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蒲京欢迎您官网考古学泰斗、北京大学资深教授宿白先生病逝

今日,宿白先生弟子、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院长杭侃在朋友圈发布消息称,中国考古学泰斗、北京大学资深教授宿白先生今晨6点05分在北医三院病逝,享年96岁。
宿白,1922年生于辽宁沈阳,1944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曾任北京大学考古系第一任系主任,是中国佛教考古和新中国考古教育的开创者。作为历史考古学的集大成者,宿白在宗教考古、建筑考古、印刷考古和版本学等领域的造诣深厚,为考古学界所公认。
宿白在历史考古研究领域底蕴深厚,著述颇丰,著有《白沙宋墓》《藏传佛教寺院考古》《中国石窟寺研究》《唐宋时期的雕版印刷》等学术著作,2016年5月,首届中国考古学大会授予宿白“中国考古学会终身成就奖”。
上世纪50年代,宿白开始进行田野调查与发掘工作。1951年,他主持了河南禹县白沙镇北三座宋墓的发掘工作,并于1957年出版《白沙宋墓》一书。该书不仅全面报道了详实的发掘资料,并且结合大量文献分析了宋代的社会生活图景,对墓葬的年代、墓主人的社会地位、宋代河南家族墓地中流行的贯鱼葬习俗等进行了深入的分析,展现了宿白深厚的文献功底,以及其将文献考据与实物相结合的研究方法。《白沙宋墓》成为新中国田野考古报告的奠基之作,至今仍在学界颇具影响。
自1940年进入北大求学,到82岁离开讲坛,宿白始终全身心投入到历史考古之中,怀抱学者的审慎态度和求是精神。即便被学界视为考古学泰斗,留下不少重要的考古学著作,桃李满天下,宿白却只将自己视作“北大的教书匠”,淡泊名利,只问耕耘。“因为我有兴趣,我是学历史的,历史和考古分不开。历史是文献记载,考古是实际工作,所以,要做历史就得做考古,要做就得长期做下去,不是长期做就不是真正做考古的人。”宿白生前接受采访时曾这样说。
(原文标题:考古学泰斗、北京大学资深教授宿白先生病逝)责编:韩翰

 
 (按:据宿白先生弟子、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院长杭侃今天上午在朋友圈公告:中国考古学泰斗、北京大学资深教授宿白先生今天早晨6时05分在北医三院病逝,享年96岁。)

  宿白,1922年出生于辽宁沈阳,1944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史学系。他是中国佛教考古和新中国考古教育的开创者,曾任北大考古系第一任系主任。作为历史考古学上集大成者,宿白在宗教考古、建筑考古、印刷考古和版本学等领域的造诣为学界所公认,著有《白沙宋墓》《藏传佛教寺院考古》《中国石窟寺研究》等著作,2016年获得首届中国考古学会终身成就奖。

  1950年起,宿白先生开始进行田野调查与发掘工作。1951年至1952年,他主持了河南禹县白沙镇北三座宋墓的发掘,并于1957年出版《白沙宋墓》报告。当时历史考古学尚处草创时期,考古学家在撰写发掘报告时大都限于对墓葬形制、出土遗物进行记录,却很少深入讨论相关的重要历史现象、历史问题。宿白先生凭借自己深厚的文献功底,查阅大量历史文献,与一手考古资料相结合,对墓葬的年代、墓主人社会地位、宋代河南家族墓地中流行贯鱼葬的习俗等深入分析,生动刻画了宋人的社会图景。尽管已出版70年,《白沙宋墓》至今仍在学界颇具影响。

  在研究生阶段学习过版本目录学的宿白先生,对古籍版本目录也有着极深的造诣,他所著《唐宋时期的雕版印刷》和《汉文佛教目录》都是该领域经典著作。1947年,宿白先生在整理北大图书馆善本书籍时,从缪荃孙抄《永乐大典》残本《顺天府志》中,发现《大金西京武州山重修大石窟寺碑》一文,这是云冈石窟研究史上尚不为人知的文献。他据此写作《<大金西京武州山重修大石窟寺碑>校注》一文,由此开启了他的石窟寺研究,这也是宿白先生佛教考古的发轫之作。

  宿白先生做了一辈子考古,自己从不搞收藏。他曾说,自己的工作没什么特别的。身处考古这一“寂寞”的行业,宿白始终平静而淡然,专注学问,不事浮华。作为中国考古学的泰斗,他留下了不少重要考古发现与考古著作,并且桃李满天。而在他看来,自己“就是个北大的教书匠”。

   (来源:澎湃新闻网 作者:钱雪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