良渚的贡献起码在中国南方是最大的,它在北方同样也有贡献。刚才他们要我题个字,我就说“中华文明五千年,伟哉良渚”。良渚在中华五千年文明里面,占有一个突出的地位,在世界上也有非常突出的地方。(原文刊于:《中国文物报》2016年12月2日5版)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7月6日电6日,在阿塞拜疆巴库举行的第43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良渚古城遗址获准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良渚古城遗址位于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在此前的考古发掘中,曾出土过陶器、玉器等珍贵文物。在其神秘的面纱被揭开的同时,其背后的故事也一点一点浮出水面。

一个25岁青年的发现

良渚遗址的发现,与一个25岁的青年有关。那就是施昕更。

图片 3

资料图:浙江博物馆展出镇馆之宝——“良渚玉琮王”。中新社记者 王远 摄

施昕更出生于1912年,少年时代的求学生涯按部就班。1930年,他进入西湖博物馆从事地质矿产工作。

也就是1936年,杭州古荡老和山在建造杭州第一公墓时,出土了一些石器。当年5月底,浙江省立西湖博物馆和吴越史地研究会合作对遗址进行试掘。

古荡发现新石器时代末期遗址的消息传出后,施昕更敏锐地发现,有几件器物看上去很熟悉,尤其是一种长方形有孔的石斧,他在杭县北乡良渚一带见过。

于是,施昕更回到良渚进行调查。11月3日那天,他在良渚镇附近棋盘坟的干涸池底,发现了一两片“黑色有光的陶片”,这个重大发现令其激动不已。

后来,施昕更主持了对良渚遗址进行正式的田野考古发掘。期间,考古发掘获得了大量的石器、陶器等实物资料。同时经调查“发现了以良渚镇为中心的十余处遗址”。此后,施昕更完成了《良渚——杭县第二区黑陶文化遗址初步报告》。

其中对以“良渚”作为遗址的定名做了说明:“最新的考古报告都以地名为名……我也来仿效一下,遗址因为都在杭县良渚镇附近,名之良渚,也颇适当……”

“良渚文化”说法的由来

不过,当时因为种种原因,考古学者并未采取“良渚文化”的说法。即便是发现者施昕更也曾认为,良渚遗址与山东的龙山文化属同一文化体系。

图片 4

良渚文化遗址分布图。 杭州良渚遗址管理区管委会供图。

但这个看法很快发生了改变。随着江浙一带的诸多文物在考古发掘中出土,有学者逐渐意识到良渚应当属于独立的文化体系。

1957年,考古学家夏鼐在《浙江新石器时代文物图象》的序言中指出,良渚等遗址出土的遗物有其独有特色。

两年后,1959年,在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文物考古队队长会议上,夏鼐又提出了“太湖沿岸和杭州湾的良渚文化”这一说法。

随着相关考古工作的推进,更多的实物证据被发现。1987年,浙江余杭瑶山发现良渚祭坛和贵族墓地;2007年,良渚古城的发现和确认,标志着良渚遗址进入都邑考古新阶段。

此后,2009年—2012年发现和确认良渚古城外郭城;2009年—2015年则发现和确认良渚古城外围水利系统。

它的形成、发展脉络,就此逐渐清晰起来。

良渚古城遗址里的智慧

良渚遗址位于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规模、形制都很令人惊叹。

因良渚遗址命名的良渚文化,距今5300-4300年,持续发展约1000年。良渚文化有发达的犁耕稻作农业和以精美玉器、漆器等为代表的系统化、专业化的手工业。

图片 5

古城城址区。杭州良渚遗址管理区管委会供图。

《良渚:神王之国》中写道,良渚的玉器数量巨大、种类丰富,在中国史前玉器中独树一帜,是史前玉文化发展的最高峰。

其中,良渚古城是良渚文化的权力和信仰中心。据《中国青年报》报道,古城的主体结构分为三重,中心为莫角山宫殿区,其外环绕的是城墙和外郭,堆筑高度由内而外逐次降低,显示出明显的等级差异。

考古学家推算,良渚古城总土方量超过700万立方米,古城外围水坝工程总土方量超过288万立方米,如此浩大的工程需要高度集权、精心规划、统筹组织、长期营建才能完成,这是良渚社会进入文明阶段的重要标志。

南方多雨,容易形成水患,“排水”十分考验先民们的智慧。良渚古城外围还有规模宏大的水利系统,其年代距今约5000年。

从良渚文化高度发达的社会生产力、明显分化的社会阶层、神王合一的权力体系,特别是出现了城市文明等现象分析,可以看出,这一史前文化已具备了早期的国家形态。

良渚遗址为何令世界惊叹?

良渚遗址的考古发现,无疑给世人带来了许多惊喜。

对良渚遗址的价值,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宁远曾对媒体说,良渚遗址拥有水利系统、分等级墓葬、祭坛、以玉器为代表的礼器,遗存类型丰富、遗址格局完整,成为中华五千年文明史的实证。

图片 6

资料图:图为莫角山大型建筑基址上的柱坑遗迹。杭州良渚遗址管理区管理委员会供图

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王巍认为,良渚遗址一个墓里往往有上百件随葬品,还有制作非常精致的武器——玉钺,有的短柄钺上下还有玉质装饰,显然是军事指挥权力的象征。

他解释,从良渚遗址墓葬出土的随葬品、规模宏大的水利工程等来看,反应了良渚文明当时已经有了很高的社会分化程度,以及高超卓越的手工技艺。一些“粮仓”的遗址,也能证明当时稻作农业的发达。

“良渚遗址考古发现的种种证据都能表明,距今五千年左右,长江流域已经进入‘古国文明’阶段。同时期,中华大地各个区域中,良渚文化的发达程度是具有领先地位的。”王巍解释。

王巍认为,良渚古城遗址成功申遗,让全世界了解到我们中华五千年文明并非虚言,而是一个历史的真实,其意义也正在于此。最后,良渚文化融入了以中原地区为中心的中华文明滚滚洪流之中。

良渚的考古从一开始就不是挖宝。探寻先民智慧、揭开文明的谜团,或许,这才是它的另一重要意义所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