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研究成果证实:唐代长沙窑彩瓷主流工艺是高温釉上彩而非釉下彩

图片 1

图片 2

作为最早的人造材料之一,玻璃在人类古代社会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亚欧大陆曾经是古代玻璃的发源地,也是丝绸之路贸易和文化交流的主要区域,为促进古代玻璃及相关硅酸盐材质文物的学术研究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的学术文化交流。2018年11月13-15日,由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西北工业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主办的“亚欧大陆的古代玻璃:制造、贸易和文化交流”国家学术研讨会在中山大学召开,会议邀请了来自英国诺丁汉大学、日本美秀美术馆、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等国内外科研院所三十余位专家学者参会。湖南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二室张兴国和科技考古与文物保护中心赵志强参加了此次会议。

长沙窑是唐代南方重要的、规模甚大的青瓷窑场,长沙窑彩瓷在9世纪享誉海内外,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参与者。早年的研究者认为长沙窑彩瓷以釉下彩工艺为主。近日,记者从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获悉,通过科学技术的检测,证实高温釉上彩是唐代长沙窑彩瓷的主流工艺,而釉下彩工艺目前还没有可靠的物证和科技支撑。

图一 张兴国做专题汇报

2016年3月至2017年4月,为配合长沙铜官窑国家考古遗址公园配套服务设施项目的建设,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遗址公园南石渚片区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出土了一批画工精致的彩绘瓷器,部分器形和纹饰较以往罕见,引人瞩目。

图二 赵志强做专题汇报

为明确长沙窑彩瓷的工艺属性,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以此次石渚片区出土彩瓷标本为主,同时在长沙铜官窑遗址不同区域选取有代表性的彩瓷标本共100余件,又从中挑选出具有代表性的4件彩瓷片送至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科技考古实验室。研究人员对其成分与显微结构进行深入全面的检测分析,发现这些彩瓷都属于高温釉上彩,与“长沙窑以釉下彩工艺为主”的主流认识相悖。

图三 与会代表合影

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张兴国介绍,本次观察到的长沙窑彩瓷标本都是先施釉再于釉上着彩、然后一次烧成的高温釉上彩瓷。不同于后世二次烧造的低温釉上彩,正因为是高温一次烧成,而釉层较薄,所以造成了“釉下彩”和“釉中彩”的错觉。

会议开幕式由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刘文锁教授主持,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副院长王宁教授和西北工业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杨军昌教授分别致欢迎辞。随后,与会代表围绕“古代玻璃的科技研究”“古代玻璃的考古发现”“玻璃与古代文化”“玻璃及古代丝绸之路研究”四个议题进行汇报与讨论。湖南文物考古研究所张兴国副研究员做《长沙窑釉上彩瓷的再研究》的汇报,他结合文献调研,梳理了学界对长沙窑釉彩工艺的认识历程,在此基础上,通过对长沙窑遗址不同区域和不同类型的瓷器样品进行科技分析,认为长沙窑釉彩的主流工艺为釉上彩,引起了与会学者的关注。湖南文物考古研究所赵志强汇报了《湖南出土战国时期玻璃制品的分析与研究》,通过对玻璃样品的科技分析,研究了其制作工艺和成分体系,同时也对湖南地区出土战国时期玻璃制品进行了初步的梳理。

张兴国说:“本次检测中,釉上褐绿彩彩绘瓷标本的确认,让我们对这一类精细彩绘瓷的工艺流程有了新认知,进一步证实了釉上彩在长沙窑彩瓷工艺中的重要地位,及其与唐代北方陶瓷工艺的亲缘关系。”他表示,长沙窑釉上彩瓷与唐三彩、巩县窑白釉彩瓷、鲁山窑花釉瓷等色彩丰富的陶瓷名品关系密切,改变了唐代陶瓷业“南青北白”的单调格局。

编辑:韩翰

责编:韩翰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友情链接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 E-mail:kaogu@cass.org.cn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 E-mail:kaogu@cass.org.cn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学术动态
“亚欧大陆的古代玻璃:制造、贸易和文化交流”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中山大学召开
发布时间:2018-11-21

现场传真 考古研究成果证实:唐代长沙窑彩瓷主流工艺是高温釉上彩而非釉下彩
发布时间:2019-01-28

作为最早的人造材料之一,玻璃在人类古代社会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亚欧大陆曾经是古代玻璃的发源地,也是丝绸之路贸易和文化交流的主要区域,为促进古代玻璃及相关硅酸盐材质文物的学术研究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的学术文化交流。2018年11月13-15日,由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西北工业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主办的“亚欧大陆的古代玻璃:制造、贸易和文化交流”国家学术研讨会在中山大学召开,会议邀请了来自英国诺丁汉大学、日本美秀美术馆、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等国内外科研院所三十余位专家学者参会。湖南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二室张兴国和科技考古与文物保护中心赵志强参加了此次会议。

长沙窑是唐代南方重要的、规模甚大的青瓷窑场,长沙窑彩瓷在9世纪享誉海内外,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参与者。早年的研究者认为长沙窑彩瓷以釉下彩工艺为主。近日,记者从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获悉,通过科学技术的检测,证实高温釉上彩是唐代长沙窑彩瓷的主流工艺,而釉下彩工艺目前还没有可靠的物证和科技支撑。

图一 张兴国做专题汇报

2016年3月至2017年4月,为配合长沙铜官窑国家考古遗址公园配套服务设施项目的建设,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在遗址公园南石渚片区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出土了一批画工精致的彩绘瓷器,部分器形和纹饰较以往罕见,引人瞩目。

图二 赵志强做专题汇报

为明确长沙窑彩瓷的工艺属性,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以此次石渚片区出土彩瓷标本为主,同时在长沙铜官窑遗址不同区域选取有代表性的彩瓷标本共100余件,又从中挑选出具有代表性的4件彩瓷片送至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科技考古实验室。研究人员对其成分与显微结构进行深入全面的检测分析,发现这些彩瓷都属于高温釉上彩,与“长沙窑以釉下彩工艺为主”的主流认识相悖。

图三 与会代表合影

湖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副研究员张兴国介绍,本次观察到的长沙窑彩瓷标本都是先施釉再于釉上着彩、然后一次烧成的高温釉上彩瓷。不同于后世二次烧造的低温釉上彩,正因为是高温一次烧成,而釉层较薄,所以造成了“釉下彩”和“釉中彩”的错觉。

会议开幕式由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刘文锁教授主持,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副院长王宁教授和西北工业大学文化遗产研究院杨军昌教授分别致欢迎辞。随后,与会代表围绕“古代玻璃的科技研究”“古代玻璃的考古发现”“玻璃与古代文化”“玻璃及古代丝绸之路研究”四个议题进行汇报与讨论。湖南文物考古研究所张兴国副研究员做《长沙窑釉上彩瓷的再研究》的汇报,他结合文献调研,梳理了学界对长沙窑釉彩工艺的认识历程,在此基础上,通过对长沙窑遗址不同区域和不同类型的瓷器样品进行科技分析,认为长沙窑釉彩的主流工艺为釉上彩,引起了与会学者的关注。湖南文物考古研究所赵志强汇报了《湖南出土战国时期玻璃制品的分析与研究》,通过对玻璃样品的科技分析,研究了其制作工艺和成分体系,同时也对湖南地区出土战国时期玻璃制品进行了初步的梳理。

张兴国说:“本次检测中,釉上褐绿彩彩绘瓷标本的确认,让我们对这一类精细彩绘瓷的工艺流程有了新认知,进一步证实了釉上彩在长沙窑彩瓷工艺中的重要地位,及其与唐代北方陶瓷工艺的亲缘关系。”他表示,长沙窑釉上彩瓷与唐三彩、巩县窑白釉彩瓷、鲁山窑花釉瓷等色彩丰富的陶瓷名品关系密切,改变了唐代陶瓷业“南青北白”的单调格局。

编辑:韩翰

责编:韩翰

作者:赵志强 文章出处:湖南考古

作者:阮周围 明星 文章出处:新华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