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蒲京欢迎您官网让古老的骆越文化成为新的生产力

——简论骆越古都文化的保护、开发与利用

近年来,广西环大明山地区的历史文化挖掘和研究取得了突破性的成果,一系列新发现的文化遗存证明大明山的历史文化对岭南的民间信仰影响很大,大明山是岭南民间宗教信仰的祖山和圣山。

广西加强与东南亚国家交流合作,一项十分重要的工作就是努力激活与东南亚国家共同的文化元素。而深入挖掘与开发利用骆越文化资源,是激活与东南亚国家共同的文化元素的重要方面。

罗世敏

广西大明山的壮语名字叫“岜是”,意思是祖山、圣山。在壮族人的心目中大明山是天之柱,是通往天界的仙山。壮族著名的民间传说故事《妈勒访天边》和《特火请太阳》中所述说的太阳的居处“天柱”和“昆仑”指的就是大明山,妈勒和特火经历千辛万苦登上大明山,终于把太阳请了回来,为壮乡带来了光明。在古壮语中,“天柱”的壮语译音就叫“昆仑”,中华民族的千古神话“昆仑之谜”只要在大明山的深层文化中都能够得到完全的解读。壮族的著名古籍《麽经布洛陀》曾记述古代有一次大洪水,许多地方都被淹没了,只有“郎佬”之坡、“郎汉”之家、“敖山”之坡没有被淹,这“郎佬”之坡、“郎汉”之家、“敖山”之坡就是圣山“岜是”,即大明山。《麽经布洛陀》还记述,壮族人不管在哪里死了,都要做一个招魂的仪式,让死者的“魂魄回归岜是”。在壮族的民间传说中,大明山是天上的圩市,叫“天圩”,是神仙居住和聚会地方,大明山的四天坪的城寨遗址就是“天圩”的遗址。古代山下的村民何邻、卢六等人上大明山修炼,结果坐化成仙。村民韦求寿上山遇见仙人,结果从19岁的短命郎变成了91岁的长寿老人……这些记述和传说使大明山充满神奇的色彩。

在广西大明山保护与开发中,广西大明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组成了专家组深入环大明山地区开展调研。经过一年多的艰苦努力,专家学者已经得出初步结论:环大明山南麓地区的武鸣县马头、两江、陸斡、罗波,以及宾阳县靠近大明山南麓地区的这一区域是骆越古都的中心。骆越古都中心的发现,是广西和南宁与东南亚国家交流的重要文化因缘,为加速广西与东南亚国家的合作与交流,推动南宁建设区域性国际城市,把大明山建设成为面向东南亚的国际知名品牌旅游胜地和文化名山,形成广西北部湾经济区文化旅游品牌景区,提供了一个新契机。

自治区党委书记刘奇葆在南宁市调研时强调指出:“要发展以壮民族文化为主体的多民族、多样性文化,保护和发扬民族民间特色文化。”学术界公认的骆越古国范围北起广西红水河流域,西起云贵高原东南部,东到广东省西南部,南至海南岛和越南的红河流域。近来,专家们经调查考证后得出了骆越古国中心地带位于今南宁市一带,都城在环大明山南麓区域的初步结论。这一重大研究成果是继挖掘广西大明山壮族龙母文化之后的又一重大学术发现。因此,深入挖掘与整理骆越古都文化遗产,建设一个全面展示古骆越灿烂文化的崭新窗口,这增强壮民族文化在东南亚的吸引力,对于增进现代我国华南地区壮侗语民族与东南亚国家和民族之间的文化认同、加快推进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建设,加速南宁和广西经济社会发展,推动南宁建设区域性国际城市等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

为什么大明山叫做祖山和圣山,这一个隐藏着千古之谜的大山一直到2005年南宁市开展大明山保护与开发大会战后才揭开了她的历史真面目。解开大明山千古之谜的钥匙就是龙母文化发祥地和骆越古都的发现,龙母文化发祥地和骆越古都的发现使我们解读出沉埋在大明山荒草中的一代文明。

全球视野下必须重新考量的骆越古都文化

一、延续历史文脉,保持民族记忆,必须加快保护与开发民族文化资源文化是一种符号,是深刻在民族心灵的永恒印记。她集中体现在民族文明的原始形态,有别于其他民族的核心所在,并对该民族文化传统和文化心态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是民族精神情感、个性特征以及凝聚力、亲和力的重要载体。挖掘、保护和开发民族文化就是延续民族的记忆和根脉,是关系民族生存与发展的大事。尤其在全球化、现代化、城市化、信息化浪潮日益高涨、影响日渐显著的背景下,民族文化的保护与开发越来越受到社会和民族共同体的关注。

一.大明山地区是珠江流域龙母文化的发祥地

自20世纪下半叶以来,全球化已经成为一个发展趋势,成为当代各国和各民族所面对的重要生存和发展背景。在全球化过程中,工业革命以来兴起的城市化的潮流也开始进入全球化时代。在全球化进程中,世界各国的城市不管愿意与否,都将主动或被动地纳入到全球化之中,城市与城市之间、民族与民族之间的联系日益密切。许多国家的中心城市不再单纯是本国或较大区域范围内的经济文化中心,而逐步发展成为以一定的文化圈为背景超越国界的国际经济、金融、贸易和文化交流中心,出现了一批国际性城市。与此相伴的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交流、竞争与合作越来越体现为以大城市区域或城市圈为核心的文化圈之间的交流、竞争与合作。

1、保护与开发民族文化是当今国际社会的共识。“保护第一”是联合国保护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一项基本指导思想和实施原则。“保护第一”强调了保护在文化遗产继承发扬工作中的重要地位。党的十六大报告中明确指出:“立足于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实施,着眼于世界文化发展的前沿,发扬民族文化的优秀传统,汲取世界各民族的长处,在内容和形式上积极创新,不断增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吸引力和感召力。”
广西环大明山地区曾经创造了灿烂的文明,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但由于历史地理因素的制约,该地区的生产生活方式、思想观念等仍处于相对落后、封闭和保守的状态,这已成为阻碍经济社会发展的障碍。我们要保持在新一轮国际国内竞争中挺立潮头,民族文化建设就必须不断明确主题,丰富内涵,从内容到形式都要有创新和发展。因此,必须根据时代发展的要求,解放思想、与时俱进、破除民族文化传统中的封闭性、保守性和排他性,积极继承和发扬其中的精华,不断吸纳适应现代化发展的新观念、新知识,在充分利用本民族优秀民族文化遗产的基础上,通过继承和发扬、学习和借鉴、改造和创新,扎实做好民族文化保护工作,最终形成以激活民族文化资源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强大动力的新发展模式,从而实现从传统文化形态向现代文化形态的转变。

为了认真贯彻落实南宁市委马飚书记(现任广西壮族自治区主席)关于大明山地区旅游资源保护与开发“要注意挖掘自然景观、人文景观、历史遗址、民族风情、自然奥秘,挖掘出景区、景点的文化内涵、历史内涵、民族内涵”的指示,2005年5月,广西大明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组织了民族学、壮学、考古学、社会语言学等方面的专家学者10多人,开始对大明山的历史文化进行专题考察与调研,经过一年多的考察和调研,结合考古学、地名学、民俗学等多学科研究成果研究分析,专家们一致认为:环大明山地区是中华龙母文化的发祥地。

全球化进程的加速,也提高了民族国家、民族社会的自我意识,巩固了各民族对自身以及各自之间的认同感,特别是对文化圈的形成和认同,“族性”的问题随之凸显出来。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2、民族文化在推动发展中具有重要而独特作用。文化资源比自然资源更具有开发潜能,是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藏。文化的优势可以比较容易地转化为经济优势,而且这种转轨少有阵痛,更不会以破坏生态环境为代价。与自然资源开发相比,文化资源的开发是一种可持续发展的过程,只有以民族文化的开发作为旅游资源开发的突破口,才能更好地弘扬民族文化,培育民族精神,促动经济社会的发展。通过民族文化的保护与开发,不仅有利于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而且可以促进民族地区资源的开发和提高人民的物质生活水平,从而有助于民族地区文化事业的发展,最终达到共同富裕;通过民族文化的保护与开发,促进了与民族文化旅游业相关的其他产业的配套发展,使原来以传统的种植业和养殖业等第一产业为主逐步发展为以旅游、餐饮业、娱乐业、商业等服务性的第三产业为主,从而加快民族地区产业结构的调整与优化;民族文化是民族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千百年来,它在人类社会文化传播交流中,充分发挥了重要的价值取向和社会功能,其价值远远超出自身范围,成为民族团结和纽带的象征。积极抢救和开发民族文化,是提高民族地位,增强民族自信心和自尊心,推进民族思想文化交流,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加强民族团结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民族文化的保护与开发,不仅影响到民族地区内群众的文化与创新理念,还影响到周边地区群众的文化与创新理念,使民族地区的群众的观念发生改变,社会参与意识得到提高,有利于发掘、整理和提炼那些最具民族特色的风俗习惯、神话故事、民间传说、民间艺术、舞蹈戏曲、音乐美术、服饰饮食、接待礼仪、图腾崇拜等民族文化旅游资源,使这些民族文化的瑰宝得以保存下来。

1.环大明山地区是龙母文化遗存最深厚的地区

一般认为,骆越、西瓯是现代岭南和东南亚国家壮侗语民族的共同祖先。从不太多见的史籍记载中,我们知道,岭南地区在先秦时期出现了众多的古国实体,他们有自己的青铜文化,有自己的文明运行轨迹。然而由于史籍记载太少,骆越古国的中心或者称“古都”在哪里?已成为千百年来史学家们的重大谜团。加之作为骆越、西瓯先民后裔的现代壮侗语民族只有语言而无文字,因而我们只能借助考古学、语言学、民俗学、地名学等学科的研究成果,以及流传于民间民俗文化的踪迹中逐步探寻,得到证实。在这里,我们将骆越古都理解为骆越先人经济文化的重要发祥地,或者说,是骆越人重要的活动中心范围。

二、广西环大明山地区是骆越古都文化发祥地和骆越古国中心具有考古、文献、传说、民俗等多方面的充足依据

龙母文化是岭南影响最为深远的的民间信仰,这一文化的源头就在环大明山地区。

在我国岭南、西南以及东南亚的广大地区,生活着由远古时期骆越人的后裔所组成的现代壮侗语系族群,主要包括中国壮侗语族的壮族、布依族,越南的岱族、侬族,老挝的老龙族,泰国的泰族、缅甸的掸族、印度的阿洪人等20多个民族,他们大致分布在6个国家,人口近1亿。历史上,这一语系族群曾以现今壮族居住的地区邕江、郁江及其上游左右江流域为中心之一向外迁徙。因此,骆越古都文化就成为这些民族共同的精神家园和文化纽带。

经过深入研究和考证,目前已经被学术界公认骆越古国的范围内最早的古人类文化遗址是80.3万年前的广西百色旧石器时代遗址,最大的古人类贝丘遗址是广西南宁顶蛳山贝丘遗址(5000——10000年前),最大的大石铲文化遗址是广西隆安县大龙潭文化遗址,这些前骆越文化遗址均在桂南地区的左右江和邕江流域,正是这一深厚的古人类文化孕育和催生了骆越文化和骆越古国。

环大明山地区是龙母文化最深厚的地区。整条大明山山脉传说是壮族神龙“特掘”的化身。大明山有龙头峰、龙尾瀑布、龙脊台、龙母大峡谷、龙母坟……等。可以说大明山的每一条河谷都有龙母文化的痕迹,环大明的每一个乡镇、每一个村屯都有龙母“娅仆”和龙子“特掘”的美丽传说。在大明山的典籍中,龙母被壮族人民称为“高祖”或“圣祖”,大明山是壮族的龙母神山。

深入挖掘和开发利用骆越古都文化具有多重叠加的现实意义

1、广西环大明山地区有古骆越人定居并命名的传说。

环大明山地区有一个很深厚的“特掘扫墓”故事传承圈,这些流传在环大明山地区的“特掘扫墓”故事有四个显著的特点:一是覆盖面广。二是情节具体确切。三是故事形式多样,版本众多。四是壮族龙母故事主要情节基本相同。

随着工业化、城市化、信息化的快速发展,当前在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寻根问祖的浪潮。因此,骆越古都文化的挖掘,必将有利于增进现代壮侗语族与泰国、越南、老挝、缅甸等东南亚20多个具有族缘、人缘、地缘“同源异流”民族的关系,这对于促进中国,特别是广西与东南亚国家民族文化交流、形成文化认同,共同发展旅游业等方面都具有多重叠加的现实意义。

广西环大明山地区有一个流传很广的传说:古代壮族先民因洪水灾害从邕江沿岸向大明山地区迁移,这里森林遮天蔽日,看不见土地和水源。后来是泉水边生活的鹭鸟叫声指引壮族先民找到了水源和可开垦的田地,因此壮族先民才在环大明山地区定居下来。为了纪念鹭鸟对壮族先民的贡献,壮族先民于是把水田中的鹭鸟当作吉祥物来祭祀,并把最早定居的地方叫做骆越(水田中生活的鹭鸟在壮语中的名字叫“骆”,意为鹭鸟之地的越人),这一地方就是现在武鸣县的陆斡镇一带(陆斡的壮语音就叫“骆越”)。

环大明山地区是龙母文化遗存的富集区。环大明山地区的龙母文化遗存主要有龙母文化村、地名、庙宇三大类。龙母文化村目前已发现了4个,是珠江流域传说是龙母村最多的地区。环大明山地区还有众多的龙母庙和以龙母为主祭祀神的庙宇。在每一条发源于大明山的河流出山的河口处或两河的汇合处几乎都有龙母庙,特别是在武鸣县大明山南麓和东江、西江沿岸最多。因此清代的《武缘县图经》记载“龙母庙,县境乡村多有之,祀秦女温夫人”。环大明山地区是珠江流域龙母文化遗存最密集的地区。

1.有利于加快推进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建设,贯彻实施国家战略。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政府推进“以邻为伴”的富邻睦邻安邻的外交方针,中国与东盟国家建立自由贸易区是贯彻落实这一重大战略的重大举措。深入挖掘和利用开发骆越古都文化这一悠久的文化资源,进而提高广西在全国乃至东南亚的知名度和吸引力,更好地服务中国-东盟博览会,为充实和深化中国-东盟战略伙伴关系注入文化这一新活力和新元素,进而为贯彻落实国家战略提供坚实的文化支持。

2、环大明山南麓区域,特别是上林、宾阳县是广西野生稻的重要区域,证明这里是骆越稻作文化的重要发源地。

从民间民俗遗存、传承方面看,环大明山地区的龙母崇拜民俗最为久远。这些民俗主要有:起源于龙母祭祀活动的歌圩民俗,起源于“特掘扫墓”的壮族三月三祭祖民俗,起源于龙蛇崇拜的饮食民俗,起源于龙蛇崇拜的建房“安龙”习俗等。

2.有利于广西更好地融入泛北部湾等区域合作,扩大对外开放。激活骆越古都文化元素有助于加快推进泛北部湾区域合作,构建南宁-新加坡经济走廊。而这一经济走廊与千百年前发生的“壮泰民族走廊”(亦即骆越民族往南迁移的主要路径),为逐步形成贯通中南半岛的南宁至新加坡的经济走廊创造文化平台,让中国-东盟博览会的永久举办地城市南宁成为这些民族的“文化纽带”和文化圈的中心。

野生稻的存在,是发明水稻栽培最基本的物质条件。只有在野生稻分布区,野生稻的驯化和栽培才成为可能。据专家考证,我国的野生稻主要分布在广西、广东、台湾、云南、海南等省区。广西的宾阳、上林、横县是野生稻分布最密集的市县。大石铲是稻作文化的标志性文化。武鸣县是桂南大石铲主要分布区之一,已发现了多处石铲遗址。在早期的岩洞葬中已发现有石铲。这些都足以证明环大明山南麓区域也应该是稻作文化的重要发源地。

2. 珠江龙母文化发祥地。

3.有利于南宁在多区域合作中充分发挥核心带动作用,逐步将南宁建成区域性国际城市。21世纪是特大型城市和城市群加快发展的世纪。国内外经济发展的经验表明,国与国之间的竞争,体现为特大型城市和城市群之间的竞争。南宁市正处在多机遇重叠、多区域合作的交汇点,为进一步把南宁市建设成为中国绿城、美食天堂、购物中心、旅游胜地创造了条件,同时也有利于将南宁逐步建成区域性国际城市,从而进一步发挥南宁在多区域合作中“领跑者”的作用。骆越古都中心的发现及其文化研究,更是南宁加快推动城市国际化进程、提高城市知名度的新动力。

3、广西大明山南麓的马鞍山龙母金洞文化遗址证明邕江沿岸的贝丘文化与大明山地区的青铜文化有传承关系。

大明山的壮族龙母文化是珠江流域历史最悠久的龙母文化,是原生态的龙母文化。大明山西南麓的两江、马头、罗波、陆斡一带在先秦时代是壮族先民骆越族的一个大聚落,这一地带出土的先秦时期的文物是岭南地区最丰富的。上个世纪80年代这里陆续发现了元龙坡商周墓群、安等秧战国墓群、岜马山商代岩洞葬、独山战国岩洞葬、商周敢猪岩洞葬等遗址,从这些古遗址出土的大量青铜器可以断定,这一地区在商代就产生了灿烂的青铜文明。这些商周时代的文物有不少与龙蛇图腾崇拜习俗有关,这类的文物主要有饰蛇纹的牛首提梁卣、带有龙蛇形图案的铜盘、石范、纺轮、蛇形玉雕饰等。这些龙蛇图腾崇拜的文物都是广西目前已发现的最早的龙蛇图腾崇拜文物,这些文物的出土向我们透露了商代的环大明山地区确实存在着一个以龙蛇为图腾的强大古国的信息,环大明山龙母文化就是这一古国信仰的原始宗教。

4.有利于加快推进广西“北有桂林,南有南宁”旅游发展新战略的实施,加快首府南宁经济社会的发展。现代旅游发展的实践证明,大多数人们出游的目的主要是基于审美、求知、休闲等文化精神生活的需要,其追求的不仅是对自然风光的游览观光,而更注重的是文化的享受和民族民俗风情的体验。自治区党委、政府提出“北有桂林,南有南宁”的旅游发展战略新定位,要求南宁市在旅游资源开发中将两者紧密地结合起来,挖掘、提炼和开发最具代表性和特色性的民族文化资源,形成具有民族文化内涵、特色鲜明的文化旅游产品,不断提高广西和南宁旅游的文化品位,使环大明山旅游圈成为广西和南宁旅游新的增长点,成为中国南方民族文化旅游中心,从而促进广西和南宁经济又好又快发展。

最近在广西大明山脚下的龙母金洞发现了与邕江沿岸古人类贝丘文化遗址相类似的贝丘文化遗址,这一贝丘遗址附近就是著名的青铜文化遗址——独山战国墓遗址。这些文化遗址的类型说明邕江沿岸的贝丘文化在历史上的海浸时期并没有消失,而是转移到了环大明山地区,并在这里创造了灿烂的青铜文明,邕江沿岸的贝丘文化与大明山地区的青铜文化有直接的传承关系。

西江下游的龙母文化都有壮族龙母文化的基因,是次生性的龙母文化,大明山的壮族龙母文化与西江下游的龙母文化存在着深刻的源流关系。在环大明山地区和邕江流域,“蒲”是老祖母的尊称。从武鸣县的东江、西江沿岸到右江、邕江沿岸的龙母都有“蒲”字的文化特征,如邕宁蒲庙里龙母就叫“蒲神”,译成汉语就是“阿婆神”,沿江一直到藤县、梧州和广东德庆的汉族地区,龙母就变成姓“蒲”的女神了,秦汉时代的壮族先民是没有姓的,龙母姓“蒲”是远古的壮族龙母文化遗留下来的信息。

通过深度挖掘骆越古都文化这一“富矿”,发挥历史文化资源丰富的独特优势,促进文化与旅游的深度结合,打造具有广泛影响的文化品牌,不断增强文化品牌效应,可以有效地扩大南宁市的文化知名度,提升南宁市的无形资产,增强经济发展后劲和综合竞争力。

4、广西大明山脚下的元龙坡等商代青铜文化遗址是骆越地区最早的青铜文化遗址。

二、大明山是骆越人的祖居地和骆越古国最早的古都

5.有利于加快环大明山旅游业的发展。骆越古都文化发源地旅游品牌的打造,揭示了大明山地区深厚的民族文化内涵,使大明山成为文化旅游的新圣地,为特色旅游增添丰富的人文色彩。骆越文化在珠江流域和东南亚国家具有广泛的影响,大明山是骆越古都文化发源地这一新发现,必将产生强大的文化冲击波,使人们重新认识大明山旅游的价值,产生朝圣寻根的欲望,增强大明山旅游的吸引力,使大明山成为新的文化旅游热点。同时可以有效地整合环大明山旅游圈的旅游资源。骆越古都文化发源地品牌的打造,使大明山成为岭南文化和东南亚众多民族文化的重要源头,成为文化的圣山。

1985年在武鸣县马头镇大明山脚下的勉岭和元龙坡发现了骆越地区最早的青铜文化遗址,出土了大量的商代骆越文物,并在遗址中出土了岭南地区最早的铸造青铜器的石范,这些文物以确凿的证据证明大明山地区是骆越青铜文化的发源地,也是骆越古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考古人员在元龙坡和安等秧山坡上调查发现了两处数量众多、规模宏大的商周至战国时代的古墓群,而且古墓群排列有序,共发掘了400多座。特别是元龙坡发现的墓葬多达300座,是岭南地区迄今发现的年代最早、数量最多、具有民族特色的一处古墓群,曾经引起了广西乃至我国考古学界的极大关注。其中在元龙坡共清理发掘各类墓葬350座,出土各种青铜器、玉器、石器、陶器共1000余件;在安等秧共发掘墓葬86座,出土各种青铜器、陶器、玉石器、铁器共216件(其中11件为采集物)。更重要的是在元龙坡墓葬里发现了一批用于铸造青铜器的石范及其铸件,结束了广西从未发现先秦时期青铜冶铸模具的历史。元龙坡墓葬里还发现了数以千计的形制规整圆润、体薄如纸、工艺精湛的玉片,对研究先秦时期广西地区玉器的起源、制作工艺和人们的佩玉习俗,提供了极为珍贵的实物材料。1974年元月,有农民在武鸣县马头乡全苏村附近的勉岭平整土地时,发现一件商代牛头提梁卣,这是迄今为止岭南地区发现的最早青铜器,从造型到纹饰内容都具有浓郁的中原文化特点。很可能是居住在这一带的骆越古国在与中原商王朝的交往中获得的赠品。同此卣出土的还有一件青铜戈,长胡二穿,援、内平直,属早期铜戈特征,其年代与铜卣也相似。

龙母文化发祥地的发现使隐藏在历史尘埃中的大明山史前文明显露出她的灿烂光彩,专家们进一步挖掘研究,终于认定大明山西南麓是骆越人最早的祖居地,是骆越古国最早的都城。

(作者系南宁日报社副总编辑)

地质勘探表明,大明山南麓区域的武鸣县马头乡和两江镇,蕴藏着一条神秘的黄金带,这一地带是大明山隆起而形成的地质断裂带,断裂带走向与大明山走向大体一致。沿断层构造线形成雷圩—两江圩—和圩—马头圩断层谷地,武鸣至马山间的公路即沿断层谷地延伸,公路两侧,常见断层三角面犹如鬼斧神工般地砍截扭曲,地层如同大树年轮一样整齐排列,成为独特的地质景观。由于岩浆在断裂带活动的加剧,使这一地带形成一条黄金与铜的富矿带。这里的铜矿蕴藏量也非常丰富,已探明储量为2600万吨,占广西已探明储量的30%,金属量为27万吨。武鸣县马头乡元龙坡商周墓群考古发掘都出土过不少铜器,而这些墓葬地附近即有铜矿资源。如元龙坡附近即是两江铜矿储存地,其周围的渌昌、百渌、渌其、南崔和大明山都有铜矿石出露。

1.壮族古地名文化遗存透露出古“骆越”的信息

5、广西环大明山地区是骆越古国宗教信仰文化——龙母文化的发祥地。

位于武鸣县大明山主峰龙头峰南麓的陆斡镇,壮语地名叫Loegvet,这一地名的读音与“骆越”的古读音完全一致;在陆斡镇正北面,有一个名叫“小陆”的小圩镇,古壮语的意思即是“骆王”;在小陆的北面,有一个古代著名的大庙,名字叫“庙召陆”,古壮语的意思就是骆王庙。两江镇有“赵江”、“南朝庙”,陆斡镇凤林村有“南巢泉”等,译成汉语就是“骆王江”、“骆王庙”、“骆王泉”,这些地名均与“骆王”
相关。据清代黄君钜所著的《武缘县图经》记载,流经这一带的河水,古称可沪江、何滤江或渭笼江、武离江,这些名字皆为“骆越水”的一音之转。大明山西南麓“骆越”、“骆王”和“骆越水”地名的遗存,在整个骆越故地中是绝无仅有的,说明大明山西南麓的壮族人还留有骆越古国的深刻记忆。

龙母(壮族名称叫乜掘或娅蒲)是先秦时代骆越族人普遍信仰的祖宗神,大明山地区有骆越地区也是珠江流域最早的龙蛇图腾文物、龙母庙、龙母文化地名遗存和龙母文化民俗。大明山地区是骆越龙母文化的发祥地。这一文化至今仍深刻地影响珠江流域的民众和骆越族的后裔——现代壮侗语民族。

2. 大量骆越文物的出土为“骆越古都”提供了实物证据

6、古地名所透露的信息也表明骆越发源地位于广西环大明山一带。

武鸣马头元龙坡商周古墓群和安等秧春秋战国古墓群是迄今为止广西发现的规模最大、年代最久的骆越古墓群,共出土青铜器、陶器、玉器、石器一千多件。这两处年代衔接的墓群,具有相当高的古国文明。铜鼓是骆越古国的标志性文物,骆越古国也因此被称为铜鼓王国。在两江镇独山战国墓正北面不远的板潘屯岽很坡伴随青铜短剑、铜矛和铜铃出土的5面战国时代的冷水冲型铜鼓,是最早期的真正意义上的骆越铜鼓。大明山西南麓也是骆越故地出土青铜剑最多的地区。考古研究的成果充分证明了这一带是岭南的青铜文化中心。

广西大明山在壮语中叫“岜是”,即祖宗神山的意思,武鸣县的陆斡镇壮语是骆越的意思,武鸣河和郁江古称骆越水,武鸣河的上游叫达娅江,达娅在壮语中是阿婆江的意思,环大明山地区古称临浦县,“临浦”壮语即祖母河,这些古骆越地名都明确无误地向我们传达了这里是骆越祖居地,是骆越的文明发源地的信息。

3. 大明山地区有“骆垌舞”等骆越古文化“活化石”的遗存

三、准确定位,把握内涵,保护挖掘,彰显千年古国鲜明的民族文化个性

2006年,专家们在武鸣马头、锣圩、城厢等地发现了一种名叫“跳骆垌”的壮族师公舞,这一舞蹈仅流传于武鸣大明山附近的几个乡镇。舞蹈由十多名带着傩面的师公表演,反映古骆越军队阅兵、行军、作战、凯旋、祭祀等内容。据考证,骆越古国的国王叫“召王”或“召雄”,王子叫“公郎”,将军叫“骆垌”,这些古骆越国的国王与百官名字在越南等地只见于1000多年前的《大越史记》等古籍中,而这些骆越古都的文化却以“活化石”的形式遗存在武鸣大明山附近的壮族民间,这说明大明山地区还保留着骆越古都的记忆,而这一记忆又说明了骆越古都就位于大明山西南麓。

在全球化、经济一体化大潮的冲击下,许多民族文化已经相当脆弱,保护与开发工作显得尤为迫切。民族文化作为一种资源,对它保护十分重要。要切实保护好民族文化,挖掘和利用有价值的民族文化的符号,将民族文化资源整合后集中展示,在全社会形成热爱民族文化、尊重民族文化、保护民族文化的良好氛围。

4. 大明山地区发现了大量的古骆越军队活动的文化遗存

1、正确认识骆越古都文化的历史地位和作用。对于骆越古都文化的认识,既要把它放在历史的岁月里去理解,更要从现在和未来去把握。骆越古都文化的地位主要包括两个方面的内涵:一是骆越古都文化在骆越民族发展史上的地位;二是骆越古都文化在中国和东南亚部分国家文化史上的地位。三是骆越古都文化在现代华南壮侗语族和东南亚“同源异流”的20多个民族关系上的作用。

武鸣县两江镇的剑江传说是“骆越王铸剑的地方”,赵江古壮语的意思就是骆越王江,在赵江的支流汉溪上,有一段遗留许多古磨刀石的溪谷。当地老百姓说,整个山谷有一百多处磨刀痕迹。经初步考察,在一段二十多米的溪谷中,专家已确认了四十多处的磨刀痕迹,其痕迹十分古老,且形状独特,显然为打磨古兵器所留。在磨刀石沟旁边,还发现了一处古营寨遗址。在大明山的四天坪、龙头山、橄榄峡谷等地也发现了不少石砌的寨墙遗址,这些有青铜兵器出土的古营寨显然是古骆越军队的文化遗存。

骆越古都文化是维系壮侗语民族间的重要纽带。如果用现代的眼光来审视骆越古都文化,肯定会发现它有这样那样滞后的现象和产品,然而它的存在却是骆越古都文化历史积淀的结果,是历史的必然产物,都有其存在的价值和意义。我们以信仰为例,古骆越民族和其它民族一样,都曾经信仰原始宗教,相信万物有灵。尤其是对水神——蛇图腾的崇拜流传甚广。这一观念固然是人类童年的产物,随着人类改造自然的实践,科学技术的发展和普及,它正在退出历史舞台。然而,在历史上它作为古骆越民族的精神支柱,也自有其产生存在的理由和价值。由此可知,骆越古都文化系产生于该民族社会生活的沃土,有其特定的经济基础和社会基础,一经产生就保存下来,具有其连续性而不易消失,从而保持其完整性,这就是民族的个性。这种民族个性在维持骆越民族共同体的发展和延续过程中具有重要的作用,它影响着古骆越民族生产生活的方方面面。比如,在广西环大明山地区的壮族人中仍保留有一个独特的民俗——忌讳吃蛇和杀蛇。一些受外来人影响的年青人杀蛇吃蛇都会受到老年人的责骂,他们传说吃蛇会遭到灾异的报应,在家煮蛇烟尘落下也会中毒。正是这种良好习俗的延续,我们可以将它升华为人与自然和谐的习俗文化,更好地保持人与自然的和谐关系,这也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题中之意。

骆越人祖居地和骆越古国最早都城的发现终于破解了龙母文化发源于大明山地区的经济原因和社会政治原因,龙母文化是骆越古国的宗教信仰,大明山是岭南民间信仰的祖山和圣山。

研究骆越古都文化,不仅要研究它在本民族发展史上的历史地位,同时还必须研究它在整个中华文化史上的历史地位。越是对骆越古都文化的特征及其相互关系发掘得深入具体,就越能充实和丰富中华文化研究的内容。历史证明,中华文化是中华各民族文化不断吸收、融合、生成的产物。史学家认为,经过秦汉、唐宋再至元、明、清,特别是元、清两代,将少数民族文化直接带入中原汉族地区,打破了汉文化一统的封闭状态,也为汉族与少数民族文化间的交流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条件,使中国各民族文化的交流和融合得到了空前的发展,形成了既具统一性又具多样性的中华文化。正因为如此,当外来文化冲击中国各民族固有文化的时候,各民族的文化不仅表现了自身传统文化的生命力,而且表现了强烈的向心力和凝聚力。从历史上文化的发展、融合过程中,我们不难看出,骆越古都文化与中国华南诸少数民族文化在中国文化中的历史地位。而更为重要的是从中华文化所具有的统一性和多样性的发展过程中,我们看到了文化的先导、整合和认同作用。

三.大明山是三界神崇拜和大王神崇拜的原生地。

骆越古都文化的作用还体现在,它是激活现代华南壮侗语族和东南亚“同源异流”20多个民族关系的文化因素。学术界比较一致地认为,在我国岭南、西南以及东南亚的广大地区,生活着由远古时期西瓯、骆越人的后裔所组成的现代壮侗语系族群,主要包括中国壮侗语族的壮族、布依族,越南的岱族、侬族,老挝的老龙族,泰国的泰族、缅甸的掸族、印度的阿洪人等21个民族,他们大致分布在6个国家,人口近1亿人。历史上,这一语系族群曾以现今壮族居住的地区为中心向外迁徙。而环大明山南麓区域则是这一中心的发展源地,可见,环大明山南麓区域是众多的骆越民族后裔共同的精神家园。

岭南地区除了龙母文化外,影响最大的民间信仰还有三界神崇拜和大王神崇拜。这两个民间信仰的原生地也在大明山地区。

众所周知,随着工业化、城市化、信息化的快速发展,当前在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寻根问祖的浪潮。因此,大明山骆越古都文化的挖掘,必将有利于增进现代壮侗语族与泰国、越南、老挝、缅甸等东南亚20多个具有族缘、人缘、地缘“同源异流”民族的关系,这对于促进中国,特别是广西与东南亚国家民族文化交流、形成文化认同,共同发展旅游业,推进南宁建设区域性国际城市,更好地贯彻实施国家战略、加快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建设等方面都具有多重叠加的现实意义。

三界神崇拜是岭南地区特有的的原生态民间宗教信仰。这一民间信仰最早的形态是天界、地界、人界三界之王的崇拜,明代以后随着汉族人大量迁入广西,这一古老的民间信仰在汉族人的聚居区逐渐演变为一个神祗,变成了药神和冯姓的保护神。三界神崇拜的主要区域是古骆越水流域即郁江流域,这一区域正是壮族先民古骆越人的聚居地。

2、全面挖掘骆越古都文化,充分展示民族传统文化的迷人魅力。保护挖掘骆越古都文化是一项系统、繁杂的工程,专家学者在挖掘、保护与开发过程中,以边发现边研究、边挖掘边规划、边保护边开发的工作思路,推进骆越古都文化挖掘保护工作。同时,专家们在发现、挖掘、开发过程中意识到,要发展环大明山地区民族地区经济,就必须要抢救、保护、传扬和发展这些优秀的民族文化,才能使民族地区更具有吸引力。为此,建议:一是将传扬骆越古都文化与加快广西环大明山地区旅游业的发展结合起来。在骆越古都文化的原始性、独特性、广博性和神秘性上多做文章,建设高品位的民俗文化景点,使之成为宣传民族文化的阵地、传扬民族知识的场所、进行文化交流的场所,让世界了解骆越古都文化的价值,让骆越古都文化走向世界,展示骆越古都文化的魅力。从服务国家战略和建立广西文化大省、南宁文化大市的高度,由政府部门立项,组织实施骆越古都文化园建设项目,让古骆越文化与大明山真正结合起来,使文化具有生命力,景区富有生机。二是统筹广西民族文化发展规划。在制定广西文化发展计划、研究文化发展政策时,应确定统筹骆越古都文化协调发展的思路,在对古骆越民族文化资源的基本状况,分布地点及特色、特点等进行全面普查的基础上,科学谋划文化设施及文化生产力布局,创造协调、良好的经济、文化发展环境。三是统筹骆越古都文化设施建设。政府要进一步组织有关历史、考古、民族、民俗、语言、经济等多学科的专家继续对骆越古都文化遗存深入研究,从保护和实现人民群众的基本文化利益,提高群众文化生活质量的要求出发,统筹骆越古都文化基础设施建设。通过整合改造恢复广西环大明山的村落,以传承、保护、挖掘、创作、发展骆越古都文化为主题,突出表现壮民族的服饰、工艺、饮食、医药、习俗、方言、传统民间歌舞艺术以及民居建筑风格等方面特色,并加强对广西环大明山骆越古都文化的文物征集工作和收购工作,逐步建设成为一个综合性、动态化、立体型模式的新型骆越古都文化生态博物馆及建设中华稻作文化园、铜鼓文化园、壮民族历史名人雕塑园、南宁历史文化碑林园等。四是按照《中国民族民间传统文化保护工程专项资金管理办法》,设立骆越古都民族民间传统文化保护工程专项资金。政府划拨专项资金,并通过社会捐助和接受国内外捐赠等多渠道筹措建设资金,搭建一个向外沟通、交流与合作的平台,广泛开展对外交流与合作,从而全方位、多角度、深层次地挖掘、保护、传扬、开发、研究和发展骆越古都文化,彰显骆越古都文化作为广西中南部主流文化、特色文化、多彩文化的品质,从而推动广西民族地区文化经济健康、协调、可持续发展。五是多渠道开展古骆越民族文化宣传活动。要充分发动群众、依靠群众,以骆越后人对自己祖先文化的热爱广泛发动群众,尤其是以广西环大明山地区壮民族棉纺织工艺作为民族性的重要特征加以保护和弘扬,加大力度开发壮民族服饰,走市场化道路;其次要充分发挥骆越古都文化的优势,在环大明山地区修建骆越古都风情一条街、保健养生中心、民俗竞技中心及骆越古都遗址博物馆及原生态民歌广场。六是加强骆越古都文化人才的开发。高素质的文化人才是发展民族文化事业的关键。当前,传承、保护、整理和发展骆越古都文化突出的问题是人才匮乏,工作质量低,无法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文化需求。我们通过定期或不定期地举办各种类型培训班的方式,重点培养一批民族文化带头人。如建设骆越文化艺术学校,举办民歌学习班、舞蹈培训班、棉纺织能手培训班、民间器乐演奏班、建设壮侗语研究院等,使之发挥骆越古都文化生力军的作用,不断推动骆越古都文化全面、健康、快速发展。

在壮族的古籍《麽经布洛陀》中,每一章经诗的开篇都是“三界三王置,四界四王造”的赞词,可见在开天辟地的洪荒时代,三界神崇拜就产生了,三界神显然是壮族先民的原始信仰。三界神最早的踪迹在大明山地区广泛遗存。三界神按照大明山地区民间师公解释是天公、地母和圣君,天公原先是雷神,后来变成了玉皇大帝,地母就是龙母,圣君就是珠江守护神“掘尾龙”,后来又转世成了水神真武和大明山地区古代的统治者韦厥、岑瑛等。三界神的演变透露出岭南丰富的历史信息。

四、立足当前,着眼长远,合理开发利用骆越古都文化

大明山地区最重要的三界神庙有大明山上的天地庙、马山古零镇的三界庙、上林县塘红乡石门村的天地庙、隆安县那垌镇的三界庙,这四个三界庙在大明山地区和岭南地区都有深远的影响。

民族文化资源的价值是在开发、保护、传播及其与其他主流文化交融过程中体现出来的。在市场经济加快发展的今天,民族文化作为一种资源,必须把民族文化这种资源转化为产业优势和经济优势。因此,必须对民族文化资源给予科学、合理、适度的开发利用,并与市场建立互利互动的关系,统一规划,将民族文化与市场空间对接,使历史民族文化和经济效益有机地结合起来,将它变为可永久开发利用的资源。因此,当务之急是做好民族文化的深度开掘,弘扬民族文化,赋予旅游资源更深厚的文化底蕴,带动旅游产业的发展,进而推动区域经济社会的发展。

大明山天地庙原在大明山南面武鸣县两江镇龙母村通往北面上林县西燕镇的水陈峰古道坳口,解放初被毁。大明山天地庙在清代香火最旺,远近各县的壮族群众都来祭拜。毁坏后它的影响仍然很大,前几年广泛流传这么一个故事,说是天地庙的龙母向横县的一个老板托梦,说是大明山四天坪有一缸珍宝,要他去挖,后来这一老板根据龙母托梦的标识挖出了珍宝。为了报答神恩,横县的这一个老板每年都到大明山水陈峰的天地庙上香。后来武鸣、马山、大化各县的群众修复了水陈峰的天地庙,据说修水陈峰天地庙也是龙母同时向这几个县的人托梦提出来的。大明山地区近年来还流传了不少天地庙如何灵验的故事,可见天地三界神在民众中影响并不因为时间的流逝而裒减。

1、认真抓好骆越古都文化的调查工作。

大明山天地庙按民间的说法是设在通往天上的天柱上,是设在日中无影的“阳中至阳”的地方,因而能通天地,明人事。在整个岭南,所有的天地庙和三界庙都没有大明山天地庙这样的地位,大明山天地庙是三界神的始祖庙。

通过深入细致的调查取证工作,不仅把祖先留下来的财富让自己得心中有数,而且极大地增强了当地居民对民族文化的自豪感以及对乡土的热爱,产生了自我文化提醒,激发了人们的文化自尊和民族自尊。

在岭南还有一个影响很大的民间信仰,叫大王神崇拜。大王神的崇拜圈和骆越古国的范围基本相当。大王庙最集中的地方也是古骆越水也即郁江流域一带。特别是在武鸣县大明山的骆越水源头至南宁左、右江交汇的三江口的古骆越水沿岸,几乎每一个大的村落都有大王神庙。这一带重要的大王神庙有武鸣县马头镇全曾村庙口屯的召王庙、罗波镇凤林村的高祖庙、城厢镇夏黄村的岜王庙、锣圩镇的岜勋大王庙、隆安县丁当镇的石马大王庙、小林乡大林村的大王庙、乔建镇儒浩村的大王庙、城厢镇的周大王庙、南宁西乡塘区三江口宋村的那廊大王庙、江南区那洪镇的大王庙。这些地方的大王庙解放前都建得非常宏伟,小林乡大林村的大王庙、乔建镇儒浩村的大王庙更是壮观,有四至五进深,占地十多亩。这两座庙前都立有高耸达十多米的石桅图腾柱,在广西这样的庙宇样式较为独特。

一是要继续抓好骆越古都民族文化遗产的调查,摸清文化蕴藏量。这是一项前期性、基础性的工作。通过这项工作,按民族文化分类,掌握好地点、内容、形式、数量、保护和开发状况,为骆越古都文化的收集、整理、研究、保护、传承、转型、创新和开发奠定基础。二是要进一步抓好骆越古都文化遗产的收集、整理和民族文化理论的研究工作。必须在已经取得成绩的基础上进一步解放思想,与时俱进,积极拓宽领域,争创更多的优秀成果,为弘扬民族文化,促进旅游开发,民族团结进步,培育民族精神,经济社会发展做出新的贡献。三是要落实人员,落实经费,保护好骆越古都的古迹、珍贵文物和其他重要的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好民间民族老歌手、老艺人、抓紧抢救文献记载和口头流传的民族文化艺术遗产。四是要有计划有组织地加强民族文化馆、站等文化设施的建设,增加文化基建投资和文化事业经费,活跃当地民众的文化生活。

在环大明山地区的壮族村寨至今还保留着一个独特的节日叫做大王节,每年的农历七月二十,传说是大王去世举行葬礼的日子,民谣中有“十七大王伤,十八大王死,十九造棺木,二十葬大王”说法。在七月二十这一天,家家都杀鸭祭拜大王。从这一习俗来看,大王节很可能是骆越古国的国殇日。

2、以挖掘开发骆越古都文化为平台,不断推动环大明山地区旅游业的迅速发展。

(第二届民族与宗教论坛论文选)

文化是旅游发展的灵魂,旅游是文化发展的载体。单纯的对民族文化保护不是目的,也不是可行的手段,关键是在利用中达到保护的目的。近些年的开发实践证明,发展旅游是实现民族文化保护与发展共赢和资源优势转化的最佳途径,也是使文化资源转化为经济资源的最好载体。

充分利用骆越古都民族文化发展旅游业,一是要挖掘和利用有价值的民族文化的元素,使旅游产品、服务的各个方面增加文化内涵,要通过政府倡导、舆论引导、媒体宣传,在全社会形成热爱民族文化、尊重民族文化、保护民族文化的良好氛围。提倡着民族服装,要不断研究改进民族服装,使之美观、实用、多样、价廉,让普通百姓都有条件穿着,并进而向旅游商品化方向发展。二是要加快民族旅游产品的开发。将发展生态农业与民族文化生态旅游业整合起来,给予环大明山地区农民更多优惠的政策,积极做好自然资源和生态环境建设,促进旅游业和农林业的共同发展,创建旅游品牌,开发特色旅游产品,让游客既能领略到古朴迷离的民族文化,又能购买到丰富特色的旅游产品。三是要加强对民族服饰、民族风俗、民族风情、民族节日、民族舞蹈等具有鲜明特色的民族艺术奇葩进行深入调查与研究,从中发掘出几千年深厚的历史文化内涵,在继承中发展创新,使之焕发出时代的光辉,让骆越古都文化再发新芽,再开新花,展示在世人的面前。同时在条件成熟的村屯,引导群众发展乡村民族文化旅游,创建农户家庭旅馆,吸引更多的游客来旅游观光,增加收入。

3、创建文化资源市场,推动骆越古都民族文化走向市场。

一是充分利用民族文化资源,精心打造骆越古都文化品牌。要经过挖掘和加工,显示出文化品位和价值,只有把文化资源打造成品牌,将民族文化推向市场,民族文化产业才能形成和发展。因此,必须以市场需求为导向,重视民族文化的“打造”和“加工”,不断创新品牌,不断提高文化品牌在国内外的竞争力,争取最佳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广西环大明山地区积淀了极其丰富的骆越民族文化资源,一方面具有骆越民族共性的东西,并且保持了原汁原味;另一方面具有环大明山地区个性的东西,呈现出鲜明的地域特色。调查专家组先后搜集到大量的古骆越民族符号的各种歌谣200首1000多行、10多万字,传递了古骆越民族的生活习俗信息,很有研究价值。目前,仍在广大群众中流传的马山三声部民歌、上林师公戏等获得艺术界权威人士的高度赞誉,经过收集整理,突出古骆越民族特色,可以树立起骆越古都文化的品牌形象。二是大力实行体制创新,推动骆越古都文化走向市场。发展民族文化,必须加强文化产业建设,用创新的精神“经营文化”,丰富骆越古都文化的内涵外延,又向外界宣传展示了骆越古都文化的独特魅力。三是打造民族文化旅游精品。民族的东西是独特的、文化是传统的。因此,民族文化是民族地区旅游业不可缺少的底蕴和灵魂。我们要抓好发展民族风光风情旅游业的舆论宣传和景点建设,紧紧抓住国家实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的机遇,搞好民族文化的挖掘、整理、保护和开发工作,邀请民族文化专家加以提炼提升,打造富有地方特色的民族文化旅游精品,将丰富的民族文化资源优势转化为民族文化旅游品牌优势,展示地方民族文化的艺术价值,形成民族文化艺术向旅游经济的转变,让游客在走进自然的同时,与丰富的民族风情对话,与灿烂的民族文化交融。广西环大明山地区是广西重要的旅游基地之一,以美丽的自然景色和丰富的文化吸引着国内外旅游者。尽管如此,当前环大明山地区的旅游只限制以自然风光为主的生态环境的旅游。对旅游文化来讲,它是传统文化与旅游科学相结合而产生的一种全新的文化形态,它是以地域性、民族性、传承性和多样性的内容来吸引旅游者。如果环大明山地区地区的旅游业缺少了自身民族传统的底蕴,就反映不出本地区独有的精神内涵,就会失去自身特色和强大的吸引力。要促进环大明山地区旅游事业的发展,就要求旅游“吃、住、行、游、购、娱”等要素都具有浓厚的民族特色。为了满足旅游者这方面的要求,就要为创建民族文化资源市场提供精神和物质条件。四是拓宽环大明山地区农民群众的就业渠道。由于自然环境和经济条件的原因,广西环大明山地区的就业渠道还是很窄,再加上保护自然生态环境的要求,加重了当地居民的就业压力。这就需要我们转变就业观念,让更多的人去从事民族文化产业,组织更多的富余劳动力生产和加工民族文化产品,让更多的人在民族文化资源市场上发挥才能,为民族文化事业的发展作出贡献。五是民族文化是社会实践的精神产品,它与民族地区的风光风情风俗交融在一起,开发民族风光风情旅游业是民族文化建设的一个重要内容,它可以把骆越文化的稻作文化、棉纺织文化、铜鼓文化、花山崖壁画文化、巫文化与风情文化推向外界,形成各种文化融为一体的民族文化景区。

五、挖掘开发骆越古都文化必须正确处理的几个问题

一个民族在发展过程中,文化是其和其他民族相区别的重要标志,同时也是根本确定其人类学身份的根本依据,是维系一个民族团结和一个国家稳定的重要基础,是一个国家综合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文化的发达,不仅可以形成巨大的民族凝聚力和文化认同感,而且这种认同感和凝聚力所形成的文化屏障可以极大地提高国家的整体安全度,赢得良好的国际安全环境。为此,要正确处理好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一要正确处理好民族文化的时代性和传统性相结合的问题。广西环大明山地区民族文化多样性,历史悠久是我们的优势,但也要认识到,仅仅注重传统性的保护还远远不够。要促使环大明山地区民族文化的多样性真正得以保护和发展,尤其要体现先进生产力发展要求,坚持先进文化前进方向,符合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在此基础上促进民族文化的创新发展,也就是说要使民族文化体现时代性。在创作有关作品时,不仅要特别注意体现环大明山地区各民族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化,体现各族人民勤劳、勇敢、善良、智慧的优秀品质,更要体现时代特征。为此,我们要积极吸取西方文明的精华,增强自身凝聚力和抵抗力,同时,继承民族性,创新传统性,保持民族文化旺盛的生命力。尤其是在全球化和相互依存时代,任何一个国家的生存与发展都离不开世界,试图封闭起来,仅仅靠自身资源发展,决非长久之策。全球化时代世界各国的相互依存说明,国际社会中不仅有对抗,而且有广泛的联系和共同的利益。我们维护文化主权,加强文化安全,要避免将文化复兴与狭隘的保护主义和民族主义偏执相混淆,避免以简单而盲目的自我封闭而排斥一切异质文化。

二要正确处理好发展创新民族文化,科学应对时代变迁的问题。文化是历史的,又是发展的。创新是文化的生命,是先进文化的不懈追求。一部文化发展史,就是一部文化创新的历史。一种文化如果失去了创新的活力,其生命也就衰竭了。同时,民族文化是一个国家重要的精神支柱,一种文化形态向前发展的最持久动力,在于体现该文化的内在精神及其独特个性;一个民族只有维护本族文化的特性,才能使该文化区别于其他文化而在世界舞台上展示出独特魅力。创新力在文化力的构成中居于核心地位。增强文化创新力,要害在于始终保持文化的先进性。文化的先进性与文化的创新力是相辅相承、相互促进的,保持文化先进性,文化才会有创新的活力,而文化只有不断创新,才能保持其先进性。立足当代中国文化实践,以一种全球化的视野,全球化的胸襟和全球化的勇气在全球范围内吸纳当代先进文化成果,始终保持民族文化的先进性,只有这样才能不断焕发创新的活力。

三要正确处理好骆越古都文化的民族性与世界性的关系。文化对于一个民族和一个国家来说,是一种能够凝聚和整合民族和国家一切资源的根本力量。我国如何运筹国际文化战略,确保国家文化安全至关重要,而推动建立国际文化新秩序是战略运筹环节的至高点。因此,文化对于一个民族和一个国家来说,是一种能够凝聚和整合民族和国家一切资源的根本力量,这种力量的任何形式的丧失,都将危及一个民族和国家的生存安全。经过专家学者深入挖掘开发和研究,形成了壮族是骆越文化遗产的创造者和当然继承人的重大结论。但是,由于骆越古国的南界伸缩到越南北部,加诸骆越文化有重大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越南学者便借此声称骆越古国是越南的古国,并竭力抢夺骆越文化,近年开动一切宣传机器,要抢夺这一属于我国的文化瑰宝,威胁到我国的文化安全。他们甚至声称广西凡有木棉树的地方都是越南的。因此,文化安全就成为能否确保一个民族和国家的生存安全的一种战略安全。维护和捍卫本民族的文化传统,进而实现社会发展的目的,是为了获得更多、更可靠的安全保障。

四要切实增强安全意识,健全预警机制,维护文化安全和社会稳定。要运用法律、行政、市场等手段,构筑有效的国家民族文化安全监控和预警机制,加强对西方文化产品的管理;要加快自身发展,变被动为主动。发展是硬道理,要增强自身的“软权力”,我们必须要以更快的速度提高人民群众的物质文化需求,体现强大的优越性;要不断增强民族文化创新力。创新力在文化力的构成中居于核心地位,是增强文化力的根本,是积蓄文化势能扩大文化传播的发动机。因此,民族文化创新力是改变国际文化战略力量对比的关键环节。而增强民族文化创新力,要害在于始终保持民族文化的先进性。要紧紧抓住建立国际文化新秩序这一战略制高点,灵活运筹国际文化战略格局中的不同矛盾,强化对骆越文化的研究和宣传,大力开展文化外交,逐渐构建起目标明确、思路清晰、体系完整的我国国际文化战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CopyRight © 2015-2020 新蒲京欢迎您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网站地图xml地图