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科院考古所徐良高、何驽指导引江济淮工程考古发掘工作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1

编辑:荼荼

作者:晋文婧 文章出处:安徽日报

在宫希成副所长陪同下,徐良高、何驽两位先生深入到丁家畈遗址和三板桥遗址发掘工地,查看了地层堆积、遗迹和出土器物,与考古队员一起讨论了该遗址的地层堆积特点、形成原因、聚落形态特征、出土器物特征和文化面貌等,尤其是一个小区域内密集分布多个台型聚落可能的原因。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2

学术动态 中国社科院考古所徐良高、何驽指导引江济淮工程考古发掘工作
发布时间:2018-11-21

另一处位于庐江柯坦镇枣岗村的杨墩遗址,则由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进行发掘。该项目负责人余飞介绍,杨墩遗址总面积约有3000平方米,主要是以西周为主的台型聚落遗址,相对高度约为3米。目前发掘面积大概有1200平方米,平均深度为1.2米左右。

责编:荼荼

责编:荼荼

据悉,引江济淮工程是安徽省基础设施建设的“一号工程”,工程沟通长江与淮河。随着工程的推进,沿线文物保护工作也备受关注。2014年起,省考古所就组织专业技术人员通过实地踏查,基本摸清了工程沿线的文物分布情况,经过复查和专家论证、修改,最终形成了《引江济淮工程文物考古调查报告(初步设计阶段)》,确定了引江济淮工程安徽境内共涉及44处文物,其中有26处集中在新石器至商周时期,年代较早,学术意义重大。

工程建设者与沿线居民的支持,让考古工作进展顺利。目前的考古进度为引江济淮工程建设提供了时间保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友情链接

此次文物保护工作参照引江济淮工程建设的时间控制节点,为加快进度,结合文物“点多线长面广”的分布状况,以合肥为中点划分南、北两片区,同时开展文物保护工作。按照“协调一处、进驻一处、勘探一处、核评一处”的工作方式,圈定保存较好、价值较高的文物点,坚持确保重点、兼顾一般的保护原则,保持考古发掘、古建测绘同步进行。

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邓峰认为,这一重大考古项目,有望获得大批考古成果、填补安徽的学术空白,将带来一次学术研究的高潮,推动淮河流域和长江流域文明研究。与此同时,考古学界与文化主管部门也在思考,如何在“一河清泉水”边呈现“一道风景线”——有重大历史价值的文化遗存不能只收纳在库房中,应当通过积极有效的方式展现给大众,成为河岸边不可或缺的文化元素,成为文化旅游项目的典型案例。

作者: 文章出处: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编辑:荼荼

先人临水而居,平地起高台,这是一幅壮观而诗意的景象。数千年之后,我们是否能将珍贵的文化遗存保留下来、展示出来?是否能重现这种诗意生活场景、怎样重现?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 E-mail:kaogu@cass.org.cn

墩子高于当时地面,两面各挖一个大型凹坑,用于倾倒垃圾,整个地层呈现一个倾斜状。这种墩子一般建在河道边上,方便取水。“这些墩子分布非常密集,最近相差一公里左右。”他表示,这有点像周人在南进的过程中设置的控制据点。其中,北墩地层分为八层,地层序列非常清楚且很有特色。目前最深处已挖到4.2米,遗物很丰富:可修复的石器、陶器以及小件的青铜器大概发掘了200多斤,陶片200多袋。同时还发现了稻谷的种子,说明新石器晚期这里已经开始种植水稻。这就填补了江淮间遗址发掘的空白。同时为我们了解周人侵略南方提供了重要的物证。

“赶上好天气,考古人加油干。”杨墩遗址位于庐江县柯坦镇境内,是一个台形遗址。来自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领队余飞正带领着考古人员在进行探方布置。皮肤黝黑、精神抖擞的余飞说,“目前在遗址里发现有柱状遗存,这里原先是不是有一些大型建筑存在,还需要进一步研究。”

徐良高先生认为多个时代一致的聚落相邻分布,应该是在功能上有一定的区分,椭圆形的聚落和圆形的聚落可能就是因为功能不同而刻意营造的不同形状。对于这个问题,何驽先生认为要考虑河流、运输、王权统治等多方面信息,这些密集分布的聚落可能就是当时物质运输和交流的集散地,是周人经略南北的重要设施。通过两位先生的现场指导、交流和讨论,考古队员们对发掘遗址的地层堆积、聚落形态、聚落结构、出土器物特征、遗存文化面貌等均有了新的认识,对改善发掘方法,提高发掘效率、质量和科学性具有积极作用,对后期的资料整理和开拓研究思路均有重要的指导作用。

据悉,引江济淮工程是安徽省基础设施建设的“一号工程”,工程沟通长江与淮河。随着工程的推进,沿线文物保护工作也备受关注。2014年起,省考古所就组织专业技术人员通过实地踏查,基本摸清了工程沿线的文物分布情况,经过复查和专家论证、修改,最终形成了《引江济淮工程文物考古调查报告(初步设计阶段)》,确定了引江济淮工程安徽境内共涉及44处文物,其中有26处集中在新石器至商周时期,年代较早,学术意义重大。

初冬时节,在细雨纷飞中,走近引江济淮工程庐江段,远远地就望见上百辆工程车隆隆地来回运送土石,车辙历历在目,一条贯通南北的新河道初见端倪。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 E-mail:kaogu@cass.org.cn

“这是一次全国考古界共同参与的大会战”

应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徐良高和何驽两位研究员于11月14日、15日莅临引江济淮工程庐江县考古工地,现场指导考古发掘工作,并为考古队员答疑解惑。

另一处位于庐江柯坦镇枣岗村的杨墩遗址,则由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进行发掘。该项目负责人余飞介绍,杨墩遗址总面积约有3000平方米,主要是以西周为主的台型聚落遗址,相对高度约为3米。目前发掘面积大概有1200平方米,平均深度为1.2米左右。

版权所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徐良高先生认为多个时代一致的聚落相邻分布,应该是在功能上有一定的区分,椭圆形的聚落和圆形的聚落可能就是因为功能不同而刻意营造的不同形状。对于这个问题,何驽先生认为要考虑河流、运输、王权统治等多方面信息,这些密集分布的聚落可能就是当时物质运输和交流的集散地,是周人经略南北的重要设施。通过两位先生的现场指导、交流和讨论,考古队员们对发掘遗址的地层堆积、聚落形态、聚落结构、出土器物特征、遗存文化面貌等均有了新的认识,对改善发掘方法,提高发掘效率、质量和科学性具有积极作用,对后期的资料整理和开拓研究思路均有重要的指导作用。

11月28日,恰逢晴朗好天气,引江济淮工程文物考古工作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由厦门大学历史系副主任张闻捷带领的团队正在位于庐江县庐城镇申山村的三板桥遗址进行发掘工作。

责编:荼荼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此次文物保护工作参照引江济淮工程建设的时间控制节点,为加快进度,结合文物“点多线长面广”的分布状况,以合肥为中点划分南、北两片区,同时开展文物保护工作。按照“协调一处、进驻一处、勘探一处、核评一处”的工作方式,圈定保存较好、价值较高的文物点,坚持确保重点、兼顾一般的保护原则,保持考古发掘、古建测绘同步进行。

“不和文物部门争空间、抢时间”

在宫希成副所长陪同下,徐良高、何驽两位先生深入到丁家畈遗址和三板桥遗址发掘工地,查看了地层堆积、遗迹和出土器物,与考古队员一起讨论了该遗址的地层堆积特点、形成原因、聚落形态特征、出土器物特征和文化面貌等,尤其是一个小区域内密集分布多个台型聚落可能的原因。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3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友情链接

责编:荼荼

作者:檀美玲 文章出处:中安在线

引江济淮工程是安徽省基础设施建设的一号工程,而引江济淮工程的文物保护工作从一开始就伴随着工程进展提前进场、全面展开。河道全面开挖时,有800辆工程车同时进场,为了建设者和考古人都能有一个好的工作环境,降尘措施很到位。大部分前期已经完成勘探的考古点,都在施工方之前提前进驻考古队,一部分考古发掘和施工同时进行的区域,施工车队均绕过考古现场进行作业,先民们曾居住的“台墩”高高矗立,似乎已然呈现在眼前。

应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徐良高和何驽两位研究员于11月14日、15日莅临引江济淮工程庐江县考古工地,现场指导考古发掘工作,并为考古队员答疑解惑。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考古网 分享到: 友情链接

——安徽省首次开展以我为主、多方合作的重大考古项目

三板桥遗址出土的陶器

无论是建设者,还是考古人,他们今天的工作从某种程度上说都是基于对水的深刻认识:择水而居的先民,在河道沿岸创造了灿烂的文明;如今沟通长江淮河两大水系的巨大工程同样是为了润泽这片土地、造福百姓民生,并将载入新的史册。这片考古人与建设者为之努力、为之奉献的水域,终将成为一道崭新的风景线。

现场传真 引江济淮工程考古新发现 填补江淮间遗址发掘空白
发布时间:2018-12-03

考古人的辛勤努力,收获了诸多阶段性成果。目前已经完成34处古遗址的勘探、3处古建筑的测绘、6处古遗址的抢救性发掘,正在发掘的古遗址有16处。在考古文物修复库房内,一排排清理出来修复一新的文物摆放在房间架子上。如庐江县三板桥遗址出土的文物十分丰富,发现了可修复的瓷器、陶器和少量青铜器共计200多件,陶片200多袋。同时还发现了不少动物骨骼,比如鹿、牛、鸟和少量的马。在其北墩采集的土样中,还发现了稻谷的痕迹。这说明在新石器时代晚期,江淮地区已经开始种植水稻了。张闻捷介绍,这次发掘,考古界见到了全新的器物和器形,着实令人兴奋。

墩子高于当时地面,两面各挖一个大型凹坑,用于倾倒垃圾,整个地层呈现一个倾斜状。这种墩子一般建在河道边上,方便取水。“这些墩子分布非常密集,最近相差一公里左右。”他表示,这有点像周人在南进的过程中设置的控制据点。其中,北墩地层分为八层,地层序列非常清楚且很有特色。目前最深处已挖到4.2米,遗物很丰富:可修复的石器、陶器以及小件的青铜器大概发掘了200多斤,陶片200多袋。同时还发现了稻谷的种子,说明新石器晚期这里已经开始种植水稻。这就填补了江淮间遗址发掘的空白。同时为我们了解周人侵略南方提供了重要的物证。

据介绍,淮夷是商周时期生活在我国东部的黄淮、江淮一带的古少数民族,夏朝以前生活在今山东、河北等地,称东夷,后来其中一部分逐渐南迁至淮河流域一带定居,被称为淮夷。此前学界对淮夷大型聚落的发掘几乎没有,这次发掘对淮夷的族群构成、分布、文化面貌、生活形态的了解更加清晰。不仅如此,安徽地区的江淮之间,尤其靠近长江流域的皖南地区对于台形遗址的发掘也非常少,台墩的结构、性质、文化序列、面貌尚不清楚,对引江济淮沿线文物点的考古发掘,预计在2021年可完成并提交考古发掘报告。

庐江三板桥遗址

——工程建设者与沿线居民的支持,让考古工作进展顺利

到目前为止,已经完成了34处古遗址的勘探(总面积约90万平方米)、3处古建筑的测绘(总面积近7千平方米)、6处古遗址的抢救性发掘(面积4280平方米);正在发掘的古遗址有16处。目前已发现周代的部分房屋基址,出土文物多为鼎、罐、鬲、豆等陶器残片以及少量青铜小件,现在的进度也为引江济淮工程建设提供了时间保障。

与考古队员们从酷暑到寒冬坚持至今的还有另一群人,他们是乡村志愿者。他们在考古队的指导下做筛土、搬运等工作,乐此不疲。志愿者周元韵是当地村民,虽然已经在工期之前随同大家搬迁,但他仍然十分留恋家乡的这片土地,他参加了考古队的志愿者队伍,这是他热爱家乡的一种表达:“我们就曾住在遗址的周围,祖先们曾经在这里生活,我感到骄傲。”而在参与了考古发掘之后,周元韵说自己大开眼界,除了骄傲,还多了一份对文物的理性认识,能学习到文物知识、文物保护的理念与方法。回家之后,他也常常将自己实践所学传播给其他村民们。

庐江三板桥遗址

“不和文物部门争空间、抢时间”

11月28日,恰逢晴朗好天气,引江济淮工程文物考古工作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由厦门大学历史系副主任张闻捷带领的团队正在位于庐江县庐城镇申山村的三板桥遗址进行发掘工作。

工程建设者与沿线居民的支持,让考古工作进展顺利。目前的考古进度为引江济淮工程建设提供了时间保障。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和整个引江济淮工程从全国调兵遣将一样,驻扎在沿线文物点上的考古队也来自全国各大知名高校与文物保护机构。“经过我们这段时间的发掘,发现这个遗址位于两条古河道的中间。遗址旁边还有一条人工开凿的壕沟,连接两条河道。”厦门大学副教授张闻捷所带领的团队负责三板桥遗址的发掘。从2018年7月20日进场,团队成员经历了酷夏,即将进入寒冬,每天早晨6点半开始干活,一天要在现场忙碌至少8小时。

据张闻捷介绍,目前已经发掘的东墩、西墩主体年代都是西周晚期到春秋时期。每个墩的年代大概有三个时间段,最早的是新石器时代晚期,中间段是商代末期到西周早期,最晚的是西周晚期到春秋早期。

在江淮地区,台形遗址的分布非常密集,特别是江淮中部到西部地区,相比较东部,台形遗址不仅数量多,而且挨得近。余飞介绍,台形遗址经历的主要年代是西周时期,据文献记载,当时的周人为了掠夺南方的青铜资源,需要开辟由南向北运输的通道。庐江县所在的长江流域一带就在这条重要通道上。为了保证通道畅通,周人曾多次大规模征伐淮夷,而台墩中的一部分可能就是周人在逐步南进过程中设置的区域。

到目前为止,已经完成了34处古遗址的勘探(总面积约90万平方米)、3处古建筑的测绘(总面积近7千平方米)、6处古遗址的抢救性发掘(面积4280平方米);正在发掘的古遗址有16处。目前已发现周代的部分房屋基址,出土文物多为鼎、罐、鬲、豆等陶器残片以及少量青铜小件,现在的进度也为引江济淮工程建设提供了时间保障。

引江济淮工程是安徽省基础设施建设的一号工程,而引江济淮工程的文物保护工作从一开始就伴随着工程进展提前进场、全面展开。河道全面开挖时,有800辆工程车同时进场,为了建设者和考古人都能有一个好的工作环境,降尘措施很到位。大部分前期已经完成勘探的考古点,都在施工方之前提前进驻考古队,一部分考古发掘和施工同时进行的区域,施工车队均绕过考古现场进行作业,先民们曾居住的“台墩”高高矗立,似乎已然呈现在眼前。

据张闻捷介绍,目前已经发掘的东墩、西墩主体年代都是西周晚期到春秋时期。每个墩的年代大概有三个时间段,最早的是新石器时代晚期,中间段是商代末期到西周早期,最晚的是西周晚期到春秋早期。

引江济淮工程,造福百姓民生,沿线村民为大工程让路。而面对沿线数量众多的文物,整个工程也为考古发掘让出时间与空间。“不和文物部门争空间,不和文物部门抢时间。文物保护人人有责。”吴邦亮说,这是所有工程建设者的自觉认识。

三板桥遗址出土的陶器

与考古队员们从酷暑到寒冬坚持至今的还有另一群人,他们是乡村志愿者。他们在考古队的指导下做筛土、搬运等工作,乐此不疲。志愿者周元韵是当地村民,虽然已经在工期之前随同大家搬迁,但他仍然十分留恋家乡的这片土地,他参加了考古队的志愿者队伍,这是他热爱家乡的一种表达:“我们就曾住在遗址的周围,祖先们曾经在这里生活,我感到骄傲。”而在参与了考古发掘之后,周元韵说自己大开眼界,除了骄傲,还多了一份对文物的理性认识,能学习到文物知识、文物保护的理念与方法。回家之后,他也常常将自己实践所学传播给其他村民们。

——沿线文物保护、合理利用开发,值得期待

工程车紧张忙碌,绕过一个个巨大的“土墩”。庐江作为引江济淮工程沿线文物点最为密集之处,这样的土墩并不少见。与喧嚣工地只有一壑之隔的土墩上,正是尚在进行发掘任务的考古现场。不闻隆隆的轰鸣声,考古队员安静地一铲一铲地“剖析”这个藏有数千年历史秘密的土层。在他们看来,这里的一层浅土就是一段朝代或是一种文化。在工地现场的引江济淮工程庐江段建管处综合科科长吴邦亮说:“都说来引江济淮工地会被震撼,其实震撼我们的,是这些考古工作者的专业、细致、耐心。

工程车紧张忙碌,绕过一个个巨大的“土墩”。庐江作为引江济淮工程沿线文物点最为密集之处,这样的土墩并不少见。与喧嚣工地只有一壑之隔的土墩上,正是尚在进行发掘任务的考古现场。不闻隆隆的轰鸣声,考古队员安静地一铲一铲地“剖析”这个藏有数千年历史秘密的土层。在他们看来,这里的一层浅土就是一段朝代或是一种文化。在工地现场的引江济淮工程庐江段建管处综合科科长吴邦亮说:“都说来引江济淮工地会被震撼,其实震撼我们的,是这些考古工作者的专业、细致、耐心。

“这是一次全国考古界共同参与的大会战。”来自河南大学的李溯源副教授介绍,河南大学与南京大学共同承担两个考古项目,同样在盛夏时节进驻丁家畈遗址考古现场,已揭露面积4000平方米,20多名考古队员和技工参与其中。

“一河清泉水,一道风景线”

无论是建设者,还是考古人,他们今天的工作从某种程度上说都是基于对水的深刻认识:择水而居的先民,在河道沿岸创造了灿烂的文明;如今沟通长江淮河两大水系的巨大工程同样是为了润泽这片土地、造福百姓民生,并将载入新的史册。这片考古人与建设者为之努力、为之奉献的水域,终将成为一道崭新的风景线。

地址:北京王府井大街27号 E-mail:kaogu@cass.org.cn

在江淮地区,台形遗址的分布非常密集,特别是江淮中部到西部地区,相比较东部,台形遗址不仅数量多,而且挨得近。余飞介绍,台形遗址经历的主要年代是西周时期,据文献记载,当时的周人为了掠夺南方的青铜资源,需要开辟由南向北运输的通道。庐江县所在的长江流域一带就在这条重要通道上。为了保证通道畅通,周人曾多次大规模征伐淮夷,而台墩中的一部分可能就是周人在逐步南进过程中设置的区域。

“这是一次全国考古界共同参与的大会战。”来自河南大学的李溯源副教授介绍,河南大学与南京大学共同承担两个考古项目,同样在盛夏时节进驻丁家畈遗址考古现场,已揭露面积4000平方米,20多名考古队员和技工参与其中。

引江济淮工程,造福百姓民生,沿线村民为大工程让路。而面对沿线数量众多的文物,整个工程也为考古发掘让出时间与空间。“不和文物部门争空间,不和文物部门抢时间。文物保护人人有责。”吴邦亮说,这是所有工程建设者的自觉认识。

——安徽省首次开展以我为主、多方合作的重大考古项目

考古人的辛勤努力,收获了诸多阶段性成果。目前已经完成34处古遗址的勘探、3处古建筑的测绘、6处古遗址的抢救性发掘,正在发掘的古遗址有16处。在考古文物修复库房内,一排排清理出来修复一新的文物摆放在房间架子上。如庐江县三板桥遗址出土的文物十分丰富,发现了可修复的瓷器、陶器和少量青铜器共计200多件,陶片200多袋。同时还发现了不少动物骨骼,比如鹿、牛、鸟和少量的马。在其北墩采集的土样中,还发现了稻谷的痕迹。这说明在新石器时代晚期,江淮地区已经开始种植水稻了。张闻捷介绍,这次发掘,考古界见到了全新的器物和器形,着实令人兴奋。

和整个引江济淮工程从全国调兵遣将一样,驻扎在沿线文物点上的考古队也来自全国各大知名高校与文物保护机构。“经过我们这段时间的发掘,发现这个遗址位于两条古河道的中间。遗址旁边还有一条人工开凿的壕沟,连接两条河道。”厦门大学副教授张闻捷所带领的团队负责三板桥遗址的发掘。从2018年7月20日进场,团队成员经历了酷夏,即将进入寒冬,每天早晨6点半开始干活,一天要在现场忙碌至少8小时。

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邓峰认为,这一重大考古项目,有望获得大批考古成果、填补安徽的学术空白,将带来一次学术研究的高潮,推动淮河流域和长江流域文明研究。与此同时,考古学界与文化主管部门也在思考,如何在“一河清泉水”边呈现“一道风景线”——有重大历史价值的文化遗存不能只收纳在库房中,应当通过积极有效的方式展现给大众,成为河岸边不可或缺的文化元素,成为文化旅游项目的典型案例。

“引江济淮工程的施工时间是六年,但留给考古发掘的时间只有两年。”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邓峰介绍,此次重大考古发掘项目,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参考了南水北调工程与三峡水库工程的文物保护做法,是安徽省首次以省内考古力量为主、开展多方合作,邀请国内具有考古资质的南京大学、厦门大学、山东大学、河南大学等12所高校及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赴皖开展合作发掘,并邀请武汉大学作为第三方监理单位。

先人临水而居,平地起高台,这是一幅壮观而诗意的景象。数千年之后,我们是否能将珍贵的文化遗存保留下来、展示出来?是否能重现这种诗意生活场景、怎样重现?

“赶上好天气,考古人加油干。”杨墩遗址位于庐江县柯坦镇境内,是一个台形遗址。来自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领队余飞正带领着考古人员在进行探方布置。皮肤黝黑、精神抖擞的余飞说,“目前在遗址里发现有柱状遗存,这里原先是不是有一些大型建筑存在,还需要进一步研究。”

——沿线文物保护、合理利用开发,值得期待

“一河清泉水,一道风景线”

“引江济淮工程的施工时间是六年,但留给考古发掘的时间只有两年。”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邓峰介绍,此次重大考古发掘项目,安徽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参考了南水北调工程与三峡水库工程的文物保护做法,是安徽省首次以省内考古力量为主、开展多方合作,邀请国内具有考古资质的南京大学、厦门大学、山东大学、河南大学等12所高校及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赴皖开展合作发掘,并邀请武汉大学作为第三方监理单位。

“这是一次全国考古界共同参与的大会战”

——工程建设者与沿线居民的支持,让考古工作进展顺利

备案号:京ICP备05027606

据介绍,淮夷是商周时期生活在我国东部的黄淮、江淮一带的古少数民族,夏朝以前生活在今山东、河北等地,称东夷,后来其中一部分逐渐南迁至淮河流域一带定居,被称为淮夷。此前学界对淮夷大型聚落的发掘几乎没有,这次发掘对淮夷的族群构成、分布、文化面貌、生活形态的了解更加清晰。不仅如此,安徽地区的江淮之间,尤其靠近长江流域的皖南地区对于台形遗址的发掘也非常少,台墩的结构、性质、文化序列、面貌尚不清楚,对引江济淮沿线文物点的考古发掘,预计在2021年可完成并提交考古发掘报告。

学术动态 “引江济淮”沿线考古皖江文明史的再发现 发布时间:2018-12-14

初冬时节,在细雨纷飞中,走近引江济淮工程庐江段,远远地就望见上百辆工程车隆隆地来回运送土石,车辙历历在目,一条贯通南北的新河道初见端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